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上一章:第29章 下一章:第31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人从饥饿中醒来时, 生理和心理都会不太舒服。

太阳像个荷包蛋被悬挂在湛蓝的天上,余江枫咬着全麦面包片拉开窗帘, 神清气爽观看早上的临市景色。

转身的时候,正撞上床上女人愤恨的眼神。

面包一口吞咽下去, 他眉开眼笑,高大身子扑过去,嘴角还残留着面包渣,扑簌簌掉在木少倾锁骨里。

她气得拿脚直踹, “下去下去,你这个王八蛋。”

啧, 余江枫也不气, 抬手把人按在胸膛上来回搓扭,像抱着玩具熊似的毫无节制,从左转到右,转的木少倾有种晕车感觉。

小手打在他结实的肌肉上, 发出“啪啪”脆响。

“唔, 谋杀亲夫。”

他懒洋洋地倒在她身上, 忍不住用手去捏她, 从脸蛋到胳膊,玩的不亦乐乎,又软又有弹性,很像太空棉小海豹。

不耐烦地打掉那只骨节分明的手,木少倾眼睛半睁半闭。

腰酸悲痛,屁股也疼。

她越想越气, 反身又蹬了他一脚,“快起来给我做早饭,饿死了。”

“遵命。”

吃饱喝足的少年最是好说话,迈着长腿依言进了厨房,没一分钟,就能听见油锅呲啦的声音,煎蛋香味顺势飘满了整间房。

披上白色毛衣外套,木少倾简单洗漱完,今天没有太重要的事情,她扎起马尾懒得化妆,干脆就逃班了。

蹲在茶几旁,跟小鳖Say hi。

三明治散发着美味落在饭桌上,男孩宜家宜室,熟练地用围裙擦手,扬扬头,“快来吃,待会儿凉了。”

把贵公子训练成了小伙夫。

木少倾叼着里面的午餐肉咀嚼,有些许愧疚。

猝不及防后脑勺被人弹了个脑嘣,她吃痛地回头,眼神怒睁,“很痛。”

“那你就别只吃肉。”

……

收回刚才的愧疚,她恶狠狠张大嘴巴,菜肉蛋同时被吞下,余江枫继续跟朋友开黑,她放在手边的手机振动到移动了下。

邵云辉的讯息——

[木木,晚上六点小会轩。]

他知道这次见面的意义吗,木少倾沉吟片刻,觉得他肯定猜不到。

这样自负的人,定然以为天衣无缝呢。

手机被人拿走,余江枫又没穿鞋,走路无声无息,看着屏幕时,眉头能打中国结,印出深深地几道痕迹。

他手背凸起筋脉,曲折游荡。

目色不善。

“谁?”

生气的时候真可爱,木少倾把三明治吃光,越发喜欢他吃醋时的样子,幼稚还男人,怎么会有这么矛盾的优点在一个人身上展现的淋漓尽致呢。

慢条斯理擦嘴,“邵云辉。”

这名字略有耳闻,可惜余江枫记忆力不好。

摸着下巴回想许久。

是那个流氓!

“你居然跟他去吃饭?木少倾,你是不是皮痒了?”

“余江枫,注意态度,你现在对我很没有礼貌。”

“你居然跟他去吃饭?木少倾,您是不是皮痒了?”

小鳖被吵醒,疑惑地探头去看,绿豆眼不知道看得清什么,只是小小的心里也在疑惑,人类真是太无理取闹了。

//

两人莫名闹气别扭,谁都不理谁。

电视音量调大,男女主为了鸡毛蒜皮的小误会错过了好几年,等到女主回国的时候,男主已经跟别人结婚了。

在小三和真爱中间犹豫不决,最后女二自愿退出成全了他们。

“嗤,狗血。”

