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英雄之女24-25

上一章:第21章 英雄之女21-23 下一章:第23章 英雄之女26-27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加布埃尔速度极快, 轻而易举地就把追兵甩在了身后, 眼瞧着舞者即将脱离路人的视线,身后一个人怒吼一声:“骗子,别想跑!”

——在喧嚣的人群当中,利刃划破空气的声音是那么明晰。

艾拉和逃跑的舞者均是一惊:抓骗子就抓骗子,诈骗犯罪不至死,上武器就不合适了吧?!

她想也不想, 抽出了腰间的短刀, 同样投掷过去。

艾拉的动作慢了一步,但她是当着加布埃尔的面抽出了刀刃,俊秀的少年呼吸一滞,一个闪身——她的短刀恰好和后面的暗器相撞, 一齐掉在了地上。

加布埃尔吓了一跳,踉跄几步,摔倒在艾拉面前。

爱尔:“哇……你没事吧?”

“我没事!”

舞者利落地爬了起来,他笑眯眯地看向爱尔:“谢谢你的关心, 小先生, 我……”

后面的话,在他抬头看清艾拉的面孔时戛然而止。

加布埃尔黑色的眼睛对上艾拉碧绿的双眸, 她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他, 一头微卷的红发似火似血, 在日光下艳丽夺目。红发半遮面部轮廓,白皙清丽的面孔没什么表情,这使得她微挑的双眼带上了几分审视的意味。

那一刻, 天崩地裂、雷鸣狂闪,无名火焰犹如神明创世点燃的火山般直窜天空,地动山摇犹如凯纳斯叛离诸神劈开大地——

这一切,都发生在加布埃尔心底,夜魔少年他第五千七百八十三次坠入了爱河!

加布埃尔躬身捡起地面上的短刀,略微沉重的刀身在他的掌心灵巧调转方向,少年握着刀身,将刀柄递到了艾拉面前。

拉丁裔少年一勾嘴角,乌黑的眼眸凝望着艾拉的面孔,眼神仿佛孩童般无邪:“同样谢谢你的仗义出手,小姐。”

艾拉无所谓地侧了侧头:“也谢谢你和你妹妹的舞蹈,当然,不脱衣服更好。”

加布埃尔:“……”

他的神情一顿,而后那双黑眼睛蓦然亮了起来。

“我会记住你的建议,小姐,”他深情地说,“也会记住你动人的面庞和火焰般的长发,下次再见面,或许我与我的妹妹会编一支以你为灵感的舞蹈。”

说完,他把短刀往艾拉手里一放,拔腿就跑。

爱尔一脸惊叹地目送加布埃尔消失:“艾拉,他好像喜欢你哎?”

艾拉:“……”

她很是无语:“骗子的鬼话你也信?走走,吃东西去。”

不过,别的不说,这位英俊潇洒的骗子身手不错。

艾拉甚至觉得,估计他那位出卖兄长毫不犹豫的妹妹,也应该有两把刷子——不然的话,身为王都的通缉犯,他俩早被抓起来了。

回到旅店后爱尔兴致勃勃地将广场上发生的事情告诉了父亲,这种小贼骗子,加文自然是不放在心上,但他还是认真听完了爱尔的转述。

“艾拉做的对,”他评价道,“骗子归骗子,确实罪不至死。西林镇的住户大多心地善良,投掷武器估计也是一时情急。那名男舞者要真出了事,大家也会心怀愧疚。”

威廉:“加布埃尔和伊莎贝拉?我总觉得在哪里听到过这两个名字。”

艾拉:“他们说,兄妹二人是王都的通缉犯,还骗了什么……”

爱尔记忆超群:“欧文伯爵?”

威廉恍然大悟。

“我想起来了,”他旋即蹙眉,高大的青年握着酒杯,俊朗的面孔上写满了不屑,“据说他们是夜魔与人类的后代,并没有夜魔的能力。但兄妹二人八面玲珑,在王都的贵族之间颇受欢迎。”

艾拉惊讶:“夜魔与人类的后代?那可比夜魔还要少见。”

人类和其他种族很难繁衍出后代,即使有,后代也没有生育能力。游戏设定里的解释是违背自然法则,实际上就是物种隔离嘛。

夜魔本来就少见,而夜魔和人类生育出的后代,自然是少之又少。

威廉似乎不太喜欢这种非人生物,他不过一哂:“我听说他们搅得欧文伯爵家中鸡犬不宁,加之兄妹二人还同其他贵族闹出过丑闻,摄政王下令以诈骗犯的身份通缉他们。”

艾拉:“哇。”

爱尔:“哇!”

