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上一章:第34章 下一章:第36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秦忆刚刚醒来, 精力不好,刚刚又试图站起来,耗尽了精力,不过说了几句话,上下眼皮就又打架, 很快又睡着了。

他还想要陪秦卿去公司呢,秦卿想一想, 觉得有点哭笑不得。

被秦忆这么一绕, 秦卿差点忘记了观察他的身体, 虽然瞿神医说醒来就没事了, 但是这会儿他又睡着了,秦卿还是握住了秦忆手腕, 灵力在他的体内走了一圈。

这是她最近每天回来之后都必做的一件事情,用灵力滋养秦忆的身体。

上回她给秦忆输入灵力,发生了变故, 秦忆的经脉差点被撑破,之后秦忆的经脉被拓宽了,按理说两人是同胞兄妹, 秦卿因祸得福, 修为增加了,秦忆应该也会得到某些好处。

因为他一直没醒,他们没有来得及确认这对他有什么影响。

但是她后来给秦忆输入灵力,都再也没有发生了那种事情。

瞿神医也说,她每天给秦忆输入内力, 对秦忆早点恢复是有好处的。

替秦忆理完内息,秦卿的头上起了一层薄汗,瞿神医知道秦忆醒来,也赶了过来。

但是等他到时,秦忆又已经睡着了。

瞿神医替他把了脉,还是原来的说辞:“他的脉搏有点虚弱,但是能醒来了就没什么大碍。”

他微一沉吟:“他的脉搏如同空谷琴声,太过空旷了一点。我没猜错的话,这次危机拓宽了他的经脉,这样就显得他体内原有的生气不足,如果能温养一下,补足生气,他反而能因祸得福,说不定以后还有拥有内功。那种力量想要来吸走他的生机时,也会有更大的缓冲余地。”

瞿神医虽然不能内视,他说的也是内家功夫那一套,但是得出的结论和秦卿内视所见不谋而合,秦卿请教他:“要怎么替他温养经脉?”

瞿神医摸了摸他的雪白胡子:“玉质温润,如果能有好玉随身,想必对他的身体是有益处的。”

他这话提醒了秦卿。

事实上玉一直是灵气的一种载体,可以储存灵气,但是相比起各类灵石而言,玉储存的灵气实在太少了,在修仙界,秦卿手边的灵石无数,所以一时没有想起玉石来。

但是玉石比起灵石也有好处,它虽然承载的灵气少,可是更加温润平和,对于秦忆而言,可能玉石反而比灵石合适,不过秦卿现在手头上也没有灵石。

“何叔,我们家有玉石吗?”秦卿也没有了解过这样。

秦忆给她的一堆珠宝首饰里面,大多是时髦的钻石,金属之类的,很少有玉石,可能觉得秦卿这样的年轻人,不会喜欢玉石那种比较古典的首饰吧。

“有,有,有!”何叔忙点头,“之前老爷收集了一些,但是少爷他不喜欢,并没有带到这个别墅来,我现在就派人去拿。”

也不差这些时间,秦卿回到自己房间打坐,何叔很快就拿来了不少玉石。

大多都是雕刻好的摆件,玉石晶莹剔透,雕刻手法鬼斧神工,一看就是出自名家之手,秦老爷的收藏,没有一件不是精品。

但是秦卿却蹙了眉,她更想要的是没有雕刻过的原石,这些已经被雕刻过的摆件,因为人类的雕刻手法问题,反而会丧失一些灵气,上面的非自然纹路也会影响使用,至少布阵的时候会有一些干扰。

她现在打算给秦忆布置一个聚灵阵,她虽然是炼器宗出生,长项在于炼器,但是基础的阵法也略懂一二,毕竟炼器时经常需要聚拢灵气,聚灵阵是她常用的。

秦卿虽然嫌弃这些玉石,但是不代表她没有办法使用这些玉石。

她环视一圈,选取了几块碧绿的玉雕,这些都是帝王绿,也不知从哪里拿来一把小刻刀,三下五除二,就把原本的雕刻毁得一干二净,变成几颗圆圆的玉石,上面还有奇异的纹路。

何叔:“……”

虽然他觉得有点暴殄天物,但是仍然面不改色,想必老爷是不会为女儿玩了他毁了玉石生气的,如果他知道了,说不定还会买一堆来给秦卿砸着玩。

秦卿把得来的几颗玉石按阵法摆在秦忆周围,不过一会儿,房间里肉眼可见的灵气多了起来。

秦卿又故技重施,在自己的房间里布置了一个。

被她这么一折腾,秦老爹的玉石收藏也不剩几个了,至少不够她下回使用的。

虽然帝王绿在人间是顶级的玉石了,但是用来做聚灵阵,也只能支撑一个月。

秦卿看着剩下的一堆花花绿绿的玉石,固然他们件件都不是凡品,可是颜色花花绿绿,用来制作聚灵阵会导致灵气不够纯粹,看样子,还要想办法搞来更多的玉石。

她依旧问何叔:“我们家有玉石产业吗?”

