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楚陈 高虐预警

上一章:第121章 下一章:第123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楚翰采给陈安安排了一间房,小别墅二楼对面的次卧,楚翰采买的时候就是个精修房,原本楚翰采是准备拿来对方杂物的。但如今多了陈安,便留给他住。里面基本的床,沙发,桌椅板凳这些基本家具都不缺,楚翰采找了之前买的用来换洗的床单被褥,先给陈安套上了。

陈安坐在椅子上,看着楚翰采忙前忙后。他现在整个人还是一种很恍惚的状态。被囚禁的屈辱,被强迫的痛苦,流产的绝望,只要一停下来,最近经历的一切都如同蛆虫爬上白骨,将自己最后一点理智都蚕食殆尽。而他也在无意识地放纵自己的疯狂。

就像他答应了楚翰采当作彼此的替代品一样,反正他也不会遇到更差的东西了。

楚翰采注意到陈安身上那件白大褂在医院里拉扯的时候撕开了一道口子,他去了自己的房间,从衣柜中挑出一件风衣,交给陈安穿上。身材刚好,是陈安合适的码数。

陈安没有反抗也没有拒绝,更没有问这衣服原来的主人是谁,任由楚翰采把自己拉起,站在镜子前不断变换着姿势。

“很合适,”楚翰采站在陈安的背后,他一边帮陈安整理好衣服,系上风衣的纽扣,一边打量着镜子里的beta。

被楚家带走那么多年,连张怀念的照片都没有,楚翰采早就忘记了父亲真正的模样。这些年都靠着回忆,可回忆越来越淡,淡到没有了痕迹。

可如今看到陈安,楚翰采似乎找到了一点安慰。

他靠在陈安的耳边低声缓诉:“这件衣服是我买给我的Omega父亲的......”

陈安一听这话便觉得有些奇怪,楚翰采这不是让自己穿私人的衣服吗?虽然学医这么多年,什么尸体没有见过,但陈安心里还是有点膈应,他正准备解开纽扣把衣服脱下来的时候,被楚翰采按住了手。

“别动,他在我很小的时候去世了,衣服是我新买的。””楚翰采把头埋在陈安的颈窝,风衣上喷洒了柠檬味的香水,陈安闻起来就像是散发着柠檬香味的Omega一样,他耐心地和陈安介绍自己的情况,“我不知道自己的alpha父亲是谁,他是我唯一的亲人,他死后,再也没有人抱着我,也再也没有人爱过我了。”

虽然隐藏了大部分的故事,但这是楚翰采能说出来的最简单的身世介绍。

陈安听完后没有再说什么,他伸手反握住了楚翰采的手。

既然说好了做彼此的替代品,那么他会像楚翰采的Omega父亲那样,好好疼惜这个被抛弃了的,孤独的孩子。

就像全天下的母亲父亲都会做的那样。

只是这样简单的一个动作,却让楚翰采眼眶一酸。太久了,他都已经快要忘了什么是温暖,什么是哭泣,什么又是亲情。

在被楚家带走的时光里,每一天都是在纯白色的屋子里醒来,做着那些无意义的训练。楚家的老爷并不是他亲生的父亲,其实他是不是楚翰采的亲生父亲都不重要,楚家的老爷要的,不过是一个可以完全被自己操控的孩子而已。那位生杀夺予、不可一世的alpha对权力的渴望几乎是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他一共育有三男两女,但这些孩子不是废物,就是早就被楚家老爷剪断了羽翼。年过半百的楚家老爷把自己的孩子争斗完后,发现自己的下属开始对黑道的位置虎视眈眈。

他这时才后悔为什么当初没有留下一个可用的孩子,至少楚家的家业不会流到外人手里。

可后悔是没有用的,为了将手中的权力攥得更牢靠,楚家的老爷远渡重洋找上了自己,楚翰采的Omega父亲刚刚去世,亲戚也不愿意接手,这样没有依靠的孩子最容易操控,日后若是想要斩草除根,楚翰采与楚家老爷没有血缘关系,只需要一张亲子鉴定,就能把楚翰采拥有的一切全都夺走。楚翰采便被他带走,去了国外,去了那个连亲生孩子都无法存活的楚家。

这之后的日子里,楚家老爷并没有把楚翰采当作人对待,楚翰采不仅是他的傀儡,更是他用来发泄怒火和压力的道具,一句反抗一点委屈都会被大做文章,对楚翰采非打即骂。以最残忍的方式将楚翰采修建成为了他想要的样子。楚翰采为了活下去,只能听从他所有的安排。

只是偶尔,情绪爆发,楚翰采便寻着监控的死角,把脸埋在膝盖里,偷偷地思念Omega父亲。

后来长大了,连哭的能力都失去了。但唯一让楚翰采比较自豪的就是,这么多年虽然外表被改造的和楚家人一样,但楚翰采还是记住了对楚家老爷的恨,对楚家的恨。在必要的时刻化作了一把嗜血的刀,割开了压迫者的喉咙。

