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公爵小姐38

上一章:第62章 公爵小姐37 下一章:第64章 公爵小姐39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沃恩堡一场大火烧了整整一夜。

这一夜使得沃恩市镇的所有居民都铭记于心——位于城中心的城堡燃起滔天火焰,火势大到平民们不得不夜晚进城灭火的地步。幸运的是城堡高耸的石头围墙挡住了火势蔓延, 尽管他们彻夜沉浸在对大火的恐惧中, 但火焰没有波及到城外的寻常人家。

亨利·沃恩大为震怒,第二天晌午, 他就将火焰的罪魁祸首公诸于众, 直白地告诉所有人, 火是艾拉·韦斯特亲自放的。

这样的公布出奇有效,可带来的恐惧与憎恨却没维持多久。

第三天, 天临堡发出了第二封战书。

不再是属于年轻人撩架般的放狠话,亦不是私下两军首领交流。

文绉绉的战书长达三百余词, 清晰地列出了亨利·沃恩的三大罪状——背叛盟友、戕害兄弟、谋杀亲父。

并且战书中还不容置疑地点明,沃恩堡的子爵夫人, 由沃恩子爵本人交给了艾拉·韦斯特, 和威廉·沃恩一样身处由西林势力占领的西林镇内。天临堡决定支持威廉·沃恩为沃恩堡的正统继承人,帮助小少爷为父报仇。

这一封战书由天临堡年轻的士兵一箭钉在市镇城门的警示钟上。

因为大火,亨利·沃恩的军队驻扎在了沃恩市镇之内,这封战书没存在多久就被士兵揭走, 但内容已经流传开来,几个小时后, 沃恩市镇人尽皆知。

在战书最后, 艾拉·韦斯特与父亲近似却带着稚气的笔记写下最后一句话,目标直指沃恩市镇的全体居民。

她问沃恩市镇的居民, 究竟是支持他们的“鲜花骑士”威廉·沃恩, 还是支持弑父的叛徒?

所有人在阅读到最后一个问题时, 都不约而同看向火势熄灭的沃恩堡。

没人回答,但问题已在平民心中蔓延开来。

亨利·沃恩应了战书。

第五天,在沃恩市镇的城门前,两军再次排兵布阵。

阿洛伊修斯的阴招只能使用一次,沃恩堡势必会有所提防。更重要的是这次两军对垒的地点是沃恩市镇门前,掀翻地面真正麻烦的是出入的市民,阿洛伊修斯句句不离“正义”一词,他们当然不能这么干。

但艾拉仍然手握动摇军心的撒手锏。

亨利·沃恩阴骘地望向两次交锋几乎毫无损失的艾拉·韦斯特,在军队后方的艾拉却只是勾了勾嘴角。她并没有急于出风头,而是抬手示意后方的骑士向前。

下一刻,亨利·沃恩瞳孔骤缩。

策马越过步兵的不是别人,正是他的弟弟。

不久之前,沃恩市镇的所有人都看到诺曼·库尔特是如何重伤威廉·沃恩的,昔日英俊挺拔,有如天神下凡的威廉·沃恩,如今只剩下了半张脸。

隔着这么远,亨利·沃恩仍然为亲生兄弟如今的模样感到窒息。

威廉依然穿着那身印有沃恩堡纹章的银色盔甲,骑着他自己的高大骏马,可当他走向天临堡军队最前方的骑兵队伍时,一股近乎肃穆的压抑气息陡然扩散开来——银铠依然是那副银铠,骏马依然是那匹骏马,可坐在上面的人却不一样了。

他黑色卷发之下,原本雕刻般棱角分明的俊朗面孔,如今只剩下一半。威廉·沃恩的整张右脸,从鼻翼至眼角全部烧毁,经由魔法治疗后伤口很快愈合,可伤疤依然留了下来。皮肉不见了,威廉的右脸仅仅残存着薄薄一层肌理,暗红色的疤痕有如被海水常年侵蚀的礁石般凹凸不平。

即使离得那么远,也能感受到他承受的痛苦。

鲜花骑士变成了容貌可怖的怪物,这样的震撼于沃恩堡的军队中无声地扩散开来。

威廉·沃恩没有给他们消化的时间。

容貌尽毁的小少爷抽出佩剑,遥指亨利·沃恩:“冲锋!”

百米开外的亨利·沃恩冷哼一声:“冲锋!”

两军顷刻之间相撞于一处。

骑兵之后的步兵紧跟而上,这次阿洛伊修斯不在,但他已经将战略部署细细讲述给艾拉。看到骑兵先行交锋,艾拉立刻指挥步兵变阵,包抄敌军。

很显然,威廉是冲着他哥去的。

艾拉从未见过他流露出这样的气概,仅仅看背影,小少爷带来的肃杀和觉悟就令人惊叹——不是说过去的威廉是个软蛋,而是这样的威廉·沃恩,让艾拉隐隐有种他可以为了杀死兄长而牺牲性命的错觉。

这可不行!

“旗手!”

艾拉在后方吼道:“下令,让骑兵们注意保护威廉!”

