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西林女王28

上一章:第94章 西林女王27 下一章:第96章 西林女王29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打开你父亲的袋子, ”阿洛伊修斯平静说道, “将凯纳斯的尸体放出来。”

“……”

那一刻, 爱尔是犹豫的。

原来是这样。

即使父亲仍然在犹豫是否要在战场上复活凯纳斯, 可阿洛伊修斯早就规划好了一切。只是……

出战前一夜, 爱尔和父亲谈到很晚很晚。

他很高兴, 从离开银山脉到现在过了将近三年,说实话爱尔从来没那么高兴过。自幼起加文·韦斯特对于爱尔来说, 比起父亲更像是一名凛然的偶像, 一座不可逾越的丰碑。他伟大、勇敢且战无不胜,拥有着一切英雄拥有的特质。

但唯独他不像是个父亲。

爱尔尊重他, 也很高兴听从他的指点, 但爱尔同样怕他。

在内心里,他很想很想和普通孩子一样,能对父亲倾诉, 能聊一些日常中无聊又琐碎的事情,能一起分享快乐与难过,以及自己真正的想法。

在银山脉的日子里,爱尔的愿望总是落空,他有点难过的。

好在走下山就不一样了,因为爱尔的生活里有了姐姐。

不能给父亲说的,害怕让父亲知道的, 让艾拉知道就没关系。艾拉不会拧起眉头, 不会沉默寡言, 她总是笑嘻嘻地摸着自己的脑袋, 仿佛爱尔把天捅下来也不是什么不可弥补的过错。

只是艾拉终究是姐姐,不是父亲。

昨夜是爱尔有生以来第一次与加文·韦斯特敞开心扉。

他们从爱尔的学业聊起,聊了很多很多他感兴趣的话题——诗歌、绘画,还有各地的风土人情,以及加文·韦斯特过去行侠仗义的传奇故事。爱尔从没想到他能在父亲面前这么多话,更没想到自己毫无意义的碎碎念和炫耀,能换来父亲欣慰甚至骄傲的神情。

所有话题结束的最后,父亲问爱尔,他想不想成神。

爱尔沉默许久,道出了实话。

他不想。

比起成神,爱尔更想安安稳稳地与家人生活。他还想做个吟游诗人,去歌颂父亲和姐姐的故事,想踏遍大陆的万水千山,去描绘自然的美丽。

成神事情太多、也太痛苦了,原本的爱尔就是这么觉得的,见到发疯的凯纳斯,以及他化为凤凰的灵魂碎片后更是让男孩确定了这点。

还是不要成神的好,还是当个人类最好。

爱尔道出这句话后,父亲点了点头。

他以为父亲会失望的,即使不会强迫自己,也会流露出无奈或者失望的神情。可是没有,加文·韦斯特没有任何失望,他只是伸手拍了拍爱尔的肩膀,说既然不想,那就不要做了。总有别的办法对付威胁,没道理让我的孩子承受这些。

昨天晚上爱尔睡的很好。

他感觉就像是肩头隐隐卸下了一块重担,仿佛所有的压力伴随着父亲那一句话陡然消失殆尽。

可是现在,阿洛又将这块重担再次压在了爱尔的脊背上。

放,还是不放?

爱尔在犹豫,可黑峰城的士兵没有给他们犹豫的时间。就在爱尔发愣的几秒内,布雷安的手下已经拉起了弓箭。

如果不是阿洛伊修斯反应及时,立起了防护法咒,他们早就万箭穿心了。

“爱尔!”

阿洛伊修斯难得换上了严厉的语气:“你愣着做什么,想让你我白白死在这里吗!”

