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公爵小姐08

上一章:第33章 公爵小姐07 下一章:第35章 公爵小姐09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加文与恶神凯纳斯初见, 是《西林英雄》中能够排得上前三名的大场面。

满身血污的英雄持剑跪在火光之下,在他背后, 熊熊燃烧的木屋掀起滔天火焰。整个场景都是红的——火光、血迹,加文红色的长发, 还有漂浮在空中的恶神那一袭血色长袍。

艾拉和爱尔离得那么近,几乎能看清加文面孔中绝望与愤怒的神情。

姐弟二人同时安静了下来。

没人敢说话——他们谁都没见过父亲如此落魄的模样。尽管艾拉在现实世界见识了这段游戏剧情,可“经历”过一次的场面亲眼在眼前重现, 那种感觉……完全不一样。

特别是如今的艾拉不再是旁观者了, 站在不远处与神明对峙的, 是她的父亲啊。

八年之后归来的英雄加文·韦斯特成熟了不少,他对外不苟言笑,对孩子却是百般纵容。总是喜欢拍拍艾拉的肩膀, 告诉她不用担心,放手去做,出了意外有父亲担着。即使是不知道该如何面临意外降临的爱尔,他也不会冷言冷语相待, 而是尽自己所能照顾他、保护他。

对艾拉和爱尔来说, 加文就是身后庇护他们的高山大树,遮挡风雨、捍卫安全,父亲的形象无坚不摧,永远也不会被击倒。

但他们却站在他唯一一次失败的场景面前。

加文一双眼睛近乎血红, 殷红血液顺着他的手臂一路流淌下来, 滴滴答答落在黑色的大剑“天罚”身上。英雄满身是伤, 他咬紧牙关, 依然站了起来。

愤怒、绝望,以及或许加文意识不到的悲恸和畏惧,所有的负面情绪纠结在一起,让他平日英俊肃穆的面孔接近狰狞。加文死死盯着漂浮在半空中的凯纳斯,从牙缝中挤出低语质问:“你究竟是谁?”

——他的妻女死在这里,而加文甚至不知道袭击者是谁。

回应英雄的是凯纳斯冰冷的笑声。

恶神的神情冷若冰霜,要说加文不认识他,他又何尝认识加文?

“真有趣,”凯纳斯轻蔑地俯视着加文,“你拿着弑神用的长剑,却没有做好弑神的准备?”

说着,他抬起了手。

“我就是凯纳斯,你手中大剑将要斩杀的神,”恶神说着,俊秀的面孔逐渐扭曲起来,他咆哮道,“来啊,凡人!我主动送上门来,你来杀我啊!”

艾拉:“……”这人,这神怕是脑子有问题吧?!

爱尔:“咱们,咱们真的不能去帮忙吗?”

艾拉抽了抽嘴角。

其实她也很想。

坐在电脑前欣赏游戏CG时,艾拉只觉得加文好可怜——走到哪儿哪儿出麻烦就算了,到底算是历练和揭穿阴谋呢。可他都选择了隐居,平凡日子过的那么幸福,突然一夜之间什么都没了,可谓是天降横祸。

现在加文不止是游戏主角了,还是她爸。艾拉就觉得……火气好大啊!

凭什么就这么对待父亲,他一辈子没做什么坏事不说,还一直帮助别人,甚至牺牲自己拯救大陆。不求别的,麻烦找上门也好,直面各种危机也好,至少让他能够拥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吧?

“不该这么早回来的。”艾拉非常不爽。

“哎?”

爱尔茫然地眨眨眼:“艾拉说什么?”

艾拉:“没什么。”就是应该在现实世界的时候,先跑去游戏公司把编剧打一顿解气才对。

“去帮忙也没什么用,”她很不甘心地说,“这都是八年前的事情了,而且咱爸都打不过凯纳斯,你觉得靠你和我能办到?”

爱尔:“呜。”

小男孩看起来又生气又懊恼,一张精致小脸憋得通红。艾拉定睛一看才意识到,爱尔哭了。

他小鹿般的眼睛里含着薄薄水光,折射着远处滔天火焰,抿紧的嘴唇和拧起的眉心摆出恰到好处的委屈和……心疼。

七岁的男孩,在心疼自己的父亲。

“我还是,我还是想做什么。”

他可怜巴巴地说:“怎么能这样,怎么能这么对待父亲呀。”

艾拉默然无言。

她伸手摸了摸爱尔的头发:“没事了,这都是过去发生的事情。往好处想,要不是有这回事,你也不会出生是吗?”

爱尔忍着泪水,哽咽道:“要是,要是这样的话,我宁可不要出生。”

艾拉一本正经地回应:“那可不行。你不想出生,你怎么知道咱爸不想要你?”

