第40章

上一章:第39章 下一章:第41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我真的还有三个月就满二十二周岁了。”

从洗手间出来, 木少倾擦着头发,四处寻找吹风机, 虽然知道这里应该没有,但还是费了番功夫后才接受这个现实。

小朋友没眼力见, 跟在后面一遍遍地重复。

柔软的毛巾在头上来回擦拭,可是效果并不好,木少倾头疼地揪着发尾,被细软又吸水的发质气的得无话可说, “你能安静会儿吗?”

瞬间闭嘴。

但是委屈的表情不能停。

余江枫最擅长扮可怜,在她面前总喜欢耷拉着眼角, 嘴唇下垂, 虽然不说话,但是可以非常精准的控诉心事。

他慢慢靠近,把毛巾接过来,然后扳着木少倾地肩膀, 将人靠在自己的大腿上。

他大腿肌肉很丰富, 躺上去软硬适中。

因为是新家, 日用品也非常有限, 余江枫也只是在这度过了一个夜晚,留下两个毛巾,现在一个给了木艺,一个他们自己留着用。

所以他只能用这个仅剩的布料,细致地,一缕一缕地给她擦。

发丝在手中渐渐变得弯曲, 玩心大起,他无休止地把玩起来,还作死的缠绕成各种形状,差点儿就打成死结。

“嘶——”木少倾吃痛,从他的腿上爬起来,“算了,我还是自己来吧。”

因为来得突然,几人在楼下买了未拆封的睡衣,虽然也算不上干净,但是总比穿着外衣睡觉要好一些。

但是这件,她扯着下摆,似乎号码有点小。

这样往下扯,身材便被更好的勾勒出来,真丝面料在身上紧紧贴住,纤细柔软的腰肢可以看得一清二楚。

余江枫眼睛瞬间变暗。

散发着危险气息,从床尾,蹭着往这边来,悄无声息地便紧贴住她,顾不得落在胳膊上的发尾还有点湿,凑上去便任意索吻。

鼻息相触,木少倾想要后退,却被人抓着肩膀钳制。

他怎么总是不知节制。

老来男科门口会不会有他流泪的身影。

被推倒时,她心里还挂念着这个问题,想要在睡前提醒小朋友保重身体,有计划有规律的进行运动。

但是还没等到那刻,她就昏睡过去了。

失去意识前,男孩额头上挂着豆大的汗珠,眼神里带着血丝,一遍又一遍喊她的名字,然后轻轻地亲她,她的脸颊,她的锁骨。

结束时已经不知过了多久。

他心满意足地坐起身来,手边的发丝还带着未曾散去的湿气,干脆又套上衣服,大半夜里转了好几个地方,才终于买到一个迷你吹风机。

风量调到最低档,声音也不算小,女人仍睡得香甜。

他握起一缕一缕得头发,想在呵护最珍贵的国宝,恨不得用小刷子扫去所有灰尘和水雾。

然后放在嘴角亲了亲。

“还有三个月,我们就可以结婚了。”

//

被手机铃声吵醒是,时钟显示数字,8:29。

再看看来电显示,柳轩。

他有病吗,余江枫满脸戾气地挂断,然后转身继续抱着温软的身子睡过去。

然而铃声总是锲而不舍地一遍一遍吵着。

直到木少倾不堪其扰,飞身踹了他一脚,含糊不清地下驱逐令,“拿上你的手机给我圆润的离开。”

莫名其妙被赶出来的人,脑子还在睡觉。

蹲在卧室门口缓了好一会儿,余江枫才按下通话键,阴恻恻地威胁,“如果你没有重要的事情,那就等死吧。”

“兄弟别跟我发狠了,北京那家慕汀投资公司刚打来电话,想让你亲自去一次。”

他的语气充满着急切,听着不像恶作剧,与慕融资计划提上日程,经过各方面比对筛选,慕汀是最合适。

但是这家公司程序及其苛刻,容不得半分含糊。

橄榄枝既以抛出便没有折断的道理,余江枫接到这个消息心里第一份感觉却不是喜悦,小姐姐的公司正举步维艰,这时候离开她……

不就等于抛弃她。

在原地蹲了很久,直到腿都麻了,他甩着头回屋洗漱,许是昨晚在室外找木艺时吹了冷风,今早起来便有点昏昏沉沉。

摸了下额头,好在没发烧。

推开门时,木少倾也已经起床了,慢条斯理的换衣服,穿上衣时抬高手臂,蝴蝶骨拉长线条,棱角分明,像展翅欲飞的翅膀。

“吃早饭吗?”

