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公爵小姐13

上一章:第38章 公爵小姐12 下一章:第40章 公爵小姐14-15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事实证明, 让奥利安德在大殿架个空王座的决定果然是对的。

尽管冬季的时候王都传来了消息,可国王与摄政王的到来仍显得很是突然。好在天临堡刚刚建出了一个城堡的雏形, 本身就拿不出多么上台面的东西, 一个冬季的准备足以。

远在西林, 或者西林山脚居住的居民们,或许祖祖辈辈都没去过坐落于人类王国正中心的王都, 自然也不会见过国王。

艾拉也是一样。

因此国王莅临天临堡的当天,艾拉的心情和诸多走出家门、放下工作的居民一样, 也是带着好奇和敬畏的。

一大早父亲就带着艾拉和爱尔站在城门前迎接,一同前往的还有威廉和他带领的十二名精兵。

这样的阵容听起来无比寒碜,然而但凡看见士兵们身上穿着的秘银盔甲,和训练有素的气概和姿态都会闭上嘴的。

艾拉早就考虑过,如今是十二名士兵,那么未来就会是十二名骑士。不说别的, 除了王都之外, 哪个领主的领地, 能够一口气配置十二名穿着金光灿灿秘银甲的骑士?

现在他们手下还没士兵,以后会有的嘛。

十二名精兵足够撑起天临堡的牌面了,然而国王的带来的队伍更是气派, 加上侍女、护卫和大臣,还有一些带来要赏赐给天临堡的物资和宝物, 足足有近百人之多。

要知道, 天临堡目前的常驻人口加起来也不过一百多个人, 这还得加上商队呢。

好在他们已经在冬天把城堡西侧的房间全部修好了。

打头走进城门的, 就是国王和摄政王。

两匹骏马一前一后,但是两个人华贵的衣衫就能将其与随从们区分开来。站在父亲身后的艾拉,感觉自己就像是误入了《O与X之歌》或者《都X王朝》等等奇幻或者历史剧的片场——见国王哎,这是多大的殊荣?

而年轻的国王给艾拉的第一印象就是:好拿捏。

他看到加文·韦斯特后勒停坐骑,翻身下马走了过来。国王伊德瑞斯三世,看上去不过二十来岁,和威廉差不多大的年纪。青年有着一头软趴趴的金发和浅色眼睛,面容普通,可看上去格外和气。如果不是身上价格不菲的衣衫,他更像是一名随处可见的普通人,而不是国王。

至于他身后的摄政王……

摄政王布雷安,在《西林英雄》剧情里,他有个更响亮的名号,叫“屠夫”。

原因很简单,老国王死亡之前,他的身份是忠心耿耿的护国将军。北方蛮族屡次侵()犯国土边境,布雷安亲自带兵保护疆土,他不仅把蛮族赶了出去,还一举用雷霆手腕解决了问题。

什么手腕?屠杀。

布雷安的军队直接杀出了人类王国的边境,他善于用兵、强于谋略,王国更是有着比蛮族更先进的武器和魔法。他的思路很简单:把他们杀光了,就不会有一而再再而三的骚扰了。

事实证明他很成功。

北方蛮族被屠杀得几乎剩不下多少人口,三三两两的聚落不成气候,人类王国十几年来没有再遭受过骚扰。

只是布雷安手中的血债,怕是让他下十次地狱也不够偿还。

昔日的“屠夫”成了如今的摄政王,他看上去比加文年纪大一点,一头灰发剪得很短,不知道是天生如此还是已经白了头发。摄政王跟着翻身下马,他同样身材高大、神情肃穆,一眼看上去和父亲一样具有凛然威严。

唯一不同的是布雷安眼底闪过的阴骘和面向中的狠厉。

“陛下。”

加文对着走过来的国王低了低头,艾拉急忙拽着爱尔行礼。年轻的国王笑吟吟地对着加文点头,也不在意他并没有对着自己单膝跪下。

“这两位,”伊德瑞斯三世转头看向艾拉和爱尔,“是你的孩子吧,加文。”

“是的。”

“那不用对我行礼。”

伊德瑞斯三世开口:“你们的父亲是拯救世界的英雄,按理来讲,咱们才是平辈呢。”

话是这么说,但谁敢不行礼?

