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章 终章(这就是她会在不知不觉中,)

上一章:第155章 王码五笔(小旺谈的小黑妞,胖冬瓜,)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这个念头一闪而过,陈美兰都被自己给吓到了。

但就好比一座冰山,一开始,你只看到一个角,只有走近了,你才能看到它的全貌,看到它到底有多大。

越想,陈美兰就越发现,圆圆的对象恐怕还真是小旺。

圆圆是从十五六岁就跑出去的,也就现在这个年头,当时经济还不发达,雇人的地方也不多,她一直在区医院里洗床单,身上永远一股消毒水的味儿。

再后来,她在区医院门口租了间小店,专卖糜子垫儿,鸡蛋,鲜花类的东西。

毕竟医院门口,人流量大,生意好,她那小生意特别赚钱。

而她头一回正式跟她说自己有男朋友,是在她21岁那年,小旺可不正是23岁,这么一推算,陈美兰愈发确定了,有一天,圆圆捧出吕靖宇给自己买的那条假金琏子,说要去见对象一家子,还跟陈美兰说,等自己结婚了,就把她也接出去,一家人一起住。

不过回来之后,她就就说自己分手了,还说自己再也不谈对象了。

当时她去见的就是周雪琴吧。

金琏子掉色,她当时人又胖,穿着也土气,是被周雪琴一杯水泼出来的。

怪不得从那以后圆圆就啥都不说,再也不提谈对象的事儿了呢。

这事儿,似乎不问周雪琴,陈美兰都可以确定了。

这可怎么办?

计划好的,是陈美兰和小狼一起回,机票都买好了,结果夜里阎佩衡打来电话,说明天中部战区有场射击演习,上面某位国级领导听说小狼射击练得好,让阎佩衡带过去,届时,演习完了之后,让孩子跟特种部队的战士们比一比,他们想看一下。

这可不是阎佩衡走后门,而是他孙子被上面的领导们主动点名了。

老爷子特别激动,这必须把小狼留下来。

一天三变,这倒是合了阎肇的心意,变成陈美兰一个人回了。

飞机一座,下午三点,陈美兰就到西平市了。

本来,她是准备一到西平市,就去找周雪琴的,不过事不发生在自己身上,没有那种感觉,但是当陈美兰发现,被周雪琴一杯水泼出去的正是圆圆时,她就不想再见那个女人了,一面都不想见。

阎肇就在接机大厅里等着。

远远看见陈美兰,先接过她的手提包,等行李转出来,帮她提上了。

看陈美兰心情似乎不大好,他也默契的什么都不问,到了停车场,过了好几年,陈美兰的老皇冠,依旧是停车场里最亮眼的一辆车。

陈美兰心里好生为难,虽说俩家并非血亲,但圆圆和小旺的奶奶都姓苏,爷爷都姓阎,都是从一村嫁到另一村的,即使她和阎肇不反对,俩人要真在一起了,村里人会怎么说,怎么嚼舌根,孩子们被人在背后指指戳戳,陈美兰心里又怎么能舒服?

“周雪琴……”陈美兰怕阎肇开车带着她,得直接去找周雪琴,所以想说一声,她想先回家。

阎肇说:“她?今天手术,算了,你就别见她了。”

陈美兰愣了一下:“什么手术,她怎么啦?”

阎肇打着方向盘,嘴角一抽:“据说是乳腺瘤,今天才开刀。”

周雪琴应该是九月中旬保释出狱的,出狱也才半个月的时间,怎么一下子就查出病来了?

不过乳腺瘤的话,问题不太严重,毕竟乳腺瘤大部分都是良性的。

“对了,你中午想吃啥?”阎肇又问。

陈美兰既知道了小旺和圆圆的事,哪还有什么心情吃?

