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上一章:第27章 下一章:第29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从北方来的冷空气急转直下瞬间遍布全国, 就连川蜀人民都被迫哀嚎冬日难熬,电视机里播放着新闻节目, 房间里两个人却无意关注。

浓浓的葱白水味道充满周身每个角落,落在碗里星星点点的白色。一双细长的小手托住碗的侧边, 往上便是勉为其难的脸。

木少倾闻见这里面的味道,便忍不住要干呕。

她不情愿地挣扎,抬起头,正对上小朋友那双明亮的眸子, 正炯炯有神望着她,“真的要喝啊, 不会中毒吧。”

“怎么可能, ”余江枫皱眉,信心满满地拍着胸脯,“我家里人发烧了都喝这个的。”

踌躇很久,木少倾心一横, 闭眼仰起头便“咕咚”几声把汤水喝了个精光, 浓郁的葱味和自来水的涩味混合交缠在一起。

太酸爽了。

她深呼吸, 努力把那股恶心压下去, 泛着酸嗝推开他。

“你挡着我看电视了。”

正装着身的主持人正在用标准普通话进行新闻报道,从国际事件到邻里街坊,余江枫闻言便回身,跟着她看了几分钟。

然后确切断定,“没我好看,看我!”

他幼稚地伸出手把木少倾那张脸捏住, 看着她嘟起嘴唇,然后狠狠亲了一口,“失而复得我这种大宝贝,你怎么一点都不珍惜。”

“挺珍惜的啊,我这不是还陪你看电视嘛。”

说着,她又把男孩往旁边推了推,继续全神贯注观看新闻早知道。

从昨天晚上回来,德牧变得比以前更黏人了,尤其是这种把她当小鸡崽护在翅膀下的态度,木少倾抿紧嘴巴。

她疲惫的往后仰着头,脖子依旧酸痛。

“我现在不发烧了,可以去上班了吗,小少爷?”

话音刚落,一把温度枪便放在她额头上滴了一声,余江枫不说话,把显示屏亮给她看,37.6。

而后,他用这把老旧的温度枪在木少倾脑袋四面都滴了一下。

37.8/37.7/37.9。

“……”她嘴角抽搐,下意识摸了下自己光洁的脑门,分明是冰凉的,“你动手脚了吧,要么就是它坏掉了。”

反正就是想出门呗。

余江枫眼神一动不动地盯着她,不断暗自说服:我已经不是那个曾经的小男孩了,我现在是钮钴禄·小狼狗。

拼命顺了口气,他努力翘起嘴角,“哦,那你去吧,我不会生气的。”

咬牙切齿,心口不一,说的就是他。

木少倾被他突如其来的戏剧腔惊呆,深思熟虑后,还是别去触霉头了。

她拿起大米饼咬了一口,刚想说自己不出门了。

走到厨房门口的少年突然转身,依旧挂着阴恻恻地笑容,仿佛肌肉抽筋般,再次强调,“我真的,绝对、绝对不会生气。”

下一秒,砧板传来巨响。

木少倾站在沙发上去瞧,刚才还活蹦乱跳的小鲫鱼,现在已经身首异处。

她缩起脖子,赶快给戚助发消息。

[我今天还是不去公司了,你辛苦点儿,老倪的事情我会解决。]

[好的木总,您身体还是不舒服吗?]

[不是,我家德牧需要人陪。]

节假日,空旷的办公室里,戚助默默将屏幕按灭。

这狗也太金贵了。

//

不知从哪里听说鲫鱼汤可以补身子,余江枫作天作地,非得不让菜市场阿姨帮忙杀,他按照网络视频教程,一刀拍晕一条,动作利落干脆。

在旁边看得心惊胆战,尤其是开膛破肚那瞬间,木少倾侧过头去。

“鲫鱼汤应该给孕妇下奶用,不是给我这种人喝的。”

刀尖锐利地划过鲫鱼柔软腹部,露出里面鲜血淋漓的内脏器官,用水轻轻冲洗,将东西都拿出去扔掉,“滋补的逻辑大致相同,你喝应该也没差别。”

五条鲫鱼眨眼间便收拾干净,很难相信这是个第一次下厨的新手。

他穿着木少倾粉色条纹的围裙,这间厨房里所有设施与他的身高冲突明显,男孩打开天然气,想看清汤水里的配料,却不小心撞在抽油烟机上。

实在的一声脆响,木少倾听了又是额角直抽。

干脆,她着手收拾那腥气恶心的垃圾,拈着兰花指,提起塑料袋边缘出门去扔。

从楼下回来时,墙角倒着一袋东西。

木少倾有轻微近视,只看得出那袋子鼓鼓囊囊,在门与墙的缝隙间可怜地夹着。

走近摸了下,冰凉柔软的触感将人骇的往后一跳。

这才看清是袋装了金鱼的水。

不知在这里放了多久时间,被紧紧扎住封口的袋子里已经没有氧气,三条金鱼无力地翻过身,已经是死亡状态。

她有些可惜,抱着袋子跑进家里。

余江枫炖上了鲫鱼豆腐汤,此时正在炒黑椒牛柳,长条状牛肉被扔进油锅发出噼里啪啦地响声,余光捕捉到冲进来的人影,他下意识长臂一挥,将女人护在身后。

炒菜时倒是很正经,他嘴巴紧抿,“烫着你。”

“这是你买的吗?”

