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上一章:第20章 (三更) 下一章:第22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星辉订单告一段落, 剩下的零散生产订单也无需加班加点,还有一个多月就要新年, 多数公司都要盘点,新订单更是难拿。

木少倾干脆给自己放了个假, 当然也是在木艺的强烈要求之下。

一觉睡到日上三竿,她大大伸了个懒腰,享受赖床的舒适感,这种轻松惬意实在久违, 令人不舍,抱着枕头在床上打了好几个圈, 嘴里舒服地哼唧起来。

房门被人轻手轻脚地推开, 炸毛的少年探头进来,面色不豫。

见她醒着,余江枫便放开了步子走,T恤一脱扔在床上, 露着结实的肌肉块, 蹭着往她脖颈上钻, “你弟太讨厌了。”

闻此, 木少倾哭笑不得,将那颗毛绒绒的脑袋推开。

昨晚木艺冲进卫生间,手脚并用地把小朋友拽进自己卧室,美名其曰好兄弟交流感情,死活不准他靠近她房间一步。

至于用意嘛,已经很是明显了。

“让我抱一会儿吧, 昨天晚上我都没睡着,都是因为你。”

“……干我屁事。”

那颗毛绒绒的脑袋坚持不懈地凑过来,撩拨着在她身上蹭来蹭去,又痒又麻,男孩脸蛋无暇的肌肤时不时跟她相贴。

“因为你在我脑袋里跑马拉松。”

松口之后就是这般场景,木少倾听之任之地躺在床上,开始后悔自己的选择,这就是只刚断奶的小狗而已嘛。

虽然这样想着,她还是腾出一只手,抖落着被子给两人盖好。

柔软温暖适合感情地发酵,男孩缩在被子里手却不老实,捏面团似的在她身上放肆,盘盘这儿摸摸那儿,不多一会儿眼神就变了。

早上本来就是易冲动的时间,他带着目的而来,想着以往装装乖总能讨到点甜头。

事实上,他得到的只有响亮的一巴掌。

细嫩的手拍在他胸口,声音把木少倾都吓了一跳,她悻悻地缩回来,把自己的半张脸埋进枕头里,“你吃早饭吗,我去买。”

他现在缺的是早饭吗?

恶狼少年眼神幽暗,在白日里有如堕狱,欲望撕裂般涌出,叫嚣着要跟随自己的心。

可只消几秒,那深沉又渐渐退去,像海边应时的潮水,壮烈而孤寂。

他吸着鼻子起身,抓起刚扔下的T恤,喑哑的声音努力掩饰颤抖,“我去买吧,你买的拼接桌在门口,等我回来给你组装。”

背影有种落荒而逃的意味。

木少倾笑地不见眼睛,还火烧浇油地提醒,“你确定不用去洗手间解决一下吗?”

“你闭嘴!”

恼羞成怒,余江枫吼下一句话,便连外套都没来得及穿,随手拿起鞋柜上的钥匙夺门而出,刚想关上门。

还是暗骂了一声,“妈的。”

长腿转而走了几步进到卫生间。

//

临市有种逐渐消失的小吃,也许是因为现在小吃摊越来越正规,那些走街串巷的老手艺人也就休息了,老式小吃更是跟着变得稀少。

“这就叫老虎口袋。”

面对小朋友那张臭脸,木少倾反而心情愉悦得很,兴致冲冲拉着他来到小区附近的一条小胡同,四合院的正中央,排满了等食物的客人。

老板已经六十几岁,早先在城南头小吃街卖早餐,后来市容整顿,小吃街也被取缔了,老爷子干脆就回家颐养天年。直到去年,孙子孙女上小学,他闲着无事,索性在自家院子里重新支起了摊子。

知道的人不多,大都是附近街坊,木少倾拉着余江枫坐在角落的小板凳上,抽出自己带的纸巾擦桌子。

“你吃过吗?”

从洗手间出来,他脸色就乌云盖顶,听见她软声细气地问,还是张望了一眼那口大油锅里捞出来的四方形点心,摇摇头,“没吃过,见也是第一次见。”

“25号!”

“来啦。”被叫到号,木少倾兴冲冲地跑过去,这种时候她就如同最普通的少女,不必浸淫在浓郁的烟酒风尘中,只为了顿早餐便能乐不可支。

老虎口袋其实就是油条里灌了鸡蛋的口感,咬上去外酥里嫩,配着辣味的榨菜口感更好,木少倾等不及风凉,大大地咬了一口,露出里面黄白色的鸡蛋内馅。

余江枫学着她也吃了一口,却只觉得油腻。

不忍扫她兴致,少年埋头吃了两大个,觉得胃里都是油炸面团,又胀又有点恶心,喝了口无糖的豆浆,才稍微缓了胃口。

木少倾胃口小,吃完手里那个便饱了,满足地擦了擦嘴,“好吃吗?”

