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误会

上一章:第二十一章 鬼啊 下一章:第二十三章 抢票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上回书说道乙蜜“大叫一声”其实非常的不准确,她“啊~啊~啊~”的至少持续了三分钟(别嫌少,回家自己试试去),最后轰得帝下的耳膜都要破了,他实在忍不住的挥亮整间寝殿的灯。

乙蜜有些不适应突然的光亮,半眯着眼睛从床底下探出半个头,仰望来人。

乙蜜瞅了瞅那人的脸,又翻来覆去的看了看自己白嫩嫩的仿佛莲花瓣一样的手,最后的答案是,还是他的肤色更好看些。

可能是长期不见光的缘故,帝下的脸白得晶莹剔透,比乙蜜的羊脂白又高了一个层次,感觉他的脸都在隐隐的发着冷玉一般柔和的光芒。

乙蜜的第一个反应是,想不到他也长得这么好看。可是自己为什么要用“也”字呢,乙蜜开始咬手指,做思考状。

直到那人的衣角都扫到了乙蜜的额头,她才惊醒过来,忽然就忆起了看的那本鬼书上的内容。

也主要是人类的灵异小说太过恐怖,让乙蜜看了一本以后,就对鬼怀着无比害怕之心。她轻轻的提起帝下的衣角,想看看他的脚后跟是不是悬空的。这可是判断人和鬼的快捷方法。

她拍拍胸脯,还好他双脚着地。

当乙蜜从害怕中回过神来以后,她悉悉索索的从床底爬了出来。

直面对面那人比三九寒冬还冰冷的脸,她垫脚,伸手探了探冥皇帝下的额头,不错,有点儿温度。

帝下冷着脸,心想眼前这个死女人反正也活不久了,他懒得和她计较。

乙蜜素来习惯了周围的人对她的和睦,压根儿不觉得帝下冷着脸是因为自己。

“来,喝茶喝茶。”乙蜜招呼帝下坐下,给他倒上桌上的茶,掰开他的手,硬生生递到他的手里。

“你累了吧?”乙蜜自来熟的绕到帝下的身后,双手来到他的肩上,给他按摩。她自小有就这种本能,看到凶恶的主人就忍不住上前讨好两声。

以前是娘亲,后来是~~,现在是冥皇。

为什么会加个后来是呢?乙蜜一边给帝下按摩,一边思考。

那冥皇倒是习惯了人伺候似的,丝毫不以为意,那些送来的女人,那个不是花尽了心思讨他喜欢的,最有胜者,还有裸体给他搽地板的,比起眼前这个只会咋咋呼呼,按摩一下的女人好太多了。

“够了。”他简练的表达了自己的意思后,一手提起乙蜜的后衣领,走到左墙角,扭动了一下墙上的壁灯,脚下就打开了一个四四方方的大洞,下面看起来火红火红,好像岩浆在滚动似的。

他,毫不留情的将乙蜜当垃圾一般,扔了下去。

这下总算安静了,他挥灭灯开始睡觉。

阮软在外面听到乙蜜凄凉的“啊”的叫声,刚好忽略了前面短促的“鬼”的发音,本来充满希望的脸顿时萎蔫下去,看来这又是那十万分之一个人,没戏。

乙蜜糊里糊涂的被帝下扔进了他处理那些送来女子的“热情海”。

热情海的重点就是热,岩浆翻滚着,嚎叫着仿佛饕餮的大嘴一样期待着食物,这十万年来它已经吞噬了无数充满“热情”而来的女子了。

乙蜜本来吓得闭上了眼睛,以为此身休矣,结果她发现这些岩浆看起来热情,事实上并没有什么温度,她非常容易的就走上了岸。

她一向对人的心思不求甚解,心里只惦记着找水喝。

也算她福大命大,到这热情海一游的人,心里有丝毫杂念,丝毫情丝就会被热浪吞噬,可惜乙蜜一向不怎么使用“情”这项心理功能。

冥界所谓的炼狱不过是针对人类的欲望而设,有欲望的人在这里才会受到煎熬。无欲则刚,走到哪里都是个大道理。

乙蜜爬上岸后,又鬼使神差的来到了孟婆所在的奈何桥。她总有自动追踪喜爱的水的功能,就好比人类的鼻子追踪美味一般。

她继续重复着在那些人身后排队。

孟婆怒斥她,她有幸运的碰到了那只老鼠。

结果和昨天一样,孟婆追在乙蜜的身后喊打喊杀,她就奇怪这人怎么就没死呢,她一边追一边想这肯定是冥界十万年来的第一火爆绯闻。

她这次追杀乙蜜可不是为了她抢了孟婆汤,而是她喝了孟婆汤忘记了昨天的事,让孟婆的八卦心态无法满足,所以追杀得那么起劲。

乙蜜抱头鼠窜,“婆婆,你为什么打我啊?”她心想这冥界的婆婆都是这么彪悍的么?

孟婆还没来得及回答,就被照例出来散步的阮软给截住了。

“你居然没死?”阮软睁大了眼睛,不敢相信。

乙蜜则奇怪,她不记得见过眼前这个大叔啊。

阮软不用乙蜜回答,事实胜于雄辩,他激动的拉住乙蜜的手,泪花在眼里翻滚,“苍天有眼呐,陛下他,陛下他终于~~”阮软开始抽泣。

这十万年来,他都要以为自己的主子没有那个功能了,要不是知道他对当初的紫泉小姐痴心一片,他都要怀疑冥皇的性向了。

他实在太激动了,冥皇他终于开窍了。

当初紫泉小姐不就是因为冥皇尊重她,不想和她在大婚前发生不正当行为而误会冥皇不爱她才私奔的么?

阮软放开乙蜜的手,“夫人,跟我回去,我这就去给你准备房间。我还得干着给老主人上个香,告诉他这个好消息。”

乙蜜觉得自己自来熟已经很到位了,这位大叔更是青出于蓝胜于蓝。

阮软完全误会了昨天乙蜜惨叫的含义,既然不是被杀,那自然是那个啥了。他暧昧的笑着,吩咐仆女给乙蜜准备香堂沐浴。

还害羞的将一盒药膏递给乙蜜。“陛下他是第一次,可能不懂温柔,这药膏很有效的,你抹一抹吧。”

乙蜜傻愣愣的接过药膏,不知道改怎么回应。

看来除了无知,愚蠢之外,误会也据有强大的杀伤力。

晚间,乙蜜循例又被阮软领到了帝下的寝殿,他迫不及待的希望冥皇能早日拥有子嗣,以慰老主人和夫人之灵。

乙蜜在黑漆漆的房间乱撞,听到“沙沙”的衣服刮着地板发出的声音后,加上丰富的想象力,继续上演昨天那一幕,“鬼啊~~”

冥皇帝下这次没有忍到第三分钟就打开了灯。

推荐热门小说不如不遇倾城色,本站提供不如不遇倾城色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不如不遇倾城色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二十一章 鬼啊 下一章:第二十三章 抢票
热门: 在逃生游戏里种田 星际食人花修仙指南 星野 氪金使她当学霸 白莲花校草alpha装O后[穿书] 假装不知道你在装穷[重生] 听说我是反派的官配 终难忘 重生之俗人一枚 行行重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