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英雄之女32-33

上一章:第26章 英雄之女30-31 下一章:第28章 公爵小姐01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离开天临堡时, 加文·韦斯特还是个没人知晓的山大王;自沃恩堡归来, 他已经成为了西林公爵。

艾拉对此的唯一感受就是:摄政王不太好对付。

送给加文这么大个名头,听起来那叫一个牛逼——在此之前, 整个人类王国就只有两个公爵。一个是摄政王布雷安本人,另外一个是镇守北方的丹顿公爵。

如今的加文, 是人类王国自建国到现在, 第三个拥有公爵名号的人。

然而艾拉为什么说摄政王不好对付呢, 因为名号听得响亮, 一封就封了个公爵,可以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了, 可实际上国王什么都没给。

第一, 绵连无尽的西林山脉和森林比王国都大, 然而又有什么用呢?森林里没人、没有社会文明, 千万年来不曾有人踏足开发, 甚至天临堡压根不在王国的版图之内。人类王国的边境止步于艾拉居住的村落,刚好位于西林山脉的山脚,摄政王说全部的西林山脉都给了加文, 反而是把人类王国的版图扩大了不少。

第二, 这么一封,加文名义上再次成为了国王的人。不管他本人怎么想,还是得做做表面功夫。除非直接撕破脸, 否则足以摄政王在短暂的几年之间足够掣肘加文。

要知道父亲是存着自立为王想法的, 而现在他成为了人类王国的公爵, 意味着一旦称王, 那加文·韦斯特就沦为和阿洛伊修斯一样的叛国者。

只是艾拉觉得,眼下还是认怂为好。天临堡总共九十个人,其中还不少是老弱妇孺。摄政王给了天临堡合法身份,至少是认同加文不想开战起冲突的观点。

发展起步时还是不要牵扯政治了,艾拉默默地想,天临堡离王都这么远,还有奥利安德在,一时半会摄政王也不会派探子过来,此时不闷声发大财,那就是傻瓜。

当然了,跟着父亲去了一趟沃恩堡,他们带回来的可不止是天临堡的合法名分那么简单。

加布埃尔和伊莎贝拉兄妹和他们的团队只是一部分,更重要的是,“夜莺”的商队为了证明他们重视天临堡到沃恩堡这条线路,特地派了一小队商队代表,携带各式各样建设物资、生活用品跟随加文,来到了天临堡。

四个人离开,回来时却浩浩荡荡跟了十几名人员,不用加文多说,天临堡的成员就明白了情况。

不说别人,留守天临堡的露露就很开心。

临走前她亲口叮嘱艾拉联络商队,结果商队直接带着货跟来了,老成持重的萝莉族长忍不住扬起了笑容,她一笑起来漂亮的娃娃脸上眉眼弯弯,总算有了八岁小姑娘的模样。

“商队带了不少物资,”艾拉说,“你家要是有什么需要的东西,去找他们买就是了。”

“不说这个。”

露露喜气洋洋:“我自然是看到了商队,你还带了不少人,又有劳力送上门啦!”

艾拉:“……”

她刚想说,你怎么满脑子除了压榨劳动力就没别的,但艾拉转而瞥见了威廉控诉的目光,立刻闭上了嘴。

行吧,压榨劳动力就压榨劳动力,艾拉绝对不承认是自己带坏了露露。

“我正要说这事,”艾拉正色道,“如今天临堡初具规模,是时候重新分工了。”

“你打算怎么做?”威廉问。

“露露,”艾拉不答反问,“还记得我之前说,要把牲畜分散到各个家庭中吗?”

“是的。”

露露点了点头:“你想到了办法?”

艾拉:“嗯。开个会吧,一会儿奥利安德那里见。”

天底下怕是也只有天临堡这一个“城市”,核心管理人员正式开会时是在花园而不是在大殿了——这可不怪艾拉,当年的西林精灵把天临堡大殿修得富丽堂皇,现在他们可没足够的资源和时间去修补那些玻璃花窗。

并且奥利安德的本体扎根在天临堡的花园里,围着她讲话反而更为方便。

“我想了个主意,”见人员到齐,艾拉宣布道,“现在天临堡的居民以家庭为单位居住,其实和寻常城市没什么区别。不如就把之前的分工解散掉,改为以家庭为单位的生产模式。”

“之前的分工解散掉?”

