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英雄之女26-27

上一章:第22章 英雄之女24-25 下一章:第24章 英雄之女28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艾拉与加布埃尔商量好, 明日由他带路去见见伊莎贝拉,然后艾拉就请夜魔混血的少年怎么爬上来的, 怎么爬了下去。

第二天晌午,艾拉将昨夜的事情转述给了父亲。

加文木着一张脸听完了全部细节:“那名夜魔混血昨夜翻进了你的房间?!”

艾拉:?等一下,这个好像并不是重点啊老父亲!

加文:“把那个臭小子给我叫过来。”

艾拉:“……”

她转身走出沃恩堡, 无比同情地拍了拍加布埃尔的肩膀:“我爸请你去单独谈谈。”

——能确定的是英雄加文不至于和一个毛头小子动手,但具体加文和夜魔少年谈了什么, 艾拉就不得而知了。

她只知道加文走出沃恩堡时, 身后跟着的加布里尔脸都是绿的。

“既然进城,”加文吩咐道,“就带着爱尔一起去逛逛,不过只有你俩可不行。”

“我已经同威廉说好了, ”艾拉回复,“毕竟他是在这儿长大的。”

加文满意地点了点头:“你安排的很好, 我没什么要担心的。”

说完他转头看向加布埃尔, 冷冷道:“别忘记我说过什么, 小子。”

加布埃尔缩了缩脖子。

虽然不知道具体亲爹和加布埃尔说了什么,但艾拉觉得, 那肯定不是什么好话。之前威廉不过是因为误会打算把她抓回去,就被加文放了狠话威胁,午夜翻窗进房间嘛……

呵呵,反正艾拉觉得,绝对不会有下回了,有爹真好。

一路上加布埃尔的神情都不怎么自在, 当然,他不是最不爽的那个。

最不爽的还是打头的威廉。

回到故乡的小少爷,好心情并没有维持多久。他策马带路走在最前方,纵然艾拉只能看到他高大的骏马和银凯背影,也能感觉到威廉几乎肉眼可见的低气压。

爱尔困惑地挠了挠头。

他完全不知道昨夜翻窗的插曲,可性格仔细敏感的爱尔精准地察觉出了气氛不对劲。小男孩坐在艾拉身后,悄悄拽了拽姐姐的衣角:“艾拉,发生了什么呀?”

“没什么。”

艾拉挑了挑眉:“关系不和而已。”

爱尔:“哎?”

加布埃尔嬉笑道:“小少爷不喜欢我咯。”

说完,他转头看向艾拉和爱尔。

没想到加布埃尔的骑术还算不错——要知道,在中世纪背景的生产条件下,能够碰到马的不是贵族阶层,就是格外有钱,加布埃尔可是两样都不沾。可他依然稳稳当当地坐在马背上,和艾拉差着半匹马的距离。

俊俏的拉丁少年神采飞扬,和走在前方一声不吭的威廉形成鲜明对比。加布埃尔对着爱尔眨了眨眼睛:“据说沃恩家的威廉小少爷,是艾拉小姐的未婚夫,是吗?”

爱尔眉头一拧,精致面孔上写满了不忿。

“才不是呢,”小男孩嘀咕道,“父亲说了,那是艾拉很小时候的口头婚约,算不得数的。”

“所以他得努力想办法让婚约算数才是。”

加布埃尔瞥了一眼威廉器宇轩昂的背影,语气中带上了几分嘲讽:“沃恩子爵把他留在天临堡,大家都传威廉小少爷要入赘你家啦。要是艾拉不要他,他在天临堡的位置岂不是很尴尬?没了沃恩堡的继承权,小少爷唯一的出路就是成为英雄加文的女婿,才有可能拿到天临堡的继承权。”

爱尔瞪大眼睛。

在精灵社会中可没这么多弯弯道道,纯血精灵动辄活个几千年,又鲜少有子嗣诞生,社会在各个方面都趋于稳定。

七岁的小男孩,还是第一次了解到,步入婚姻不仅仅可以是出于爱情,还可以是出于利益。

“那,那,”爱尔难以置信,“威廉不喜欢艾拉吗?”