然后重新获得了自由。

这是他从楚家那个牢狱里刑满释放的第十天,他靠在陈安的肩膀,或许时间太久,眼泪忘了该如何沿着眼眶打圈,他哭不出来,只是抱着陈安,呼吸着风衣上对他来说如同du品一般香甜的柠檬气味。那是父亲的味道,是他前半生唯一美好的回忆。

陈安转过身去,抱住了这个孤独的男人。他不知道楚翰采经历了什么,只是觉得,如果这是自己的孩子,他一定会无条件地抱住他,安慰着他,告诉他不用怕自己会陪着他。

“不要哭,我会陪着你......”

他们如同两只孤舟,在汹涌翻腾的海洋上,遇到了彼此。

风雨漂泊,船身被浪花击碎,海水蔓延到了船内每一个角落,或许下一秒就会倾覆,然后坠入海底的深渊里,被时光侵蚀,连骨骼都不剩。

虽不能互相拯救,但至少可以陪着对方沉沦。

往后的生活可能也就这么简单,陈安一个人睡不着,楚翰采就让他睡进了自己的房间。晚上拥抱着入眠没有多余的动作,最多也就是轻嗅着对方的温度。陈安夜里失眠得很厉害,楚翰采总是先等他睡着,自己才会闭上眼。若午夜梦回,陈安被梦里的景色吓得尖叫,楚翰采便抱着他慢慢哄。

他们以极度扭曲的方式,组建了一个美好的家庭。

陈安会给楚翰采做早点,楚翰采会在课余给陈安画一束鲜花。

他们会互相看着对方身上的伤口,互相舔舐着对方无比黑暗的过往,然后相拥而眠。

之前因为囚禁和流产的事情,陈安被大学研究室开除。楚翰采知道他还是喜欢搞那些研究,刚好陈安每晚都跑到自己房间睡,他就把次卧改成了化学实验室,给他买了市面上能买到的最好的器材和设备。

他们过得不算有多开心,面对面有时候话都不说,只是默默地看着对方,便觉得“还好,这个世界上还有人陪着我”。有时候楚翰采有空,就让陈安坐在窗户前,当自己的艺术模特。

陈安都会遵从,楚翰采让他拿花,他就抱着花瓶,楚翰采让他笑,他就扯出一个皮笑肉不笑的表情来,常常能把这个挑剔的小老师气个半死。楚翰采嘴上抱怨着医学上和艺术生就是没有办法相互理解的,但触笔生花,笔下五彩斑斓的,都是那个疯疯癫癫的beta。

楚翰采被关了太多年,喜欢出门玩,可陈安喜欢待在家里哪儿都不去。楚翰采不依不饶地拉着他出去走走,陈安扒在门框就是不出去。时间长了,两个人日渐熟悉,时不时的还能和对方斗个嘴。

两个人平日里吵闹,活得总算有了个人样。

只是平日里吵架归吵架,到了晚上,身体就像是要自动寻找安慰一般,两个人还是会躺在床上,靠着对方的温暖才勉强入眠。

陈安已经很少再做噩梦了,只是有时候还是改不了他疯疯癫癫的样子。楚翰采在他身边的时候还好,不在他身边,陈安又会去找小胡总,或者是坐在公园的椅子上发呆。看着来来往往的孩童,幻想着他们是自己的孩子。可更多的时候,陈安会突然转过身抱着楚翰采,让他躺在自己的腿上。他会拿着指甲剪帮楚翰采修理指甲,眼里全是只属于母亲的慈爱。

楚翰采光是这样躺着看着他,都能看上好久。

家里换了灯泡,是橙黄色的暖光。楚翰采故意让师傅换了这样的灯泡,只觉得幼年也是这样的光,也是这样的夜晚,父亲在不用接客的时候,就会和自己躺在吱呀作响的摇椅上,哼着歌儿。

或许是因为童年的回忆太过美好,在他后半如同荒漠的人生里,那些记忆成为了绿洲。

可陈安呢?

楚翰采偶尔会出另一只手抚摸陈安的脸颊,陈安天生体寒,却能触体生温。他喜欢让楚翰采的手多停留一会儿,有时愿意偏过头在他的掌心落下吻。

楚翰采闭上了眼。

这一切不过饮鸩止渴,不过海市蜃楼。

可也要好过一人在荒漠里,寻不到出口。

推荐热门小说把你裙子穿上,本站提供把你裙子穿上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把你裙子穿上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121章 下一章:第123章
热门: 空降结婚现场[快穿] 金乌每天都在忙 半点阑珊 一个外逃富豪的发迹史 鉴宝大师 影后是我心尖宠 被渣后我风靡了娱乐圈 天逆 七个大佬觉醒BE记忆后 信息素被校草占领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