“我——”

“照做就行。”

藏在爱尔兜帽里的小红鸟突然开口:“还记得我说过什么吗,爱尔?你只要记得你和你父亲说过的话,一切照做就行。”

爱尔一个激灵。

或许是因为从没听过阿洛伊修斯训斥的口气,或许是情势危急,确实到了退无可退的地步。

或许是,凤凰所言让爱尔觉得他有后招。

总之是没时间给爱尔犹豫了,他当即打开物品栏——

一口重重的石棺落在黑峰城的大殿之中,石制材料落地时发出震天动地的声响。这甚至让黑峰城训练有素的精兵都为之一震。

下一刻,阿洛伊修斯挥起了手中的法杖。

“星辰”杖上的小型夜空飞速旋转起来,阿洛伊修斯的衣袂与黑发一同随着魔力的波动飞了起来,当士兵们再次反应过来时已经完了。

他们刚刚举起长弓,阿洛伊修斯的法杖重重落地。

爱尔只觉得一个踉跄,就跌入了一片白茫茫的世界里。

布雷安不在了,他的士兵和阿洛伊修斯也消失得无影无踪,有的只是无边无尽的白。

这是……

进入了法阵之后吗?

时间仿佛停止了,爱尔很长时间内不敢动也不敢大声呼吸。直至他确认四周的环境没有什么威胁性后,才小心翼翼地迈开步子。

这一步,爱尔直接踩空,摔在了地上。

白色陡然发生了变化。

那就像是凯纳斯寝宫里的光柱一样,爱尔摔倒在地,看到的是一个风格完全不同于他所见任何种族的高大建筑。建筑的制式有点像是凯纳斯的寝宫,却又不完全一样。

爱尔躲在高大的立柱之后,看到的是凯纳斯暗红色长袍的背影,以及几张面目迷糊的面孔。

他们似乎在激烈地争吵着什么,但爱尔感觉自己仿佛身处凯纳斯的梦境当中,他所得到的的认知除了争端之外,根本听不懂任何真正意义上的内容。

最终凯纳斯气愤至极,他一甩长长的袖子,转身离开。

紧接着,场景消失了,在短暂的白色之后,爱尔眨了眨眼,发现自己又身处另外一个陌生的……等等。

这熟悉的建筑风格……是天临堡。

或者说,是过去的天临堡。

爱尔看到那几个面目模糊的人,穿着同样的衣衫走了过来。他们低语了什么,而后面前富丽堂皇的精灵故乡在顷刻间化为人间炼狱。他仰头看向西林平静的夜空,一道红色的身影和绿色的身影前后赶到。

凯纳斯愤怒的落地,却被强大的魔力束缚住;而后一道绿色的影子……

竟然是奥利安德。

林中仙女的模样与爱尔的记忆不差分毫,那双紫罗兰色的眼睛饱含热泪,奥利安德大声喊了句什么,一开始爱尔没反应过来,直至凯纳斯的身影被黑色的火焰包裹住,爱尔才意识到奥利安德喊的是精灵语。

那是“不”的意思。

火神与天临堡在一夜之间同时陨落。

爱尔亲眼看到黑色火焰中凯纳斯痛苦挣扎的模样,而后他那双清明的眼睛逐渐变得赤红。当太阳爬上西林最高的山峰时,火焰消失了,凯纳斯踉踉跄跄爬了起来。

他头也不回地离开西林。

而奥利安德只能怔怔地看着这一切,她站在原地许久许久,久到一场雨冲刷走了所有惨不忍睹的血迹,直到尘土和污泥掩盖住了所有尸骸,直到一切都在西林当中消逝,不再具有意义。

当林中仙女回过神来时,她眨了眨紫罗兰色的眼睛,就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般转身离开了。

爱尔突然好难过。

他似乎猜到了奥利安德毫无记忆的缘由——林中仙女代表的是西林本身。她只能记得西林之内发生的事情,而凯纳斯和天临堡消失之后,没有人再挂念他们,没有人在乎他们。

于是随着时间流逝,西林“忘记”了曾经被抹杀的一切。

接着天临堡的废墟也在爱尔眼前消失,这一次取而代之的却不是有逻辑和条理的场景画面。

而是无数破碎的情绪。

愤怒、憎恨、痛苦、绝望,以及无穷无尽的悲伤。爱尔只感觉自己身处炼狱之中,一会儿很冷,一会儿又热得发烫,如此之多的负面情绪是爱尔一辈子都未曾感受过的,他只觉得好难过好难过,难过到整个胸腔都要因为这些激烈的感情爆发出来。

直至此时,阿洛伊修斯的声音陡然在爱尔耳畔响起。

“接受他,爱尔!”

