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公爵小姐14-15

上一章:第39章 公爵小姐13 下一章:第41章 公爵小姐16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艾拉把阿洛伊修斯扶进学者塔。

布雷安一拳直接打在了他鼻梁上,阿洛伊修斯的鼻血血流不止。把他放下后, 艾拉七手八脚地从精灵的行李中翻出手帕递给他:“你没事吧?”

“没事。”

就算被打的满脸血, 阿洛伊修斯还是一副漠不关心的模样。他接过手帕捂住鼻梁:“没伤到骨头。”

艾拉:“……”

合着布雷安没打断你的鼻梁就算没事是吗!

“阿洛!”

爱尔也跟着跑了进来, 他无比担忧地扑到精灵身边:“你真的没事吗?奥利安德可以立刻把贝克长老喊过来的。”

阿洛伊修斯摇了摇头:“布雷安已经留了手。”

加文站在一旁, 蹙眉注视着阿洛伊修斯,直至纯血精灵将脸上的血迹差不多擦干净了,父亲才开口:“既然爱尔提前跑来同你说明, 你应该回避一下布雷安的。”

阿洛伊修斯嗤笑出声。

他的声线清冷,丝毫不掩饰其中不屑一顾的轻蔑意味:“回避一下,那么加文,你认为我应该躲到哪儿去?连夜从天临堡逃走吗?”

轻蔑归轻蔑,但加文没有发火,因为他很清楚阿洛伊修斯的情绪不是冲着自己来的。

是啊, 他现在是天临堡没有被正式任命的学者, 国王来到天临堡, 他就算回避能回避到哪儿去呢?

只是阿洛伊修斯这话说的在理, 然而得知仇人到来还要坦荡荡地出门迎接就太过火了。

摄政王布雷安为人自负且刚愎自用, 更不用说他身上挥散不去的戾气。他本来就想杀了阿洛伊修斯, 这么迎出来简直就是赤()裸()裸的挑衅。

“我得去招待客人,”加文叹了口气, “爱尔跟我走,让艾拉留下来照顾你。”

“他怎么样?”阿洛伊修斯突然没头没尾地问道。

“……”

加文沉默片刻:“不如当初你的选择。”

阿洛伊修斯扯了扯嘴角, 但他没笑。

等到父亲又叮嘱艾拉几句离开后, 她才后知后觉地明白——刚才阿洛伊修斯口中的“他”, 指的是好脾气的金发国王伊德瑞斯三世。

而把阿洛伊修斯扶进学者塔后,他和加文·韦斯特持续不到几分钟的对话,竟然是艾拉第一次见到父亲和精灵心平气和的对白。

“艾拉。”

“怎么?”

艾拉回过神来,看向出声呼喊自己的阿洛伊修斯。

纯血精灵已经擦干净了脸上的血痕,鼻血也基本已经止住了。他放下了沾满血迹的白帕子,站了起来。阿洛伊修斯一抖长长的袖子,伸出瘦削纤长的手指,解开了学者长袍的纽扣:“帮我一下。”

说完,他已经相当迅速地脱下了长袍。

艾拉:“……”

这可不是艾拉第一次见到阿洛伊修斯脱下衣物了。距离上次拆去锁链已经过了大半年,他身上的伤口已经全部愈合。既没有绷带也没有血迹,阿洛伊修斯瘦削精干的上身裸()露在外,精灵白皙的肌肤上覆盖着一层薄薄的肌肉,不至于夸张,却也不是学者的那种白斩鸡身材。

但他身上最为显眼的还是各种夸张的伤疤。

刀伤、鞭痕,还有一次又一次多重伤害留下来根本不知道具体是如何造成的伤疤,最显眼的是他锁骨和手腕处的一道道深色痕迹。那是曾经穿过皮肉的铁链留下的,伤口已经愈合,但半年的时光还不足以抚平疤痕。

再加上布雷安一拳打在阿洛伊修斯精致深邃的脸上,打得精灵鼻梁附近红彤彤的,狼狈的身形和面容看上去真的很让人……蠢蠢欲动。

“你干什么?”艾拉莫名其妙。

不用阿洛伊修斯回答,精灵只是转过身,艾拉就明白了。

阿洛伊修斯的背后出现了一大片紫色的挫伤,估计是刚刚摔在地上的缘故,学者塔附近的草丛地面没有清理过,里面怕是有石子。

她长叹口气:“我爸这里应该有药膏。”