“他要是不喜欢,在他眼里我就是想抢夺地位的人,自然可恶,”加布埃尔无所谓地说,“他要是喜欢,那我就是情敌了,比可恶更可恶,没什么区别。”

“所以你喜欢艾拉。”爱尔恍然大悟。

“当然!”

加布埃尔这才将目光挪到艾拉身上。

少年清澈如孩童般的眼睛里饱含深情,他笑容灿烂,似乎爱尔随口一提的,正是天底下最值得加布埃尔在意的事情。

“不过像我这种没身份没地位的人,”加布埃尔满不在乎地说,“自然也不会渴求什么正式地位。”

艾拉抽了抽嘴角。

她又不傻,听不懂加布埃尔的潜台词——夜魔少年的意思是,他自知身份卑微,当不了艾拉未来的丈夫。因此不求地位不求名分,喜欢就是单纯的喜欢,和威廉·沃恩这种把自身未来全部维系在艾拉身上的男人根本不一样。

“你打住。”

然而艾拉可不止这套,她瞥了加布埃尔一眼:“少拿你对付贵族的那套来对付我,以后你要是再挑拨离间,我就让你留在沃恩堡当内应。”

被戳破真实目的后,加布埃尔也不羞愧或者内疚,只是挂着笑容,极其自然地转移话题,和爱尔聊起来沃恩堡的风土人情。

艾拉倒是不怪加布埃尔。

要想在王都站稳脚跟,当个交际花,讨得诸多贵族喜欢可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至少这证明了夜魔少年颇有手段——既然如此,像这种明目张胆地说威廉坏话,对他这种等级的人来说就有些低级了。

认识第二天就这么干,与其说是想达成什么目的,不如说是试探。

一番告白下来,加布埃尔得到的是艾拉直截了当地态度:她不喜欢阿谀奉承,也不喜欢甜言蜜语。在天临堡势力当中,贵族式的“罗曼蒂克”是没有任何价值的。

希望他能明白自己之后该怎么做,因为艾拉的宽容十分有限。

“哎,威廉少爷!”

加布埃尔突然扬声开口:“我们的住所就在前头!”

——终于到了!

不得不说,夜魔兄妹还是挺会享受。

明明是王都的通缉犯,几天前还在西林镇狼狈逃窜,几天后来到沃恩堡,他们还是租了一间相当奢华的大宅子。

加布埃尔翻身下马,似乎是看懂了艾拉的神情,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尖:“我们人多,住旅店是住不下的。”

说完,他看向宅子大门:“伊莎贝拉,我带着大人物们回来啦!”

几秒钟后,宅子内部传来了一道清脆的声线:“加比!”

叮铃哐啷的声音伴随着脚步声,由室内直奔室外。艳丽明媚的少女从宅子中狂奔出来,直接扑向了自己的兄长:“加比,你可算回来啦,哪位是艾拉小姐,哪位是艾拉小姐?”

艾拉:“……”

不等加布埃尔回答,少女就发现了来客中唯一的女性。

四天前在西林镇惊鸿一瞥,艾拉对伊莎贝拉的印象只有四个字:机灵、好看。如今近看下来……这不叫好看,这叫人间绝色啊!

拉丁少女一袭白色的简单长裙,个子高挑,面目素净。既没有舞台上的艳丽妆容,也没有诱惑精致的薄薄舞服。但正是如此,伊莎贝拉不着铅华的容貌才美得格外真实。

她身材窈窕,一头黑发散在蜜色的皮肤上,笑容烂漫且毫不遮掩,那双黑色眼眸中充满了喜悦和希冀。要说加布埃尔看向艾拉时多少还有点图谋不轨的意思,伊莎贝拉则是单纯的感激和崇拜了。

“怪不得您能让加布埃尔念念不忘。”

伊莎贝拉抿了抿嘴角,走到了艾拉面前:“谢谢您,艾拉小姐。要不是您,我和我哥哥,还有我们的朋友,可真的要走投无路啦。”

——那一刻,艾拉总算明白那些贵族们为什么会沉湎温柔乡,甚至不惜为其产生矛盾了。

老天在上,有这么一个漂亮姑娘,用不含任何**和索求的目光盯着你看,向你表达感激,就算艾拉自诩性取向笔直,也知道伊莎贝拉肯定不如表现得那么单纯烂漫,也下意识地愿意相信,她展示在外的一切都是真的。

“我没有义务收容你们。”

但是不行!

