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公爵小姐33

上一章:第57章 公爵小姐32 下一章:第59章 公爵小姐34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如果不是士兵提醒, 艾拉真不知道沃恩堡的地牢在哪儿。

和天临堡不一样, 坐落于平原的地牢是真的“地”牢。踏进地下室的一瞬间潮湿的霉味扑面而来,幸而沃恩城堡内的地牢也许久不用,只关着威廉·沃恩一人,不过站着门口两名看守。

伊莎贝拉轻而易举地放倒看守后, 他们潜入地牢。

室内光线昏暗, 三名潜入者蹑手蹑脚、不敢大声, 直至走进地牢的最深处, 他们才从生锈的铁栏杆后面寻觅到了属于活人的影子。

在艾拉靠近之前, 铁栏杆内的人影听到声音,抬起了头。

“威廉?”艾拉压低声音试探道。

“……”

铁栏杆之内的人影蓦然僵硬在了原地。

“艾拉?”人影用难以置信的语气开口。

是威廉·沃恩。

纵然他的声线因为嘶吼和缺水变得极其沙哑, 可艾拉一行人还是立刻听了出来。艾拉急忙上前:“伊莎贝拉,把药和绷带拿给我,他肯定——”

“——别过来。”

艾拉一愣:“你说什么?”

即使如此, 她的脚步也没有停下, 然而就在艾拉即将走入牢房的视线范围前一刻,铁栏杆后面的威廉·沃恩的语气变得格外凶狠:“我说别过来!”

艾拉:“你怎么回事?!”

她怎么可能停下步伐?西林公爵的长女二话不说抽出短刀砸开了门锁,她踹开牢房的铁门,接过伊莎贝拉递来的药箱走向角落里的威廉。

“威廉,”她开口,“你是否受伤了?”

藏匿在阴影中的威廉·沃恩没有回应,艾拉能听到的只有他艰难的喘()息声。

隐隐之中艾拉意识到了什么。

她拉近了与威廉的距离, 阴影中的男人没有动, 他就像是一尊被抛弃的雕塑般无动于衷。

“你是否受伤了?”艾拉再次问道。

“……”

这次威廉总算给了艾拉回应。

他叹息一声, 用沙哑的嗓音开口:“我很抱歉。”

艾拉蹲下()身来。

她走进阴影当中,视线逐渐适应乐地牢里昏暗的光线,当她能够看清威廉时,分明看到男人朝着与艾拉相反的方向侧了侧脸,于是艾拉伸出手,她托起男人的下颚,半强迫地促使他转过头来。

西林地区的居民,无人不晓“鲜花骑士”的名号,威廉·沃恩年轻有为、生性秉直,一张棱角分明的面孔有如雕塑家呕心沥血的杰作,搭配上他乌黑的头发和海一样的蓝眼睛仿佛天神。

艾拉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对他的印象除了傲慢之外便是好看,即使不太喜欢威廉·沃恩自负的性格,她也不得不承认,小少爷有一张非常好看的脸。

而现在,当艾拉扳过威廉的下颚时,原本上天恩赐的英俊面庞,只剩下了半张。

他的左脸依然完好,然而他的右脸,自太阳穴下方到右嘴角,遍布狰狞的伤痕,几乎没有一块完整的皮肤。

那一刻,艾拉真的是头脑一懵,丧失了思考的能力。

是烧伤。不用威廉自己出言解释,艾拉就已经猜测到了一切——那日他在沃恩市镇前拦住追兵去路时,艾拉亲眼看到摄政王麾下骑士抽出了火属性的剑。

威廉身上的盔甲是奥利安德亲自修复的,他的装备上带着林中仙女的祝福。这一度给他提供了不少便利,然而碰到火属性的敌人时,却自带双倍伤害。

《西林英雄》里没多少普通人能够装备带有魔法属性的武器,昔日奥利安德作为补偿的祝福,如今却害了他。

“我很抱歉,艾拉。”

看着艾拉·韦斯特震惊的神情,威廉艰难地吐出这句话。

艾拉:“你的右眼还能看清东西吗?”

威廉:“能。”

艾拉阖了阖眼睛。

刹那间,滔天怒火涌上心头。

即使艾拉并不十分在意威廉·沃恩究竟长什么样,她也从未真心实意地将“鲜花骑士”的名号放在心上过——平日里艾拉甚至会就此不正经的吐槽。然而没放在心上不意味着艾拉不明白其中意义,威廉·沃恩容貌如何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在盛名之下,所有人对他的尊敬和爱戴。

昔日俊美的骑士沦为阶下囚,失去了俊朗的面孔。而造成这一切的,竟然是他的亲生哥哥。

亨利·沃恩真该庆幸自己远在西林的平原上正在同阿洛伊修斯开战,否则的话,艾拉一定会抄起短刀直奔他的卧房,把他的脑袋砍下来给威廉赔罪。

“这件事。”

艾拉死死地攥紧拳头,她迫使自己的平静下来:“你父母知道吗?”

威廉沉默不语。

艾拉:“沃恩子爵知道吗?!”

