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上一章:第51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什么事?”按道理这种地方的礼仪是专门培训的, 不会不识趣的打扰客户。

礼仪把秦卿引至门边,打开门,最先看到的就是瑞丽见过的那个壮汉竹可爱,胖子为此吓了一跳。

他身后正放着那块她很想要的石头,上面还有一张小卡片, 秦卿拿了起来。

“三天前惊扰了美女,特奉上赔罪礼。”

落款是山海帮。

“……”

这块石头居然在山海帮手上?山海帮这么有礼貌的?难道是上回自己误解了他们?

无功不受禄, 秦卿又没有替山海帮做过什么, 就算她很需要这块原石, 也不可能凭白受之。

“多少钱?”她直接问道。

竹可爱摸摸头:“我们老大说送给你。”

“卡号。”秦卿假装没听见。

竹可爱忙摆手:“不行的, 不能收你钱,不然我季度奖金就全没了, 还要扣工资的。”

“而且你放心,我们山海帮是拍卖大会的主办方,有的是钱, 老大不会因为送了大嫂一块石头就吃不起饭的!”

“大嫂?吃不起饭?”这都什么跟什么?

秦卿深吸了一口气。

“这样吧,你把你大哥名片留给我,我跟他沟通。”

竹可爱转了转眼珠:“大嫂, 我给你。但是你千万不要告诉老大是我给的!”

……就你一个人来找过我, 不是你给的是谁给的?

但是秦卿并不因为欺骗傻帽而心软,她接过名片,对竹可爱笑了笑,就踏上了归程。

沈妙竹没有睡上多久,一片黑暗中, 她总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好像失去了什么,最终她再也睡不下去,惊坐而起,呼道:“系统!”

没有任何回音。

系统,已经在刚刚那波爆炸里消失了。

“你醒了?”有人问到。

沈妙竹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她猛地抬头,眼眶一缩:“王芳!”

王芳正是秦卿以前的经纪人,沈妙竹曾经联合王芳怂恿原主给牛奶下毒,才导致秦卿的穿越,后来,她因为协助贩/毒而被警察抓获,她怎么会在这里?

王芳友好的笑了笑:“我知道你刚刚在拍卖大会发生的事情了。”

她顿了顿,又说道:“你爸爸也知道了,他气得突发脑溢血,你说,你要不要救他?”

不救也好,他如果死了,就没人会追究自己这么一大笔钱打了水漂,而且作为继承人,自己还可以继承他的财产,再不用仰他鼻息。

沈妙竹心里一瞬间闪过这种想法。

但是她肯定不能告诉汪芳,她在汪芳面前一直是父慈子孝人设。

她非常熟练地露出焦急的表情:“救!救我爸爸!”

汪芳笑:“你现在没钱了吧?那怎么救,这里是缅甸,不是我兔,人家没钱也不给办事啊。”

沈妙竹的生命力真的是异常顽强,她很快确定了一件事:“汪芳一定有钱!”

她迅速进入状态,可怜兮兮的看着汪芳:“那……那我该怎么办?”

汪芳很满意沈妙竹的状态,她顿了顿,说到:“我是在街边捡到你和你爸的。秦卿真的是太过分了,她不仅把你弄得这么惨,你爸可是她的养父,养了二十多年,她都见死不救! 这世界上怎么有她这么恶毒的人!”

她的眼里露出深沉的恨意:“你我之所以会沦落到这个下场,都是她作的恶!难道你不想报仇吗?”

沈妙竹当然想,做梦都想,但是一直在路上,从未成功过:“秦家太有钱了,在燕京树大根深,我们想要对付她,完全是以卵击石!”

汪芳眼里闪过寒光:“别忘了,这是在缅甸,不是燕京。”

“你是说…?”

“我虽然在缅甸有些势力。但是据我们调查,秦卿很有些身手,而且本地的山海帮对她也多有照顾,要直接对付她很难,所以,我需要你的帮助,秦卿最在乎的人有哪些,他们都在哪里?”