露露有些困惑:“你是说,把猎人、工兵和后勤全部解散掉吗?”

艾拉:“对。”

威廉:“也不是所有人都以家庭为单位居住。”

艾拉面无表情:“单身狗没人权。”

她非常冷血地无视了一众人等无言的凝视——干嘛啦,她又没真的让人住六人间。要知道虽然说是三十四个房间,但西侧的建筑群可是独立于城堡建筑之外的,那就是一大连片居民区,名义上是房间,其实各个都是能住整个家庭的宅邸了。

六个人住个宅子还挤吗,二十一世纪大城市的一部分社畜都没这待遇呢好吧。

“我的想法是,”她进入整体,“像鸡鸭牛羊这些牲畜,不需要集体畜养,还专门找人照顾。每个家庭可以用很低的价格力所能及地购买需要的牲畜、认领没有开荒的农田,付了钱,东西就是他们的。”

简而言之,就是把公家资源出借给私人。

露露明白了:“那买不起的呢?既养不了鸡鸭,也没钱买地该怎么办?”

艾拉:“我们还有伐木场和矿场啊,采石场也理应提上日程。没钱买资源,就卖劳动力。今后天临堡就像是其他城市一样,收入全靠税收和商业贸易。”

威廉的神情立刻严肃起来。

他和露露不一样。就算年仅八岁的小萝莉能够担任一族之长的职责,也不如威廉这个实打实的贵族更明白艾拉这番话中的意义。

“税率你打算怎么定,”威廉问道,“还有收税的项目,这都不是闹着玩的。”

“税率不会由我来定。”

艾拉扯了扯嘴角,把高岭之花放置这么久,总算是轮到他派上用场了。艾拉那句天临堡不留废物可不是闹着玩的,但凡进了城堡大门,一个都别想跑。

“让阿洛伊修斯和我爸来考虑这些,”艾拉讲完思路,长舒口气,“至于威廉带来的士兵,还是回归本职吧。一小队士兵天临堡还是养得起的。”

尽管艾拉觉得短时间内不会有战事上门,就算真的有,十二名士兵也做不了什么,可该有的东西必须得有。

中世纪背景下的战斗,训练有素、掌握战争知识的士兵几乎和所谓的魔法师一样少见。甚至在《西林英雄》这样的低魔背景下,一名身经百战的战士甚至比不会搓火球的法师还有价值。这个世界中的大多数战争,还是处在招募农民劳工进行简单训练就上阵的状态。

所以艾拉觉得,现在威廉带领的是十二名士兵,未来就可能是十二名骑士。

听到她这么说,威廉也自在了很多——这足以艾拉在沃恩堡可不是信口胡说,她不会让威廉当光杆司令的。

“暂时没别的事,”艾拉最终提醒道,“商队带来了不少物资,你们也可以去看看,交换或者购买一些有用的东西。”

直到此时,奥利安德才柔声开口:“需要我现在就清空【人口】菜单的分类吗?”

艾拉想了想:“保留总数和家庭户数即可。”

看看这金大腿,随时可以更新分类和细则,其他系统做得到吗!

“还有。”

艾拉又补充道:“发布一个建立贸易站和酒馆的任务,奥利安德。前者把信息发布给天临堡的所有居民,我们雇佣居民来建设,一人三十金币;后者交给加布埃尔和伊莎贝拉。”

奥利安德:“啊,夜魔混血的双生子。你真是厉害,艾拉,我上次见到夜魔混血还是两千三百年前。”

艾拉:“……”那是够久的。

林中仙女一边感叹双胞胎的血统,一边从地图中高亮出毗邻西侧居民区的两个位置,并且在【任务】菜单中公开了新的项目:

【主线任务A:重建天临堡】更新。

【任务D:修建贸易站,待招募人员:0/10,薪金:十金币,要求:天临堡居民。】

【任务E:修建酒馆,负责人:加布埃尔、伊莎贝拉。】

“这样如何?”奥利安德问道。

“太好了,”艾拉点头,“谢谢你。”

不得不说奥利安德很会选地方,贸易站和酒馆被她标亮在居民区的最东边,几乎紧挨着城堡大门。虽然天临堡本身不大,但这样安排却是符合城市布局规划的。

“没关系。”

奥利安德听起来心情不错:“这么久了,能看到天临堡热闹起来,是一件好事。”

艾拉:“呃……我爸决定带外人来挖矿开采,你不介意吗?”