艾拉打开物品栏,从中找到了治疗挫伤的药膏走向前。

“你坐下,”她指挥着阿洛伊修斯坐回椅子上,“只是挫伤,不太严重。”

阿洛伊修斯:“谢谢。”

艾拉抿了抿嘴唇。

她从陶瓷罐里取出一小团药膏在掌心揉平,然后俯身帮阿洛伊修斯涂在后背上。她的指尖接触到精灵的皮肤,不知道是因为没穿衣服,还是天生如此,阿洛伊修斯的皮肤凉凉的,和他的掌心一样,冰得仿佛不是活人。

一时间二人谁都没有说话。

学者塔内安静下来,唯独能够听见的就是艾拉和阿洛伊修斯的呼吸声。精灵安静地坐在原地,他微微低着头,乌黑长发顺着他的肩膀盖住了他的面孔,要不是他的肩膀跟随着呼吸微微起伏,静坐着的阿洛伊修斯就像是尊玉制的雕塑。

只是这尊雕塑连后背都是疤痕,各种各样的伤疤遍布他雪白的后背,看得艾拉几乎心生不忍了——即使是父亲,甚至是布雷安这样真正上过战场的人,也未必会拥有这么多的伤疤吧。

整整八年,他一直在遭受着非人的折磨。

然而每一次艾拉对精灵心生怜悯,一想到他的性格和所做的事情,为数不多的同情都会在顷刻消失殆尽。

“阿洛伊修斯,”艾拉低声开口,“你有后悔过吗?”

“……”

阿洛伊修斯终于动了动。

他侧了侧头,从艾拉的角度只能看到精灵高高的鼻梁和眉骨:“后悔什么,弑君?”

艾拉一哂。

这个估计他是真的不后悔,艾拉问的也不是这个。

“把自己推到这样的境地,没有人相信你,你也无法信任别人。不论你说什么、做什么,出于怎样的动机,所有人都默认你不怀好意,”她回答,“你可曾有片刻后悔过?”

阿洛伊修斯没有立刻回答。

事实上他沉默了很久,沉默到艾拉以为他不会回答的时候,精灵突然出言:“人类的寿命是很短暂的。”

“什么?”

“你们人类有一句谚语,”阿洛伊修斯说道,“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传道、授业、解惑的人,于学生来说与父亲没有什么两样。虽然你和爱尔不是我正式的徒弟,艾拉,但你们尊重我,我完全可以将你们视作自己的后代。”

“……”

想了想阿洛伊修斯把自己看作女儿,哪里怪怪的???

艾拉抽了抽嘴角,不说别的,不怕加文发火把你丢出天临堡吗!

幸运的是阿洛伊修斯根本看不见,也听不见除了精灵语之外的任何声音。艾拉的内心腹诽和神情并不能打乱阿洛伊修斯的思路。

“八年前——或者说,我的计划暴露之前,我与你父亲的关系也还算不错,”阿洛伊修斯继续说,“加文是个很有远见的人类,对于人类来说,他优秀的过分,按照纯血精灵的标准衡量也不为过,我亦可以把他当成足以交心的朋友。”

按照纯血精灵的标准衡量……

阿洛伊修斯话没说完,艾拉已经大概懂了。

“但是你没将我爸看成朋友。”她说。

“没有。”

阿洛伊修斯坦率地承认道:“我也从未将死在王座上的老国王看成自己的后代,你和爱尔亦然。”

艾拉:“因为人类的寿命太过短暂?”

阿洛伊修斯:“短暂到于我来说不值一提。纯血精灵不能永生,却也接近永生,艾拉,倘若我把每一个值得放在心上的人都放在心上,那我几乎每个百年都要痛失全部重要的人。”

果然是这样。

艾拉的问题是,他把自己置于众叛亲离的位置上是否后悔过?