……

“刀疤的电话打不通了。”

“瞿神医呢?”

“也打不通了…”

秦卿不详的预感越来越强,这次来缅甸之后,她总觉得有一张看不见的大网,沉沉笼罩在头上,可是又发现不了任何蛛丝马迹,她握着手机,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她的预感没有错,很快一个陌生的电话打了过来:“你哥现在在我们手上,限你5个小时内带现金到克拉钦的玉石场区来赎人,50亿,少一分也不行,我相信秦氏的的老板值这个价钱。不要报警,你知道,没有用的。也不要心存侥幸,你只要晚到一秒钟,就会再也见不到秦忆。”

不等秦卿讨价还价,对面就干脆利落的挂了电话,甚至没有向秦卿证实秦忆真的在他们手上。

缅北的武装冲突一直都没有停歇,克拉钦就在交战区,警察基本不敢干涉他们,就算警察接受了报警,玉石场区非常大,警察还没有找到他们,他们就会发现警察,然后及时撤离。

现在离瑞丽还有一个小时车程,而再回到木姐进入场区,还需要三个小时,也就是说,秦卿只有一个小时去筹钱以及想办法营救秦忆。

“我来开车。”秦卿嫌司机开得太慢,把他赶开。

半个小时以后,她回到了瑞丽的落脚处,房子里空荡荡的,一个人也没有,也没有打斗过的痕迹。

但是无论是瞿神医还是秦忆还是刀疤等保镖团队,都不见踪影。

秦卿的电话又响了。

“你确认了吧,秦忆已经落到我们手里了,不要心存侥幸,也不要想搞什么幺蛾子。”

他们有人在监视这里!

秦卿怕惹怒他们,不敢有多余的动作,径直开车前往场区。

缅北的郊野都是崇山峻岭,夕阳逐渐隐没。

乌尤河边的劳作还没有停止,江湖人称“怪手”的大型挖掘机还在轰鸣着。

山被挖得像月球表面似的,到处是坑坑洼洼的矿洞,有些矿洞像一个深邃的火山口,仿佛张嘴就要把所有人吞没。

“我到了。”秦卿在入口处给对方回电话。

“往北走500米。”

秦卿依言而行,对方显然在远处监视着她,她刚刚站定,对方就说道:“往西300米,从那个洞口进去。”

“第一个岔路口往右,第二个也往右,三岔路口走中间。”

矿洞里一片漆黑,怪石嶙峋,一旦塌陷,就会被活埋当中。

但是秦卿的眼神不受黑暗影响,对方还没察觉到她的到来时,她就远远的看到了前方:“汪芳。”

她比沈妙竹了解的多一点,汪芳是一个大毒枭的情妇,当时那个毒枭逃走了,看来他把汪芳救出去了。

还有胖子,胖子一见到秦卿,就大声喊:“秦小姐,救救我!”

秦卿的眼光越过胖子,看到被绑在矿洞最深处的秦忆,他在胖子身后起码还有两百米。

初见面时,秦忆的身体非常健康,而现在,他柔弱得好像一株莆苇,一折就断。

之所以有月光射下来,是因为这里是一个矿坑的最低部,高度高达数百米,也不知道这么大的坑是怎么挖的。

秦卿甚至还在汪芳的后面看到沈妙竹和沈父,秦忆估计就是被他们出卖的。

“是山海帮把我们抓起来的!”胖子急忙给秦卿透露情报。

“你说是我们干的?”

突然,身后的矿洞里又响起了脚步声,出来的正是竹可爱和一个身材遒劲挺拔的男人。

“不可能!我们老大绝不会干这种事情的!”竹可爱握拳看向那个戴面具的男人。

虽然戴着同一个面具,可是这个“仇哥”比从前那个仇哥竹竿样,身材要好得多,明眼就可以看出不是一个人。

“瞿神医在我这里,很安全。”那人似乎知道秦卿不信任他,远远的说道。

所以现在对面到底是一伙的,还是两房人马,秦卿感觉真的太束手束脚了。

不管这些,她的先把秦忆救出来再说。

一力降十会,她敢只身一人来到交战区,进入矿洞,有绝对把握可以从他们手下救出秦忆,哪怕暗地里,有数把枪对着秦忆和她。

她已经炼气八层了,暂时阻碍子弹对她来说轻而易举。

“别去。”突然身后那个男人说道。

他伸出手想拉住秦卿,但秦卿的速度比他更快,轻易避开了他。

这次,秦卿也挺清楚了他的声音,不由蹙眉道:“仇牧?”