清亮女声从身后传来,他被黑胡椒呛得咳嗽,泪眼朦胧看过去,才终于想起被自己遗忘了很久的金鱼。

漂亮尾鳍再也无法摆动,脆弱生命在昨夜不知名的时刻终结。

余江枫愣住,忘记翻炒锅里的牛肉,良久,才悻悻道,“本来是想买给你做礼物的,结果我昨晚忘记拿进来了。”

“你买菜的时候也没看见吗?”

“我长得那么高,怎么看得见墙底下放了什么。”

……

说谁矮呢,木少倾愤然踹了他的小腿一脚,然后在对方哀嚎中跑出了厨房。

“你谋杀亲夫啊!”

吐了吐舌头,她不再去管厨房里委屈地小伙夫,将袋子打开,倒进家里闲置很久的小鱼缸中,企图让它们起死回生。

可惜,金鱼依旧毫无动作的漂浮在水面,肚子露在空气中。

不愿意放弃似的,木少倾又拿来一根吸管,对着水里吹了很久,像个傻瓜似的想要把这三条小鱼救回来。

其实,金鱼很容易养死的,所以就算死了也没关系。

她一遍又一遍冲着水里吹气,吹气一串串泡泡。

像个执着的孩童,想要拯救它们,抑或是拯救些看不见的东西。

余江枫端着饭菜出来时,便见到这副场景,她专注地跪坐在鱼缸前,满眼都是执拗和坚定,比十几岁的少女还要天真。

“我姐不是不爱你,是根本不会爱。”

木艺那句话重新盘旋在脑海,他到现在才终于相信,对于这段关系,木少倾也很珍惜。

她也在努力维持两人间丝丝缕缕的感情。

阳光洒在她发尾泛起光圈,余江枫走过去,轻轻抚着她的背,耐心劝道,“它们已经死掉了,明天我再去买,这次一定不会忘记了。”

誓言即使只是关乎十几块的小玩意也显得如此宝贵。

木少倾放下吸管,侧头看着他,琥珀色的眸子里只包裹着他。

“你的定情信物寿命太短了,我不喜欢。”

//

发烧总会影响食欲的,尤其是那碗葱白水的余韵还未散去,木少倾胃口不好,却还是很给小伙夫面子,吃了满满一大碗米饭。

反正剩下的菜小狼狗总会吃完,她伸了个懒腰,继续躺回沙发上看电视。

午后的客厅被灿烂光芒包围,太阳光的热度和地暖的热度双重交握,忍不住昏昏欲睡,木少倾手里握着遥控器,眼睛阖上前,看见余江枫匆匆出了门。

屋里只剩下农业频道记者捕鱼的呼喊声,和钟表有节奏的滴答声。

他回来时,木少倾刚刚睡着,还未进入梦乡,就被迫睁开那双水汪汪的眸子,余江枫手里提着一个麻绳编织袋,湿哒哒还滴着水。

她打起精神坐直,说话时还带着哑意,“买了什么?”

余江枫闻言便神神秘秘笑起来,然后冲她招手,“过来看看。”

她穿着拖鞋踢踏走过去,便看见他解开绳子结,从那里往鱼缸倒了一只绿油油的东西,碰在玻璃上还付出很响的声音。

然而那东西有点害怕,过了好一会儿才伸出自己的四肢和脑袋。

“怎么样,这次我的定情信物够长寿了吧。”

木少倾活了二十好几年,从来没曾想过,自己有天会收到一种学名中华鳖俗名王八的东西作为定情信物。

她很是捧场地鼓掌,“够,养得好还能把咱俩送走。”

小王八,呸,小鳖在水里游的很是开心。

她无力地躺回沙发床,希望待会儿醒来发现这是一场梦,余江枫连忙也黏人地凑过来,狭窄的空间挤着他,木少倾就必须抬起一只胳膊环住他的腰。

余江枫的手在她背后一下下轻拍着,顺着脊骨抚摸。

睡意霎时间山呼海啸而来,木少倾眼皮开始打架,意识迷迷糊糊,只觉得半边身子有点酸麻,条件反射便收回来,转了个身,找了个更舒适的姿势。

“你为什么不抱着我,你是不是在外面有狗了?”

惊天动地的一声质问把瞌睡虫吵走,她满脸迷惘,养只德牧就够要命了,哪还有力气再养一只,“我就是胳膊麻了……”

“胳膊麻了你就不抱我,你肯定是外面有狗了。”

“……”

木少倾最终还是认输地伸出手圈住他的窄腰,小德牧终于心满意足,非常快乐地搂着她一秒入睡。

原本的午睡爱好者此时已经万分清醒,她睁着眼跟小鳖探出鱼缸的脑袋对视。

满脑子都在狂奔一句话——男人不好养,不要随便养。

推荐热门小说沉迷暧昧,本站提供沉迷暧昧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沉迷暧昧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27章 下一章:第29章
热门: 韩娱之名侦探 随身悠闲乡村生活 美人有毒[快穿] 驻京办主任4 网游之放长线,钓大神 今天又叒叕没有离婚[穿书] 回到民国当名媛 在总裁文里当极品男配 成为男主退亲未婚妻以后 非常女上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