挤上牙膏口齿不清地问,余江枫还坚持穿着大裤衩,新房子地暖温度不如花园小区那般高,也不觉得冷。

从他胳膊下钻过来,镜子里瞬间倒映两个人还未褪去睡意的脸。

木少倾拿起牙刷,余江枫便随手把牙膏挤给她。

剩下的办公漱口水也递给她。

有点嫌弃,她皱着鼻子,想要倒掉,“咦,你这个小恶心。”

闹起脾气来,余江枫总是有些无理取闹,而且时间非常随机,闻言便举着杯子递在她嘴边,恶狠狠地威胁,“就要你用这个水,不然晚上别睡了。”

这个还挺有……威慑力的,因为他对此的执行力非常之高。

称得上言出必行。

乖乖用了漱完口,她拿出化妆包描个日常简妆,靠着底子好也能少花些心思时间,气垫拍几下,画个眉毛、涂好口红,木少倾深呼吸。

今天要打一场硬仗,万不可掉以轻心。

木艺今天轮休,还埋在屋里不出来,余江枫也懒得叫他,牵着小姐姐的手去楼下百年老店吃早茶。

工作日的九点钟人声鼎沸。

他们坐在最角落的双人桌上,木少倾胃口小,早上吃得尤其少,可是小朋友却是个不折不扣的大胃王,不拦着可以吃到中午。

他穿着连帽的黑色卫衣,拿蒸屉时比推车阿姨高了两头,半弯下身子去选菜,专门找木少倾喜欢吃的东西。

无聊地浏览着微博,她喝着温度正好的香茶。

端着东西走回来,他放在她面前,然后埋头苦吃,凶巴巴地夹起一块豉汁鸡爪,“吃饭不准玩手机,揍你。”

暴力狂。

木少倾翻了个白眼,心想你倒是有点骨气,每次放完狠话也执行一次。

到了晚上还不是要抱着她的胳膊一个劲儿地叫“姐姐,姐姐抱抱我,你亲亲我”。

她吃得少,为了配合时间,余江枫只能风卷残云。

好歹吃饱了,叫来服务员买单,扫完码抹抹嘴巴,“送我去幼儿园啊。”

撒娇怪。

她忍不住又翻了个白眼,心想你有本事在外面不要拽的二五八万。

免得回家做宝宝时总是被嘲笑。

//

车子停在与慕楼下,木少倾看着他解开安全带,然后撅着嘴来要亲亲,虽然无奈,但也只能配合,听话地在他嘴角上碰一下。

否则不知道又要闹出什么幺蛾子。

男孩兴高采烈地走,她突然出声叫住。

余江枫不解地回神弯下腰,脑袋从车窗外钻进来,眨巴着眼睛,“怎么,你要跟我来个法式热吻吗?”

怎样才能让他长大啊。

木少倾气极反笑,“我是想说,木氏被卖掉后你就要养我了,所以不要消极怠工,人家让你去你就去,这里我自己会处理好。”

她总是很理智地去分,然后执行,像自制力最强的学霸。

所以这样活得很累是吗?

余江枫不懂,但不想去改变她,有时候,尊重比爱护重要得多,在无谓的方面争吵不是爱情应有的样子。

他换上灿烂又无虑的笑容,“我知道,我会计划好。”

通过与慕的大门,甩着钥匙链哼着歌,余江枫本来想和柳轩谈论一下去北京融资的事情,接过好巧不巧,遇见了来应聘的人。

这是柳轩极力要求的,理由是——投资方爸爸来了发现公司连个前台都没有,太跌份了。

倒是说得通,毕竟融资后与慕也要紧跟着扩大规模,不能如现在一般,老板是员工,整个工作室只有两个人。

面试的女孩本来刚刚在柳轩的活跃下减轻了紧张感。

见到大老板来,她忙不迭站起来问好,很是夸张地鞠了一躬,然后小声,“老板、不对、余总早上好、不是、中午好。”

结巴能成为前台接待吗?

余江枫微微沉吟,不说话不笑时骇人得紧,薄唇最显凉薄,下耷眼不撒娇时有些阴郁,沉默地看着人时,气质就像雾霾。

笼罩着你还逼迫着你。

女孩吓得额头冒汗,好不容易等一言不发地走了,便跌坐在椅子上,更强烈的紧张感涌上心头,柳轩问得问题她都是磕磕巴巴地回答。

呜呜呜,妈妈,我要回家。

与此同时,关上办公室大门,阴郁的人立马笑得开怀,分开还不到十五分钟,他已经迫不及待要和小姐姐视频通话。

熟知他的脾气,木少倾也习惯了,很快接通。

“姐姐,我跟你说,与慕可能要有前台接待了,是个结巴,很特别吧!”

……

这很值得高兴吗,木少倾刚下车,按下锁车键的手不自觉顿了一下。

代沟真的很难逾越。

还想再找些话题聊天,通话排队里突然加了一个来电。

他看了眼显示,忙跟小姐姐道别,“我我我、我要去忙了,你男人要做事业了。”

说罢就接入了小宇的电话,对方好像在吃东西,咀嚼声特别响亮——

“哥,木氏现在是块肥肉,恐怕不好啃。”

推荐热门小说沉迷暧昧,本站提供沉迷暧昧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沉迷暧昧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39章 下一章:第41章
热门: 我要我们一直爱下去 抗日之兵魂传说 玉堂金阙 南江十七夏 差点没了蛋 穿成豪门女佣的女儿 校园全能高手 朕不是这样的汉子 权臣掌上珠 穿书后被豪门大佬宠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