威廉:“我的父亲应该知道,但他和母亲已经被我的兄长控制了起来。”

艾拉气极反笑:“到这个关头了你还尊称他为兄长。不如原地反水去帮他打仗算了?”

“我很抱歉。”威廉只是第三次开口回应。

“操!”

艾拉只感觉自己的胸腔都快憋炸了。

她紧紧盯着威廉被烧毁的半张脸,不知道是亨利·沃恩的毫不留手,还是威廉的再三道歉更令人怒火中烧。

囚牢之外的夜魔兄妹对视一眼,最终由伊莎贝拉小心向前:“艾拉,得抓紧给威廉少爷上药。他已经在地牢里呆了这么久,再不抓紧处理很容易感染。”

艾拉更为挫败:“带来的药品哪里能处理这些伤?”

伊莎贝拉:“我还会一些冰系魔法。”

说着夜魔少女朝着威廉·沃恩伸出手。

在她的指尖触及到威廉的右脸时,青年本能地缩了缩。像是在戒备,更像是嫌恶——他的动作让伊莎贝拉一怔,随即拉丁姑娘明媚的眼眸中浮现出几分不可遏制的悲伤。

小少爷并不是嫌恶她,而是嫌恶自己。

谁都知道威廉·沃恩平日里偶像包袱极重,他很在乎自己的形象。如今毁去半张脸后,整个人形容近乎恐怖,这样的遭遇让伊莎贝拉几乎不敢正眼去瞧他。

“可能会有点痛,”她说,“但至少能消毒。”

说着,她的指尖还是轻轻落在了威廉的脸颊边沿。

当比冰点更低的气温从伊莎贝拉的指尖扩散开来,一寸一寸爬上威廉的面孔时,青年倒吸了一口凉气。

冰系魔法接触到伤口,威廉一个激灵,嘶吼出声。就在他想躲避之前,加布埃尔一个健步冲了进来,和艾拉一起将青年按在原地。

幸运的是伊莎贝拉的速度很快。

不是什么大型魔法,简单的施咒就足以。饶是如此也把威廉折腾个够呛,须臾功夫他就已经开始颤抖起来。

“咱们得赶快。”

加布埃尔提醒艾拉:“贝拉的魔法维持不了多久,小少爷还受了伤。”

艾拉深深地吸了口气。

她几乎不敢看威廉的面孔——不是因为伤口狰狞,而是因为愤怒褪后涌上来的是愧疚。如果那日不是威廉·沃恩孤身一人拦下了追兵,他根本不会受伤,也不会留下如此伤口。但艾拉又不得不直视威廉的面孔,因为这一切都是她造成的。

敌人设计在先,可针对的是艾拉·韦斯特,并不是威廉。

该说道歉的是艾拉,但是艾拉说不出口,一句“抱歉”放在眼下的场景里实在是太过苍白无力了。她只是静静地看着他,在威廉·沃恩变得极其可怖的面孔上,唯独那双海一般的蓝眼一如往昔。

四目对视,威廉似乎明白了艾拉在想什么。

“艾拉。”

他低声道:“我不后悔。”

“不后悔什么,”艾拉干笑出声,“不后悔跟随我父亲,还是不后悔当炮灰?”

“我留下来拦住诺曼·库尔特的那天,”他用海一样的眼睛同样盯着艾拉,一字一顿,“是做好了牺牲的准备。”

“……”

艾拉几乎无言。

长久以来她一直将身边的人视作游戏NPC,这样的情况持续到阿洛伊修斯带着她从凯纳斯的寝宫归来后才好了一点——也就是好了那么一点,灵魂修复后艾拉对这个世界的感受总算是真切了不少,但她仍然不曾为除了父亲和弟弟之外的人投入情感过。

直至现在。

威廉·沃恩跟随天临堡整整两年,再铁石心肠的人也不会质疑他的忠贞和负责。不久之前他才被伊德瑞斯三世亲自封为西林公爵麾下第一骑士长,可谓风光无限。

而如今——

愤怒、愧疚,还有同伴重伤后的悲伤一同袭上心头,艾拉已经许久没有体会过如此复杂的内心情绪了。

“先出去再说,”她艰难地找回了自己的声音,“你有的是时间表忠心。”

“最后一件事。”

威廉一把抓住了艾拉的手臂。

或许是痛楚褪去了,或许是得到了承认,威廉·沃恩的情绪逐渐平复下来。艾拉总算是在青年的眼底寻觅到了几分昔日的色彩。

“我有个请求,艾拉,”威廉认真说道,“这场战争的最后,我要亲自面对我的兄长。”

都这个时候了,你还在讲这些?怕不是阿洛伊修斯把你哥俘虏之后你伤还没好呢!

艾拉在心底疯狂腹诽,然而看着威廉近乎恳求的目光,她实在是狠不下心来。

沃恩家自己造的孽,也理应由沃恩自己解决。

艾拉无可奈何:“好,我答应你。”

上一章:第57章 公爵小姐32 下一章:第59章 公爵小姐34
热门: 迷你人 野戏:躁动的村庄 中国式秘书3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孤芳不自赏 和亲[星际] 谁动了我的听诊器 前任今天凉了/没鬼都求我们快复合 重生之农女悠然 邪神的自我修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