七岁的小男孩瞪大眼睛,转头看向艾拉:“可是艾拉,我觉得那个夜魔的儿子喜欢你哎?”

威廉:“……”

沃恩家的小少爷差点把嘴里的酒喷出来。

艾拉很不客气地翻了个白眼,轻轻拍了爱尔脑袋一下:“胡说什么?”

不用讲夜魔兄妹的前史,艾拉也能猜出大概:长什么好看还是舞者,等着和兄妹春风一度的男男女女不知道有多少呢。把他当回事才是脑子有问题。

小小的插曲一过,艾拉立刻将这件事抛在了脑后。

第二天他们收拾行装,离开西林镇,往东赶往沃恩堡。

离沃恩堡越近,威廉也就越放松——之前被父亲匆忙留在天临堡,多少也有几个月的日子了。不管沃恩子爵怎么卖儿子,沃恩堡到底是他的家。

而沃恩子爵呢,得知加文拖家带口到来,自然也是早早扫榻相迎。

“加文!”

中年发福的沃恩子爵亲自出门迎接,他没穿盔甲,而是上好的绸缎外套。这倒是遮盖了沃恩子爵的啤酒肚,让他看起来贵气十足。

艾拉跟随父亲翻身下马,一边扶着爱尔落地,一边暗暗观察着沃恩子爵身后的……青壮年。

男人看上去三十出头,一头黑色卷发和海一样的蓝眼睛。这样的特征让艾拉多少心中有数了。

果不其然,威廉走向前:“乔治。”

“威廉,”男人蓝眼一眯,流露出一个和威廉极其类似的复杂神情,他叹息着伸手给了威廉一个拥抱,“我的弟弟。”

这就是沃恩子爵家的长子吧,长得倒是挺像的。

“想要宴请你可真是不容易,加文,”沃恩子爵笑呵呵地抱怨道,“既然来了,咱们两个一定得不醉不归!

加文不轻不重给了沃恩子爵一拳,大笑出声:“你这家伙,还想着喝酒。我看还是抓紧拿起刀剑和我练练,收收你发福的肚子才好!”

在沃恩子爵的带领下,他们走进了沃恩堡。

“艾拉,”爱尔好奇地望着周遭的一切,“你之前来过沃恩堡吗?”

“嗯……小时候来过。”

不过那会的“艾拉”还不是艾拉,父母也不曾死亡离开。在如今艾拉的模糊记忆里,沃恩堡辉煌热闹,建筑高大,像是神明才会待的地方。

现在看来,怕是小时候个子小,又不怎么出村,所以记忆中为市镇自动带上了滤镜。真实的沃恩堡,基本就是个威力加强版的西林镇。

与天临堡不同,沃恩堡地处平原,城墙高耸厚实,面积却比天临堡差远了——人们所说的沃恩堡,不仅仅是沃恩子爵居住的地方,更是依靠城堡所出现的商业市镇。

平缓的地势为沃恩堡带来了大量商人和手工业者,虽然沃恩一家不过是子爵,但他们的辖区,却拥有着人类王国西侧最为繁华的城市。

小时候的艾拉只觉得人来人往格外新奇,长大后的艾拉,看到的却是机会。

她没忘记父亲是为了什么带他们下山的。

是时候让人们知晓天临堡的存在了——当时的艾拉这么说。然而在中世纪背景的封建社会里,该如何让消息以最快的速度传遍大陆呢?

自然是要联络商队,只要行走在城市之间的商人们知晓天临堡有利可图,那么全世界都会知道,昔日覆灭的城市回来了。

当然了,除了与商队做生意外,还可以与其他领主做生意。

沃恩子爵坐拥商业发达的两个市镇,还和父亲有过命交情,于是乎在艾拉眼里,子爵大人已经变成了金灿灿的钱币和明晃晃的商机,那叫一个讨人喜爱。

她小算盘打的噼里啪啦,脸上的笑容也变得情真意切:“是个发财的好地方。”

爱尔:???