国王亲自放话,艾拉才带着爱尔乖乖直起腰版。

不管伊德瑞斯三世是否真的是这么想,他表现的倒是还算随和。

“进大殿说话吧,”加文说道,“一路奔波,陛下应该好好休息才是。”

说着,他带着天临堡的人,将国王正式迎入城堡。

像随从和仆人一类的,就交给奥利安德和露露管理。艾拉拉着爱尔,亦步亦趋跟在加文身后步入天临堡的大殿。

经过一个冬季外加一个春季的整修,用奥利安德的话来说,那就是“天临堡的大殿总算是恢复了一些昔日的光彩”。

从凯纳斯那边撬过来的地砖尽数铺在地面上,添加了魔纹和罕见矿石的地砖呈现出让人心安的暖色调,更是映衬得高高的大殿金碧辉煌。每个石柱后方都挂着彩色玻璃,王座后方的彩色玻璃更是画出了王室纹章的形状。太阳透过彩色玻璃洒进来,刚好落在王座位置的前方,显得如梦似幻。

其他方面,画像、装饰,还有各种古董和壁挂,虽然肯定比不上王都气派,但艾拉敢说,恐怕连布雷安自己的领地都没这么精致。

加文将伊德瑞斯三世迎上了木质的王座。

尽管木头的王座比起大殿内的其他装饰很是寒碜,可关键在于,奥利安德用藤蔓搭建的王座可是“活”的,绽放着鲜花、绿意盎然的王座同那些木雕家具根本不是一个概念,这反而让国王非常满意。

他缓缓坐下,轻轻舒了口气。

国王已经做的很隐蔽了,但艾拉仍然眼尖地发现他放下心来——连她都看见了,在场的父亲、摄政王和带来的其他大臣自然也看在眼里。

为什么放下心来?

因为王座是空的,从来没人做过。上面的彩色玻璃画的是王室的纹章,这全部都在证明加文·韦斯特并没有自立门户的意思,他还是效忠于王室的。

见到伊德瑞斯三世本人,艾拉就明白父亲当初说的那句话了。

他说阿洛伊修斯看人的眼光很少出错,在选择王国继承人方面,精灵是对的。

如果当年不是父亲横插一脚,布雷安也不会成为把持朝政的摄政王,坐在王座上的国王,也不会是这个藏不住心事的年轻人了吧?

这么想着,艾拉下意识地看向站在王座一侧的布雷安。

“天临堡的修复进度真是快,”国王笑道,“我还以为现在到来是要住废墟了呢。”

“是很快。”

一直沉默不语的布雷安终于开口了。

他环视大殿一圈,用近乎破碎的声线说道:“修得过于富丽堂皇了,加文。”

面对布雷安的挑衅,加文神情平淡:“都是西林精灵剩下的东西,我们不过是捡了个便宜罢了。”

说完,他看向国王。

再怎么和摄政王本人剑拔弩张,面对年纪轻轻的伊德瑞斯三世,加文还是缓和了神色。

不论怎么说,他到底是名正言顺的国王。

“旅途劳顿,陛下,”加文说,“我们已经布置好了房间,先去梳洗休息吧。”

房间什么的自然是早早安排好了,这种事情交给露露办,艾拉一万个放心。她跟着父亲从东侧的门走出去,大殿西侧的房间和正厅一样也是铺满了艾拉从凯纳斯寝宫撬来的东西,让国王住也不会显得拿不上台面。

只是,当他们踏出大殿时,摄政王的脚步蓦然停下。

布雷安望向天临堡东侧的学者塔:“阿洛伊修斯在哪儿?”

艾拉:“……”

爱尔:“…………”

姐弟二人不约而同提起心来。

加文一把按住艾拉的肩膀:“他在学者塔。”

“陛下,请你先去休息,”布雷安侧头对国王说道,“我去看看。”

说完,他也不等伊德瑞斯三世回应,径直迈开步子。

糟了!

早在布雷安开口询问阿洛伊修斯的下落时,爱尔就一个闪身,利用小小的身形挤出人群,估计是跑去和阿洛伊修斯报信了。

但这样的情况,他们也没法阻拦布雷安啊。

摄政王的部下连大气都不敢喘,直到他大步离开才听了命令去服侍国王。加文朝着艾拉使了个眼色——他先安顿国王,让艾拉拖住他。

艾拉当机立断跟了上去。

有爱尔提前通风报信,艾拉原本以为阿洛伊修斯会离开学者塔躲一躲,但他没有。

不仅没有,纯血精灵竟然还主动出门迎接。

一袭白袍的阿洛伊修斯站在学者塔门外,天临堡东侧人迹罕至,破败的塔楼外墙和野蛮生长的青草鲜花让这里仍然看上去像个废墟。唯独纯血精灵的存在,使得整个荒蛮的画面沉静下来。

他静静地伫立在原地,在艾拉跟上布雷安的时候,失去视力的阿洛伊修斯察觉到了她的存在,转过身来。

布雷安大步向前。

躲在阿洛伊修斯身后的爱尔下意识地拽了拽精灵的衣角,却被他不轻不重地推开了。摄政王冷冷地看着精灵:“阿洛伊修斯。”

有奥利安德在,阿洛伊修斯听到了这句话。

精灵语气平静:“很久不见,布雷安。”

——昔日的仇敌,终于见了面。

艾拉悄悄对着爱尔招了招手,示意他过来。这剑拔弩张的气氛着实不是他们能够横插一脚的,唯一能做的就是警惕着摄政王的动作,必要时候在父亲到来之前拖时间。

听到阿洛伊修斯的话,布雷安冷笑一声。

他的声线极其沙哑,近乎破碎,就像是声带损伤过:“的确,整整八年,我还以为你死了。”

“托加文的福。”

阿洛伊修斯漫不经心地侧了侧头,长长的黑发垂到一边:“落在你手上,我就死定了。不过,你也是托他的福。”

布雷安:“你说什么?”