木少倾懒得抬头,抱着笔记本浏览报表,很疑惑二十多的大男孩怎么会喜欢看这种东西。

半晌都没有反驳声音。

她侧眸,原来他已经睡着了。

睡梦中的狼狗更乖,单手垫在下巴处,因为刚才跟她赌气,所以半边身子侧着,蜷缩在沙发另一角,可怜巴巴。

木少倾不自觉凑过去,被暖和的体温吸引。

好像只要更接近十厘米抑或是半米。

心中都会更加踏实。

她仰躺在蓝白色的布料上,头发散开,在他一厘米开外的地方,盯看天花板上的吊灯,全身心放松下来。

“你说,咱俩能好多久。”

“男人四十一枝花,可我四十四岁的时候,肯定成了黄脸婆。”

余江枫睡着,她也没指望得到回答。

爱情真讨厌,又让人记挂着,又让人烦恼着,舍不得丢,攥紧了疼。

“那你肯定是四十四岁里面最漂亮的。”

阖着眼的男孩笑着睁开眼,还调皮地比了个Wink,包着银河的眸子轮转流光,一副得逞模样。

装睡那么幼稚的手段。

木少倾抿着嘴,后又没忍住自顾自笑起来,梨涡盛着蜜酒惹人采摘。

埋头对着那里轻轻啃了一口。

余江枫也笑起来,“甜的。”

两个人笑作一团,因为无聊的事情也能高兴很久。

电视剧结局,女主跟男主冲破重重阻碍终于办了婚礼,女二挺着大肚子来参加,彩色纸片落到演员的头上,显得有点廉价。

木少倾依旧不解,指着电视问:“到底哪里好看了?”

拿起遥控器换到新闻频道,余江枫将手放在她肋骨处,微微使力,便将人窝在自己怀中,“刚才那个女二号是我表姑,我怕她下次见面问我有没看这部剧。”

“啊,你还有亲戚是大明星呐。”

跨坐在他腿上,木少倾饶有兴趣,激动地问,“那你能不能帮我要到男二号的签名,我小时候很迷他。”

电视机瞬间黑屏。

少年心里粉红色的泡泡又被戳破,他把人勒在臂膀上,咬牙切齿,“不气我你难受是吧?”

“失误失误,忘记你属醋缸的。”

//

从花园小区开车到小会轩要一个多小时的路程,木少倾从四点多便开始忙活着化妆找衣服,誓要做夜里最亮的那朵花。

余江枫眼神幽幽地盘腿坐在床上,看着她拿刷子在颧骨上扫了两下。

脸蛋立马就粉红可爱。

这么可口的要去见其他男人,狼狗如鲠在喉,心里的不甘几乎要扑出来。

“你打扮这么漂亮做什么?”

最后在鼻子上刷了点高光,整套妆容算是完美无缺,木少倾拿出她的玻璃之木在手腕喷了下,冷金属味道便提高了辨识度。

她起身套上那件收腰黑色大衣,俯身捧起余江枫那张不悦的俊脸。

“除了你,没人能看到我的素颜,懂?”

这是女人的胜负心,越是疏远的人,越要露出最完美的一面给他看。

而且邵云辉忙前忙后做戏,不就是想看她狼狈的样子吗。

偏不。

提着黑色手包出门,楼道声控灯被修好,一室明亮,她豆沙色口红更显得温柔细腻。

回头便看见余江枫顶着乱糟糟的头发,眼角耷拉着,无精打采。

不能心软,她嘱咐:“不准骑摩托跟踪我,听见没!”

关门前,余江枫还是顶嘴。

“那是哈雷,重机!”