小男孩儿挠了挠头,不太明白艾拉为什么突然说这句话。

待到他们进入真正的沃恩堡,市镇的喧嚣热闹统统被关在门外,加文和沃恩子爵还在兴致勃勃聊着什么的时候,一名看打扮像是管家的仆从走了过来。

“老爷。”

他停在沃恩子爵身边:“有件事我需要私下汇报。”

沃恩子爵一挑眉:“你不认识加文了吗,管家?和这野兽没什么需要避讳的,要是有麻烦,我还指望他能帮忙呢。”

管家:“这——”

他自然是认识加文,管家先生先是对着加文行了一个礼,然后颇为为难地看了看子爵,又看了看大殿的其他年轻人。

堂堂中年人,竟然因为沃恩子爵的话语闹了个大红脸。

“刚刚有个商队求见,”管家清了清嗓子,无比尴尬地开口,“他们说、说得到了一对儿夜魔双胞胎,说要送给您。”

爱尔:“……”

艾拉:“…………”

威廉:“………………”

沃恩子爵勃然大怒:“我要那玩意干什么?!差人叉出去!!!”

管家擦了一把冷汗,连连鞠躬:“是是,我这就去!”

“什么都往我这里送,”沃恩子爵悻悻道,“这要是让孩子他娘知道,我可就惨了。走走,加文,房间早给你和你的孩子们安排好了,先行休息,明日再去市镇逛逛。”

艾拉一脸的惨不忍睹:夜魔双胞胎,想也知道是之前西林镇碰见的加布埃尔和伊莎贝拉了。两个市镇之间就隔了三天的路程,他们是真的不怕消息传过来被抓回王都领赏啊?

不过她觉得,事情到这儿肯定还没完。按照《西林英雄》的剧情风格,有名有姓的角色未必有戏份,但三番两次接连出现的角色,身上肯定带着重要剧情。

而艾拉的直觉是对的。

当天晚上,艾拉刚遣走管家安排来的侍女,梳洗完毕准备上床睡觉,就听到窗外的天台上有细微的声响。

这可是四楼!

她立刻警觉起来,从物品栏里拿出披风光速裹好自己,拎着短刀,小心翼翼地打开窗子——

“夜安,我美丽动人的小姐。”

熟悉的磁性声线刹那间响起,艾拉抬眼,看到的是加布埃尔瘦削精干的身影。

璀璨夜幕之下,加布埃尔迎上艾拉的目光,灿烂一笑。

拉丁裔少年还是三天前的模样:黑发黑眼、蜜色皮肤,俊朗深刻的面孔和含情脉脉的眼神分毫未变。他戴了耳钉和项链,银饰在火光下折射着淡淡光芒,夜晚行走不方便穿白衣服,于是少年换了黑短褂,露出肌理分明的肩膀和双臂。

一句话总结——那叫一个卖、弄、风、骚。

“原谅我不请自来,”他用带着南方口音的通用语诚恳开口,无比希冀地看着她,“小姐,我是否有幸,走入你的闺房?”

艾拉面无表情地关上窗子:“呵呵,不行。”

加布埃尔:“????”这漂亮妹妹怎么不按套路出牌的!

“别别,”加布埃尔眼疾手快,一把按住窗子,“小姐,你稍等!”

——要知道加布埃尔可是踩在不过半个手掌宽的窗台上,猛一关窗,他非得从四楼上摔下去不可!

艾拉可不管他:“你松手!”

说着她一抬腿,就要把加布埃尔踹下去。

“小姐!”

加布埃尔趁机将半个身子挤进室内,他握住艾拉踢过来的脚踝:“小姐,请您听我解释。”

道出这番话的少年满脸诚恳,黑色的眼眸水波流转,其中藏纳的焦急和担忧丝毫不加掩饰——他的眼睛仿佛爱尔的眼睛,干净、清澈,藏不住情绪,盯着艾拉看时,似乎她是天地之间唯一值得注意的那个人。

“原谅我的轻薄,”他说道,“我不是来,咳咳,我不是来骚扰你的!”

