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章 青年之死

上一章:第107章 下一章:第109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白星昼恢复了s级别的精神力,公安部破例让他从新回到刑警队,并且重新担任队长的职务。而之前的洪队因为在公园案和烧烤案上迟迟没有进展,被调到了另一个辖区。重回刑警队,白星昼手边一堆事没有处理。到了傍晚下班,苏鲸发消息说今晚要加班,他准备去找白星夜一起吃个饭,没想到刚出门就被一个男人给拦了下来。

“老翟?”白星昼愣了一下,其实翟法医和白星昼也算是老相识了,之前一起工作过一段时间,后来因为人事调动,翟法医就被调到了另一个辖区,今天他怎么就找过来了?

翟法医深吸了一口气,缓缓说道:“小胡总死的案子你知道了吧。”

“刚听同事说起,”白星昼回答,老实说他根本不认识这个人,只是听同事说最近出了个案子,是胡氏集团的小公子死在了心理咨询室里,还是死于什么延时死亡装置,具体的东西白星昼也没了解,看翟法医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白星昼下意识追问:“怎么了?”

翟法医叹了口气,他咬了下唇,想了很久才下定决心开口:“你还记得陈安吗?”

陈安........

这个夺走了他所有荣光,将他推向万劫不复的地狱里,如同屠夫一般的beta男性,白星昼怎么会忘记?

白星昼哑声点了点头:“我记得。”

翟法医深吸了一口气,“我想和你聊一聊他。”

办公室里还有人,白星昼特地带翟法医去了会议室,已经是下班时间,不会有人再进来了。白星昼贴心地泡了两杯茶,送了一杯到翟法医手里,自己抱着一杯小口地喝着。

“你想聊什么?”白星昼问。他心里有些疑惑,当年陈安投毒的案子闹得那么大,翟法医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提起这件事?

“小胡总的案子是我经手的,陈安和小胡总是男女朋友关系,”翟法医深吸了一口气,“陈安在他的vc药瓶里面下了一颗毒药,等着小胡总吃下去,算是一个所谓的延时死亡装置吧,要不是我和陈安曾经在一个研究室工作过,知道他曾经研究过相关的药物,否则恐怕没人能够查出他的死因。”

白星昼点了点头,这确实符合他记忆中那个心狠手辣的投毒犯形象。

翟法医看白星昼没有展露出明显的排斥感,接着说:“陈安.......按理来说我该喊他一声学长,他是我们研究室最优秀的学生,最有前途的学生,也是.......或许你会觉得奇怪,但我真的想说,他真的,他至少曾经是一位很温柔的学长。”

陈安在医药学上的天赋,几乎翻遍医大的历史,也找不到第二个。翟法医印象中的陈安永远穿着一身白大褂站在实验桌前面,摆弄着那些瓶瓶罐罐。他喜欢将试管举到视线平行的地方,他喜欢尝试新奇的药品,喜欢去观察那些与众不同的人体变化。那时候在医大的学生眼里,陈安代表的就是站在首席最优秀的学生。

只是陈安平日里不怎么爱说话,看到人也就是礼貌地点下头。他的眼角有一颗深黑色的,小小的泪痣,衬得他眉眼有些许阴柔,再加上常年待在实验室里不见阳光,陈安的皮肤透着不正常的雪白。在翟法医的印象中,只有聊到医学,陈安的嘴角才会微微勾起,而平日里,他总是孤独的。只是他对医学的痴迷,让他整个人又看起来格外灿烂。

翟法医很少听到陈安提及家庭,每次在课间闲聊的时候,陈安总会刻意回避家庭这个话题。只不过有一次在路上,翟法医看到陈安蹲下来帮一个摔倒的孩子擦着脸上的灰尘。翟法医没忍住轻声地问了句:“学长很喜欢孩子吗?”

那时候夕阳的光很好,橙红色的光芒勾勒着那个人的眉眼。他一直都是冰冷的,站在那些器材面前摆弄着,唯有那一幕里,穿着白大褂的陈安被染成暖色,他第一次微笑着对翟法医点了点头,“我很喜欢。”

“然后他就对我笑了,”翟法医低下头,看着透明的泪珠滴落在黑色的办公桌上,晕开透明的泪花,“是那种很温柔很温柔的笑,你见过吗?那是我见过最好看的笑容。”

透过橙红的光,透过那样夕阳的薄雾,被晕染成了极致的暖。

真好看啊.......

好看到越回忆就越想人流泪。

那是两个人第一次说上话,翟法医家里有个年龄差距不小的Omega弟弟,可爱是可爱就是闹腾了点。翟法医打开了话匣子和陈安聊起了小孩子的话题,陈安也放下了一贯来的冷漠,和翟法医略微透露了自己的家庭。

陈安的家庭没有太多复杂的关系,只是父亲一而再再而三的出轨,母亲一直忍受着,这么多年都没有离婚。母亲将对婚姻的怒火发泄在了陈安身上,陈安从小只要犯一点错误,多说一句话,考不到满分就会换来母亲的打骂。

“所以我一直都想要一个自己的孩子,”陈安温柔地看着操场上拽着风筝的小孩,学校的操场总是开放的,周围的居民都可以进来跑跑步,做做运动,陈安很喜欢周五下午的操场,会有很多家长带着孩子来这里。看着那些孩子跳着蹦着,陈安总会觉得自己也像他们一样拥有着无比鲜活的生命。

翟法医本以为有这样一个原生家庭,陈安会恐惧婚姻,会抗拒家庭,会选择一辈子孤独终老。可陈安却并没有因为那些过去而痛苦。他反倒期待着一个全新的家庭来弥补他童年的缺憾。

“如果我有孩子了,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他,我没有得到的东西,我都会给他,”陈安不好意思地看着翟法医,他用手指挠着脸上的那颗代表命途多舛的泪痣,“这样是不是很奇怪?”

