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三更)

上一章:第19章 (二更) 下一章:第21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红艳艳的两盆水煮鱼片端上来, 众人很给面子的“哇”了一声,主座上的男人正是这家川菜酒楼的大股东, 见状便跟弥勒佛似的笑起来。

做工程的跨界做餐饮心里没底,叫上各位商界好友来免费品尝。

木少倾强展笑颜, 在边缘坐着,被催促着,只得伸出筷子夹了一口,白嫩鱼肉上挂着鲜艳红油, 看似美味,对她却有如砒霜。

勉强放进嘴里, 麻辣味滋啦啦从舌尖窜进喉咙, 胃里阵阵犯疼。

她身形优雅将筷子放在碟子上,盯着他人期待的眼神,神情大方得体,看不出任何异样, “很好吃, 咸度再增加一点会更好。”

股东和颜悦色, 抚掌称好, “木总这才是会吃的,川菜讲究麻辣,但是进了临市也得因地制宜,我就想着应该再咸点儿。”

说罢举起手中满当当的酒杯,“来来来,喝一杯喝一杯, 以后我这生意,仰仗大家照顾了。”

饭吃的七七八八,众人醉酒歌唱,门外络绎不绝进来各位的助理或司机,搀扶着已经迷迷糊糊地老板们离开。

木少倾脑袋也不很清醒,胃里绞痛不安,拿起手包跟余下的几位作别,脚步凌乱地扶着墙离开,路上遇见好心的侍应生,还帮着给她引路到停车场。

夜风冰凉凉吹过,将头发拨乱,酒意却更深。

摸索了好几下,才终于找到车门把手的位置,她踉踉跄跄坐进去,神情模糊中却精准地找到了烟盒的位置。

薄荷味道在车厢中环绕不散,令她痴迷吸取。

车门突然被人从外面拉开,冷不丁又有凉风灌进来,打乱了轻飘慢舞的白烟,木少倾不悦地侧眸,眼前重影让她辨不清来人身份。

炽热的手掌攥住她手腕往外用力一拉,她便惊呼着被拖了出来,而后指尖还未燃尽的香烟被夺走,让那人狠狠踩在脚下,还捻了几脚。

“余江枫,你有病吧!”

少年紧抿着嘴,那双充斥着不满与愤怒的双眼控诉地看向她,默不作声,又用绝对的力量压制,将人甩进了后座位。

他钻进驾驶座,开始劈头盖脸的问道——

“吃川菜,喝酒,抽烟,你命不想要了是吧?”

“我要是不来,你打算自己开车回家?”

“好闻吗,在这里抽上一盒觉得身体舒服是吧?”

气急败坏地语气里充斥着浓浓的关心,他是好意,傻子都看得出来。

木少倾被问得哽了很久,直到回过神,又迎着他专注地目光,从包里掏出烟盒,点燃最后一支烟,将烟圈吐在他脸上。

冷漠的,没有感情的,反问。

“跟你有关系吗?”

//

刺耳刹车声在安静地停车场划过,银灰色轿车稳稳停在黄线之中,不偏不倚,完美入库。

早就在后座睡着的女人没能欣赏到这一景观,方才对话不欢而散,她假装阖着眼休息,却不多时就真的熟睡。

她太累了,从出院到现在还没真正休息过,有一搭没一搭的吃着药,好像是成心等在自己垮台。

余江枫揉了把头发,犹豫着要不要将她叫醒。

木少倾却自己悠悠睁开眼睛,在后视镜与他眼神交错,不自然地避开,“今天……麻烦你了,我先回家。”

她下车,余江枫也下车,气宇轩昂地挡在她前面,手上勾着车钥匙递过来,“我送你上楼。”

想起昨天那个小偷,她确实还心有余悸,虽然刚才在车上说了很难听的话,此时却突然没办法再次拒绝。

两个人乘坐电梯,看着显示屏的数字逐渐增加。

眼见就要到家,她鼓足勇气转过身,“刚才在车上我说的话……不太好听,在这我跟你道歉,只是当时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好像失控了。”

胃出血那天,木少倾以为自己要死了,瞬间感受居然是解脱。想到不必为了公司而四处奔波,也不用看到顾漫云那张面无表情的脸,死亡似乎没那么糟

等她醒过来,又发现命还长的很,不知所措的感觉便时时刻刻围绕着她。

“最近我的情绪经常这样不稳定,”她站在家门口,钥匙怼在锁眼,兀自跟沉默地男孩诉说,“所以我们还是保持距离吧,这样对彼此都好。”

直到她关门落锁,余江枫始终闭口不言,再也没吐露一个字。

阒其无人的房子终于还是只剩下了她,酒意褪去,痛楚袭来,木少倾吃了一粒胃药,便潦草洗漱上床睡了。

仰头看着天花板,酸楚放大十余倍。

楼上时不时传来吵闹的脚步声,她心下害怕,总疑神疑鬼是客厅有人走路,打开灯来来回回看了好几次,睡意却荡然无存。

拧开床头那盏小灯,她重重叹了口气,还是因为无聊,所以又从抽屉掏出一盒烟。

木少倾是接手公司后才学会抽烟的,那时候她不喜欢烟草,觉得刺鼻还不健康。久而久之,她不经意间,变成了自己最瞧不上的那种人。

借酒浇愁,借烟释放,逃避自我,一败涂地。

一支烟还没燃尽,闪烁着亮红色的火光,屋外便传来防盗门上用力的拍打声,从声音和频率,便能清晰感受到来人的焦急。

她惊疑不定地将烟按灭在烟灰缸。

从书房拿出一根高尔夫球杆,半穿着拖鞋慢吞吞往门口走去,那拍门声越来越用力,不见停止。

打开猫眼往外看,还未等看清楚,他就像在屋里装了监控似的,嗡里嗡气,“是我,开门。”