“那麻烦你放开我的脚行吗?”艾拉面无表情。

“呃……”

加布埃尔猛然回神,这才意识到自己一直捏着艾拉的脚踝。

少女的小腿纤细又笔直,犹如天鹅的脖颈般优雅白皙。加布埃尔的手指落在她脚踝凸起的骨头处,肌肤相贴,多多少少有些旖旎的意味——猛然看去,跪在窗台的少年,就像是半夜与心上人私下相会,握着她的左脚,姿态极其暧昧。

特别是艾拉只在睡袍之外裹了一层披风,加布埃尔的视线顺着她光滑小腿向上看去……

他的脸蓦然红了。

“抱,抱歉,”加布埃尔慌乱地松开手,“我现在可以进来了吗?”

艾拉审视他片刻,最终还是放开了死死抓住窗子的手。

加布埃尔长舒口气,翻身跳进房间里。

“有什么事快说。”艾拉没好气道。

“很抱歉唐突打扰,”加布埃尔带着歉意一笑,“小姐,你是艾拉·韦斯特,英雄加文的长女,是吗?”

不得不说,长得好看确实是个优势。

丑八怪深夜翻窗进少女闺房,那叫性骚扰;美少年翩然长立,带着笑容诚挚道歉,就算艾拉觉得他脑子有毛病,也稍稍消了气。

“我是,怎么?”她回答。

“我此次到来,”加布埃尔开口,“是请求你能容许我和我的妹妹搬进天临堡。”

艾拉心底一惊。

搬进天临堡?他是怎么知道天临堡重新出现的。

加布埃尔见她默不作声,继续说道:“我知道你在想为什么我会知道天临堡的事情,艾拉小姐。很抱歉打听了你的身份,英雄加文归来,并且重新挖出昔日精灵首都的事情,即使还没传到王都,可在西林镇与沃恩堡却不是什么秘密。”

说完,他自嘲地勾了勾嘴角。

“像我和我妹妹这样,嗯,身份的人,”他轻咳几声,继续说道,“自然要打听好一切,才好行动。”

“你们要是真的那么小心。”

艾拉忍不住出言讽刺:“难道打听不到沃恩子爵是个妻管严?”

加布埃尔:“……”

提及白日的事情,加布埃尔尴尬地干笑几声:“哈、哈哈,我们打听到的是,十几年来沃恩子爵不曾有任何情人,还以为,还以为——”

“行了你不要说了。”

不就是以为人家是久旱荒漠来送甘霖,却没想到其实沃恩子爵是抱着一缕清泉当宝贝,夫妻二人恩爱的很。

倒是不怪夜魔兄妹会失算,如果威廉小少爷说的没错,他们二人一直在王都当交际花。《西林英雄》的游戏设定里,大部分贵族不是养情人就是夫妇二人各玩各的,私生活混乱都是常态。

所以父亲和沃恩子爵会是好兄弟了,两个人都是守着自己老婆过日子的情种。

不过……

艾拉重新打量加布埃尔一番。

“你和你妹妹,”她问,“真的是夜魔生下的孩子?”

“是啊。”

加布埃尔苦笑道:“我都已经十七岁了,仍然不知道这算是幸运还是不幸。”

“所以你们并没有夜魔的能力。”

“可以让人失了智爱上我和我妹妹?”

加布埃尔摊开手:“如果有的话,我何必在这儿同你浪费口舌呢,艾拉小姐。”

也是。

艾拉思索片刻:“所以……天临堡凭什么收留你们?”

加布埃尔:“啊?”

少年俊秀的面孔中浮现出几分茫然。他困惑不已地看着艾拉:“英雄加文不是收留了王国的罪人阿洛伊修斯吗?他现在耳不能听目不视物,更是无法发出声音,连这种没用的人你们都收留了呀!”

艾拉:“……”

行吧,合着在沃恩堡的居民眼中,他们成了福利院了是吧。

“你搞清楚顺序,是我爸先收留阿洛伊修斯,”艾拉说,“然后阿洛伊修斯挖出了天临堡。他再怎么残废,也是活了不知道几千年的纯血精灵,不仅我们需要他,天临堡的建设也需要他。你和你的妹妹能干什么?”