得了命令后旗手发布旗语,鼓手相应地也敲起信号鼓用以警示。

这几日忙着准备战争,艾拉根本无暇顾及小少爷的心理问题。动身离开天临堡之前他还是出身良好、意气风发的骑士长,而在主显节过了没多久,威廉·沃恩几乎在几天之内失去了一切——地位、容貌,甚至是自己的父亲。

这样的打击肯定会带来压力,艾拉生怕威廉一个钻牛角尖,和亲生兄长来个同归于尽。

别的不说,还指望着他继承沃恩堡呢。子爵夫人从西林镇醒来后就哭个不停,要她没了丈夫和长子也就算了,总得给沃恩堡留个后吧。

不过艾拉担心归担心,威廉这股难得的悍劲,却着实激励了士气。

骑士长冲锋在前,带来的表率作用非同一般。特别是威廉那种舍我其谁的姿态,竟然使得沃恩堡的骑兵产生了动摇。

他们都认识威廉小少爷,许多骑士甚至与他关系不错。更重要的是几天前的大火,一些骑士亲眼目睹了亨利·沃恩为了争夺象征着沃恩堡权力的佩剑,不惜做出的弑父行为。再加上艾拉·韦斯特的那封战书,以及威廉复仇般的觉悟……

一个可怕的念头在骑士们心底涌现:这场仗,究竟值不值得打?

他们犹豫,可威廉·沃恩并不犹豫。

重伤以及仇恨使得过去的小少爷终于褪下一身的天真,童话与骑士诗歌中的美好形象彻底破碎。

一方犹豫,一方极其坚定,这使得天临堡的骑兵所向披靡,艾拉亲眼看到威廉带领的骑兵小队有如一把利刃般插()进敌方军队,士气之差让沃恩堡的骑兵很快出现颓势。

而此时步兵也追了上来。

当天临堡的步兵呈现包围之势压迫住沃恩堡的军队时,这场对峙基本可以宣告结束了。亨利·沃恩几度尝试着通过旗语下达命令挽救败局,但后方的步兵已然有丢盔弃甲准备逃窜了。

亨利·沃恩咬紧牙关:“开城门,撤军!”

战场上响起沃恩堡军队“咚咚咚”的鼓声。

隔着一道城门,不少市镇的平民就守在附近等待战斗结果,第二次响起的鼓声让所有人都忐忑不安起来。

“发生了什么?”有人窃窃私语道。

“这鼓声是胜利了还是失败了?”收起摊子的小贩问。

平民的疑惑还没有讨论出结果,城门上的护卫给出了答案。负责观望战局的护卫冲下墙垛:“开城门,撤军了!”

“什——”

众人大为震惊。

沃恩堡几代没发生过战争,居住在市镇里的居民们一辈子都没见过这种规模的冲突。而第一次碰见就……战败了?!

“我们每年缴纳这么多税,”民众忍不住议论纷纷,“就供养出这种水平的军队?天临堡才被分封不过两年啊。”

这话落地后,一声嘲讽的笑声在人群中蓦然响起。

“也不是吧。”

少年用戏谑的嗓音开口:“和亨利少爷对峙的,可是威廉小少爷啊。”

所有人立刻回过神来。

——并不是沃恩堡没有好的骑士和统治者,而是真正够格的骑士,不久之前被他的兄长用阴谋重伤于市镇的城门前!

“背叛兄弟,还亲手杀死父亲,”少年说,“沃恩堡到底做了什么孽,要忍受这种卑鄙小人的统治啊?”

一句话激起千层浪。

弑父的亨利·沃恩和前来复仇的威廉·沃恩,在短短几个月时间内发生了这么多事情,难道还不足以让平民们看清谁更适合成为沃恩堡的继承者吗?

要知道鲜花骑士本身并不想争夺权力的,是亨利·沃恩贪婪奸诈,试图扣留天临堡的公爵长女,在引来了这么多的麻烦。

想到这几日的灾难,一股无名的怒火从民众内心迅速燃起。

“凭什么让他来统治沃恩堡!”

“关城门!”

“对,关城门!”

无数平民涌出室内和酒馆,走上街头,直接冲到守城护卫的面前:“关城门!我们绝对不接受这样的沃恩子爵!”

看到愤怒的平民,一开始出言嘲讽的少年加布埃尔勾起嘴角。

放火那夜他跟着艾拉进了沃恩堡,却没同她一起离开。而是以吟游诗人的身份潜伏在了市镇内,为得就是眼下一刻。

成功撩拨起平民愤怒的加布埃尔深藏功与名,逆着人群离开城门附近。

而在城外,亨利·沃恩无比震惊地看着刚刚开了一条缝的城门又被迅速阖上,不论如何击鼓传信都不再打开。

他只得硬着头皮掉头迎击,但撤退中的士兵早已溃不成军,威廉·沃恩几乎是毫无阻拦的杀到了兄长的面前。

昔日小少爷的面孔有多英俊,如今就有多恐怖。

“亨利·沃恩!”

他大吼道:“你理应为你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远处的艾拉看到威廉大开大合的战意,满意地扬起笑容。只是她的笑意还没维持几秒,随即就意识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等等,”艾拉急忙对身边的副将开口,“快去找诺曼·库尔特,抓活的!”

上一章:第62章 公爵小姐37 下一章:第64章 公爵小姐39
热门: 这个微博有点怪 碧台空歌 师尊今日也没飞升/飞升前师尊他怀了龙种 少帝他不想重生 我只想当一个安静的学霸 逃生综艺界的泥石流 雪白的嫂子 我是炮灰呀[快穿] 你可听见我的心在动 乡村小痞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