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公爵小姐10

上一章:第35章 公爵小姐09 下一章:第37章 公爵小姐11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太疼了。

艾拉失去意识前最后一个想法就是, 等她醒过来,她一定要阿洛伊修斯算账。

陷入昏迷后艾拉并没有完全失去意识, 她迷迷糊糊做了好多梦,几乎都是小艾拉经历过的事情再现。趴在父亲背后陪他打猎,摔倒了哭着喊妈妈, 但母亲一定要她自己站起来之类的琐事。

所有的场景几乎都与父母在一起, 让睡梦中的艾拉一度忘记了自己今年已经十五岁, 好像她还是个父母双全、过着归隐田园生活的小姑娘一样。

然而梦着梦着, 理智就插了一脚。

所有过去的场景都只能停留在过去了, 西林女巫玛格丽特已死, 加文·韦斯特亦是从生死线中徘徊挣扎归来。

妈妈已经死了, 死了八年,在土壤中化为枯骨,她的墓碑就埋在家后面的山坡上,依山傍水、鲜花遍地。

当这个事实突破梦境袭上心头时, 艾拉只觉得前所未有的悲痛扑面而来。

美好的记忆,以及至亲死亡的事实纠葛于一处, 撕心裂肺的痛楚和七岁女孩失去父母后的恐惧有如海啸般淹没了梦境中的艾拉。

太强烈了,太难过了,加起来两辈子, 艾拉都没体会过这种感情。

她的心脏一阵一阵抽痛,痛的难以呼吸。梦里的艾拉不住喘气, 试图获得更多新鲜的空气, 她深深吸了口气——

然后蓦然清醒过来。

艾拉猛然起身, 突然发力带来的眩晕感将心底的悲痛迅速抹去。她下意识地抬手抹了一把脸,发现自己在不知不觉中已然泪流满面。

好真实啊。

她低头看着掌心里的泪水,一时间有些回不过神。

在凯纳斯的寝宫里,阿洛伊修斯说缺失了灵魂的生命,或许会在性格或者情感上有些缺失,但未必是坏事。

艾拉大概明白了。

她回到这个世界时,不过把一切认作是一场游戏。过往的遭遇就像是梦境,模模糊糊的,如梦似幻,却并不真实,丝毫没有影响到艾拉的感情。

或许这就是阿洛伊修斯所说的“缺失”吧,而对于一名七岁的“孤儿”来说,省略了悲痛的步骤独自一人生活,也的确不是一件坏事。

如今伴随着灵魂的修复,艾拉过去的记忆逐渐明晰,但到底是小时候的经历,八年的时光足以消磨大部分的悲痛,剩下的那一部分,再次接受起来也不困难。

艾拉长叹口气。

她回过神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天临堡,就在自己的卧室里。

转过头,爱尔就趴在艾拉的床边。小小的男孩儿坐在凳子上,毛茸茸的脑袋枕在手臂边,正在沉沉睡着,显然已经守候艾拉很久了。

从寝宫到天临堡要走四天,他们一行人,一个小孩、一位盲人,再带上昏迷不醒的自己,奥利安德怕是忙坏了吧。

这么想着,艾拉忍不住勾起嘴角。

她伸出手,摸了摸爱尔黑色的卷发。没想到艾拉的手一碰到爱尔,他的身形一顿,绵连的呼吸声停了半拍。

爱尔醒了,他睡眼惺忪地睁开眼睛:“艾拉?”

艾拉:“嗯,困就回你的房间去睡。”

爱尔:“艾拉……艾拉你醒了!”

小男孩立刻清醒过来,小鹿般水润清澈的眼睛猛然瞪大。当他的眼眸对上艾拉的眼眸时,爱尔惊喜地“哇”了一声。

“艾拉,你终于醒啦!”

爱尔喜不自胜:“奥利安德,快告诉父亲,艾拉醒了!”

艾拉:“又不是什么——”

后面的话,在爱尔站起来,伸手环住艾拉的脖颈时戛然而止。

七岁的男孩一派天真,表达起感情来也是从不掩饰。爱尔死死抱住了自己的姐姐,稚嫩的脸蛋靠在艾拉的脸侧,激动无比地说道:“我好担心你呀,艾拉,虽然阿洛说你不会有事,但大家还是好担心你!”

艾拉:“……”

天底下还有什么比亲弟弟守着自己醒来,醒来后第一时间给个抱抱更暖心的事情?