加布埃尔哑口无言。

其实他要是晚来两年,倒是真的有用。

别的不说,兄妹二人的舞蹈功底确实不错。要是天临堡发展起来,作为表演者到访,他们一定很受欢迎。

但现在的天临堡,除了居民区外什么还没修好,大殿房顶的漏洞还是奥利安德用藤条临时封上的,要两个舞者有什么价值?

“我们,我们……”

如果不是走投无路,加布埃尔也不会半路翻墙来找艾拉,他冥思苦想半天,最终开口:“我和伊丽莎白也能参与建设。”

艾拉:“你说。”

加布埃尔:“伊丽莎白从小过目不忘,特别是对数字非常敏感,她的算数学很优秀。要不是家里太穷……她其实更想成为学者。”

艾拉:嚯。

要是真有加布埃尔吹的那么厉害,真的能做到“过目不忘”的地步,不去当学者确实可惜了。

不是艾拉觉得舞者不好,但凡见过伊丽莎白舞姿的人不会说她不好的。但是人家姑娘确实想当学者嘛,是被家庭状况耽误了。

要是数学不错,倒是确实有用。至少现在天临堡确实缺少财政人员——尽管奥利安德能够暂时代替,可奥利安德不能踏出西林,也不懂人类社会的人情世故。

兄妹二人今年十七岁,如果伊莎贝拉确实有天赋,趁着天临堡百废待兴的时候上手,倒是没问题。

“那好,”艾拉点头,“伊莎贝拉可以留下。”

“太好——等等。”

加布埃尔笑到一半僵硬在原地:“那我呢?”

艾拉莫名其妙:“你也没说自己有什么用啊。”

加布埃尔:“……”

艾拉:“呵。”

见艾拉猫一般微微挑起的绿眸一眯,清丽的面孔尽显挑衅意味,加布埃尔心道不好——三天前西林镇惊鸿一瞥,艾拉·韦斯特仗义相助,艳丽的容貌和红发深深刻进了加布埃尔心底。

他本以为她是名英姿飒爽、拔刀不平的善良姑娘,现在呢?

看看这审视的神情,看看这强硬的姿态,分明就是个无情无义雁过拔毛的大地主。加布埃尔痛心疾首,他怎么也沦落到被脸蛋欺骗的地步了!

“我,”加布埃尔绞尽脑汁想了半天,也没想到自己其实能有什么用,“我也一定会有用的!好歹我也是带着自己的团伙从王都完好无损地来到了沃恩堡。”

团伙?

艾拉怔了怔,才意识到加布埃尔带的是什么团伙。

——自然是诈骗团伙!

想想之前弹奏乐器的乐师,还有西林镇的舞台也不会是由夜魔兄妹亲手搭建。她顿时有些哭笑不得。

要说有用,艾拉要一个诈骗团伙干什么;但要说没用……

其实加布埃尔挺会经营的。

不说别的,能够在王都胡作非为这么久,他肯定有过人之处。拖家带口招摇撞骗,也确实需要点本事。

艾拉还是不禁要感叹一句:兄妹俩给贵族暖床,实在是太可惜了。

加布埃尔或许没妹妹那么有天赋,但他能讨好贵族,自然也能讨好其他人。或许在天临堡开个酒馆不错,也可以当成外交人才储备着。

嗯,是个好主意。

“你看……”

少年确实善于察言观色,他见艾拉松开眉心,小心翼翼试探道:“我们还是有利用价值的,可否借你在英雄加文面前美言几句,收留我们?”

天底下,怕是也只有加文·韦斯特敢收留王国的通缉犯了。

不过艾拉觉得,收留阿洛伊修斯是不得已而为之,加上精灵本来就是父亲亲手抓住的,由他来处理无可厚非;再来两个诈骗犯,就有点向王权叫板的意思,不太合适。

倒是也容易,诈骗犯罪不至死,艾拉替他们缴纳罚金就是啦。反正亲爹的物品栏在自己手上,钱大大的有。

当然了,这是要兄妹二人打工偿还的。

上一章:第21章 英雄之女21-23 下一章:第23章 英雄之女26-27
热门: 死对头怀孕了,孩子是我的 蜜汁炖鱿鱼 花颜 数理王冠 揭短 她似救命药 非常女上司 青春蚁后 抓鬼小农民 秘书长3·大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