“……好吃,很好吃。”

满是烟火的院子里,充斥着来来往往的人,有几位阿姨因为排队拿号而吵嘴,声音尖锐响亮。

自从记事起,余江枫并没来过这种地方,在大学也是只吃老赵的饭菜,因为卫生而且环境比较安静,家里的精英教育告诉他,要与人保持距离,要培养与众不同的品味和生活习惯。

但是在这方小院子里,无论食物多么不合口,旁边的人有多吵闹。

只因为面前坐着个傻笑的爱人。

便是最好的去处。

他拿起餐纸,又拂去木少倾鼻头上的食物残渣,心里有很多想跟她一起做的事情,冷不丁便问道,“昨天晚上我的问题,你现在有答案了吗?”

问完了便又后悔,其实这么稀里糊涂的交往着也挺好,总比听见她斩钉截铁的拒绝要好受。

成人游戏无非就是如此,不清不楚地接触,享受片刻的欢愉,互不干涉却藕断丝连,他眸子黯灭,试图说服自己接受这种模式。

木少倾也安静了片刻,举起豁了口的青瓷碗喝完最后一口豆浆。

随手捏起还剩下的几根榨菜,她反问道,“如果我不答应,你会怎么样?”

果然,少年嘴角泛起苦涩的笑。

言语却不容退却,“那我也不会放弃的,定位软件行不通,我就把你锁起来,反正使尽各种办法,你肯定都会是我的。”

他似乎是在用这些过激的言论伪装恐慌。

矛盾的心理又无所适从,不自觉收敛起暴戾眉眼,轻声道,“但那都是因为我真的很爱你。”

是无法分离的爱,想强势把她的世界收归所有的恶劣。

最后一根榨菜吃完。

木少倾擦了擦油腻的指尖,用最漫不经心地语气娓娓道,“既然这样,我的答案还重要吗?那就试试吧。”

试试吧。

即使在冬天恶劣的温度之下,仍有顽强茁壮的植物,想要在萧瑟的冬天增添亮色。

房檐下放着摊主种植的一盆盆鹿角海棠。

北风吹过,饱满的叶片之中,露出紫白色的花朵,热烈而卑微。

//

解决了早饭,木少倾带着已经因狂喜而呆滞地小狼狗回家,再也不管他疯魔的状态,她拿出笔记本远程处理一些公司琐事。

她坐在书桌前面噼里啪啦地打字,余江枫就趴在单人床上转圈。

每转一圈,嘴里就发出一声怪叫。

“嘿。”

“哇。”

“哈。”

这些单声音阶三百六十度立体环绕在木少倾脑袋上空,只要几百字的指示文件,愣是磨蹭了快半小时才写好。

崩溃到无以复加,她起身推了一把小少年。

“你又犯病!”

结果余江枫直接坐起身,将她搂在怀里带上床,温热的气息不断喷洒在她头顶,笑得满足而狡黠,“你掐我一下。”

“嗷——好、好痛。”

他委屈可怜地捂着自己胳膊,幽怨地望着木少倾已经起身的背影,“你也太使劲了,算了,就当这是甜蜜的疼痛。”

这分明是狂喜的智障。

木少倾翻了个白眼,圾拉着拖鞋出门往厨房走,扯着嗓子喊他,“你能去楼下买点菜吗,茄子、青椒、西蓝花……都可以,我要给木艺送便当。”

话音刚落,黏人的男生已经跟了过来。

闷闷不乐得搂着她的腰,疯狂拒绝,“不可以,让他点外卖,你只能给我做便当。”

“我做两份,你一份他一份。”

“那也不可以,就算做五份也都得是我的。”

怎么不撑死你。

木少倾合上冰箱,幽幽在心里吐槽,干脆自己出门去买。

小区门外就有规模不小的菜市场,她懒得换衣服,直接在薄毛衣外套了见羊绒大衣,钥匙刚拿起来,就被人夺了去。

眨眼间余江枫就穿上自己的夹克外套,军绿色在他身上格外搭,显得人更加唇红齿白。

嘴里唠唠叨叨,“你这是苦肉计,先说好,菜买回来我跟你弟二八分,他只能吃我剩下的。”

“那是我亲弟,”木少倾无奈地再次强调,顺便拽了拽他的手,“我在家呢,你拿钥匙干嘛。”

小朋友坏笑着回头,“万一你后悔了不让我进门怎么办,说不定买菜只是你想抛弃的我借口而已。”

摇晃了一下手中的钥匙串,“我不会让得逞的。”

不顾她嘴角抽搐的表情,余江枫蹿进电梯里,脚步轻快地冲到小区外的农贸市场,按照木少倾刚才说的,动作迅速地装好了一袋子菜。

他将东西递给摊主称重,拿出手机准备扫码付款。

柳轩的消息应时而入——

[哥,这周末跟S大的篮球赛你一定要来,毕业前最后一次了。]

周末,这种应该约会的日子,他为什么要去体育馆流汗。

皱着眉头,他飞快打下“不去”两个字。

却突然灵光一闪,删除掉已输入的内容。

[嗯。]

推荐热门小说沉迷暧昧,本站提供沉迷暧昧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沉迷暧昧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20章 (三更) 下一章:第22章
热门: 审神者他剑法高超[综] 独占我,让我宅[穿书] 我是苏妲己:与168个男人的情爱故事 祸国 在他加冕为王前 南极绝恋 男主为我闹离婚 崛起复苏时代 我成了重生大佬们的初恋 强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