奥利安德冷笑一声。

“就凭人类,”她说,“你们能带走多少呢?”

“……”

这可真是来自大自然的蔑视啊。

并且,按照现在的生产条件,他们还真不能挖多少。西林山脉广袤且物产丰富,在远离天临堡的深处不知道藏着什么东西呢,也不怪奥利安德会出言嘲笑。

如此照顾天临堡,已经是她亲近人类,外加看在艾拉妈妈的面子上了。

“对了,”奥利安德又说,“之前阿洛伊修斯希望你采购书本和纸笔回来,你没忘记吧?”

“当然没有,”艾拉说,“我这就给他送过去,叫上伊莎贝拉一起。”

“哎?”

奥利安德有些惊讶:“阿洛伊修斯认识她吗?”

“不认识。”

艾拉勾起嘴角:“给他介绍个徒弟。”

既然加布埃尔说他的妹妹一直想当个学者,艾拉觉得,偶尔帮人圆个梦也没什么。

“让我,让我当阿洛伊修斯的学徒?”

伊莎贝拉听到艾拉的来意后,艳丽的面孔中浮现出犹豫痕迹。

艾拉:“怎么,你哥哥说你很想成为学者。”

伊莎贝拉双眼一亮:“是的!但是……”

艾拉:“阿洛伊修斯还是一名相当厉害的法师,你同样拥有魔法天赋。天底下恐怕也只有他能在教导你科学知识的同时,还能教导你如何运用魔法了。”

千载难逢的机会摆在面前,说不心动才是真的有问题。伊莎贝拉肉眼可见的被说动了,只是神情中仍然残存着踯躅痕迹。

“阿洛伊修斯可是教导过国王的人,”伊莎贝拉小声说道,“而我只是一名舞者。”

原来是自卑。

如此美绝人寰的少女竟然会自卑,艾拉有些哭笑不得:“阿洛伊修斯现在还是一名逃犯呢,你和你哥哥可是正经缴纳赎罪金取消通缉,他可没有!让弑君的逃犯教导一名公民学习,是他的荣幸才对。”

伊莎贝拉:“可是……”

艾拉:“别可是了,就一句话,你到底想不想把握住这个机会?”

伊莎贝拉顿时闭上了嘴。

美丽的姑娘垂下眼眸,纤长浓密的睫毛盖住了她的眼睛,却盖不住她脸上的坚定。片刻过后,伊莎贝拉重新抬眼,郑重其事地开口:“尽管我觉得精灵不一定会接受我,可我愿意试试。”

艾拉勾起嘴角。

“这还差不多,”她满意地说,“不试试怎么知道?走吧,我带你去学者塔。”

学者塔位于天临堡大殿的东侧,与居民区相距大概二百米左右。由于人手不足,大殿东侧的所有建筑尚未开工,因此,离学者塔越近,周围的场景就越发荒芜。

人声逐渐远离,直至她们进入学者塔彻底消失不见。西侧的居民区热闹非凡,完全是新兴聚落的模样,而东侧的高塔之内却一片寂静,仍像是杳无人烟的历史遗迹。

阿洛伊修斯就住在这里。

甚至是,一段时间不见,他还把学者塔弄得有模有样。

高塔没了屋顶,是奥利安德用藤蔓和树荫遮盖住了天空。白日的阳光透过枝蔓树叶倾洒进来,落在精灵简陋的床铺和行李架上。空旷的大厅里,奥利安德同样用自己的藤蔓充当了大部分“家具”的功能,唯一一个人为的制品,就是摆在阿洛伊修斯面前的木桌。