艾拉稳住心神,平静地开口:“现在在王都,只要抓到你或者你的兄长,就能换来四千金币的酬劳。这八千金币我可以替你们垫付,还你们自由的身份。”

夜魔兄妹均是一惊,伊莎贝拉瞪大眼睛:“八、八千,你全部支付?”

艾拉:呵呵,别的没有,就是有钱。

亲爹的物品栏里什么没有?随便拿出个宝贝价值就不止四千了好吗,更别提现金。艾拉没清点过加文的袋子里到底装了多少宝贝,她也清点不过来,但艾拉敢确定以父亲的资产,估计能够养活一座城堡经营好几年。

可惜的是,天临堡缺的不是钱,是社会资源。没通商没正式运转,她手里有再多的钱也花不出去。

“钱我不会白花,”话说得毫不客气,但对着伊莎贝拉漂亮的面孔,艾拉还是情不自禁放缓语气,“你们得靠自己的本事还给我。”

说完,她从物品栏里拿出来一份文书。

“我请沃恩堡的管家连夜拟了一份雇佣文书,”艾拉说,“你们要是愿意,就把名字签上,待我临走时随我一起,并且把文书给我;要是不愿意,撕毁就是,当我没存在过。”

“愿意,愿意!”

加布埃尔立刻接过文书,恨不得当场签下名字:“我们会尽力而为。”

艾拉觉得他们也会接受。八千金币而已嘛。

虽然在沃恩堡附近,八千金币可以说是一笔难以想象的巨款了。加文回来之前,独自生活的艾拉一年的开销也不过七八十金币。但对于一个城市来说,却不算什么。

相比较而言,为天临堡工作,总比被抓回王都流放做苦力好。

“除此之外,”艾拉继续说道,“我希望你们能在我们逗留沃恩堡之间,与来往的商队联络一番,看看哪些愿意开拓前去天临堡的新道路,又有哪些值得达成长期合作。”

“这个容易。”

伊莎贝拉兴高采烈地应了下来:“就交给我和加比吧!”

说完,她亲昵地牵起艾拉的手。妩媚动人的少女,身材玲珑有致、容貌艳丽无双,然而那双眼眸里却藏纳着童真和星辰:“我和哥哥会好好工作,证明自己。诸神在上,艾拉小姐,您真是太善良了,神明真是有眼无珠,让英雄加文的两个孩子都拥有残缺不完整的灵魂。”

艾拉:?

爱尔:????

等一下。

她怎么知道的?

伊莎贝拉话语出口的瞬间,艾拉内心涌出的困惑甚至大于震惊和警惕——她也是在不久前才知道爱尔的身世秘密,这件事连银山脉上的其他精灵都不知道,伊莎贝拉怎么可能会知道?

难道夜魔……还拥有看清灵魂的能力吗?

而且她那句“都”是怎么回事?

艾拉刚想开口,就看到加布埃尔在拼命给自己的妹妹打眼色。伊莎贝拉身形一僵,不再开口。

不着急。艾拉心想,反正这也不是可以够当着爱尔的面讨论的事情。

“联络商队的事情就交给你们了,”她暂且按捺住心底的疑惑说道,“别让我失望。”

“当然不会!”

加布埃尔允诺道:“请相信我们,艾拉小姐。”

离开夜魔兄妹的宅邸后,今天的正事算是暂且告一段落。

艾拉原本的打算是带着爱尔在沃恩堡外的市镇转一圈,但现在看来……

她侧目看向身侧板着脸的威廉。

这家伙从今天一出现,就一直保持着旁人勿近的低气压,搞得艾拉顿时丧失了所有逛街的心情。

“回去吧。”她说道。

威廉:“……”

青年抿了抿嘴唇。他抬起眼,对上艾拉的视线,威廉几度欲言又止,最终还是放弃了表露真实想法的念头。

“艾拉,”他低声说道,“我想和你谈谈。”

艾拉一点也不惊讶威廉会有这个想法,他能憋这么久才叫她意外呢。她牵起爱尔:“回去再说。”

“——艾拉!”

