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重回北街

上一章:第五十四章 乱象 下一章:第五十六章 抽丝剥茧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北街,城主府。

回到熟悉家园的许立言不再惶恐和不安,重新变得沉稳和自信。

“现在情况怎么样了?”他问起匆忙赶来的助手。

他的助手是名年近四十的中年男子,经历过许尔德、许无功两个时代,见过好几次叛乱和政变,此时非常镇定:

“欧迪克先生已经把疑似‘神父’的罪犯送过来了,想见您一面。

“冲进来的荒野流浪者抢到了不少武器和食物,正往中心广场聚集,似乎想攻打北街。

“他们正从无组织的状态衍变成一个真正的群体,而城防军在最开始的时候,受到了惨重打击,好几支队伍失去建制,散落在了城内不同地方,只能做最初步的防御和清理,随时可能被骚乱淹没。

“您分出的那支城主卫队从第一医院离开后,增援去了北桥和市政大楼,目前已和那边的城卫军汇合,以他们的武器,守一段时间不成问题,只是人数太少了,太少了。”

这是相对大量的荒野流浪者说的。

和刚才差点死去相比,现在的情况已称不上火烧眉毛,许立言背着双手,来回踱了几步,嗓音柔和地问道:

“刘叔,您觉得该怎么做?”

刘叔毕恭毕敬地回答道:

“组织更多的人手。”

许立言轻轻颔首:

“下达我的命令:

“召集贵族议事会所有成员商讨对策,他们都得出点力了。

“组织一批精英成员,从北城门出去,绕到南街,把打散的城防军串连起来,聚拢在一起。只要完成了这件事情,那些乱民不足为虑。如果实在不行,要玉石俱焚,那就把无人机队派出去轰炸,不要怕毁掉城市。

“还有,向所有猎人发布雇佣军任务,让公会的人直接用喇叭喊。”

这个时候,许多遗迹猎人也被分割在城内各处,来不及也去不了公会看任务。

“是,城主!”刘叔恭敬回应。

许立言想起一事,忙补充道:

“让欧迪克先生过来吧。”

有条不紊地做出安排后,许立言询问起身旁的机械僧侣净念:

“禅师,还请你‘预知’接下来的情况。”

净念眼中红光闪动:

“好。”

他电子义眼内的光芒随即凝固了下来。

隔了七八秒,净念开口说道:

“危险依旧存在,敌人还有后续的安排,与爆炸有关,施主万不可大意。”

在战胜自己,进入“心灵走廊”前,他的“预知”能力只能察知是否有足以威胁自身和对应目标生存的事情将要发生,无法看见相应的画面,无从知道这源于何处,相当模糊。

许立言点了点头:

“我会注意的,会让守卫检查每一个人的身体。

“禅师,我去清理一下,换身衣服。”

刚才那次袭击中,他在地上滚了两圈,既惊慌惶恐,又被净念压得不轻,竟有点小小的失禁。

就算没有,他也要趁这个机会清理自己,调整好心态,以应对接下来的乱局。

净念微微颔首:

“我守在门外。”

他已经检查过许立言的卧室、阳台和外面的花园,没发现隐藏的危险。

…………

“阿福枪店”背后的院子内,打退了第一波冲击的居民们开始把各种障碍物往几个入口搬,准备制造街垒,封闭这里,应对后续可能再来的暴徒。

其中,那些四五十岁的男女虽然比不上年轻人手脚利落,但做起相应的事情有板有眼,效率非常得高,简直给人一种如鱼得水的感觉。

这是他们年轻时经常会面对的事情。

蒋白棉和商见曜将大红越野停在巷子内后,架着雷云松、林飞飞,带着两个小孩,抢在院子彻底封闭前,刷脸进了里面,上到二楼,和白晨、龙悦红他们会合在了一起。

拜托完南姨、谷常乐照顾两小孩,他们进入房间,捡重点交流了下彼此的经历。

“还要出城吗?”蒋白棉斟酌着问道。

白晨默然了几秒道:

“最乱的时候已经过去了。”

“嗯。”蒋白棉表示赞同,“我们过来的时候,发现那些流浪者在往中心广场聚集,可能想攻打北街,那里才是粮食最多的地方。等到野草城重新组织起来,恢复秩序只是早晚的问题,他们储备的武器和弹药可不少。”

这可是三大势力交界处最重要的贸易中心,本身的防御体系是按照挡住大势力进攻一段时间来构建的。

只要那些荒野流浪者没在第一波骚乱里,仗着人多,仗着对面猝不及防,攻进北街,彻底瘫痪整个城市的组织,那他们就不会再有多少机会了。

白晨接着说道:

“只要这边没被重点攻打,撑到局势平稳下来不成问题。”

无论是粮食储备,还是武器、工事,足以维持两三天。

她顿了一下,迟疑着又道:

“南姨这边有很多人,要都带出去,得组织一支车队,太引人瞩目了,反而容易被针对。”

“我理解。”蒋白棉笑着回应,示意白晨不用觉得不好意思,“留下有留下的好处,大家在这里坚守也不失为一个可行的方案,正好……”