就在昨天,她还计划着,一回西平市,早上喋一碗羊肉泡馍,中午再来个小炒泡馍,晚上来一碗水盆羊肉,还要就一个驴肉火烧呢,可现在,她一丁点儿吃的心情都没有了。

“随便吧。”她说。

阎肇方向盘一打,直奔盐关村。

走到半途,阎肇的电话响了,他于是把车停在路边,接了起来。

“喂,团长,您怎么不在家呀?”一听就是熊大炮的大炮嗓门。

阎肇说:“半个小时我就到。”

“好,饿等着你。”熊大炮说着,把电话挂了。

熊大炮是这样,曾经的服装生意他交给熊小花了。

目前专做油漆生意。

而在前年,顾霄就把他所有的股份返还给他了。

简直就跟做白日梦似的,熊大炮可谓趁上了狗屎运,等于是,从南洋富翁的手里白拿了八十万,不用分红,他的油漆厂就可以搞更大的投入,把产品包装做上来,把价格打下去。

和八一奶粉似的,他的油漆价格压的低,在这个鱼龙混杂的市场环境中,就能一直坚持的存活。

当然,熊大炮感激顾霄的知遇之恩,阎肇不在的那两年多,他经常跑香港,跟顾霄把关系搞得挺好。

彼此之间,颇有种惺惺相惜的父子之情。

可顾霄的脸,六月的天,说翻就翻,这种父子情,现在要面临着考验了。

乍一到村口,陈美兰就看到熊大炮了,跟阎肇一样的半截袖白衬衣,一副垂头丧气的模样,正在用文件袋拍打着大腿。

这人似乎挺着急的,看阎肇车停了,上前帮阎肇打开车门,又笑着喊了声:“嫂子好。”

“什么事儿?”阎肇问。

熊大炮长吁了口气,递给阎肇一个信封:“赶紧拿着吧,再迟一会儿,我很可能就反悔了。”

见阎肇不接,他直接丢进车里,转身就走。

阎肇伸手打了一下喇叭,喊了一声:“熊大炮。”

“到!”一副大炮嗓门儿,熊大炮吼了一声,但依旧垂头丧气。

“到底怎么回事?”阎肇厉声问。

毕竟是阎肇亲手带过的兵,团长要生气了,熊大炮肯定会怕,嗫嚅了一会儿,他说:“团长您自己看吧,这文件袋里有几样东西,是顾教授让我转交给您的,我没啥事儿,只是心情不好,我得回家缓一缓。”

说完,上了自己的车,熊大炮走了。

阎肇就在车上拆开了信封,首先滑出来的是一张支票,上面填着捌拾万元整几个字,这是一张由三宝油漆厂开给陈美兰的个人支票。

公章,财务章和私章都盖的特别清晰,一丝不苟。

里面还有一份合同,是一份股权转让书。

这东西昨天在小红楼,顾霄给过陈美兰一份一模一样的,但当时她没收,顾霄就让阎东雪拿走了,不过有意思的是,昨天那份,抬头写的是阎肇的名字,而今天这一份,抬头写的,则是阎胜男的名字。

不像昨天那份,只有《股权书》,没有别的东西。

这一份不但有转让书,而且还有顾霄的护照复印件,以及他亲自书写的授权代理人,而那个代理人,他写的正是陈美兰。

阎肇继续往外倒着,里面还有个小布袋,打开,里面有一把小口琴。

他顿时呼吸一滞。

这是小时候他吹过的琴,上面的漆面,有些地方是他咬掉的,他都一清二楚。

这小口琴,是顾霄带到盐关村的,也是阎肇和阎星小时候最喜欢的小玩艺儿。

俩兄妹小时候总喜欢帮顾霄干些活儿,以讨得吹一下这个小口琴。

这,确实是顾霄的东西。

阎肇看了好半天,侧首问陈美兰:“你把那块小毯子送给顾霄了?”

“可不,就在昨天,他亲自上咱家拿的。”陈美兰说。

继而,她说:“昨天顾霄给了份转让合同,股权是转给你的,我没收。”

阎肇把抬头写着阎胜男名字的《股权书》递给了陈美兰:“你就把程序走了吧,这份,是给圆圆的,估计,这才是他的本心,也是他的初衷。”

