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上一章:第118章 何周 下一章:第120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周允彬背靠着三层又厚又软的枕头,一个个地给人发信息。

他刚跟爸妈还有何阿姨说了这事,周允彬的父母倒没什么特别的反应,只说了句“年轻人的事情你们自己决定吧,既然结婚了这两天就给你们放个假,出去好好玩几天吧”。何阿姨倒是缠着周允彬,非让他喊妈妈,周允彬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时候脸皮突然变薄了,哼哧了半天才喊出来,把何阿姨高兴坏了,说是等他们玩痛快了,回家给周允彬包红包。

打完了家长的电话,接下来就该通知那几个玩的好的。

不过今天是周末,看这个时间点估计只有苏鲸醒了。

苏鲸鱼自从和白警官结婚之后,作息时间被白警官带的正常了许多,平时上午上班都得要乔露去家里捞人的人,现在学会老老实实开车送白星昼上班然后自己再去公司打卡。就算是周末也会陪着白星昼去公园里溜一圈,经常被周允彬嘲笑提前开始了老年退休生活。而张书礼和邱入世两个人作息从来都不正常,估计得大半夜才能打得通他俩的电话。

“喂,鲸鱼,我和初阳哥扯证了,”周允彬抱着手机跟苏鲸聊天,“结婚吗?我们还没想好,到时候听爸妈的看在哪里办个婚礼,份子钱你就别出了,你和白警官结婚不也没通知我嘛,到时候带个人来就行了。”

他醒了好一会儿,洗漱也弄好了,但身上还是酸疼得厉害,周允彬就靠在沙发上和苏鲸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何初阳洗完澡出来的时候,看到这人翘着二郎腿,拿脚趾头勾着被子晃荡。

他没忍住笑了一下,然后拿出了存在冰箱里的橙汁,放进微波炉里热了一杯递到周允彬嘴边。

周允彬一边说着话,一边接过橙汁,咕噜咕噜一饮而尽,又把空杯子塞回到何初阳的手里。何初阳叹了口气,接过空杯子,亲了下周允彬的手,小声说了句:“下不为例”。

周允彬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知道他是在跟自己撒娇,何初阳也懒得和他计较。

周允彬和苏鲸随便聊了一会儿就挂了电话,紧接着又打通了乔露的电话。

何初阳转过身靠在床上,他也拿起手机通知自己的亲朋好友结婚这事。没想到刚打开手机就收到了越哥的一条消息,“有个姓楚的去见常辞了,你要不要留个心眼?”

又是楚翰采?

何初阳也没多想,毕竟常辞手上拿的是楚家的钱,可能这一趟楚翰采是去打听钱的动向去了。便随口回越哥一句“不用在意”就放下了手机。

看守所里,楚翰采一个人坐在门外,他最近指甲长得有些长,可总是往里用指甲钳去修剪。不少油画的颜料粘在了指甲缝里,看的他浑身难受,在等着警察把常辞带过来的时间里,楚翰采一直在想方设法地揉掉指尖上的红色颜料。

常辞被狱警带了出来,他一看到楚翰采那张脸就开始尖叫,甚至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控制不住地往后爬。可狱警就像是没有看到常辞的恐惧与害怕一样,强行扭送常辞坐在了楚翰采的面前。

“好久不见~”楚翰采心不在焉地跟常辞打了声招呼,“我只是有些无聊,所以过来看看你。双手的感觉怎么样啊?”

楚翰采的视线落在常辞包满了纱布的手上,他的双眼让常辞不由得想到被他砍断十根指头的那一天,常辞尖叫着想要逃走,但被狱警按在了椅子上动弹不得。

那天楚翰采闯进他的家里,逼问他那笔钱到底是从哪里拿到的,如果不说每隔七分钟就砍掉常辞的一根手指。常辞交待了,原本楚翰采只砍掉了他的两根手指,但不知道为什么楚翰采在他家溜了一圈,看到他给自己曾经的男女朋友写的评语和pua针对技巧,楚翰采突然动了怒,把他剩下的手指全都砍去。

楚翰采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叠好的活页纸,小心翼翼地摊开。

“那天太生气了,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你已经疼昏了过去,”楚翰采把活页纸递到了常辞面前,“你认识他吗?”

活页纸上,赫然贴着的是苏鲸的照片。

“这是我从你的那本所谓的pua技巧里面扯下来的一页,你认识这个人吗?”楚翰采问,“还是说,他是你骗过的其中一位?”