据她所知,秦卿控股的公司,有上次她宣传过的Never,主打钻石首饰,还有一个Ever,是彩妆品牌,总之各行各业都有涉及,说不定也有玉石产业。

何叔犹豫了一下,他是内总管,外面的事情只知道一些,不是特别清楚:“好像是有一条的,这个你可以问小石,他更了解一些。”

小石就是秦忆的助理,上次秦忆在沈家签支票,就是他负责保存支票本,这次也是他协助秦卿冻结沈家账户,维持公司运行,他是秦忆的亲信。

秦卿于是叫来了小石。

小石果然对这些了若指掌,但是他有点迟疑:“小姐,我们倒是有玉石产业,只不过是去年才开办的,就在Never的旗下,现在Never旗下有两个子品牌,一个是钻石,一个是玉石,只是我们的玉石还没有打出名声来。玉石行业是一个比较古老的行业,老爷以前并没有关注行业,他嫌弃利润太低了,是少爷说,小姐以后回来,可能需要各类珠宝首饰,我们自己有生产线,才能给小姐最好的珠宝,才开办了这条产业。”

难怪秦氏旗下彩妆,珠宝这些女人爱好的品牌全都有,还有自己的服装品牌,秦忆还认识好多蜚声海外的设计师,秦卿以前只以为女人的钱好赚,没想到这些产业都是秦忆为了她开办的。

能有这样的哥哥,她夫复何求?

小石继续说道:“可是玉石行业非常排外,虽然我们在珠宝业有些人脉了,却始终打不进玉石行业的内部。请不到眼光好的老师傅,最好的货源同行也不会通知我们,现在能拿到的货源都是别人选剩下的,我们自己也没有可以挑原石的老师傅,始终拿不到最优质的玉石,品牌只能算是二流,像是老爷收藏的那种品质的玉石,我们店里现在是拿不出来的。”

秦卿蹙眉,她见惯了灵石,帝王绿这种玉石在她的眼里,也就胜在灵气精纯罢了,但是灵气实在太少了。再差一点的玉石,灵气就更加驳杂了,也更加少,秦忆想给她最好的,同样的,她也想给秦忆最好的,普通的玉石还真的不过她的眼。

秦卿以前也有过玉石首饰,但是她还真的没有关注过玉石产业链,她熬夜看了小石给她提供的资料,又自己上网查了一下,还让小石买来各种玉石作为对比,确定了和田玉和翡翠玉所产生的灵气更加精纯,其中和田玉更加温和,而翡翠玉带有生机,是现在最适合秦忆的。

而翡翠成矿和钻石一样,需要几千摄氏度高温和一万个大气压以上的高压,只有缅甸北部密支那地区的翡翠矿,才是最优质的翡翠矿。1

秦卿这边忙着翻找资料,对比玉石,沈妙竹那边也没有闲着,她忙着……睡觉。

“真的睡着了做梦到那个地方,你就可以得到能量帮我恢复容貌?”

沈妙竹在床上又打了一个滚,然后又一次问系统道。

她的系统已经懒得理她了,这都问了多少回了。

按理说,沈妙竹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马上睡着进入梦乡,然后取得能量恢复容貌,明天一早才能面对沈父,媒体还有去王导那里打卡上班,她身为女主,明天还有几场戏呢。

但是,睡着也不是那么容易睡着的。

今天发生了这么多事情,沈妙竹可以说是在浪尖沉浮,承压能力小的早就崩溃了,可是最大的挑战反而并不在今天,而是在以后。

今天她可以躲在房间里,借口手机停机了,谁也不见,可是明天一早呢?她总不能不出去见人吧,可是如果她今天不睡着,她明天怎么出去见人?

越这么想,沈妙竹反而越睡不着了。

她有打了一个滚,再次问系统道:“我真的能梦到那个地方吗?”

系统:“……”求求你快点睡着吧!

要是有这么容易睡着就好了!

沈妙竹突然灵机一动,现在已经半夜两点了,想必大家都已经睡着了,她记得王妈就有失眠症,医生给她开了安眠药,她可以趁这个时候去偷偷拿过来,吃了安眠药,总不会睡不着了吧!

说干就干!

沈妙竹拿一个纱巾蒙住了自己的脸,半夜光线暗,就算被看到了,也看不出什么异常。

然后她鬼鬼祟祟的打开一条门缝,外面黑漆漆的,一个人都没有,果然都睡着了。

沈妙竹踮着脚轻轻地走了出来,找到王妈放安眠药的地方。

果然在这里!

