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公爵小姐29

上一章:第53章 公爵小姐28 下一章:第55章 公爵小姐30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威廉被锁在了沃恩堡的塔楼上。

当他的兄长亨利·沃恩和三名骑士围上来时,他考虑过反抗。但始终双拳难敌四手, 威廉牵制住了三名骑士, 最终是亨利·沃恩一剑柄敲在了威廉的后颈。

待到他从昏迷中醒来,看到的就是沃恩堡塔楼冰冷冷的天花板, 以及围栏之外的漆黑夜空。

上一次来到这里, 还是他决定与艾拉·韦斯特坦白一切——当然了, 当时的威廉并没有得到自己的结果, 反而被艾拉说得哑口无言。

他爬起身,透过紧紧锁死的塔楼房门,看到的是两名全副武装、把守住塔楼的侍卫。

该死。

威廉在心底咒骂道,该死!他摸了摸自己的后颈,手指触及到皮肤时难以忍受的钝痛立刻传来, 亨利没有留手, 他的后颈怕是留下了伤痕。

疼痛让威廉彻底清醒过来, 同时也让他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

他的兄长,从小正直、冷峻, 拥有着一切继承人优良品质的兄长, 竟然做出了这种事?!

而这竟然还不是最让威廉难以置信的事情,最让他震惊的是,他试图偷偷放出消息, 竟然被亨利本人抓了个现行。

连累的最为信任的仆从,威廉愧疚的同时, 也难免困惑:亨利是怎么知道的?

只有两个可能, 要么是离开了两年, 如今的亨利在沃恩堡的权力比威廉想象还要大,甚至到了无所不知的的地步;要么是天临堡的情报组中出了奸细,而奸细很可能就是杰森本人。

威廉宁可相信是前者。

原因很简单,威廉·沃恩在第一次见到艾拉的时候,同样也见到了她身边的乡村少年杰森。他是一名离开西林镇到村落中学习巫医医术的学徒,也勉强算是和艾拉青梅竹马了。

倘若他是一名奸细,又与沃恩堡变相软禁艾拉·韦斯特有关……那么他得在艾拉身边潜伏多久了?其背后的指使者,又是如何提前得知加文没死,且会成为西林公爵的?

但若是前者……

这两年来,父亲究竟在做什么啊?

威廉越想越是发汗,更是觉得不太合理。

他倚靠着塔楼的围栏,忍着疼痛不住沉思,直至天快要亮了,围栏之外的夜空从漆黑变成灰色,然后越来越亮,几近太阳快要出现之前,亨利·沃恩来了。

塔楼紧闭的门锁被打开,威廉的兄长走了进来。

同样的银色铠甲,同样的黑色卷发,亨利·沃恩甚至有一张和威廉近似的面孔。沃恩堡的居民人人都说,虽然子爵的长子亨利不如次子英俊,可他威严端庄的气质和与生俱来的领导气概更令人尊敬。

昔日的威廉将自己的兄长尊为偶像,是他想要超越和成为的角色。

而如今亨利·沃恩踏着平稳的步伐走近,威廉只觉得兄长的模样格外的陌生。

……什么时候,亨利的眼底充满了戒备和戾气,又是什么时候,威廉突然发现自己并不太想成为亨利这样的人了?

兄长停在了威廉面前。

他居高临下地看着自己的弟弟,亨利比威廉大十余岁,早已娶妻生子,于威廉来说不亚于半个父亲。如今的亨利,面孔上写满了失望。

“你究竟在想什么,威廉,”兄长开口,“别忘记你姓沃恩。”

威廉抬起眼。

“我更想问你在想什么,”他回击道,“也别忘记你姓沃恩,亨利,这么多年来,沃恩堡从未有过软禁盟友的先例。”

亨利冷笑几声。

威廉:“你已经达成目的了,成功阻拦了我向外传消息,还把我关了起来。没有人能帮艾拉·韦斯特向外发出消息,所以你到底想做什么,亨利?”

“不用试图从我这里套话。”

然而亨利可不吃这套:“我不会告诉你任何消息,以防你身上有什么事关西林的魔法。”

威廉:“……”

不得不说,亨利的考量是对的。

虽然威廉身上没什么能与外界联络的魔法,但如此谨慎,证明这件事情他的兄长——或者说亨利背后的人势必筹谋已久。

这样的事实让威廉的心沉了下来。

“好。”

他向后一仰,靠在围栏上,冰蓝色的眼眸里写满了沉着:“那我就问一件事,我的哥哥,父亲和母亲是否知道这件事?”