“是我。”仇牧顿了顿,坦然接下了面具,月光下他的脸如同刀削。

“你怎么在这里?”秦卿脱口问道。

“和你一样的目的。”仇牧沉声道。

他首先看向了沈妙竹:“你不用顾忌她,我已经解决了。”

秦卿有点不明白仇牧是什么意思。

这时也来不及解释,仇牧很快道:“长话短说,看到矿洞里的那些原石了吗?那里面都是□□。来的时候那些也是。”

可是秦卿明明感觉到有灵气。

“这是我新研制的,能够制造纯天然玉石,同时在里面参杂暴躁的能量,我就是用这个炸毁了沈妙竹的系统。他们盗走了我的技术,想要用在暗杀首脑上,每一块小小的原石爆炸,其能量相当于500吨TNT,10米以内,都会粉身碎骨。”

秦卿悚然而惊:“你是说…前两次我去看玉石…”

仇牧沉重的点点头:“只要你进去救秦忆,他们引爆原石,这个矿洞就会全部炸毁,任由你有八只腿,也没法从那个矿洞里出来,只能被炸死在里面。”

“这个胖子早就有预谋的潜伏在你身边,两次都是想引你送死,他跟你经纪人有…”

仇牧不知道该怎么形容,顿了顿:“□□关系。”

“……”秦卿瞟了他一眼。

仇牧不知为什么,突然脸爆红,好像一块□□在心里炸了,一直烧到耳根。

“那他们总不是想跟我们同归于尽吧?”

“之所以选在这里,他们应该会有方式从这个矿坑直接上去,但是我们不知道,只能从矿洞走,绝对避不开□□。”

“那你进来干嘛,你直接通知我就行了。”秦卿真不知道仇牧脑子怎么长的,千金之子,坐不垂堂,他干嘛要来这么危险的地方,就为了救自己的好兄弟秦忆?

仇牧却以为秦卿责怪他,有点愧疚的低下了头:“对不起,我知道得太晚了,没来得及阻止他们。”

“……”只有千日做贼的,哪有千日防贼的。

对方是无法无天的武装势力,仇牧就算在本地有些根基,也很难阻止这么一群人吧。

秦卿只好安慰他:“这又不是你的错。”

对方的计谋一环扣一环,甚至不惜拿出了这么多的□□,就是要弄死秦氏兄妹两人。

秦卿不动声色的望了望矿坑,蹙起了眉,这个矿坑深有两百米,要是她一个人,1分钟内可以空手爬上去,但是带上秦忆和仇牧两人的话,就没有可操作性了。

那对方是打算怎么上去呢?

秦卿放开神识,很快找到了一组隐蔽的定滑轮。

但是这也不能阻止他们按下炸弹的开关。

突然,秦卿手机收到了一条短信,她的耳朵微微一动。

“还不把钱拿过来!还想不想要你哥的命!”见秦卿和仇牧两人低语,秦卿还收了短信,汪芳不淡定了,威胁道。

“你把秦忆带到这里来,我得确认他活着,否则我这五十亿不是白花了吗?”秦卿扬声道。

汪芳自然不答应。

“那我自己去看行了吧。”

秦卿打开手上的箱子,让汪芳看清楚,又合上,“支票都在这里,我带着钱进去确认他的状态,然后出来把钱给你们。”

汪芳想了想,同意了,警告秦卿道:“他绑得很紧,你别想耍什么花招,我们有把握在5秒内杀死他。”

“别去。”见秦卿真要进去,仇牧死死拽住了她的胳膊。

秦卿朝他露出一个笑容:“你不是想救兄弟吗?”