就在艾拉迈开步子的前一刻,威廉·沃恩突然握住了她的手臂,一把将艾拉拉了回来。

青年死死握住艾拉的手臂,雕塑般深刻的面孔死死绷紧,海一般的眼眸里犹如酝酿着狂风骤雨,滔天的海浪欲图从他的眼中喷薄而出。

“我想,”他声音压得极低,几近爆发边沿,“和你谈谈。”

“艾拉,”威廉·沃恩一把拽住了艾拉,“我想和你谈谈。”

或许是威廉的神情过于紧绷,或许是由于生性敏锐而察觉出了情况不对,总之就是,在艾拉意识到问题的时候,平日里格外不喜欢威廉小少爷的爱尔,也难得没有跑出来横插一脚火上浇油。

相反地,爱尔下意识地抓紧了艾拉的手:“艾拉……?”

艾拉平静地抬头看了威廉一眼:“谈可以,你想在大街上谈?”

威廉:“……”

“回去再说,”艾拉抛下这么一句,翻身上马,“别吓到我弟弟。”

说完,坐在马上的艾拉看向威廉。

最终青年只是阖了阖蓝色的眼睛。再睁眼时那之中酝酿的狂风骤雨暂时停歇:“好,我在沃恩堡塔楼上等你。”

语毕,他同样翻身上马,一路无话。

“艾拉。”

回去的路上爱尔格外不安:“威廉他没事吧?”

艾拉:“不用管他。”

爱尔:“我、我可以陪你一起的!”

年仅七岁的小男孩嗅不到属于男女之间的诡异风波,但他还是本能地感觉到了不对劲。爱尔趴在艾拉身后说悄悄话:“他要是欺负你,我就打他!”

艾拉:“……”

天好地好,还是自家弟弟最好。

她忍不住侧过身揉了揉爱尔软踏踏的头发,勾起嘴角:“别担心,我能解决。”

不就是单独谈谈吗,艾拉早知道会有这么一天了。

从威廉·沃恩被父亲毫无预兆地甩给英雄加文开始,这家伙的命运可谓突逢巨变,转到了一个他不曾想过的路途上。而小少爷为人极有偶像包袱——总是挺直脊背,面目庄严,艾拉就没见过他流露出疲惫和颓丧的时候。

人都是有极限的,早早爆发,至少比在沉默中死亡好。

艾拉将爱尔送回自己的房间,出门之后,直奔沃恩堡的塔楼。

她抵达塔楼的时候,威廉已经在那里等待了。

时值黄昏,染透天空的昏黄同样倾洒在沃恩堡最高处的建筑内部,遍地暖色的同时,也尽是斜阳照射不到的阴影。

威廉·沃恩伫立在塔楼边沿,最后的阳光拉长了他的影子,更是照亮了他的面孔。

他就像尊漂亮的雕塑——和含情脉脉的夜魔少年加布埃尔不同,威廉的英俊宛如天神,容貌坚毅、眉眼深刻,极具男子气概,却远不至于粗犷无礼的地步。

而一头柔软的黑色卷发,和那双海一样的眼睛,再加上黄昏的暖色则中和了威廉的强硬,让他看上去高傲却又彬彬有礼。

所以艾拉一直觉得,威廉小少爷真是生错了游戏。他就像是童话歌谣和爱情传说中走出来的完美骑士,应该去乙女游戏里当男主的,还是CG和剧情都比其他男性角色多一截的那种。

听到脚步声,他转过头:“你来了。”

艾拉随意往塔楼的窗边一靠:“你不是想谈谈吗,谈吧。”

威廉蓦然握紧了腰间的剑柄。

良久之后,他才打破沉默:“我只是想知道,在你心里我算什么?”

艾拉:“……”

道出这句话的威廉小少爷语气艰难、面容沉痛,但艾拉只觉得脑壳疼——这什么渣男劈腿被抓现行后的审讯现场啊!

她揉了揉额角:“我更想知道你想当什么?”

威廉顿了顿,冷声开口:“我是你的未婚夫。”

艾拉挑眉:“所以你就真的想像加布埃尔说的那样,靠暖床上位?”