他们这一代自私又孤独,可唯独陈安如同沿着父母一样求道的路走着

“没有没有,大家追求的东西都不一样,有人期待自己的大放异彩,也就有人希望着老婆孩子热炕头”翟法医赶紧否认,“学长是beta吧,是想自己生还是........”

“我想自己生个孩子,总感觉经历过痛苦才会更珍惜这个孩子,”陈安不好意思地低下头,他伸手虔诚地摸着自己的肚子,“虽然会很辛苦,但是我真的想自己体验怀孕分娩的过程。”

翟法医点了点头,老实说他并不理解陈安的想法,在他的眼里生孩子又累又辛苦,陈安本身就处在事业的上升期,生个孩子付出的代价实在是太大了。不过人各有志吧,学长或许是想弥补自己缺失的家庭,翟法医也没什么好指摘的。

那次交谈之后,两个人的关系似乎近了点。陈安是真的很喜欢小孩,总是借着各种各样的名义,拎着一点水果和蔬菜来翟法医家,看看翟法医那个Omega弟弟。时间长了,自家弟弟都开始缠着问自己那个好看的beta哥哥什么时候过来。

翟法医看着面前的茶汤里,映射出自己嘴角的笑。茶水里掺了几滴苦咸的泪,不知喝下去是什么样的滋味。

“我不明白,如果他真的像你说得这么好,陈安最后为什么会变成那样?”白星昼皱着眉,他无法理解,那样一个杀人如麻,失去了同情心和敬畏心的杀人犯,怎么会有这样一个过去?

翟法医端起茶杯,喝干净了里面的茶水,确实苦得不能入口,可他还是忍着将茶水一饮而尽。空荡荡的茶杯里,再也倒映不出他的面容。

这样也好,看不到就当不存在,看不到就当作不会再哭泣。

他哽咽着,吐露出了一个他埋藏在心里很久很久的秘密:“因为小胡总。”

陈安第一次遇到小胡总,是在大学路的路边。小胡总新结交的情人是同校的学生,他总开着车来接小情人,动辄上千万的车每次出现都会在校门口引起不小的骚动。陈安素来不喜欢看热闹,每次遇到这样的事都会绕着走。可那次他搬着厚厚地一沓教科书,老师让他帮忙把书送到学院楼。看热闹的人群推推搡搡,陈安脚下一个踩空,那堪比板砖一样厚的教科书散落在地上。

陈安一边道歉一边捡着书,就在这时,一只手伸了过来,掰着陈安的下巴,逼迫陈安看着他的眼睛。

是小胡总。

陈安不喜欢这样的身体接触,伸手打开了小胡总的手,匆忙地捡起地上的书,说了声抱歉就打算离开。可小胡总不依不饶地跟在陈安身后问:“小帅哥,你长得挺好看的啊,留个联系方式呗。”

陈安不认识小胡总,只觉得这人举止轻浮,懒得理他,加快速度走了几步之后,将人甩在身后。可自那之后,小胡总便开始对陈安死缠烂打,今天送个花,明天送个项链,可陈安都不予理会,甚至把送出去的东西都原数退还。

“后来呢?”白星昼有些着急,想听到后面的故事,但翟法医迟迟不肯说出口。

“后来.......陈安消失了一段时间,说是被小胡总关了起来,那人或许是觉得送礼追求太麻烦,索性霸王硬上弓,”翟法医看着自己喝空了的杯底,“可陈安的表情并不像是要怪罪他,他告诉我他怀孕了。他说不想计较小胡总之前对他的所作所为了,他想好好养大这个孩子,被抛弃也无所谓,被糟蹋也无所谓,他只想.......养大这个孩子。”

那个来之不易的孩子,像极了陈安活在这个世界上最后的希望。

唯一的一根弦,唯一的光芒。

翟法医捏紧了手里的拳头:“后来,我就再也没有见过他,最后得到他的消息就是他被您击毙的消息,他已经变成了麻木不仁的杀人犯.......”

“你说什么?”白星昼一把抓住翟法医的手:“我击毙了他?怎么可能?”

推荐热门小说把你裙子穿上,本站提供把你裙子穿上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把你裙子穿上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107章 下一章:第109章
热门: 狼镝 偷性 如意村之小寒大寒 良家女子的沉沦:坠落天使 所有人都在觊觎朕的美色 假正经男神 春潮浪荡,禁忌狂潮 十维公约[无限] 乡村浪子迷情记:香艳办公室 我怀了男主叔祖父的崽[星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