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上一章:第24章 下一章:第26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身边充斥着酒气和医院消毒水的味道, 木少倾握着方向盘一路超速回家,轮胎和地面摩擦出刺耳的刹车声, 最终停在楼下。

看了眼时间,她侧头, 和正在傻笑的男孩商量,“喏,钥匙给你,改天自己去配一把, 不然老是换来换去太麻烦。”

钥匙串铃铛作响,在两人之间无忧无虑地晃荡。

余江枫本来欢快地哼着歌, 为自己终于得到回应的爱情而沾沾自喜, 闻言却不自觉挺直脊背,额头被包上医用纱布,衬得眉眼更加凌厉。

他试探地问,“你……不陪我回家吗?”

“陪我”两个字咬的格外重, 寄托着他所有的期望。

驾驶座上的女人却顿了片刻, 手机不断响起消息提示音, 戚助的名字占满了整个屏幕, 她刻意将头扭过去,“我要去公司处理事情。”

他忘了,她是破例留下来的。

木氏经营不易,余江枫当然懂,高大神气畏缩成一团,溢出的喜悦瞬间大打折扣, 可他不想当小孩子,想当男人。

咬了咬唇,他又问,“我能一起去吗?”

手指在方向盘上点了几下,木少倾还是轻轻摇头。

而后温柔缓慢地抚摸着他毛茸茸的头发,两侧被剃短,有些扎手,她嘱托的声音很小又很甜,“听话,我处理完立马回来,你受了伤,好好休息。”

男孩湿漉漉的眸子在这场景下又坠落了光芒。

患得患失,用来形同他再合适不过。

最终,他沉默地解开安全带下车,推上那扇机械门,跟木少倾挥手作别,从后视镜中,他的身影逐渐缩小直至不见。

车子行驶到半路,临市的拥挤的街道并没有因为凌晨而缓解。

她心绪不宁地等待着,却看见从天而降的雪花。

眨眼间便如鹅毛般落在挡风玻璃上。

今年的初雪来了。

木少倾拿出手机,从车窗往外拍了一张照片,发送给小朋友。

[下雪了。]

前面的车终于开始前进,为了防止别人插队,她连忙把手机收起来,专心致志地往目的地赶去。

风雪里奔波的人,终于感受到被等待是多幸福的事情。

到达公司时,办公层大半边的灯都关了,戚助开了盏桌灯,正坐在电脑前噼里啪啦地打字,紧锁的眉头昭示困难程度。

木少倾从露天停车场走过来,大衣覆满了雪花,又因为室内的温度霎时融化成水,米色布料因此泥泞不堪。

她用手在戚助桌面敲了两下,“老倪真的去金敏那儿了?”

从工作中茫然抬头,戚助缓了几秒,才停下高速转动的大脑,慌张从抽屉里掏出一沓照片,“赵厂长一直怀疑老倪带走了我们最新的研发科技,虽然还没到完成阶段,但是星辉所有的款项您都拨给研发部了,那是咱们要明年要用在竞标项目的王牌啊。”

金敏。

木少倾抱臂,站在桌前陷入沉思,“她们公司现在是全国的重工业龙头老大,怎么会看上我们的工程师。”

讨论走进死胡同,似乎没人能想通。

她拿出手机,果然有新讯息传进来,小朋友那个黑色头像不知什么时候换成了她的照片。

还是偷拍。

[我在冰箱里藏了个小雪人,如果你回来的时候雪停了,我们还可以一起玩。]

//

木少倾回来的时候天已经擦亮,从公司到二工厂,又从二工厂去了一工厂,按照路程她应该在办公室休息更合适。

但是想到家里还有个在冰箱里藏雪人的小傻狗,她就鬼使神差地开了一个半小时的车回家。

青蓝色的黎明天空从客厅的落地扇透过微弱光芒,木少倾脱掉长靴和大衣,累的头昏脑涨,转头进了卫生间,水管里流出温热的水,将她的肢体终于暖和回知觉。

低头细细洗着,她侧头时一阵眩晕,才记起昨晚聚会上自己吃的不多。

这样高强度的熬夜,那点儿热量早就撑不住了。

这时便有一只手从后方伸过来,握着一袋葡萄糖塞到她嘴巴里,然后又腾出手帮她挤牙膏,动作轻慢的塞给她。

木少倾从镜子里看见他,也从后背感知他。

“这么早,我吵醒你了吗?”

男孩体力茂盛,正是生长的季节,胡茬只这一夜变冒出尖尖,落在她耳侧很扎人,又有些痒痒,刚起床的声音还带着哑意,“你不在,我睡不实。”

他霸道的抱着她,刷完牙洗完脸就拽她往卧室里去。

松软的被子充满余江枫的体温,在皮肤上灼热,他把人按在怀里,身上充斥着她的沐浴露的味道。

被压着头,木少倾声音都嗡里嗡气的,“你洗澡啦,额头没沾水吧。”

“我又不是小孩了,这点事还能做不好?”他不满地反驳,然后又收紧了胳膊,故作凶狠道,“快睡觉,不然把你就地正法。”

“可是我没洗澡呢。”

“仙女不用洗澡,不然董永会把你的衣服偷走。”

“那天上掉的雪是她的头皮屑吗?”