说到这里,她转而望向商见曜:

“看看能不能弄醒雷云松、林飞飞,如果能掌握魏钰他们的下落,我们说不定还得在城里冒一次险。”

说是冒险,她语调却很轻松,仿佛只是出门闲逛一次。

最后,她笑着对龙悦红道:

“今天表现的不错,已经是一名合格的战士了。”

龙悦红不自觉挺起胸膛时,商见曜已走到床边,摆出了按压雷云松胸口的姿势。

这看得蒋白棉无奈地翻了个白眼,但也懒得制止,任由他发挥。

一下,两下……雷云松突然咳嗽起来,慢慢睁开了眼睛。

首先映入他眼帘的是一个红底金字的铭牌。

上面写着:

“盘古生物”

“还记得这个吗?”蒋白棉开始评估对方的状态,以判断要不要让商见曜交个“朋友”。

雷云松明明睁大了眼睛,可看起来还是一副没睡醒的样子。

他目光茫然了几秒,接着出现光彩,仿佛终于从一场延绵近两个月的噩梦中醒来。

“你们是公司的人?”他急声问道。

“你猜。”商见曜笑着回应。

话音刚落,他就被蒋白棉用右手抽了下肩膀后侧。

“你还记得自己是谁,来野草城做什么吗?”蒋白棉不答反问。

雷云松的眉头皱了起来,脸庞肌肉隐隐有些扭曲,仿佛在承受某种无法言喻的痛苦。

“我,我……”他忽然坐起,大口喘气,“小心,小心那个病恹恹的人!”

说出这句话后,雷云松脸上尽是汗水,湿漉漉的,仿佛洗了一把脸。

商见曜点了点头:

“如果他能逃出来的话。”

雷云松还处于逐渐看到光的状态中,没去理解这句话的意思。

隔了一会,他总算缓了过来:

“我是雷云松,公司一个小组的组长,来野草城是调查‘机械天堂’主脑的事情。

“我们离开城主府,走出北街的时候,遇到了一个穿黑风衣的男人,他看起来很瘦,好像正在生病……”

说着说着,雷云松声音渐低,语气里满是恐惧。

“他一次‘催眠’了你们五个?”蒋白棉有些诧异。

经过之前的交手,她几乎可以确认假“神父”一次只能催眠一个人。

“没有。”雷云松摇了摇头,“当时和他对视的是我。回了酒店,睡下之后,我梦游般出去,再次见到了他,之后,按照他的吩咐,等到天亮,找借口和机会,依次把组员带去见了他……”

听完雷云松的陈述,蒋白棉的评估结果是:

在脱离相应环境,受到熟悉物品刺激后,他应该已经摆脱“催眠”,恢复了正常。

“你知道魏钰他们去了哪里吗?”蒋白棉问起最重要的事情。

雷云松自责地摇起脑袋:

“我们被分开了。

“我和林飞飞住在南街相邻的两栋楼内,按照那个男人的命令,做一些事情,小钰他们则被他带走了……”

“那你有线索吗?”蒋白棉追问道。

雷云松皱眉回忆了一阵:

“那个人的‘催眠’好像是有时效性的,他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化妆过来见我们,重新做一次‘催眠’,同时下达一些命令,

“有一次,他来的晚了些,我的状态恢复了不少,隐约知道不对,专门去外面观察了下他来的路线。

“他平时应该是在北街,那次,我还听到他用电子产品和人对话,说什么‘都带去北街’……”

这个时候,林飞飞也醒了过来。

重复了一遍之前的流程,蒋白棉印证了雷云松说的一些话。

“你们还没完全恢复,好好休息吧。我们去趟北街,争取见一见那个假‘神父’,看能不能从他那里获知魏钰他们的下落。”蒋白棉当机立断,决定现在就去。

商见曜立刻帮她补充道:

“顺便还车。”

这听得雷云松和林飞飞面面相觑,总怀疑自己是不是还没完全摆脱“催眠”,或者麻醉效果还没有彻底过去,以至于反应迟钝,没法理解对面在说什么。

出了房间,来到楼梯口,蒋白棉对跟上来的龙悦红道:

“你留在这里帮小白。

“嗯,提醒她一声,注意着点雷云松和林飞飞,虽然他们看起来已经没事了,但难保有个万一。”

“是,组长!”龙悦红莫名有种被委以重任的感觉。

随便找了个窗口,从二楼跳到外面巷子后,蒋白棉开车,载着商见曜,往南街而去。

她知道荒野流浪者们正在往中心广场聚集,试图攻打北街,没敢走那条路线,选择兜个大圈。

和之前一样,他们从南街城门口出去,绕到了北街城门,利用特别通行证,顺利通过了戒备森严的防线。

推荐热门小说长夜余火,本站提供长夜余火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长夜余火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五十四章 乱象 下一章:第五十六章 抽丝剥茧
热门: 梦想与疯狂 军门之废少逆袭 废铁abo 纨绔疯子 老马的艳遇记 信息素被校草占领的日子 特级乡村生活 国家公诉 中国式秘书3 时光旅行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