一眼看过去,倒是还蛮有种亲近大自然的闲情逸趣。就是不知道阿洛伊修斯本人看不见、听不见,是怎么搞出一张桌子的。

像往日一样,在艾拉踏进学者塔时,他仿佛有所感应般抬头,寻觅到了艾拉的方向。

拆掉锁链之后,阿洛伊修斯果然不太一样了。

还是那头乌黑的长发,还是那双没有焦点的浅色眼睛。但伤势得以恢复,再加上奥利安德的照顾,被折磨了八年的囚犯总算是有了精灵该有的样子。

至少他的脸色好看了不少,恢复正常肤色的阿洛伊修斯看上去也不是那么的阴沉冷漠,带着血色的皮肤中和了他身上捉摸不透的气场,连带着带着疤痕的眼睛“望”过来时,竟然多少有点那种出尘高人的意味。

“什么事?”精灵问。

艾拉把手中的书籍纸笔放到他的书桌上:“你要的书我带来了。”

阿洛伊修斯摇了摇头。

“不是我要,”他说,“书籍是给你和爱尔的。”

你早说啊!害她白跑一趟。

她的腹诽还没结束,坐在木桌对面的阿洛伊修斯仿佛嘲笑般动了动嘴角:“恐怕你并没有检查过我让你买了什么书吧。”

艾拉:“……”

确实没有。艾拉一进城,就把清单交给了沃恩堡的人,然后自己去专注夜魔兄妹的事情去了。直到阿洛伊修斯出言提醒,她才想起来看看包着的书籍都是什么。

由麻绳捆在一起的书籍,不过是一些到处都能买到的诗歌小说,还有画册图册之类的,非常适合给爱尔这种年纪小还没接触过人类社会文明的男孩入门。

阿洛伊修斯与艾拉隔桌相望,精灵依然神色平静,然而对着艾拉,他倒是收起了那副瞧不起人的轻蔑姿态。

“天临堡有什么事,让加文和其他管理人去负责,”他淡淡地说,“你是公爵小姐,不是服务于他人的管家。因为琐事荒废掉学业,今后天临堡发展起来,你打算用什么治理它?”

课还没正式开始呢,老师的架子先端起来了。

艾拉倒是不介意,阿洛伊修斯说的在理:“那刚好,接下来定税率的事情就交给你和我爸了。”

阿洛伊修斯颔首。

“除此之外,”他问,“你还有什么事吗?”

“有。”

艾拉推了一把身边的伊莎贝拉,夜魔少女自从进门开始就一直不敢吭声。

“介绍个徒弟给你,”艾拉说,“过目不忘、擅长算数,还有魔法天赋,你觉得如何?”

阿洛伊修斯无动于衷:“你说的是你身边一直不说话的夜魔?”

艾拉:???

你到底是不是个盲人了!

“请她下午单独过来吧,”阿洛伊修斯说,“也不是什么人都值得我教导的。”

伊莎贝拉默不作声地攥紧拳头。

自卑是一回事,被精灵点名瞧不上是另外一回事。十七岁的少女到底是心气高,也拥有属于自己的自尊心。阿洛伊修斯的话语落地,她微微昂了昂头,开口竟然是颇为生疏的精灵语:“谢谢你给我这个机会,阿洛伊修斯。”

直到此时,阿洛伊修斯才侧了侧头,给了她一个勉强算是笑容的神情:“请你尽力而为。”

待到夜魔少女离开后,艾拉才按捺不住好奇心:“你究竟是怎么知道的?”

“知道什么?”

“来的是我,甚至还带着一个陌生人。”

“夜魔的灵魂与人类的灵魂不一样,这种种族很少见,灵魂的存在比其他物种要强烈许多,”阿洛伊修斯解释道,“不过她的灵魂波动很浅,或许是混血吧。”

“……”

好吧,到底是活了不知道几千年的老妖精,段位比伊莎贝拉这种有天赋却没入门的年轻姑娘高的多。听起来他不仅能分辨出有问题的灵魂,也能分辨出不同种族的灵魂。

“而你。”

阿洛伊修斯站了起来。

“你的灵魂——”

“并不完整,”艾拉平静地接下了他的话语,“爱尔也是如此,因此你能在看不见的情况下,精准地感觉到我,是吗?”