到达小会轩时刚好六点钟,木少倾看了眼手表,门童过来泊车,走进大厅便有侍应生上前。

会员制的餐厅可以刷脸,女服务员侧身,“木小姐您好,邵先生已经在了,我给你指路。”

推开包厢那扇木质大门,邵云辉依旧穿着西服套装,头发被梳的一丝不苟。

他总是如此正经,见面吃饭都像是开会。

小会轩没有菜单,凭主厨心情上菜,木少倾落座时,发现桌面已经摆了一盆铜锅鸡。

邵云辉笑着给她斟茶,甜腻的花茶入喉,倒是适合严冬。

“最近我也挺忙的,所以都没时间约你出来见见,倒是顾姨跟我通过几次电话,问我咱们的婚事。”

昨天他在电话里说的明信工业当然是个幌子,几年过去了,他的花样还是如此老旧。

初出茅庐的木少倾没少被骗,后来也就懒得戳穿。

铜锅鸡下面放置着酒精灯,土豆被炖的软烂,在烧开的汤底里“咕嘟”冒泡,邵云辉夹了一块给她。

“尝尝,咸辣口的,你肯定爱吃。”

她沉默也没有动作。

室内的气氛忽然凝滞,时间也跟着缓慢。

“老倪的事,你做的吧。”

不为了明信,也不为了老倪,木少倾心里跟明镜似的,只想在今天跟他说清楚。

没有余江枫的时候,他怎样纠缠都无所谓,反正她不接受不动摇。

但现在有位天天在家里吃飞醋,这事儿就必须解决。

邵云辉也显然没想到她的通透,又反应过来,她以前可能是在装傻。

窗户纸被捅破,相顾无言。

铜锅还在冒着热气,他自嘲地笑了。

“他走了,你现在举步维艰吧,怎样,你那个小男友没帮你忙吗?”

“余家独子,看来也没本事嘛。”

总是要贬低别人才能掩盖心虚吗?木少倾对此很费解,实际上她这四年都寻不到答案。

三不五时给木氏使绊子,想看她认输的样子,对邵云辉有意义吗?

推开那个放置了一块土豆的寂寞的白瓷盘。

驱车一个小时的目的已经达到,这顿饭没有吃完的必要。

木少倾不笑时眉眼冷淡,尤其是无懈可击的妆容更是将人拒之千里之外。

“今天我们就把话说开了吧,你跟顾漫云达成协议与我无关,从今以后烦请你离我、离木氏都远一些,要是还使这些卑劣手段,兔子急了也会咬人的。”

那份淡漠,是连狠话都懒得说的样子。

她起身,离开还没坐热乎的椅子,头也不回地离开。

从包厢到停车场只需要三分钟。

而邵云辉反应的时间只需要两分钟。

正要打开车门的时候,他也跑着出来,追上了木少倾。

那张经常出现在财经杂志的俊脸,终于还是露出了杀伐武断的表情。

他捏着木少倾的胳膊,使了些力气,“我到底哪里让你瞧不上了,从你毕业到现在,我所有的付出在你面前都如此不值一提,就算你不喜欢我,尊重,尊重总有吧。”

尊重?

木少倾甚至忍不住轻笑出声,“如果和跳舞辣妹产生露水情缘也能算是痴情,那你可真是应该去演情圣。”

愚昧就是你以为别人没有秘密。

自大就是你以为别人不知道你的秘密。

他片刻失神,却仍不想要放弃,手越抓越紧,除了人,他似乎还想挽回什么。

“麻烦你放手好吗?”

“你听我解释,那些都是逢场作戏……”

话音未落,便有拳风替他圆了结局,从不知名角落窜出来的少年,褪下家里温柔的外壳,露出反刺的内心。

拳拳到肉,这次是真动了狠心,声声脆响,邵云辉连站起来都来不及。

就又被踹倒在地。

余江枫骑在他身上,不知休止地挥拳。

木少倾此时慌张不堪。

她觉得,如果自己不能及时制止,小朋友真有可能把人打死。

推荐热门小说沉迷暧昧,本站提供沉迷暧昧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沉迷暧昧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29章 下一章:第31章
热门: 祸国 美食主播必须十项全能 京都的故事 怀崽后我被渣攻他哥宠上了天 从末世到原始 我成了大佬们的团宠 碧台空歌 我能跟你回家么 乡村活寡 穿成豪门Alpha的反派弃夫[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