亨利没有回答。

兄长甚至连这个问题都不肯回答。他只是静静地盯着威廉半晌,而后开口:“我可以给你一次机会。”

“什么机会?”

“回到沃恩堡的机会,”亨利说道,“至少当时你不是主动要求离开沃恩堡的。”

很好。

即使亨利很小心了,可他这句话还是透露给威廉一些信息:当时把威廉·沃恩“送”给天临堡的是沃恩子爵本人,这足以证明父亲很有可能并不知道这件事情。

他把兵权给了自己的长子,也是唯一的继承人,本以为没有竞争,沃恩堡不会发生什么亲人离心的事情。

威廉一度也是如此安慰自己的,直至现在。

没有人同亨利·沃恩竞争继承权,当他以没有口头约定的未婚夫身份进入天临堡时,沃恩堡未来的主人只可能是亨利一个人。

而即便如此,他还是选择欺骗父亲,选择背叛沃恩堡的盟约。

如果威廉答应他回来呢,他尊敬的兄长可会放过自己?

坐在地上的青年冷笑几声。

“很抱歉,我的哥哥,”威廉无畏地迎上兄长的目光,“既然你我落得如此场面,让我觉得,把我送离沃恩堡,或许是父亲这辈子最为正确的选择。”

亨利眯了眯眼。

他看上起非常失望,仿佛威廉·沃恩已经沦落成了什么废物。

“你真该从你的骑士梦和爱情童话中醒来了,威廉,为了个女人,你竟然抛弃了家族,”亨利毫不留情地抛下嘲讽,“骑士抒情诗和爱情诗歌并不是现实生活的全部。”

说完,他毫不留情地转身离开。

威廉·沃恩注视着兄长的背影,突然勾起嘴角,却不知道是在嘲笑对方还是在自嘲。

是啊,诗歌确实不是现实生活。

因为诗歌里的兄弟亲密友爱,会共同为了骑士守则而捍卫尊严与正义。

诗歌里的长子孝顺礼貌,不会一旦拿住兵权就欺上瞒下骗过自己亲生的父亲。

威廉从未想过会走到这一步,但现实已经发生了,那又如何呢?艾拉·韦斯特再怎么不客气,再怎么将自己使唤来使唤去,至少她尊重自己。

他坐在塔楼整整一天,默默接受了看守送来的饭菜酒水,同样接受了他们送来的被褥睡袋。他沉思了整整一天,在第二天的清晨,威廉·沃恩站了起来。

他走向紧闭的房门,对着门外的守卫开口:“我想好了,是我不对,还是家族重要。请把我的兄长叫来吧。”

两名护卫对视一眼。

威廉没错过护卫眼中的惊喜,这两名看守的面孔他也很熟悉,甚至知道其中一人的名字。那名威廉认识的士兵展露笑颜:“太好了,小少爷。我们这就把你放出来,你能想通是诸神赐予沃恩堡的福气!”

“麻烦你们了。”他客客气气地说道。

“不麻烦、不麻烦,”听到威廉一如既往的礼貌,士兵当即掏出了钥匙,“谁也不想看到你与亨利少爷产生嫌隙,大家都在等着你回来,小少爷!”

等着他回来?

威廉静静地等待士兵打开了塔楼的门锁,推开了门。他望向士兵惊喜的笑容和期待的眼神——威廉记得这名士兵比自己年轻一点,身手不错,大有可为。

大有可为啊……

他阖了阖眼睛。

再睁开眼时,那双蓝色眼眸里掀起滔天的风浪。

威廉·沃恩直接从士兵腰间抽出了佩剑。

——为了个女人背叛了家族?

蕴藏着海洋的瞳仁倒映出不可置信的眼神,威廉擦去溅在脸上的血迹,他握紧别人的佩剑,迈开步子。

——究竟是谁背叛了谁?

上一章:第53章 公爵小姐28 下一章:第55章 公爵小姐30
热门: 小傻子又甜又软[娱乐圈] 绝对权力 春时恰恰归 鹿门歌 恶魔百货 理工大风流往事 在逃生游戏里扌…… 和前男友在恋爱真人秀组cp后,我爆了 关于我成为鬼杀队剑士的这档事 如若有你,一生何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