“很好,你已经知道了。”精灵开口。

艾拉没错过阿洛伊修斯在开口之前的瞬间犹疑。

能让这位高岭之花犹豫,估计他是没猜出具体情况,只是法师的天赋让他意识到了姐弟二人非同寻常的地方,也是他总是能够在艾拉出现的时候找到她的原因。

仔细想想,阿洛伊修斯看不见,听不见,也无法说出人类的语言。如果不是奥利安德的存在,他的世界是多么的可怕——满目漆黑,一片寂静,所拥有的只有铺天盖地的黑暗。就像是把人关进了不见光也没有人的囚牢中,甚至听不见自己的声音。

这一关就是八年。

虽然这完全是阿洛伊修斯咎由自取,但艾拉还是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父亲没说灵魂不完整是否有什么不好的方面,可现在看来,至少她和弟弟的“不完整”,对于阿洛伊修斯反倒是好事。

在他那绝对黑暗和幽闭的世界里,艾拉和爱尔是唯一活着的存在。

艾拉深深吸了口气。

有那么一刻她仿佛感觉自己距离阿洛伊修斯近了一点,然而回过神来时高岭之花还是高岭之花:面无表情,神态冰冷,一袭长袍不露任何皮肤,黑色长发之下的眼眸平静且锐利,只是没看她而已。

“你究竟想要干什么,精灵?”艾拉终于问出了这个问题。

“你的父亲请我教导你与你的弟弟,”阿洛伊修斯回答,“显然,我要做的就是培养西林公爵的继承人。”

艾拉突然懂了。

她沉默片刻,继续问道:“如果我和爱尔,同你昔日教导的老国王一样烂泥糊不上墙,你也会杀了我们,寻觅新的继承人,是吗?”

阿洛伊修斯勾起嘴角。

他笑起来并不那么硬邦邦的,特别是在伤势初遇、身体健康的情况下。纯血精灵的五官深刻,面容英俊却且有几分刻薄的意味。但当他笑起来时就不一样了,微微翘起的薄唇中和了高颧骨和深刻眉眼带来的冷漠,仿佛不食烟火的星辰落地,变得温顺随和起来。

然后温顺随和的阿洛伊修斯轻启双唇:“是的。”

艾拉:“……”

“你知道这话让我爸听见,”艾拉很是无奈,“你死定了吧?”

“对自己如此没信心吗,艾拉?”阿洛伊修斯挂着笑容反问。

说完,他重新坐回椅子上。

“明日开始上课吧,”精灵又恢复了那副似乎什么都无所谓的姿态,“我不认为你和你的弟弟会沦落到那种地步。”

离开学者塔时,艾拉心情极为复杂。

说实话阿洛伊修斯的处境和状态确实让艾拉有所触动,可但凡她对这家伙产生几分同情心,这点同情心就会紧接着被他亲手消灭掉。

真是不爽!

“艾拉,”奥利安德的声音从她身后响起,“你要把这些话告诉加文吗?”

艾拉回头,林中仙女从泥土中现身,她紫罗兰色的眼眸中写满了担忧。艾拉端详她片刻,开口:“你是想让我说,还是不想让我说?”

奥利安德并不犹豫:“你应该说。”

身为西林公爵,为继承人聘请的老师竟然天天惦记着杀人,这怎么都说不过去。但……

“至少他足够坦白。”

艾拉长舒口气。

“阿洛伊修斯完全可以不把这些话说出来的,”她对奥利安德说,“但他并没有隐瞒。”

上一章:第26章 英雄之女30-31 下一章:第28章 公爵小姐01
热门: 在他加冕为王前 农妇当自强 熬鹰航空业 孽乱村医 天命为皇 驻京办主任4 咸鱼不想继承千亿豪门 [综英美]英雄人设反派剧本 说好一起做单身狗呢 快穿之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