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一更)

上一章:第17章 下一章:第19章 (二更)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深秋之后, 天气像是犯了神经病似的极速降温,新闻天天说今年是百年难得一遇的寒冬, 卖羽绒服地天天扯着喇叭让大家囤货。

木少倾从公司出来,裹紧身上的及膝黑色大衣, 高筒靴将小腿腿型完美勾勒出来,引得销售部的女孩羡慕不已。

“我要是有这身材,天天去健身房秀。”

“得了吧,你要有这身材肯定每天都喝一杯奶茶, 然后还会变成一个大胖子。”旁边的女孩笑嘻嘻地泼冷水,两个人笑闹着打在一起。

第三季度结束时公司上下都忙得脚不沾地, 好不容易熬到了十一月份, 星辉订单告一段落,大家怂恿木少倾请客庆祝。

木氏重工终于在她手里苟延残喘的又熬过了一年,可喜可贺,她平日在工作时虽然很严厉, 但是在团建方面很舍得花钱。

大手一挥, 在公司旁边的海鲜酒店定了大包间, 两间打通, 装得下所有人。

这时候在室外说话已经有轻薄的白雾,从口中消弭,身边多是凯欣雀跃的人,尤其是刚来的几个小姑娘,第一次团建,难免激动兴奋。

手机响了两声, 木少倾拿出来,是木艺。

“姐,我今晚值夜班,你早点回家,别喝太多。”

“木总,赶紧走啊,待会儿红灯啦。”

女孩在光影之下笑着回头冲她招手,那股子青春气息所向披靡,惹得几个单身小伙子频频望去,拥有令人羡慕的自信。

团建时老板理应在场,但也不要长久逗留,这是木少倾多年总结出来的经验。

跟在座的几位高管以茶代酒喝了几杯,她自然也要说些场面话感谢大家,翻来覆去还是老三套:回顾过去,总结现下,展望将来。

聊聊夹了几筷子,看着饭桌上那些小年轻束手束脚地,她便识趣的离开,只在走的时候嘱咐戚助不要太节省,吃完饭大家想去唱唱歌什么的,都给报销。

从热闹的场景退出,木少倾拎着包独自走了很久。

将近半个小时,她走回了自家的小区,这么冷的天,小广场上依旧不乏跳广场舞的人,音响将音符飘荡在城市上空,热闹熙攘。

寒冷的风吹得她瑟缩,下意识拿出手机,安静。

余江枫真的没有再联系她,许是被伤透了心,事后她也反省了很久,总而言之,两个人落得这样一个地步,全都是她的错。

分开时她话说的重,再想道歉却为时已晚。

但成人游戏何尝不好呢,两个不相交的世界的人,迅速分开才是最好的结局。

拍拍身上的灰尘,她收起心思坐电梯回家,楼道里三盏灯坏了两盏,电话打了好几次,物业却迟迟不肯来修,此时寂静昏暗,显得有些可怖。

她摸出钥匙准备开门时,从楼梯上脚步匆匆下来一个人,穿着黑色褂子,带着一双白手套,口罩紧紧遮住脸,只露出一双泛着红血丝的眼睛。

两人不期然撞上了眼神,木少倾心中一骇,赶紧收敛眉眼,若无其事开门进去。

木艺不在家时,四室一厅的房子格外空旷,她心里怦怦直跳,赶紧把能开的灯都打开,越想越觉得不对劲,捏着手机却不知道打给谁。

她眼睛往窗外望去,金属栏杆给人一种安全感。

也许是自己吓自己,她自嘲地笑了笑,将包挂在墙上,弯下腰准备脱靴子。

身后门锁却蓦然响起“咔啦”地响声。

一声接一声。

拉着拉链的手停住,她瞳孔微张,用尽量平静的声音大喊,“谁?”

//

“嗯,警察已经来处理了,被偷的是咱们楼上。”

“你不用担心,待会儿我去酒店休息,具体明天再说吧。”

“挂了挂了,被老师抓到你又要扣分。”

长长叹了口气,木少倾将手机收回口袋里,面前还围着三个做笔录的警察,正专注地听着楼上夫妻的描述。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老祖宗的话真是灵验,她现在就恨自己当时那好奇地一瞥,不然也不能让小偷盯上。

来人有位女警,穿着一身制服帅气潇洒,转头安慰道,“附近最近发生了好几起盗窃案,你们小区楼梯又是监控死角,我们抓了好久都没收获,您是唯一一个跟他打了照面的人。”

听上去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好事。

心酸地牵了牵嘴角,她重复说道,“他把自己伪装的很严实,我只看到了他的眼睛,眼窝挺深的很多红血丝,身高……应该在175-180之间,跟我弟差不多,带着白手套,我知道的就这么多了。”

警察们做完笔录就离开了,那对被偷的夫妇似乎损失不小,神色黯淡地相互搀扶着上楼了。

回头看了眼冷清的屋子,木少倾心里寒气丛生,只能把房门反锁住,出去找地方住。

好在附近就有家星级酒店,她迅速开了间大床房入住,落上锁在门把上放了瓶矿泉水,坐在沙发上发呆很久,那阵余悸仍没过去。

人在恐惧的时候感官都会放大,甚至会出现幻听。

她支棱着耳朵,觉得哪哪儿都透着古怪,甚至还在心里幻想,那个小偷尾随到这里来报复她,总之忧心忡忡,今夜无眠。

揉了把太阳穴,疲惫的身子僵硬无力。

手机再次嗡嗡作响,她阖着眸子拿起来接听,以为是木艺又打来唠叨,因此语气中带了股敷衍,“又怎么了,我都说没事了。”