楚翰采的指尖在桌面上敲击着,他似乎很不耐烦,很想知道答案。

常辞看清楚了苏鲸的照片,颤抖着声音回答:“我和他不熟,他是我前男友的好朋友。”

楚翰采听到他和照片中的人毫无关系便放下心来,他抢夺来那张活页纸,伸手勾勒着照片里那个人的轮廓。这张照片似乎很久了,周边都发了黄,但楚翰采在抚摸上的那个瞬间,嘴角还是扬起了暖心的笑意。

“他叫苏鲸,是苏......”常辞以为楚翰采想从他这里套取更多关于苏鲸的消息,便开口交代了。

可没想到他刚开口,楚翰采就打断了他的话:“你不用告诉我这些。”

楚翰采叠好活页纸,放进了自己的口袋里,沾了红油漆的手指,在活页纸上留下了鲜红的指纹。

他自顾自地说着:“我不需要知道他的消息,我不会去打扰他。”

我只要躲得远远的,我只要确定他拥有着光明的未来就好,我只要知道他未曾被你伤害过就好。

楚翰采没有再多说什么,收拾了东西走出了看守所,外面蓝天白云,天气大好。他深吸了一口气,走到自己的车旁边,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楚翰采没有直接开车离开,而是看向了放在副驾驶座的那个黑色盒子。

“今天难得是个好天气,又是周末,我们去郊外玩玩吧,看看风景,”楚翰采侧过头对着黑匣子说话,“我听学校里的老师说,城南有个新开发的公园,很适合写生,我们去逛逛。然后回家路上会路过一家商场,我去买两件衣服,之前刚买的一件新衣服沾了油漆,怎么洗都洗不干净。”

他低声抱怨着,“小时候都是你给我洗衣服,在楚家也有专门的人负责洗衣服,陈安......陈安才不会给我洗,他只会把内裤都丢给我,让我扔到洗衣机里面。”

他系好安全带,踩下油门,一边开着车一边抱怨着陈安。

“陈安洗衣服完全就是乱来,把深色衣服和浅色衣服混在一起丢进洗衣机里面,把我好几件白色衬衫染成了灰色,他还大言不惭地说多染几次没准就染成黑色了,黑衬衫多好看啊,”楚翰采回忆起了之前和陈安住在一起的细节,心情稍微愉快了一些,“他这个人很过分、很自私的......”

他一路说着最近发生的事情,画画没有天赋的学生还总是嚷嚷着没有人能看懂他的作品,勾心斗角的大学校园里又开始职称评选了,什么妖魔鬼怪都开始冒头,街角新开的一家奶茶店每天队伍能排上三条街,也不知道是不是在搞什么饥饿营销。

他说得起劲,全然忘记了自己正在开车,前方突然一个小孩横穿马路,吓得楚翰采赶紧踩了下急刹车。还好他车速开得不快,在距离小孩3米远的地方把车停了下来,只是车停的太急,轮胎与地面摩擦,发出了极其尖锐的声音。

那小孩也被吓到了,腿一软就坐在地上哭。

小孩的omega母亲看到孩子坐在路中间,赶紧上去把孩子抱在怀里又哄又骂:“不是说让你注意看路注意看路嘛!就是不听话!你差点被车撞了你知不知道!”

楚翰采原本好好的心情看到这一幕突然泛起了苦楚。

印象中的父亲也会这样,自己曾经眼馋超市里的糖果,趁超市里的工作人员不注意,偷偷拿了两颗塞在口袋里。他塞了一颗放在嘴里,另一颗留给了父亲。

父亲问他从哪里来的糖果,楚翰采不会说谎,以为拿糖果而已不是什么大事,便交代了自己在超市里偷拿的全过程。没想到父亲突然动了怒,抓着楚翰采的掌心就拿竹条打了两下。

一边打还一边哭,怪罪自己没有能力给楚翰采更好的生活,怪罪自己没有注意到楚翰采想要吃糖。

楚翰采靠在车的椅背上,他苦笑着说:“现在我无论做出什么样的错事,不管我的行为多么不可饶恕,你都不会来教训我了。”

他侧过头,目光落在副驾驶座上。

可黑匣子突然消失了踪影。

刚刚刹车太急,黑色盒子因为惯性,被甩到了车座下面。楚翰采弯下腰去够,刚才冲击力太大,盒子的盖子和本体已经被撞开。他捡起仔细检查了一下盒子上面有没有留下裂缝,但还好,只是撞开了,盖上去就行。

他拼好盒子,抬头才注意到马路上的那对母子早已经离开了。

楚翰采把黑匣子重又放回到副驾驶座上,然后继续朝着目的地行驶。

一套动作行云流水,他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到,那个黑色的匣子里面空无一物。

就好像从一开始,那个盒子里唯一拥有的,就只是虚无罢了。

推荐热门小说把你裙子穿上,本站提供把你裙子穿上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把你裙子穿上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118章 何周 下一章:第120章
热门: 我的女友是仙子 重生之昏君 反派们重生后都爱上了我 每天都怕被大BOSS灭口 重生后我撩我自己 同桌令我无心学习 皇后太正直[穿书] 不装傻就要被迫嫁入豪门[穿书] 屠队长和她的沈医生 燃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