答案就是阿洛伊修斯根本不在乎。

或许这就是长生种族和短生种族的区别吧。人类的生命不过百年,因此在艾拉的认知身边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价值,而对于阿洛伊修斯来说,百年不过是他接近无尽的生命中弹指瞬间。

说到底就是纯血精灵对时间的认识和人类不一样。

药膏抹完了,艾拉说道:“应该是我谢谢你,帮助我修补灵魂。”

阿洛伊修斯:“各取所需,不用放在心上。”

这样也不错,各取所需,仅此而已。阿洛伊修斯需要的是一位足以担当大任的君主,而艾拉一家需要阿洛伊修斯的智慧和经验,保持单纯的交易关系,反而比掺杂感情元素好很多。

“行。”

艾拉特别爽快地答应了阿洛伊修斯的话,巴不得不欠你什么呢好吧!她擦了擦手,把药膏放在精灵掌心里:“你试图与人建立联系,那我觉得保持你教我和爱尔读书就好了,其他的不用。”

阿洛伊修斯:“什么?”

艾拉面无表情:“像这种动不动脱衣服就免了,我不会心动的。”

阿洛伊修斯:“……”

精灵的面孔一呆。

似乎是一时间没明白艾拉具体是什么意思,阿洛伊修斯本就失去了视力,这么一怔,失去焦距的灰色眼睛显得更是茫然。那副愣住的神情反倒是给他清矍冰冷的姿态增添了几分活人的气息。

而他的神情告诉艾拉,至少得有一千年没人同阿洛伊修斯这么说过话了!

“真的,”艾拉一本正经地补充道,“连加布埃尔天天半()裸在我面前晃悠都没用。”

“…………”

阿洛伊修斯终于明白了艾拉指的是什么。

他勾了勾嘴角,总是满不在乎的面孔中浮现出了几分几不可查的笑意。但是精灵没有就此发表任何回应,阿洛伊修斯只是站起来,重新穿好自己的学者长袍。

“谢谢你的药膏,”他说,“我闻到了好几种珍贵药草的味道。”

“反正这在我爸的物品栏里也不算什么。”

艾拉侧了侧头,理所当然地说:“你说了,各取所需。”

不过他笑起来到底是不一样。

虽然这家伙总是摆出一副“我很冰山我很冷”的高高在上姿态,但艾拉并不觉得他是个没什么情绪波动的人——当然了,高岭之花的确是高岭之花,然而更多的体现在瞧不起人方面。

阿洛伊修斯性格直接,说话也不客气,平日里时常出言嘲讽。只是纯血精灵得天独厚的精致相貌和谪仙般的白袍黑发太具有欺骗性了,唯独他笑起来,哪怕是讥讽般的冷笑也总算是流露出了真实的样子。

帮阿洛伊修斯上好药,艾拉转身离开学者塔。

虽说是照顾精灵,但今日到访天临堡的可是人类王国的国王,艾拉身为西林公爵的第一继承人,自然不能缺席太久。

她大殿东侧的门走进天临堡主体,经过大殿转而绕到通往碉楼的方向。

花了一个冬季修好的长廊富丽堂皇,左边直通碉楼,右边则被布置成了招待客人的客房区域,当然了,十二名士兵也从居民区的六人宿舍搬到了这里。

艾拉登上楼梯,还没来得及喊出奥利安德问国王和父亲在哪儿,就在长廊尽头看到了布雷安。

摄政王独自一人站在长廊上,从不久之前的风波到现在,天色已经逐渐暗了下来。黄昏的日光穿过彩色玻璃,被镀上了一层迷幻的色彩进入室内,洒在地上,也洒在布雷安的身上。

他的面容隐藏在斑驳彩色光芒之后,听到脚步声布雷安转过头来,艾拉唯一能清晰看到的,就是那双阴骘的眼睛。

艾拉:“……”

摄政王大人是在等她,艾拉随即意识到,估计等了有一阵了。

摄政王有话要对她说。

艾拉停在楼梯片刻,而后梳理了一下面部表情向前:“公爵大人。”

在伊德瑞斯三世分封加文为西林公爵之前,“屠夫”布雷安是王国仅有的两名公爵之一。跟着阿洛伊修斯学习半年,艾拉也算是学会了王国的贵族礼仪。虽然平时根本不用,但向“公爵大人”行礼也算是有模有样。