爱尔一怔,抬起头来。

四目相对,弟弟晶莹眼眸中的茫然不轻不重地触及到了艾拉心底某处柔软的地方。她勾起嘴角:“你看,爸爸从没说过后悔不是?”

不远处的加文已经和凯纳斯再次战斗了起来。

一个代表着人类所能达到的最强战力,一个是屡次试图毁灭大陆的恶神,即使这场战斗注定了加文战败,战斗场面那也叫一个惊心动魄。

他们打着打着,就远离了熊熊燃烧的村落,深入了西林当中。

艾拉这才带着弟弟从灌木丛中爬了出来。

她遥遥地看了凯纳斯一眼,漂浮在半空中的血红身影:“仔细想想,凯纳斯也不对劲。”

“什么?”

“你说咱们来的寝宫里挂着凯纳斯的画像,”艾拉说,“那寝宫就应该是凯纳斯的了,爱尔,你觉得他的住处给你什么印象?”

爱尔脸上的泪痕还没擦干呢,被艾拉这么一问,压根没反应过来。

“我,我想想,”爱尔一边擦泪一边洗思索,“就是感觉,他的寝宫里好多书呀。”

是啊。

艾拉早就感叹过了,不知道住在那间寝宫里的神明到底是谁,这么大规模的藏书,一定是个热爱钻研的知识分子。

而凯纳斯杀人的模样可不像是知识分子。

他穿着法师袍不假,但和加文对峙时的情绪不比突然死了妻女的主角冷静多少。那双血红的眼睛里几乎找不到任何理智的存在,要是一句极其癫狂也不为过。

在《西林英雄》的背景设定只是说,恶神凯纳斯毫无人性、不知怜悯,几次欲图毁灭大陆都被站在人类一方的申明阻止,却从没说过他是否天生如此。

将寝宫和他理智全失的模样联系起来,艾拉觉得……凯纳斯怕不是被逼疯的。

“别管了,”艾拉收回思绪,“先出去看看。”

直到两尊大神跑进西林深入打架,身影彻底消失在了村落附近,姐弟二人才大胆地跑进村落里。

火已经燃尽了,只剩下一地焦土。

艾拉记得村民在凯纳斯到来,徒手搓了几个大火球砸中她家时就全部逃离了村子,因此除了第一时间遭遇攻击的加文一家没什么伤亡。

这也降低了他们被发现的可能性。

“艾拉,”爱尔问,“你想干什么?”

“没什么。”

艾拉撸起袖子,朝着已然化为废墟的木屋走过去:“我就想看看我能不能挖出自己。”

爱尔:“……”

总觉得哪里不对呀!站在原地的小男孩顿时为难起来:直觉告诉他,艾拉不应该这么做。但是一时半会爱尔也说不出理由。

好在他不阻止,总有人会阻止的。

就在艾拉试图从物品栏里翻出个铲子的时候,黑色长裙再次出现在她的视野范围内。

又是“妈妈”——西林女巫玛格丽特,或者说,不知道是以什么形式出现的,母亲的幻影。

这一次,玛格丽特没有不讲道理,没有满脸激动。她只是静静地站在废墟的另外一头,和艾拉遥遥相望,淡金色长发之下美丽的面孔平静却也哀伤。

玛格丽特静静地端详着自己的女儿:“艾拉,我劝你不要这么做。”

行吧。

看来挖出自己确实是个正确的选择,艾拉心想。自从踏进光柱开始,“母亲”形象的就是标准的RPG游戏关键NPC的形象,还是出现在回忆杀、幻境或者其他脱离游戏世界存在的特殊场景里的那种——只要艾拉选择触发剧情,“妈妈”的幻影就会出现。

反过来,只要她出现,就证明艾拉触及到了主线剧情。

就像是她找到了藏在现代公寓里的白水晶,就像是现在,艾拉已经拿出了铲子,准备将废墟中的自己挖出来。

“妈,”艾拉很是无奈,“你究竟想干什么?”

“我只是想你平安。”

玛格丽特的神情是那么的哀伤,她碧绿色的双眼里饱含深情和哀痛,母亲的面容中浮现出悲伤的情绪,哪怕是假的,还是让艾拉心底一阵一阵抽痛。

“在远离纷争和混乱的地方,”她开口,“过上幸福平凡的生活。”

艾拉干笑出声。

失去火光之后村落一片死寂。

远处仍然能听到震天动地的战斗声,但这与面前的事情全然无关。月色之下的西林女巫,一袭黑色长裙,神态端庄、神态诚恳,仿佛一抹伫立在天地之间的幽冥。

或许,她本来就是幽冥。

“不。”

艾拉轻声开口:“我的母亲不会拥有这样的愿望。”

玛格丽特微微瞪大眼睛。

“我问你,妈妈,”艾拉说,“你知道我的灵魂有所损伤吗?”

