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

上一章:第144章 下一章:第146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怎么样白警官,有思路了吗?”白星昼接通电话,那头楚翰采悠哉悠哉地问,“需不需要我给你一些提示?”

白星昼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地说:“我学习过很多连环杀手的案子,但没有一个和你一样。别人杀人是为了获得快感,但你不是。除开白星夜和杜天睿,剩下的人,你杀他们是为了拯救他们。”

“你的三幅画背后,都能看到变成天使的Omega,你不恨Omega这个群体,你恨的是alpha。或许是因为将陈安变得人不人鬼不鬼的小胡总是alpha,同样开枪射杀陈安的我也是alpha,或许你的父亲死于腺体破坏,所以你极度痛恨alpha这个群体。”

“但你比任何人都更了解,活在这个世界上,才是最痛苦的事情,所以你杀他们,是为了拯救他们,将他们从这样孤独的人世间解放出来。而白星夜,是你对我的报复,杜天睿.....我目前了解的并不多,通过王导的话,我只觉得这个人是撞到你手上的,而且你去了苏鲸的演唱会,我怀疑你讨厌杜天睿代替了苏鲸原本的位置。”

楚翰采开的是外放,苏鲸也能够听得到电话里传来的白星昼的声音。

苏鲸抬头看着楚翰采,他一直都想说,时隔多年,楚翰采的眼神还是一样的冰冷,一样的孤独。这个人的世界有莫大的情感,却无处可以宣泄。

他挂掉了电话,没有说白星昼的对错,而是走到一边,拿起了一颗巧克力塞到嘴里。等到苦涩的甜全部融化,楚翰采才折回去拿起苏鲸的手机,拨通了白星昼的电话。

“你说的没错,白星夜是因为我恨你杀了陈安,杜天睿只是撞到了我手上,顺手杀掉的而已,剩下的三个人......”他用一种病态到近乎癫狂的表情回答电话那一头的人,“活在这个世界上才是最痛苦的事情,我只是用了自己的方式,结束了他们的痛苦罢了。”

对于我们来说,活着就是痛苦,活着就是折磨。

楚翰采从来都没有想通过,为什么神明要将Omega这种性别带到这个世界上。

给予独一无二生育的权力,却没有给他们足够强大、足够可以保护自己的力量。若没有意志,没有思想,单纯的作为别人的附属品活着到也就罢了,可却又被赋予了和alpha,beta同样的灵魂。

可事实就是这么可笑,在生育的能力之下,所有的个人意志,理想,自由全都失色,只剩下空虚的躯壳。

既然活在这个世界上就是被主宰,就是被剥削,就是被压迫,那倒不如在还没有陷入更痛苦的泥沼里,选择与这个世界诀别。

在失去父亲,失去性别,失去爱人后,楚翰采唯一发现事实就是,死亡才是一切痛苦的终结,告别这个世界,才是幸福的起点。

他确实不同于以往所有的连环杀人犯,旁人是获取快乐,他是给予快乐,旁人是侮辱死者,他是尊重死者,旁人是结束生命,他是开启新章。

只是——

他累了。

这样救赎与被救赎的游戏他玩累了,这样一个人孤独地活在世界上他也累了,过着这样性别与灵魂不符的生活他也累了。

他想陈安了.......他想父亲了......

他想......结束了......

“既然你猜到了,那我就告诉你下一个游戏,”楚翰采擦掉了眼角的泪,淡淡地说,“白警官,麻烦你去一趟军械库,取出那把当年你射杀陈安的枪,等你拿到之后打电话给我,我会告诉你下一步该怎么办。”

“能让我看一眼苏鲸吗?”白星昼焦急地问,他到现在还没有听到过苏鲸的声音,他有些担心苏鲸的安危,“我想确认一下他的情况。”

楚翰采没有多说什么,将手机随手递到了苏鲸的面前:“他想听你说话。”

苏鲸赶紧回答:“白白我没事,你不用担心我。”

听到苏鲸的声音,白星昼紧绷的神经终于放松了一些。但苏鲸只说了一句话,楚翰采就按了“结束通话”的按钮。

苏鲸抬头不解地看着楚翰采,话还没说完,怎么电话就给掐断了。

楚翰采看懂了他的不满,伸手揉了揉苏鲸的头,他温柔地笑了出来:“苏鲸,最后的最后,作为曾经的朋友,麻烦你帮我一个忙吧。”

楚翰采提出的第二个要求并不算难,只要和军械库的同事商量好去拿枪就可以。

留下了几个警察继续对楚翰采的家进行搜查,找寻更多的证据,邱入世则开着车带着白星昼回警局取枪。白星昼看着窗外的风景,回想着刚才楚翰采说的话。

不是为了杀人......而是为了救人......