特别是今日艾拉一身淡蓝绸缎的长裙,艳丽红发挽在后脑,屈膝行礼之后低眉顺目地看着地面,那副姿态与王都的贵族小姐估计也没什么两样。

但艾拉的“规矩”不过换来头顶的一声哂笑。

“抬起头来,”布雷安的声线自上方响起,“之前你挡在阿洛伊修斯面前,可没那么谦卑礼貌。”

“……”

行吧。

是他让自己抬头的!反正艾拉也不怕布雷安找茬——区区人类还敢在天临堡找茬?就算是独处艾拉也不怕,他敢动手,奥利安德就敢出手打人,并且同时将父亲从伊德瑞斯三世面前拖到走廊来。

因此艾拉理直气壮地抬起头,绿色的眼眸对上摄政王与发色近似的眼睛。

不过令艾拉意外的是,布雷安并没有出言攻击或者嘲讽。

不知道是不是黄昏的缘故,猛一看过去,连他眼底的狠厉都隐去半分,摄政王上上下下打量艾拉半晌,才慢慢开口:“在学者塔外的那些话并不是针对你。”

连语气竟然都缓和下来,这样的态度较艾拉吃了一惊。

仔细想想,他好像也没有对自己横眉立目的理由。恨阿洛伊修斯也好,恨加文也好,那都是上一辈的事情。艾拉不仅是后辈,年纪还不大,更是从未踏入过王都。在摄政王眼里,她除了“加文的女儿”之外什么都不是。

犯不着嘛。

意识到这点,艾拉也隐隐放松下来。

“站在王国的角度上,”艾拉接下了布雷安的话,“阿洛伊修斯确实该死。”

布雷安冷哼一声:“你知道就好。”

但他没有表现出任何要追究艾拉保护阿洛伊修斯的意思,好歹是他自己把话撂在了加文面前——只要阿洛伊修斯不踏出西林,布雷安不会动他一根汗毛;但是一旦精灵离开精灵,他会追杀到底。

恐怕对于曾经搞过种族屠杀的布雷安来说,这已经是最大的让步了。

不过这么看来……

大概是因为他到访一个小时之内就打了阿洛伊修斯一拳,加上“屠夫”名声在外,艾拉一直默认摄政王是个趾高气昂暴戾阴沉的角色,但这么看来,他虽然不客气,但并不是特别讨人厌的那种粗暴无礼。

“既然公爵大人有大量,”艾拉不怎么真心诚意地恭维道,“这是阿洛伊修斯的幸运。”

“不说他。”

布雷安确实很讨厌阿洛伊修斯,他拧起眉头:“说说你,艾拉小姐。我听说在这期间,你一直跟着精灵在学习。”

艾拉:“是的。”

布雷安:“你知道他的上一位学生落得什么下场吧?”

艾拉:“……”

听这语气,感觉摄政王也不太喜欢上一任老国王的样子啊。

不知道为什么,艾拉莫名地有些怜悯起死去的老国王来了——自己的老师不喜欢他,忠心耿耿的将军也不喜欢他,最终还死于权力斗争。

烂泥糊不上墙也不是他的错的嘛,艾拉不禁想到,错就错在他没什么能耐还坐在了王座之上。

“我知道。”

艾拉很是平静:“但我父亲说,没有刀柄的利刃,只要运用得当,也能给自己带来好处。”

布雷安挑了挑眉。

“这确实像是加文会说的话,”他赞同道,“你平时都跟他学习什么?”

艾拉:“社交礼仪、文学诗歌,还有一些历史哲学,算数几何之类的东西。”

布雷安:“精灵没有教导你如何管理天临堡,处理政务吗。”

艾拉:“…………”他想干嘛?

就算你性格直接,问这种问题也有点奇怪吧?!艾拉免不了警惕起来。

她盯着看乐布雷安片刻,而后开口:“处理政务的事情,大部分都是由父亲来做。我不止需要学习,还需要很长时间上手。”

这样的回答凌磨两可,显然是不符合摄政王预期的。

布雷安眯了眯眼,他审视的目光看得艾拉浑身不舒服——问题奇怪也就算了,这弥漫着的应聘面试现场是怎么回事?!

“我知道了。”

最终布雷安收回目光:“你多大了?”

呃。

好吧,原来不是应聘面试,是相亲面试啊!