仇牧的声音发涩:“我也想救你。”

秦卿看他紧张,还跟他开玩笑:“那你更想救哪个?”

仇牧抿唇,直直望着她,眼里盛满月光:“你。”

“所以嘛,我去把你最爱的兄弟救出来--”

“嘎?”秦卿戛然而止。

仇牧跟她的交集不多,怎么会想救她胜过秦忆,这也太尴尬了。

“我小时候也遭遇过和秦忆一样的事情。”

仇牧涩然开口,“全身的能量被吸光,是瞿神医救了我。但是我没有秦忆那么幸运,我恢复以后,每年都会有11个月变成那种被吸干成骷髅的样子,特别可怖,非洲那些饿死的人什么样的,你见过吗,就那样儿。”

难怪看到仇牧时他那么瘦,秦卿都没认出来。

“我曾经一度觉得自己是怪物,丧失了活下来的勇气。后来,是你救了我!”

“……”秦卿蒙蔽,这从何说起。

“我那时候什么都不想做,什么人说话都不想听,就算心里医生给我开的药,我也全都扔了不想吃。”

“后来又是瞿神医,给我开了音域疗法,但是我不想听见任何月色,我觉得他们都在嘲笑我。”

“直到有一天,我听到了打铁声。那一天我终于睡着了,在梦里,看到一个小姑娘小小的胳膊拿着一个巨大的锤子,一直在卖力的敲击,她的任务是三千下,她力气小,足足敲了三天三夜才敲完。”

这不是秦卿刚到修仙界的事情吗,那时候她在外门,大家都瞧不起她,有一个师兄为难她,要她把那块生铁敲击三千下,她敲完以后,胳膊一个星期没抬起来。

仇牧又继续说道:“小姑娘敲完以后,倒在床上睡了三个时辰,她的胳膊肿得像萝卜一样,然后她起来以后,又用另一只完好的胳膊,再次敲了三千下,这次比上次还久,敲了整整四天。”

“我也就睡了整整七天七夜。醒来以后,我就明白,生活没有放弃我,我就不应该放弃生活。”

“后来,我见到了秦忆,发现他跟那个小姑娘长得一模一样……”

不知为啥,听到这里,秦卿总有点想笑,她也真笑出了声,但是这样好像挺不给面子的,她拍拍仇牧的手,温声道:“等我回来。”

说完,往秦忆所在的深邃的矿洞走去。

秦卿走到秦忆的面前站定。

“你看,还活着吧。”汪芳说道,“哎--你干嘛!你停下!“

秦卿不顾汪芳的劝阻,瞬间解开了秦忆身上的束缚,汪芳想要马上按下开关,但是想到秦卿身上的50亿,犹豫了一秒钟,才按下开关。

就这么一秒钟,秦卿已经带着秦忆出现在矿坑里。

炸弹的声音震耳欲聋,胖子和沈妙竹沈父都大惊失色,汪芳他们抛下胖子,往定滑轮处跑去,却发现绳子已经断了。

他们强作镇定:”我们上不去,你们也上不去,3分钟以后,这个矿坑就会全部炸毁,到时候谁也别想活!“

”是吗?“秦卿一笑。

这爆炸声中,天空中也传来轰鸣,众人才反应过来抬起头,看见一辆直升机停在上空。

一个英俊的中年帅大叔探出头来,不停挥手:”女儿,快上来!“

3分钟以后,秦卿和仇牧沉默的坐在机舱里看着秦忆,突然比刚才更巨大的轰鸣声响了起来。

秦忆猛然惊醒:”卿卿,你快走!“

”儿砸,你也太没出息了吧!“

众人看他张皇失措的模样,不由齐声笑了。

上一章:第51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心魔她又在搞事[快穿] 烟锁重楼 他站在夏花绚烂里 末世对我下手了 说好成为彼此的宿敌呢[穿书] 叩仙门 偏爱 氪金大佬的自我修养[综] 穿越那一片蓝 走出山沟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