回到警局后,白星昼按照约定从军械库的同事那里拿到了当年的那把枪。同时上级领导还要求白星昼穿戴好防弹衣。

白星昼不知道楚翰采到底想要做什么,但他提出拿枪的请求,白星昼只觉得这一趟凶多吉少。

白星昼拨通了苏鲸的电话,不出所料,还是楚翰采接的。

“我已经按照你的要求拿到枪了,”白星昼对着手机说。

楚翰采这次却不同他以往那样冷静,他再次确认:“你确定是当年的那一把。”

白星昼点头:“对,刑警每一次配枪都会有登记,我确定就是之前我射杀陈安的那一把枪。”

出乎意料地,楚翰采加了一句:“子弹也记得带上,然后来滨河路308号那个大楼,我在12楼等你。记住,只许你一个人来,我在警方内部都有眼线,如果让我知道了你暗中派狙击手,我现在就崩了苏鲸的脑袋。”

“好,我答应你,”听到了白星昼的保证,楚翰采那边挂断了电话。

白星昼走了几步路想独自开警车过去,邱入世赶紧拉住了他:“刚才那通电话说什么了?他接下来有提什么要求吗?”

“他给了我地址,只让我一个人过去,”白星昼老实地回答了邱入世的问题,“你找个无人的地方汇报给领导,警局的内部有他的眼线,他说如果我们派了别的警员跟着,他就立马杀了苏鲸。这件事你暂时保密,我一个人去......把苏鲸带回来。”

“你先冷静,”邱入世拍了拍白星昼的肩膀,用自己的身体遮掩住左手,把窃听器放在了白星昼的口袋了,然后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我会定位你的手机,如果有突发情况立马支援你,剩下的事情我来处理。”

“行,”白星昼点了下头,拿着枪出发了。

他按照楚翰采给的指示到达了滨河路308号,并乘坐电梯成功到达了12楼。

12楼只有一个住户,白星昼警觉地握紧手里的枪,慢慢靠近门扉,然后扭开了门把手。如同白星昼所想的那样,门根本没有嗦。他小心翼翼地推开门,半弯着身子走了进去。

房里开满了灯光,白星昼踏上了铺满地毯的长廊。

这个场景,如同当年自己孤身一人对峙陈安。

想到陈安带血的白影,白星昼的右手有些颤抖,他定了定神,用左手捏住自己的右手,让自己得注意力全都集中到面前的走廊里。他现在唯一最重要的任务,就是营救苏鲸。

他唯一的光茫,将他从无尽的自卑与否定中拯救出来的光茫。

绕过玄关,红色的短绒地毯上,只站着一个人——楚翰采。

他和白星昼记忆中一模一样,黑到极致的发,白到极致的皮肤,以及鲜艳得如同吞噬了鲜血一般通红的双唇。他周遭围绕着散不开的阴郁气息,双眼却含着悲悯的情绪。

可这些,白星昼都不想理会,他唯一想要关注的只有自己的那条小鲸鱼:“苏鲸在哪儿?”

“别急啊,”楚翰采坐在沙发上,他的对面是有着落地玻璃窗的阳台,阳台外,整个城市最繁华,最璀璨的夜景尽收眼底。稍微抬一下头,还能看到远方流淌着江水,灯影散落在水面上,如同揉碎的金箔。

他来到这个城市的那一天,也是这样的夜景,也是这样的灯火摇曳,但是唯独没有属于他的那一盏。那时候他以为他能开启新的人生,没有楚家的人生,没有囚禁的人生,只是却不曾想到,早就已经被改造得面目全非的自己,根本不配拥有正常人的生活。

无法相爱,无法拥抱。

“我想问你,陈安在临死前有说些什么吗?”楚翰采抬头看着眼前的白星昼,他突然不知道该以什么样的表情和态度去对待白星昼。

恨他吗?恨他亲手杀死了自己来之不易的爱人,还是恨他独占了自己童年期唯一的光茫。

可陈安的人生,死亡对他来说倒不如是解脱,结束倒不如说是自由。而苏鲸,自始至终不过都是自己误解了,苏鲸一直都是自由自在的天使,反而倒是白星昼身为alpha,甘愿雌伏在苏鲸身下。

白星昼看着面前这个男人,只觉得楚翰采的双眼弥漫着临死之人的悲伤。

推荐热门小说把你裙子穿上,本站提供把你裙子穿上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把你裙子穿上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144章 下一章:第146章
热门: 天鼓 文骚 大少爷的暧床小奴 我只是个Beta别咬我 都市良人行 特种兵痞在校园 反派戏精[重生] 医等狂兵 裴公罪 村色撩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