摄政王一问艾拉的年龄,顿时她什么都懂了。

——布雷安并不是试探天临堡的虚实,也不是看上了艾拉准备挖墙脚。伊德瑞斯三世年纪轻轻,正是适龄适婚的岁数,也该为国王找一个出身和性格,以及才情容貌都配得上站在王座身边的女性了。

换句话就是,布雷安给国王物色对象呢!

而艾拉·韦斯特,英雄加文的女儿,年纪差不多,长得也不差,更重要的是如今天临堡刚刚被分封为西林公爵的领地。像布雷安这样的老狐狸怎么能看不出来加文的心思?让国王娶他的女儿当王后,既能约束加文,也算是表达出了结盟友好的意思,算是一桩对于天临堡、对于王室来说双赢的买卖。

关键在于,加文是那种卖女儿的爹吗,他肯定不是。

“公爵大人。”

艾拉清了清嗓子,既然布雷安性格直接,她也不打算绕圈子:“我是天临堡的长女。”

布雷安:“……”

他拧起眉头,似乎有些不满于艾拉打断了自己。布雷安刚想开口说些什么,视线莫名地定在了艾拉的眼睛上。

十几岁的少女清秀灵动,一头红发和整体偏向小巧的五官让她显得有些内敛,唯独那双眼睛破坏了一切。艾拉·韦斯特微挑的眼角和眉梢使得整张面孔呈现出干脆利落的气质,莹莹绿眼大胆地迎上布雷安的审视,选择与他四目相对。

不是什么人都胆敢直视“屠夫”布雷安的双眼。

上一次敢这么做的女人,还是面前小姑娘的母亲,加文·韦斯特的妻子。

“啧。”

布雷安顿时明白了一切,他似是轻蔑似是惋惜地收回质问:“当然了,加文·韦斯特的继承人必须是西林女巫孕育的孩子,哪怕她生下的是个女儿。八年了,加文还是那么感情用事。”

女儿怎么了,吃你家大米了吗?

艾拉在内心嘀咕道,但表面上她只是微微翘起嘴角。

布雷安瞥了一眼艾拉的笑容:“我会和你父亲讨论这件事的。“

艾拉只是鞠了一躬,没再说话。

去呗,她就不信父亲能够松口——就算让伊德瑞斯三世嫁到天临堡,搞不好她爸都会嫌弃呢好吧。

她就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对话结束后,艾拉跟在布雷安身后,同摄政王一起进入天临堡东侧的偏殿。

东侧的偏殿和西侧的议事厅差不多大小,过去的西林精灵应该把它当做宴会厅来用,但父亲觉得宴会在大殿即可,没必要专门挪用一个房间,因此艾拉干脆将偏殿设置成了客房,刚好可以用来招待国王。

“爸……父亲,”艾拉硬生生地把脱口而出的口语憋了回去,“学者塔那边已经处理好了。”

加文:“很好。”

父亲颇为惊异地看了艾拉一眼,似乎在询问为什么她会和布雷安回来。艾拉轻轻摇了摇头,表示布雷安并没有为难自己,这叫加文稍稍放下心。

他低头看向爱尔:“你和艾拉陪陛下参观一下天临堡吧。”

坐在椅子上的伊德瑞斯三世闻言双眼一亮:“刚好,我也觉得休息得差不多了。”

艾拉倒是无所谓:“陛下,请。”

平心而论,伊德瑞斯三世不是一个难相处的人。不管他本性到底如何,至少这位国王表现出了很好的教养——温柔、礼貌,而且对待女性和孩子颇有绅士丰富,交谈起来也没什么王室的架子。如果不是他身后跟着三四个全副武装的护卫骑士,艾拉可能都要忘记他是个国王了。

如果他不是国王……艾拉觉得她应该能和对方成为关系还不错的朋友。

想想伊德瑞斯三世死在王座上的叔父也是个好脾气却不适合统治国家的人,真不知道王室的血脉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上一章:第39章 公爵小姐13 下一章:第41章 公爵小姐16
热门: 后宫:甄嬛传1 乡村艳医 全网黑后我不是人了 他的小草莓 拥抱我吧,叶思远 面包树出走了 揭短 美貌国师在线救世 恶龙咆哮~嗷呜 乡村美娇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