她拍了拍爱尔的后背:“好了,我没事,谢谢你照顾我。”

爱尔:“阿洛说你醒来后可能会感觉身体很虚弱,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是有点没力气,那种感觉就像是自己高烧初愈,或者昨天徒步跑了七公里一样疲惫。但总体来说还好,累归累,可艾拉的神智很清楚,也没有其他不舒服的地方。

“还好。”

不过爱尔这小家伙特别爱操心,艾拉觉得还是别让他惦记为妙:“我觉得没什么问题。”

爱尔上上下下打量艾拉半天,似乎是在确认艾拉不是在逞强。

然而仅凭肉眼也瞧不出什么来,爱尔只得作罢:“那就好。”

他的话音落地,艾拉的房间门被推开,加文急匆匆地从室外走了进来:“艾拉?”

艾拉:“爸。”

加文·韦斯特一身盔甲,厚厚的皮毛披风都没来得及解下来。一瞧就是听到消息后立刻从城堡外赶了回来,和爱尔一样,加文仔仔细细地端详艾拉许久:“感觉怎么样?”

艾拉想了想:“肚子有点饿。”

加文失笑出声。

“我去拿吃的!”爱尔大声喊道。

小男孩儿跳到地上,也不等艾拉和加文反应,“蹬蹬蹬”就跑一溜烟跑了出去。

这倒是给了艾拉和加文单独说话的机会。

“阿洛伊修斯告诉你在遗迹里发生的事情了吗,爸爸?”艾拉直截了当地开口询问。

“当然。”

加文解下披风,坐在了艾拉的床边:“就算他有所隐瞒,爱尔和奥利安德也不会隐瞒。”

说完,父亲抬起宽大的手掌,摸了摸艾拉的长发。肃穆冷峻的英雄满脸关切之色,他紧紧盯着坐在床铺上的艾拉,好像生怕自己的女儿会突然消失一样。

“要是有哪里不舒服,一定要说,”加文叮嘱道,“修复灵魂不是闹着玩的事情,艾拉。”

“真没事。”

艾拉忍俊不禁:“就是有点没力气。”

加文蹙眉:“或许还得持续一阵子。阿洛伊修斯说修复灵魂不是一朝一夕能够完成的事情,灵魂碎片进入了你的身体里,需要花上一段时间来与你的灵魂彻底融合。”

听起来挺合理的。

这就像是插上了一个格式化后的硬盘,要想身体的系统兼容,得花一段时间适应。

加文补充道:“就算清醒过来也别太过劳累,注意保暖,别挑食。”

艾拉:“……”

“爸,”艾拉那叫一个哭笑不得,“我今年十五岁,不是五岁!你把这些话留着叮嘱爱尔去吧,他也……”

话说一半,艾拉收起了隐隐的笑容。

她和加文对视一眼,父亲立刻明白了艾拉的意思:“我知道。爱尔的事情暂时别让阿洛伊修斯知道,他的情况比你好一点,等明年遗迹可以重新启动的时候去一趟就是了。”

艾拉沉默许久,而后轻声开口:“这事不能隐瞒爱尔一辈子,爸。有我的情况在先,他接受起来也容易一些。”

加文苦笑几声:“我相信爱尔可以接受,问题是其他人可以吗?”

艾拉一时无言。

确实如此。

艾拉的灵魂再怎么破损,也仍然属于她自己。但爱尔的灵魂却不是自己的——说句难听的,一旦凯纳斯复活,他完全可以把爱尔抓来,拿走本就属于他的灵魂碎片,重新完整自己。

有这样的隐患在,叫天临堡的其他人怎么想?爱尔可是西林公爵的第二继承人,是公爵大人年幼的次子。

“到时候再说。”

加文倒是不着急:“我听爱尔说,你们去了其他世界。”

艾拉:“我见到了母亲。”

这话说出口,艾拉就有些后悔了。

但父亲并没有什么反应,他只是平静地点了点头:“都是幻觉。爱尔把一切都告诉了我,他说那不过是碰触在白水晶时,为了将你带回发生意外的时空而产生的幻影。”

艾拉:“她对我说,我不愧是你的女儿。”

加文:“……”

有那么一瞬间,父亲几乎绷不住自己的表情。

他没有回应,艾拉想他是不会回应的。坐在她面前的加文·韦斯特伟岸且强壮,他为自己的儿女撑起一片天空,也同样背负着整个天临堡的运转。英雄近乎无所不能,他拯救了世界,并且死而复生,可是他能保护所有的人,却保护不了自己的妻子。

生生死死,来来去去,敌人在复活,自己在复活,可玛格丽特永远也不会回来了。

“她说的很对。”

最终加文扯起一个嘲讽的笑容,不知道是在自嘲,还是在嘲讽幻影试图揣度玛格丽特的想法。

“不用安慰我,艾拉,”加文沉声说道,“过去的事情再悲痛,终究是过去了。我们应该着眼当下,我得保护好眼前的人,保护好天临堡,特别是你和你弟弟。”