顾霄人虽老,看起来瘦弱,可他的阴谋诡计,算计,堪称让人防不胜防。

要昨天他们一家收了《股权书》,是,他们可以收东西,但要办转让,还得要持股人亲自到场,亦或,需要一份委托代理人的委托书。

而顾霄那种翻脸不认人的人,很可能拿到小毯子之后,不出具委托书的。

那么,毯子他拿走了,271的股权,依然会在他手里。

但是当昨天阎佩衡和陈美兰拒收合同,今天,顾霄就会委托熊大炮送一份新的过来,这一份连委托书,护照的复印件,一切都是准备妥当的。

陈美兰拿着这些东西,只要去工商局过户就行。

所以今天这份,才真正具有转让的效力 。

捧着这些东西,陈美兰不得不惊叹,顾霄,堪称诡计之神了。

除了阎肇父子这种确实不贪钱,不贪物,稳如磬石的人,一般人招架不住他。

对了,还有那张支票呢,八十万的支票,这是当初顾霄投资给三宝油漆厂的原始资金,他这是让熊大炮全部提了出来,要转赠给她?

这张支票一旦进到陈美兰的私人账户上,陈美兰就要一跃而成百万富翁了,而熊大炮的油漆厂,目前资金并不充足,她抽干了对方的血,熊大炮怎么办?

但没人不喜欢钱的。

陈美兰从昨晚开始就心情不好,但此刻,因为这80万,她心情美滋滋的。

不过偶然侧首,看阎肇的眼神,怎么那么狗。

阎肇比陈美兰更知道熊大炮公司的情况,劣质油漆充斥市场,好品质的油漆价格提不上去,要做好产品,在这个年代,就必须忍辱负重,艰难前行。

而随着陈美兰抽走熊大炮的流动资金,三宝油漆厂又得渡过一段艰难时光了。

这狗男人,怕不是想让她把钱还给熊大炮吧?

看阎肇盯着自己,跟护崽的母鸡一样,陈美兰立刻把支票给捂紧了:“三哥,这可是顾霄送给我的,首都一套房将来要涨到上千万呢,80万,我可以买两套房囤着。”

阎肇不说话,停了车,打开车门,示意陈美兰下车。

陈美兰不肯下车:“马上就去银行进账,不然支票要过期了。”

“支票的有效期是十个工作日,今天是节假日,进不了,回家。”阎肇说。

这男人越来越上道了,连支票的有效期都知道。

“这钱是我的,必须马上进到我的个人账户上。”陈美兰又说。

阎肇再看了陈美兰片刻,好脾气的点了点头:“过完十一就进,我帮你进。”

“真的?”陈美兰犹豫着问。

这男人,把国家,永远看的比自己的小家更重要,也把大局面的利益,永远看得比他们一家人的利益更重要,不过向来是个说到做到的人,说会把钱进到她的账上,就肯定会进。

莫不,他突然转性了,把她的一点小心情,看的比一个大型油漆厂的生死存亡更重要了?

这可有点不像他的脾气性格了,陈美兰怎么都觉得不对。

果然,阎肇默了片刻,才说:“我觉得这事儿还没完,顾教授突然之间抽干三宝油漆厂的流动血液,肯定有他的目的。”

所以说,不是阎肇把陈美兰的小情绪看得比一个大企业的生死存亡更重要。

而是因为,他看穿了顾霄的伎俩和手段。

这狗男人呐,顾霄堪城府深了吧,但他的城府,比顾霄还深。

是的,这时顾霄才启程前往新加坡,还没有喊熊大炮去新加坡。

熊大炮听顾霄的话,把企业的流动资金全部给了陈美兰,但是三宝油漆厂也要存活啊,怎么办?

他于是把房子,车子,以及熊小花的几个服装店全部抵押出去,从银行贷出款来,继续做三宝油漆。

毕竟钱是小事,事业更重要嘛。

而就在熊大炮背了一身债,举步维艰时,顾霄才把他喊到新加坡,宣布,要让他从此接手,经营自己的国际废料公司。

所以,又是一次置之死地而后生,熊大炮是因为自己的讲义气,重承诺,以及坚持不懈,最终拿下国际废料公司的。

而顾霄,哪怕到临终,咽最后一口气的时候,也在玩弄人心,亦或说,用自己的方式调教着他自认为,还算成材的后辈们。

毕竟曾经苏文说过,自己放他走,是为了让他把他的知识流传下去。

教书育人,散播知识,顾霄干了一辈子。

他并非贪生怕死之辈,也不像陈美兰所揣摩的,爱情比不得一条命更重要。

比不得人世间的享受更重要。

而是,他奋力拼搏了一生,同时也教书育人了一生,自认为自己还算获得了一些成就,而这成就,只为当他身死,当他在另一个世界跟苏文相逢,他能理直气壮的面对那个女人,并且告诉她,自己幸不辱命。