“有所损伤……?”

玛格丽特蹙眉:“那一定是凯纳斯攻击造成的伤害。袭击降临的前一刻,我将你送到了其他世界,也许那时你的身体已经处在濒临死亡的状态。”

艾拉大概懂了。

身体一旦死亡,灵魂就会消失——按照常理是这样的。但如果她在死亡之前,被送走到其他世界的身体里了呢?

有所损伤,却不足以魂飞魄散,所以艾拉仍然活了下来。

但问题在于,艾拉不是穿越了一次,她在现实世界过了一段日子后,又回来了。

“那我从现实世界回来,”艾拉阖了阖眼睛,“势必会再损伤一次。我的灵魂已经因为来来回回损伤了两次,妈妈,你现在又想把我送回去,第三次损伤,你觉得我还剩下什么?”

“……”

玛格丽特顿时无言。

“从小你就教导我,遇事不许逃避,”艾拉无所谓地笑了笑,“小时候你可比爸爸严厉多了,爸爸还说过你不要对我那么严格呢,还记得吗?”

“……是啊。”玛格丽特的表情缓和下来。

“我甚至在想,说不定我回来才是你真正的意思,”艾拉抬起眼,“送走我只是权宜之计,回来面对我的人生才是正确的选择。你不这么觉得吗,妈妈?或者说我该叫你什么白水晶的附属产物?”

玛格丽特失笑出声。

她看上去还是那么悲伤,“妈妈”的形象摇了摇头。

“和加文一样倔强,”玛格丽特说,“你想好了,艾拉。一旦做出决定,就不能再回头。”

“你后悔过吗,妈妈?”艾拉突然问道。

“后悔什么,”玛格丽特笑道,“要说后悔,我就该后悔嫁给你的父亲,他的身畔总是会出现各种各样的死亡与意外。但艾拉,嫁给你父亲,是我这辈子最不后悔的事情。”

说完,玛格丽特的身影蓦然消失不见。

艾拉凝视着她消失的地方许久,深深地吸了口气,握紧了铲子。

八年前的记忆宛如刚刚发生般深刻——换做是谁九死一生,重伤被掩盖在层层灰烬之下,还没被父亲找着,险些活活闷死,都会印象深刻的。

于是艾拉凭借记忆,成功地挖出了“自己”。

八年前的小艾拉满身是血,双目紧闭,躺在废墟当中奄奄一息。看到灰烬当中的小姑娘,身后一直不敢吱声的爱尔终于忍不住了。

他跑向前:“这、这是你吗,艾拉?”

艾拉:“应该是吧。”

爱尔:“那接下来该怎么办?”

她也不知道。亲妈的影子怎么就这么走了,倒是告诉我接下来该干啥啊!

艾拉盯着“自己”满脸血的面孔看了半晌,最终小心翼翼地弯下腰,伸出了手。

就在她触及到小艾拉的瞬间,躺在地上的血人发出了刺目白光,艾拉下意识拿手挡,等到光芒过后,地面上的人不见了,落在灰烬中的是一枚巴掌大小的白水晶。

她把水晶拿了起来,而后整个天地开始褪色。

“爱尔!”

已经经历过一次切换场景,爱尔听到艾拉的喊声立刻向前,拉住了姐姐的手。

这一次,他们真正的回来了。

艾拉一手握着白水晶,一手牵着艾拉,再抬头时,广袤且明亮的月色依然被柔和的灯光取代,夜空变成了天花板,树林和一地灰烬恢复成凯纳斯寝宫的模样。她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到了阿洛伊修斯的声音。

“回来了?”精灵的声线自上方响起。

寝宫二楼高高的书架一直顶到天花板处,阿洛伊修斯坐在方便取书的梯子上,明明看不见,却依然拿着书本。艾拉和爱尔归来之后,他阖上手中的书页,侧过头,失去焦距的眼眸微微垂着,他低声说了几句话。

艾拉:“他说什么?”

爱尔眨了眨眼睛,回过神来:“阿洛问,你是否拿回了白水晶?”

姐弟二人不约而同低下头,看向躺在她掌心的白水晶。

上一章:第33章 公爵小姐07 下一章:第35章 公爵小姐09
热门: 学长[重生] 资本对决 留守媳妇 死神大人他C位出道啦 大宋的智慧 二锅水 大祭司 重生后我成了妻管严 重生小地主 怀了隔壁班穷校草的崽之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