“你——”

不知道是提及夜魔少年的名字,还是“暖床”一词激怒了威廉。艾拉的话音落地,犹如压垮青年理智的最后一根稻草,他只觉得脑内紧紧绷起的弦蓦然断掉。

“艾拉·韦斯特。”

威廉·沃恩迈开步子,他高大的身形笼罩住艾拉,青年一把将她按在了墙壁上,居高临下地用海蓝色的眼睛死死盯着他。

“我知道你看不起我,”他几乎是从牙缝中挤出的这句话,甚至连额头上的青筋都隐约可见,“但是一个男舞者,凭什么也瞧不起我?沃恩家的后代纵然一无所有,失去了一切地位和继承权,也总会比到处给贵妇当情人的货色高贵,你竟然把我和他相提并论?”

艾拉叹息一声。

她丝毫不畏惧地抬起头,迎上威廉掀起狂风巨浪的眼睛。

行啊,至少终于把心里话说出来了。艾拉看他憋着不说还一副我是你未婚夫我对你有责任的架势无语很久了。

“威廉少爷,”艾拉平静地说,“你冲我发火前,先自己想想,是我瞧不起你,还是你轻贱你自己,把你和一名男舞者相提并论?”

离得那么近,艾拉的额头几乎抵在威廉的脸侧,她能清晰感觉到青年愤怒的呼吸,亦能看清他海蓝双眸中的纹路。

还壁咚她——真当这是什么恋爱养成游戏的CG触发事件吗,你跑错片场了老哥!

想到这点,艾拉就很是无奈。

“你口口声声说你是我的未婚夫,”艾拉抬起手,“那么订婚证明呢?”

威廉一怔。

不知是没料到艾拉能这么平静,还是确实没想过这个问题。艾拉的话语落地之后,他的眉心依然深深拧着,可眼底的情绪中却沾染上了几分困惑。

“你和我并没有订婚,”他说,“哪里来的订婚证明。”

“没有订婚证明你就认定我是你的未婚妻,”艾拉就等他这句话,“你觉得这合适吗?你我之间没有任何正式协定会成为夫妻,不提法律约束和宗教约束,说出去你觉得你我的名声会好听?”

“我并不——”

“你等会再和我争论。”

艾拉轻声打断威廉的话:“等我把话说完。我知道你爸把你丢给我爸是件很可怜的事情,但你也不是没有出路了吧。”

“……我不觉得留在天临堡是件很可怜的事情。”

威廉紧绷神情:“加文是拯救世界的英雄,这是我的荣誉。”

艾拉:“那更好了,你现在跟着拯救世界的英雄做事,接受他的教导,这是多少人都求不来的机会。”

“目前天临堡当中,只有你一个人知道该如何训练士兵、带领军队,”艾拉继续说道,“而就算你经验不足,但你背后的领导是加文·韦斯特——这是多好的机会?成为统帅天临堡兵力,成为坐镇一方的大将军,难道不比入赘韦斯特家族更能体现价值?”

其实虽然威廉不承认,但艾拉还是挺可怜他的。

一名子爵的次子,备受宠爱、容貌英俊,还带着精锐士兵的小少爷,就算以后继承不了爵位,也会是个相当优秀的骑士。就像是艾拉时常吐槽的那样,这家伙就应该走爱情传说路线,娶一位美貌的贵族妻子,过上诗歌中才存在的生活。

但现实总比浪漫诗歌残酷,他爹把他卖给天临堡当人质可怜归可怜,但也不是艾拉从中作梗吧?总是和她过不去算是怎么回事!

从威廉·沃恩第一次吐出“我是你的未婚夫”这话时,艾拉就意识到,小少爷喜欢不喜欢自己不清楚,但他真的把未来悬系到了她身上。

然而平时他自己患得患失就算了,结果加布埃尔一出现,他就立刻摆出一副“我是正宫我不高兴”的姿态……拿错剧本了吧你。

上一章:第22章 英雄之女24-25 下一章:第24章 英雄之女28
热门: 没人要的白月光 成为攻略目标后每天都在看大佬演戏 房产大玩家 朕的爪子一定要在上面 落魄后我被死对头盯上了 灼寒 (系统)当幸运值为max时 审神者栽培手记[综] 穿成恶毒小姑子 快把这C位拿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