……

被木少倾的直男言论惊呆,余江枫圈着人,很有种把小雪人丢掉的冲动,只得“吧唧”亲在她唇上,封住那只张张合合的小嘴。

相拥着,轻飘飘睡去。

在对话中,在大雪中,在无边无际的疲惫中。

木少倾熟睡中,不自觉回抱着那具热乎的身躯,冰川断开细小的裂缝,在昏暗无光的人生中透射出一抹颜色。

如果裂缝太大河面会不会崩塌。

她在梦里想不通,醒来可能也想不通。

干脆就假装不知道,然后永远不去想。

//

再醒过来时,厚拉的窗帘遮挡了所有能证明时间的光,屋里地暖温度高,余江枫又跟个火炉子似的紧紧贴着她。

木少倾抹了把额头的汗,觉得喉咙都黏在一起了。

轻轻撩开被子,她想要去洗个澡弄清爽,刚坐起身却又被人拽了回去,即使缓着力,也还是把脑袋重重砸在了余江枫胸口。

紧接着听到他一声闷哼,可是手臂还执着的搭在她脖子上。

“活该。”

她挣扎着转过头看他,男孩还没睁开眼睛,但是掌控的因子却彻底苏醒,他长长缓了口气,“你去干嘛,还回来吗?”

“我洗澡去啊,如果没回来可能就是淹死了。记得去救我。”

余江枫的手却突然攀上她的嘴,状似使劲实则羽毛拂过般拍了两下,“再说倒霉话,就给你吃一百个草莓千层,让你变成大胖子。”

他说着又偏头睡过去。

木少倾终于可以顺利起床,拿起手机看了眼,竟然已经下午一点钟,戚助的讯息自然早就传了过来,今天的行程不多,只有一场酒宴。

东家……她看了一眼名字,瞬间便倒了几百桶胃口。

心情瞬间跌落谷底,她洗完澡便一言不发地做午饭,确切地说已经是下午茶了,两菜一汤摆在桌子上,小少爷才起床。

胡子拉碴形象邋遢,刷完牙便狼吞虎咽。

又给他盛了一碗饭,余江枫乖巧地接过来,前胸贴后背的饥饿感消失,“晚上我们一起去与慕吧,那里的夜景很漂亮。”

尤其是雪后的临市,华丽又素朴,有强烈的感官冲击。

喝汤的手霎时间顿了一下,木少倾勉强笑道,“我晚上有个酒局,可能会回来晚一些,不好意思啊。”

“没关系,”少年扒拉着米饭,假装不在乎,绽放出灿烂的笑脸,炫目却脆弱,“等你有空了再去一样嘛。”

毕竟,被爱的人永远都不用说抱歉。

饭桌一时间陷入尴尬沉默,汤碗见底,木少倾心有愧疚地盯着碗上粉色花纹,试图挽救这场已经跌落谷底的午饭。

“不如,我们下午来看电影啊,木艺房间里有很多碟片。”

总归是的情侣应该做的事情。

一直自我怀疑是个床伴的小朋友瞬间亮了眼睛,他的情绪永远那么容易被掌控,只需要三两句话,或者简单的提议,就又能从悬崖底自己攀着藤蔓爬上来。

飞快吃掉剩下的米饭,两道炒菜也已经被一扫而空。

他抹了把嘴就不见外的冲进了未来小舅子的房间,出来时手里拿了张黑乎乎的碟片,从厨房把撸袖子做家务的人抢了出去。

“剩下的我晚上会洗好的。”

乐得清闲,木少倾耸肩,将围裙扔在椅子上,然后一路被人以捆绑形式按在了沙发上。

男孩子的快乐真简单,她抱臂坐在那儿,看见他充满着欢愉的背影也被感染。

他将碟片推进DVD机,有些年头的机器发出巨大噪音后,终于正常开始运作。

木少倾对电影向来没兴趣,但是见余江枫那么开心,就当哄小孩子了,她好整以暇地倚着他的胳膊,想着待会儿自己一定不能睡着。

龙标开头之后,屏幕陷入一片黑暗。

有节奏的水滴声和杂乱的脚步声,黑里伸出一只白色的手,紧接着是涂满了粉的劣质的鬼脸,甚至在摄像机之下都能看清粗糙的毛孔。

即使如此,她还是僵直了背。

狠狠咽了下口水。

“他要杀人了吧,脑袋都掉了,他是鬼吗?”

“糟糟糟,余江枫你选的什么片子啊,这么恐怖。”

“啊啊啊啊她后面有人!”

余江枫掏了掏耳朵,毫无灵魂地将女人抱着,机械般抬头看了眼钟表,电影才开场了十五分钟,她已经快吓哭了。

可是……

这是一部心理悬疑剧而已啊。

推荐热门小说沉迷暧昧,本站提供沉迷暧昧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沉迷暧昧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24章 下一章:第26章
热门: 遇见魔修,神都哭了 当死对头怀了我的崽后 辅助插眼至今未归 叛逆的征途(龙组兵王) 来者不善 你是故人来(嘘,你刚好在我心上2) 我只是为了100亿 医等狂兵 一毛钱都不给你[娱乐圈] 隐身侍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