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六章 捅破天了

上一章:第一百六十五章 求求你杀了我 下一章:第一百六十七章 老匹夫,后果自负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清竹姐姐!”

当看到凌清竹,凌沁几个人登时有了主心骨,连忙围了过去,七嘴八舌,讲解起了事发经过。

面对着众人七嘴八舌,凌清竹耐着性子听出了事发的大概经过,转头道:“落孙权导师,凌风是我的弟弟,这事由我来处理,你看如何?”

“清竹,你打算怎么处理?”

落孙权显然是认识凌清竹的,不过依然皮笑肉不笑的道:“你的好弟弟目无法纪,重伤的子聪和孙良,劫持牛大头,按照学院的规则,必须血债血偿的。”

“先让小风放下牛大头,至于怎么发落,让学院的高层决定吧。”

凌清竹微微一叹,眼下的局势,她没有任何的选择,想包庇凌风也包庇不了。

“好,本导师就给你一次劝说的机会。”

落孙权皮笑肉不笑的道。

和凌清竹同行而来的都是天阶班的女学生,同时又是素手斋的核心成员,实力和底蕴不可小视。

落孙权不过是学院三级的导师,虽然怒火难烧,但是依然给了这个薄面。

反正让凌清竹劝说凌风先放下牛大头,今日依然要面对学院的处罚,结局都是一样。

“小风,先将人放了再说。”

凌清竹望着凌风,美目透出一丝复杂,缓缓的道。

“姐……你怎么来了?”

凌风一愣。也没有想到凌清竹会出现在此地。

“你一进入神武学院就不让人省心,考核大殿和人起了冲突,潜入碧月潭闹出的风波无人不知。眼下在食堂又惹出如此大的祸端……”

凌清竹越数落越气愤,恨铁不成钢的道:“姐姐倒想清净,但是你给姐姐清净的时间了吗?”

“姐,这事不用你管,我自己会处理。”

凌风皱着眉头道。

“将人放了再说。”

凌清竹加重了口气:“如果你不放人,以后别叫我姐姐。”

其实凌清竹这样做,也是为了保全凌风。

凌风打残落子聪和孙良。大错已经铸成,趁现在放过牛大头。或许性命还能保全,如果执迷不悟下去,必然是当场饮恨的凄然结局。

“姐,一只会咬人的恶犬。就算放过它,它依然本性不敢,还会咬人的。”

凌风斟酌一会,尽最大可能用温和的语气道:“你就能保证放了牛大头以后,他不找我们凌家的麻烦了?”

牛大头此刻也不插嘴,虽然很想得意的炫耀一下,告诉所有人,凌风说出了他内心真实的想法。

但是眼下,牛大头的性命还在凌风手上。生怕凌风年少气盛,狗急跳墙,五指一合。就弄死自己,到时候,一失足成千古恨……

左思右想,牛大头觉得还是等自己脱离安危,再好好算这一笔账。

“放人!”

凌清竹愤怒的声音几乎从牙齿里挤了出来。

“好吧。”

凌风松开了扣住牛大头咽喉的五指。

他这辈子最看重的就是亲情。

虽然内心百般的不情愿,但是也不想真的因为牛大头。而让自己和凌清竹好不容易缓和的关系再次破裂。

“凌风,你有本事杀了我呀。你这个没有胆子的贱种,我牛大头好怕哦……”

从方才众人的谈话之中,牛大头深刻的认识到,就算给凌风一百个胆子,今日也不敢动自己一下。

因为自己若有一点损伤,整个凌家都得陪葬。

牛大头狠狠的朝地上吐这唾沫,气焰无比的嚣张:“你小子以为放过我,这事就完了?老子告诉你没门……”

“你真的想死?”

凌风双眼一眯,冷冷的道。

“求求你杀了我啊,你敢吗?”

牛大头顿下脚步,回过头来,抬起手不停拍打在凌风狰狞的脸颊上:“动我一根毫毛,你凌家全族都得陪葬,陪葬懂不?”

牛大头污言秽语,嚣张跋扈的模样,看的凌清竹等人直皱眉头。

虽然凌清竹真的想一剑将牛大头劈成两半,但是牛大头可不是陈无常之辈,底蕴和背景深不可测,如此肯定会给凌家带来灭门之灾。

为了凌家数千口人命,凌清竹没有任何的选择,只能忍着这口恶气。

“那你可以去死了。”

凌风猛地伸出胳膊,手掌一翻,五行摄魂棺遇风渐长,顷刻之间,已化作三丈长的铁棺,猛地盖住牛大头嚣张无比的身影。

牛大头做梦都没有想到凌风真的敢出手,他难道不知道动了自己,凌风本人不仅得陪葬,连天明城凌家都镇东王府的盛怒之下,也得烟消云散么?

不过,牛大头的思绪到此,就无法继续下去了,在充满惊骇之色的瞳孔内,五行摄魂棺的棺口,宛如一个巨大的黑洞,将自己吞噬了进去。

五行摄魂馆一个翻卷,棺盖合拢,砸在地面,发出嗡的一声悠远之声。

此刻的凌风面色闪现出一抹诧异之色。

因为五行神魂棺吞噬牛大头之后,里面充斥着一股强大的消融之力,消融牛大头身躯的同时,他的灵魂通过棺身,直接传达到凌风的神识之海化作道意,覆盖在命轮之上。

让凌风有些奇怪的是,牛大头的灵魂里蕴含的道意,比起其他同级别的蜕凡境强者,浓郁了许多。

如果将一条道痕比作一口空的水缸的话,其他蜕凡境八层武者灵魂内的道意,无疑是一滴水,但是牛大头灵魂里的道意就如一杯水,分量不可同日而语。

凌风估摸着,之所以汲取牛大头的道意会变得浓郁,应该就是五行摄魂馆本身的特殊,起的作用。

这五行摄魂棺还真是汲取道意的好宝贝呀。

凌风心里高兴,但是大殿内所有的学生都吓傻了,个个保持着原来的姿势,一动不动,宛如一尊尊雕塑。

许久之后,响起了此起彼伏的抽气之声。

震惊的同时,他们目光都锁定在锈迹斑斑的五行摄魂棺表层,发现一丝丝雾气从棺口的缝隙蔓延了出来,带着一丝丝血肉焚烧的味道。

在他们看来,牛大头多半凶多吉少了。

采心的美目也透出了怪异之色。

虽然放过牛大头,凌风的结局凄然。但是如果学院里有高层力保凌风的话,凌风或许还可以逃得一命。

她根本无法理解凌风为何在这个节骨眼,对牛大头痛下杀手,断了自己最后的生路。

厉无伤,断海角,朱玉珠这些人也愣住了,转而喋喋冷笑起来,看凌风如同是一个死人一般。

对于牛大头的死,朱玉珠其实一点都不会伤心。

平时,她就不胜其烦牛大头的追求,就随口提了一句和凌风之间的过节,哪预料到牛大头自甘奋勇的找凌风的麻烦,而且还弄到连自己都搭了进去。

不过这一幕,也是朱玉珠最想见到的,因为牛大头已死,凌风这个亵渎过自己的罪人也得陪葬。(未完待续)

推荐热门小说不死神皇,本站提供不死神皇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不死神皇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一百六十五章 求求你杀了我 下一章:第一百六十七章 老匹夫,后果自负
热门: 小农民的风流事 谎言:妻子的背叛 残次品 我成了一条锦鲤 神藏 偏爱 总有人类追求我[系统] 崛起吧,Omega! 都市之最强狂兵 两界真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