纯血精灵喊道:“你该接受这一切!”

可是,可是——

爱尔还没来得及理清思绪,凤凰的声音接着冒了出来。

“不。”

凤凰开口:“还记得你和你父亲的交谈吗,爱尔?”

他记得的。

他记得自己小心翼翼地道出不想成神的话,已经做好了迎接让父亲失望事实的准备时,他的父亲只是拍了拍肩膀,说没关系。

父亲想要自己做个负责任的人,可是他更想要爱尔做自己。

他记得的!

“我……”

爱尔强忍住痛苦,同样也将滚烫的泪水困在眼眶里,男孩瞪大眼睛,用尽全身力气,说出了这辈子能说出的,最具有勇气的一句话。

“我不接受!”

他大喊道:“我不要当另外一个凯纳斯,我是爱尔·韦斯特,我要当我自己!”

刹那间,所有情绪应声而碎。

爱尔只觉得自己的灵魂都像是被抽空了,他趴在地上不住喘着粗气,感觉到一双有力的双手扶起了自己。

男孩抬起头,对上凯纳斯清明的眼睛。

“谢谢你。”

火神勾了勾嘴角,像是艾拉和父亲那样拍了拍爱尔的头:“也恭喜你,爱尔。”

蓦然火光从爱尔眼前爆炸开来。

凯纳斯的双手消失了,爱尔一个踉跄,回到现实。与他同样回归现实的还有红色的小鸟,不过手掌大小的小鸟振翅飞上天空,它的尾巴拉出一条长长的火光。

这条火光越来越亮,最后亮到红鸟的整个身躯都开始燃烧起来——

刚刚在爱尔眼前爆炸开的火焰,重现在黑峰城的大殿,小巧可爱的红鸟变成了一只巨大无比的,真正的凤凰。

火鸟落在黑色的石棺上。

它优雅地侧过脖颈,看向愣在原地的爱尔:“不想当神就不当,爱尔。”

那道声音清朗剔透。

“加文·韦斯特有句话说对了,那就是办法多的是,”凤凰开口,“神格你不要,我就另加利用。”

它张开熊熊燃烧的翅膀,发出一声尖锐的鸣啼。

火鸟再次起飞,它张开尖锐的喙,吐出一颗白色的水晶,丢给了爱尔,紧接着飞向大殿的天花板。

此时布雷安再想做什么,已经晚了。

绚烂的爆炸吞噬了爱尔的视野,火光在顷刻间摧毁了一切。

寂静过后,是惊天动地的大爆炸。

这道爆炸声甚至传到了平原上,广袤的土地为之颤了一颤,艾拉震惊地扭头看向黑峰城的方向,一个不好的预感袭上心头。

她看向旗台,果不其然爱尔不见了。

该死!

意识到点后,艾拉甚至没顾得上寻觅阿洛伊修斯的身影,就已经猜出了一切。

她深深地吸了口气,强行稳住情绪,现在还在战争,还在战争!

“旗手!”

艾拉大声喝道:“阿洛伊修斯偷袭黑峰城成功,这个爆炸就是我和他约定好杀死布雷安的讯号。打出旗语,让将士们冲!”

上一章:第94章 西林女王27 下一章:第96章 西林女王29
热门: 楼兰绘梦卷 漂亮的白玉兰 崛起吧,Omega! 把老攻搞到手前人设绝不能崩 港黑一只兔 涂鸦王子/26岁才知我是富二代 迷你人 初情似情 薄雾[无限] 我就是大佬死了的白月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