信号那端沉默了几秒钟,传来呼啸的风声。

“几号房间。”

血液因此瞬间凝固,在安静的房间里重复回响,木少倾反复看了几眼屏幕,确定是那人打来的没错。

他们并不适合再见面了,哪怕是在如此脆弱的瞬间。

回绝还没说出口,那边的威胁便已传达来。

“你不说,我就一间门一间门地敲过去。”

他不是开玩笑的,她比任何人都相信他固执地程度,犹豫片刻,还是缴械投降,“703。”

之后便是一阵忙音。

三分钟,房门被敲响,木少倾踱着步子走过去,猫眼可以看见少年那张阴沉的脸。

“你还想让我从窗户外面爬上去是吧。”

不想不想,大佬你牛。

她乖乖地开门,被冲进来一股旋风搂在怀里,合着外面冰冷的气息,在高温室内皮衣上凝起一层薄雾,贴在她柔嫩的皮肤上。

余江枫好像才是被小偷吓到的那个,不断地问:“伤到哪里了,他把你怎么样了?”

纤细的胳膊艰难地放在他胸口,轻轻推了推——

“小朋友,你衣服拉链要把我的脸戳穿了……”

//

盘腿坐在床上,木少倾把自己的手机递给他,“上次忘了叫你把那个定位软件删除,喏,现在就删。”

意气风发的少年又变回那种伪乖状态,眼神私下游荡,“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一个枕头飞到他头上,随之而来是气急败坏地揭发,“还装,二工厂的位置木艺都不知道,你怎么找去的?我住在这个酒店你又是怎么知道的?别告诉我你会算命,占星定位。”

“怎么不能,我爷爷的爷爷说不定是茅山道士呢。”

又一个枕头飞过来,把他的头发打乱成鸡窝状,木少倾气的在床上站起来,“侵犯他人隐私这是违法的,我要告你。”

不以为意地撇撇嘴,余江枫顾左右而言他,把皮衣外套脱下来,从酒店衣柜里拿出浴袍,“刚才骑摩托出了好多汗,我得去洗洗。”

音落便仗着腿长窜进了浴室。

木少倾忿忿追过去,里面已经响起“哗啦啦”地水声,还有无比响亮的一声,“啊,我衣服脱好了,姐姐你来一起洗吗?”

洗你个小猪佩奇。

“一会儿自觉点,自己睡沙发,听见没有!”

她被磨得半点脾气都没有,只得气鼓鼓地回到床上,换洗衣物都没来得及拿来,只能等明天去公司换了。

盖上被子时,闻了闻身上,嗯,挺香的。

这么折腾了一番,先前心里那点恐惧也消弭不见,隐约的水声像是镇定剂,她侧着身子昏昏欲睡,余江枫已经穿着浴袍出来。

黑色短发往下滴着水,从耳后绵延到脖颈,故意敞开的领口更是露出大片肌肉。

木少倾晕乎乎看着,脑袋里自行可以勾勒出他腹肌的线条。

美色当前,她还是坚守住底线,神色严肃地指了指沙发,“要么回你家去,要么睡沙发,不准上我的床。”

少年闻言乖乖点头,然后熟练地仰躺下来,沙发的长度有限,那双长腿只能委屈地蜷缩着,半边身子还往外悬空着。

他骚包,浴袍里面光溜溜的,腿一翘起来,便能看得清清楚楚。

心里默念二百遍色即是空,木少倾干脆灯一关,眼不见为净了。

室内陷入静默,他难得没有喋喋不休地说话,也真的依言乖乖在沙发上睡觉,没有任何逾越。

有人待着,木少倾不再那么害怕,睡意便见缝插针地涌上来。

没有梦,没有想象中的噩梦。

她还是有半夜醒来的习惯,口渴异常,想下床开瓶矿泉水,却在黑暗中捕捉到床边地毯上的一抹轮廓。

探头仔细看去,本该在沙发上的人,此时半坐着,头抵着身后坚硬冰冷的墙壁,因为不舒服,眉头深深皱了起来。

他就用这种方式,近乎自残地守护了她大半夜。

木少倾如坠深海,渐渐适应黑暗的眼睛在虚空中描摹他的样子,他难受时,喜欢抿起嘴唇,使得上翘的嘴角深深窝陷。

小少年模样无可挑剔。

可爱的让人想啵唧一口。

推荐热门小说沉迷暧昧,本站提供沉迷暧昧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沉迷暧昧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17章 下一章:第19章 (二更)
热门: 爱情并非徒有虚名 我,修仙界第一,想谈恋爱 夺妻:蚀骨柔情 虐文渣攻从良了 盗性偷情 重生成了女神的渣攻女友 迷你人 谁的年华蹉跎了我的岁月 老衲还年轻 像少年啦飞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