阿洛伊修斯讥笑出声。

“不是加文·韦斯特,你以为凭借你的能力,”他开口,“配和我争夺王位?”

“……”

下一刻,布雷安迈开步子。

“公爵大人!”

艾拉顿觉不好,她伸出手试图拉住布雷安,但为时已晚。

摄政王一拳打在了阿洛伊修斯的脸上,正中精灵鼻梁,直接将他打翻在地。那力道,那速度,让艾拉忍不住皱起脸来——我靠,看着都疼好吗!

并且布雷安没有停下来。

糟了!

艾拉心道一声不好:“公爵大人!阿洛伊修斯是天临堡的学者,就算你要取他的性命,也得过了我爸那关吧!”

说完,她急忙绕到阿洛伊修斯面前。

布雷安已经抽出了佩刀,如果艾拉晚一步,估计他的刀已经割破了阿洛伊修斯的喉管。

“让开,加文的女儿,”布雷安不耐烦地看向艾拉,“阿洛伊修斯是王国的罪人,是弑君的罪犯。你是想包庇大陆上头号通缉犯吗?”

“不想。”

艾拉不仅没让开,还向前走了一步:“是我爸让我跟上来阻止你的,我只负责执行父亲的命令。有什么事情,你和我爸说。”

布雷安咬紧牙关。

他死死握住手中的佩刀,一双深邃阴骘的眼睛盯着艾拉。那样的眼神令艾拉心底发寒——她太明白这是什么样的眼神了,那是森林里属于捕食者看待猎物的眼神。

艾拉知道,布雷安确实想杀人,甚至必要的话,他会为了杀死阿洛伊修斯而杀死她。

“让开,我再说最后一遍,”布雷安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不然别怪我动手。”

“——你要和谁动手?”

谢天谢地!!

父亲的声音响起的时候,艾拉在心底长舒口气。

加文已经用最快的速度赶来了,高大健壮的英雄直接走到了布雷安面前,用自己的身躯挡住了女儿的身躯:“你想杀人不要紧,布雷安,别在天临堡见血。否则我不会轻饶你。”

布雷安:“你明明知道我一定会要他死,却还要收留他?”

加文:“如果你质疑我对阿洛伊修斯的惩罚,八年前干什么去了?”

布雷安:“……”

一句话落在地上,摄政王良久不语。

艾拉下意识地抓紧了加文的披风,父亲察觉到了她的紧张,把艾拉往自己身后拉了拉。

“当时没有先你一步抓住他,是我的失误。”

最终布雷安还是平静了下来。

摄政王收起了佩刀,他嫌恶地瞥了地上的阿洛伊修斯一眼:“今后不要让我看见他踏出西林一步,不然的话,我的人会追杀他到天涯海角。”

说完布雷安转身。

然而就在他离开之前,加文突然开口:“站住。”

“怎么?”

“我不想再看到我的女儿受到威胁,”加文冷冷地说,“你我共事这么久,这次我放过你。但若有下次,就算是伊德瑞斯三世本人出言威胁我女儿,我也要他好看。”

布雷安冷哼一声,直接离开了。

我的妈呀。

上一辈的恩怨真是可怕,准确地来说,是摄政王有点可怕。

在游戏里“屠夫”布雷安出场的剧情不多,他也不是多话的人,因此没给艾拉留下什么特别的印象。但是实打实的面对“屠夫”本人,那种压迫感和威胁感实在是……

艾拉觉得吧,弑君这事确实是阿洛伊修斯的罪过,怎么揍他都是合理的。但是挨打和落在一个残暴的疯子手上完全不是一个概念。

她转头扶起阿洛伊修斯:“你没事吧?我去请贝克长老过来。”

“不用。”

阿洛伊修斯被打得满脸是血,他面无表情地用手擦了一把:“只是鼻腔出血,不用麻烦医师,我自己处理就好。”

留你这个盲人自己处理?

艾拉一脸不忍直视:“我先把你扶进去再说。”

上一章:第38章 公爵小姐12 下一章:第40章 公爵小姐14-15
热门: 第一夜的蔷薇Ⅰ·野蔓 重生在漫威里的道君 我在古代搞科研 年华是无效信 后来我们都哭了 被反派boss强制走恋爱线 前妻修罗场 桃色神医 狐狸贩糖 反派摄政王佛系之后[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