声音熟悉,语气带着点别扭。

木少倾放心地将球杆放在一边,没好气地将门打开,横眉冷对,“大晚上你又发什么疯,吓死我了。”

然而男孩没有回答她,只用力推开那个小小的门缝,冲进来将她圈搂在怀里,一只脚往后猛踹,暴力的将门关上。

气息紊乱的吻雨点似的落下来,将木少倾本就还没清醒的脑袋吻得七荤八素。

那双手臂紧紧拥着她,少年高傲的脖颈此时卑微垂落着,没有章法地捕捉她身上细微气息,想把她揉进身体里。

喘息声在屋内响起。

他用额头顶着她的额头,干哑着喉咙道——

“喜欢我一点,就一点点,好吗。”

//

沙发一头占据着一个人,木少倾盘着双腿坐在那儿,身上围着米黄色披肩,出神地看着纯白色墙壁。

她摸了摸脖子,被亲得犯疼。

属狗的吗。

始作俑者此时却睁着亮晶晶的眸子黏在她身上,想靠近又不敢贸然伸手,他掏出怀里那个小方盒子,腻白的颜色在灯下流转。

心里打了好几遍草稿,他小心翼翼将镯子递到她面前,“姐姐,你看,漂亮吗?”

怎么可能不漂亮,近一百万从拍卖会上拿回来的,当时还上了本地新闻头版。

木少倾打眼望过去,极佳成色捕捉着她的眼球,走南闯北得久了,她对玉石也略懂些皮毛,能看出这东西不菲的身家。

她顺了口郁积的浊气,“这么贵的东西自己放放好,别乱拿出来给人家看。”

说罢,便起身准备回屋睡觉。

形容可怜的小狼狗只差摇着尾巴跟在后面,手上还端着红丝绒的方盒子,语气满透着委屈,“你带上试试吧,我觉得特别配你。”

“太贵重了,你拿回去吧。”

木少倾自然不可能收下这份昂贵的心意,她眼神不措地轻轻往回推,取下披肩翻身上床,将浅蓝色的被子捂上。

高高大大的身影在床边站着,精神气却不足一米高,垂头丧气地站在那儿,床灯把他的影子映在墙上,透着不言而喻的难过。

阖着眸子躺了将近五分钟,还是没听见他的脚步声。

木少倾微微睁眼,果不其然,他还在站在一米之外,手里紧紧抓着那只白玉镯子,阴影中看不清眉眼。

“你到底睡不睡觉?”略微不耐烦地口气,木少倾转了个身,“我要关灯了。”

喜欢是燎原星火,落入草莽之中,片刻便能燃烧倾塌一整片荒野世界,纵身跃入便是情至深处,而余江枫,便是那个奋不顾身,欢喜落入的人。

他将镯子随手放在桌上,飞快把外衣脱掉,“睡睡睡,我现在特别困,一秒钟就能睡着。”

木少倾用手推他,“你去洗澡,不然别上我的床。”

少年又快步窜了出去,背影肆意昂扬,带着春草复生的跃动,从鲜艳的世界而来,搅乱她的冰天雪地。

她起身,将那只镯子小心地放入盒子里,红丝绒上覆着一圈月白,感官冲击,看上去十分奇妙。

“我就知道你喜欢,别不好意思了,带上试试。”

正要合上盖子的瞬间,侧身过来一只修长的手,不由分说,甚至带着雀跃的情绪,不费吹灰之力把那镯子套在她的腕子上。

电光石火,令人咂舌。

两人似乎都没想到会这么顺利,霎时便愣在原地,面面相觑,余江枫摸着后脑勺,“看着挺窄的,没想到这么容易就戴上了,这就是缘分吧。”

懒得理他乱七八糟的话,木少倾根本没想收下这只镯子,下意识便抓着边沿往外褪,方才分明顺滑地镯子,此刻就像被法力缩小了似的,愣是取不下来。

拔了好几下,手腕处渐渐泛红,她忿忿地踹了男孩一脚,“赶紧给我拿下来。”

“……要不咱们打点肥皂水试试?”

夜晚十一点钟,木艺拖着疲惫的身体从医院回来,眼尖地看见鞋柜里多了双未曾谋面的白色椰子鞋,猜想是大佬来作客。

他兴冲冲地想找找人在哪,却在洗手间前蓦然驻足。

“疼死了,你能不能轻点啊。”

“我很小心了,是它太窄了,不行不行,还是算了吧。”

“……”

他站在透着白色光亮的玻璃门外,觉得自己那颗单纯的少年心有点凌乱。

推荐热门小说沉迷暧昧,本站提供沉迷暧昧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沉迷暧昧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19章 (二更) 下一章:第21章
热门: 到底是谁咬了我 撩动心弦 替身我是专业的(快穿) 待我有罪时 皇室秘闻[穿书] 打火机与公主裙·长明灯 第一夜的蔷薇Ⅱ·逆光 杭十七不是哈士奇 黑月光跑路失败后[快穿] 穿成三个民国大佬的继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