那时他会才觉得自己配得上曾经,被苏文的拯救。

他在精神上,才是能跟苏文与灵魂中共颤的那个人。

他的爱情脱离了世俗的狭隘和欲望,以及低级趣味。

而这些,顾霄从不求任何人能懂,他甚至,不屑于为人懂。

这是他的清高,他的坚持。

……

再说村里,虽说面临着拆迁,但因为安置点还没下来,家家户户也都是住着人的,今儿十一,国家放大假,这会儿下午五点,正是村里人出来闲逛的时候。

拆迁是个大话题,只要一日不定调,大家就能唾沫横飞,说一日。

一见陈美兰从车上下来,阎三爷就得喊一声:“这不美兰,你回来啦?”

“三爷,我看你精神好啊。”陈美兰笑着说。

“好,好得很呢,就不死,气死那帮王八蛋。”阎三爷目光一狭:“美兰这裤子好,叫啥,牛子裤是不是,可真漂亮。”

这老爷子,至死不脱流氓气。

陈美兰穿的是牛仔裤,但阎三爷这种老流氓,就非要说成牛子裤。

不过很吃惊于阎三爷的视力,陈美兰悄声问阎肇:“三爷能看得见?”

“能,齐松露带他割了白内障,他现在眼睛还行。”阎肇说。

阎三爷又是一句:“不但眼睛好,身体也倍儿棒,我就瞅着我那帮孝子贤孙们,他们有啥脸从我家松露手里抢房子。”

俗话说得好,穷在闹市无人知,富在深山有远亲。

阎三爷并非完全没有任何亲戚,阎西山是侄子吧,还有好几个外甥呢,很早以前,革命年代就跟阎三爷划清了界线,不但没往来,而且还曾批斗过他。

但最近房子要拆迁了,他们居然齐齐冒了出来,吵着要继承阎三爷的房子。

可能吗,这几年阎三爷病了是齐松露照顾,眼睛是齐松露带着做的手术。

房子要拆迁,阎三爷准备全办到齐松露名下。

给外甥们,屁都不放一个香的。

看阎肇下了车,阎三爷就站起来了:“阎肇,我发现你这人最近变懒了,我和松露那户口本的事儿,你左推右推,准备推到啥时候?”

“走吧,去您家,我去找资料,今儿帮您办。”阎肇说。

为防几个不要脸的外甥,以及阎西山那个不要脸的侄子想贪自己的拆迁房,阎三爷准备把齐松露过户到自己户口下,他早几天就找阎肇帮忙了,但阎肇左推右推,一直不肯替他办,今天可好,他终于准备帮自己的忙了。

拄着拐,阎三爷站了起来,回头看美兰:“你也来吧,不要嫌我的家脏,松露现在,把它收拾的干净着呢。”

陈美兰原来嫌脏,嫌阎三爷鼻涕抹的到处都是,从不进阎三爷家,进了门,也从不进他的卧室。

当然,村里几乎所有人都不进阎三爷家,嫌他太恶心。

就阎肇,还有去了的黄小翔,齐松露,他们愿意收拾这脏老头儿。

今天,陈美兰还是头一回进阎三爷的卧室,颇意外的,炕上干干净净,地上还铺了青砖,这是齐松露帮忙收拾的,搞的窗明几亮的。

“来来,我给你掏钥匙。”阎三爷乐悠悠的说。

阎肇看他手怎么都对不准那个锁眼儿,伸手把钥匙接了过去,打开抽屉,从中拿出一大沓诸如户口本,身份证,以及照片,五保证,孤寡证一类的东西。

“哎哎,阎肇,里头的照片你可不能拿。”阎三爷说。

阎肇快速的从中摸了一张照片,反手递给了陈美兰,并说:“我没拿。”