艾拉摇了摇头。

她用那双碧绿色的眼睛望着加文,透过女儿尚且稚嫩的面孔,加文·韦斯特看到的是一张更为成熟、更为优雅的面孔。

可幻影就是幻影,艾拉的容貌与玛格丽特近似,却又不完全一样。她一眨眼睛,欲言又止的神情和加文自己如出一辙。

这是他和玛格丽特的女儿啊。

加文承认自己偏心,他爱他的儿子,感激爱尔的诞生间接拯救了自己的性命。但他更爱艾拉,继承了父母相貌的艾拉出落成了窈窕的美人和坚定的继承人,这让加文发自真心的感到自豪。

“爸。”

艾拉放缓声调。

她连强势的性格都和自己很像——一想到这点加文就想笑,明明是个姑娘,可艾拉干脆利落的作风不输他当年。像这样放缓语气,好声好气地与人交流都很少见。

“难过就难过,”她说,“你可以对我说。”

说着艾拉张开双手,一副“我知道你很伤心,可以借你抱抱”的架势。

加文:“……”

就算真的悲痛欲绝,看到艾拉努力摆出的贴心神情,也被打岔没了好吧。加文大笑出声,但他仍然揽过了自己的女儿。

父亲的怀抱结实且温暖,一时间艾拉甚至搞不清是谁在安慰谁。

“我确实很难过,艾拉,”父亲动容道,“但我也很高兴,因为你回来了。”

或许爸爸是对的吧。

听到父亲的话,艾拉只觉得心底暖洋洋的——着眼未来比沉浸在过去更为重要。

而未来……想到阿洛伊修斯几次的隐瞒,还有天临堡的未来,甚至是处处与凯纳斯有联系的主线剧情,艾拉收敛心神。

未来的事情,确实需要好好规划一番。

转天上午。

艾拉躺在床上休息了一整天,总算是感觉自己有了下床的力气。她吃过早餐后,就打开了房间里的落地窗,任由阳光倾洒进来,自己则在阳台上来回踱步,权当是饭后散步了。

大殿楼顶的窗户正对着南方绵延不绝的山脉,艾拉每天早上一拉开窗帘,看到的就是初生的太阳从山峰爬起,心情格外的好。

她在阳台上站了一会儿,然后奥利安德从地砖中冒出一颗尖尖绿芽来。

“艾拉,”林中仙女小声开口,“威廉与加布埃尔来看望你了。”

“嗯?”

艾拉转过身,果不其然他们就站在自己的房间门口。

没得到准许,两位青年自然是不敢轻易踏进公爵小姐的闺房。他们二位一同出现画风真是有着明显差距——加布埃尔一身短褂,赤着脖颈,银质的项链和耳钉在蜜色皮肤的映衬下闪闪发光,那叫一个风流倜傥;威廉·沃恩则依然是严丝合缝的盔甲,右手放在腰间佩剑上,身材高大、脊背笔直,天神般英俊的面孔带着隐隐担忧。

“你们怎么来了?”艾拉讶异地问。

“听说你醒了,艾拉小姐,”加布埃尔兴致勃勃地说,“我就来看看你,没想到还在路上碰见了威廉大人。”

说完,加布埃尔伸出手臂,无比自然地搭在了威廉的肩膀上。

威廉:“……”

小少爷一手肘顶在加布埃尔肋下:“你离我远一点。”

加布埃尔被顶了个不轻,捂着肋骨跳开:“有话好好说嘛,大人!”

艾拉:“……”

你们两个是来说相声的吗!

一个小插曲,让艾拉忍不住失笑出声。

站在卧室阳台的艾拉自然不会穿着自己的皮甲、背着弓箭,她一袭白色睡裙,艳丽的红发散落在肩头,半遮她白皙的面孔。

十五岁的少女还在容貌张开的年纪,清秀干净的脸上,那双碧绿的双眼一弯,毫不遮掩的笑容甚至要比初升的太阳更为灿烂。两名青年几乎是不约而同地失去了声音——整个天临堡都在传,修复好灵魂的艾拉·韦斯特终于找回了属于正常人的性格和情感,她变得温柔又体贴。

而在这个笑容之下,似乎传闻都是真的。

然后艾拉笑吟吟地开口:“今天的工作做完了吗就跑我这儿来摸鱼?八千金币你还的上吗加比,还有你,威廉小少爷,领队不在,天临堡里出了事你拿头来顶吗?”

威廉:“……”

加布埃尔:“…………”

好的,艾扒皮还是艾扒皮,传闻都是假的!

上一章:第35章 公爵小姐09 下一章:第37章 公爵小姐11
热门: 何如 他带着金手指第21次重生了[娱乐圈] 妻侣契约/大妖 直到春天过去 被偷走的那五年 复婚 邪男和109个艳妇 面包树出走了 弄潮(掌舵者) 离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