然后面不改色,替阎三爷锁上抽屉,又把钥匙挂回了他的脖子上。

然后俩口子回自己家了。

任是再住多少地方,这也是陈美兰最喜欢的地方。

推开院门,虽已入秋,屋后树多,但院子里扫得干干净净,没有一片落叶。

阎肇在西平市不过呆了半个月,居然连家里的门窗都漆了新漆,窗明几亮的。

陈美兰拿着一大沓东西,人嘛,最感兴趣的永远是照片。

而陈美兰之所以对手里这张照片感兴趣,则是因为这张照片上有几个人,其中一个,看起来是阎西山,深遂的眼睛,比一般人更高挺的鼻梁,还有不用烫就自来成形的卷儿。

不过这是黑白照片,而且阎西山的打扮也特别怪异,他手扛一个弹棉花的大弓,咧嘴笑着,看样子是在弹棉花?

而且他跟阎三爷,还有阎西山的亲爹,以及另外几个陌生人,是站在一起的,怎么可能,亲爹和亲儿子一样大年龄,而且还能站在一块儿

再一看,陈美兰更觉得不对了,这是五六十年代的穿着,照片上的人不是阎西山,而是一个跟阎西山长的几乎一模一样的男人。

当然,这不是阎西山的亲爹,因为他亲爹也在照片上。

话说,阎西山之所以外号小费翔,跟他亲爹生得当然不像,而且鼻高目深,像个外国人。这可苦了他了,有段时间斗地主,他要被拉出来批,再过一段时间,打倒美帝了,他又成了美帝狗崽子,还是得被拉出来批。

生于55年的阎西山,从小到大,啥批斗都赶上了,前二十年,活的简直不如一条狗。

除了出身,就因为他的长相。

莫不会,阎西山的亲爹,不是他的地主老财爹,而是照片上这个弹棉花的男人吧?

因为圆圆,也因为小旺,陈美兰今天心情很不好。

顾霄转赠的那80万,都没能让她的心情好起来。

进了家门,曾经的老床,曾经的老被褥,给阎肇洗的干干净净,清清爽爽的,院子干净明亮不说,就连卧室里那俩口老缸,也都干净的,能映出人影子来。

陈美兰进门就躺到了床上,捧着照片,依旧在看。

阎肇把混身拍打了一遍,拍去浮尘,脱了外套,也躺到了陈美兰身边。

“周雪琴回西平市后,跟我见过一面,她跟我说,上辈子小旺谈的那个对象,名字叫阎招娣,是盐关村人。”他先说。

看陈美兰望着自己,阎肇又说:“她说了,就是阎西山的女儿,阎招娣。”

陈美兰还以为,周雪琴没告诉阎肇,他不知道这事儿呢。

这么说,他已经知道了?

“然后呢?”她问。

事实上,周雪琴在拘留所体检的时候,就发现乳腺里有瘤子了,人嘛,都贪生怕死,而瘤子那东西,没有切出来之前,谁知道是恶性还是良性的。

而且周雪琴曾经跑到福建,亲手接触过沾染了核辐射的黑油。

福建那边,帮她搬运过油的人都出现了各种各样被辐射的病症,在查出乳腺长瘤的那一刻,周雪琴就意识到,瘤子可能是恶性的。

她的病是因为贪黑油,受了辐射而得的。

要知道,直到在审讯室的时候,她都没想过要说出真相,说出那件事的。

因为就好比她虽然重生了,但于陈美兰的生活完全不清楚一样,陈美兰也不了解她的生活。

陈美兰曾经是高高在上的首富太太,而周雪琴,贫穷落魄,曾经在吕靖宇的公司当过保洁,那时候小旺和圆圆一直在一起,没有分开过,她不仅往圆圆脸上泼过水,其实但凡见圆圆一回,就要冷嘲热讽一回,甚至会威胁,说些你要再不离开我儿子,我就告诉吕老板这件事,说你跟同村的男孩谈恋爱,让你妈丢脸一类的话。

推荐热门小说暴发户的前妻重生了,本站提供暴发户的前妻重生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暴发户的前妻重生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155章 王码五笔(小旺谈的小黑妞,胖冬瓜,)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从地球到月球 惊悚直聘[无限] 时光许我已微凉 被盛世美颜爱豆宠爱的日子 我的游戏果然有问题 朕今天也在等男主篡位[穿书] 世子夫人[综武侠] 离任 大秦之苍雪龙城 我只想活在甜文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