她心中一喜,爱不释手的拿起了王妈的安眠药,她终于可以睡着了。

突然,身后传来王妈声泪俱下的声音:“小姐,我看到网上的新闻了,你这么善良,秦小姐那么恶毒,我相信这一切都是她陷害你的!你千万不要因为那些不知真相的人骂你而想不开啊!千万不要为了这点小事就吞安眠药自杀!”

沈妙竹:???

王妈是一个很体贴的王妈,下午出门时沈妙竹就没有吃饭,回来之后又把自己锁进了房间,王妈本来就担忧她吃得不好,后来她也看到了网上的新闻,就更加担心了。

虽然小姐今天还要问她借五块钱,王妈担心过沈家付不起工资,她很快就要找下家了。可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现在她还拿着沈家的工资,自然要尽心尽力了。

她怕沈妙竹饿了,给她在厨房热了菜,半夜不放心,还出来看了一下,这不,正好碰到小姐出来,而且,她居然想不开要吞安眠药自杀!

这怎么可以!

王妈坚决收回了自己的安眠药,为自己的先见之明感到骄傲。

沈妙竹:“……”

还好天黑,王妈看不清她的面容,她只好像王妈保证她不会自杀,恳求王妈不要把这件事情告诉父母,灰溜溜的回到了房间。

然后在床上烙饼一样,翻滚了半天。

天光渐渐亮了,一夜无眠。

这样不行!

沈妙竹陡然从床上坐了起来。

再这样下去,她就完蛋了。连房门都没有办法走出去一步,就像阴沟里的老鼠一样,就算她可以不出去,不面对世人,难道最后还能活活饿死在这个房间里吗?

到时候沈父肯定会让人把她的门撬开的。

沈妙竹一拉好感度,发现龙总对她的好感度已经降到三十了,但是简子安的依然岿然不动,还有六十,可是出人意料的,简子安对秦卿的好感度居然达到了五十,这是历史最高峰了,要是平时,简子安这样首鼠两端,沈妙竹根本不想看他一眼,可是现在,对她还有六十好感度的简子安简直感天动地了,是她最后能抓住的救命稻草!

她立马拨通简子安的电话,跟他哭诉道:“子安,我脸上突然长了好多痘,你能不能帮我跟王导请假!”

简子安有点迟疑:“王导向来是最严厉的,你现在又有这么多□□,王导本来是支持你的,可是你要是不出现,时间久了,可能很容易产生变数。”

沈妙竹心凉了半截,这个时候,连简子安都不帮助她了!

不过简子安又提供了一个建议,他很理解身在娱乐圈的沈妙竹有偶像包袱,不想被人看到满脸长痘:“我们公司旗下有个蒙面歌王节目,如果龙总把我们剧组主角都借去做一期节目,王导想必不会拒绝,你也不需要露脸了。”

虽然心里对龙总照顾沈妙竹有点意见,可是简子安还是认为他们之间是光风霁月的,因此他毫无芥蒂的提起了龙总。

可是他不知道,现在龙总早就不是那个可以对沈妙竹百般照顾的龙总了!

但是沈妙竹还是觉得简子安这个主意非常好。

蒙面歌王是他们公司一档流量中等的节目,每个人都戴着面具上台演唱,以前沈妙竹还是有点看不上这个节目的流量的,龙总以前邀请过她,她没有答应。

但是现在这个节目对于她来说非常合适,她可以由此获得观众的喜爱,说不定不用入梦就可以恢复容貌。

还不用露脸,不会被观众知道她的脸的变化,但是在王导处又有了交代。

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事情,沈妙竹知道秦卿根本五音不全,把她也请去做这个节目,想必节目效果会非常优秀。

沈妙竹想起秦卿在台上跑调的样子,就感到解恨,就算她不答应,沈妙竹也可以借此炮制舆论。

沈妙竹在心里谋划了起来。

龙总对她的好感度已经不足了,恐怕不会满足她的要求。

但是,她知道龙总虽然外表很大男子主义,可是心眼跟针尖一样小,上回秦卿那样下了他的面子,早就得罪了他,如果知道这个节目可以让秦卿难堪,他一定会答应的!

这个时候,秦卿已经准备出发,去视察Never的生产线了。

她给王导打电话:“王导,我身体还没恢复,按照您说的,在家里养好病再来。”

王导:“……”这话就是他说的,现在他能说什么呢,怪只怪形势变得太快,打脸那是啪啪啪的响。

而且别人投资商也不是不给钱,误了的工她都追加投资,王导想说话,也不知道说什么。

这部剧拍起来实在有点不顺,但是其实碰到了群体吸毒这种大事,娱乐圈不啻于地震,很多明星都卷入了风波,王导隔壁有两个剧组主演都进去了,他这里的情况还算好的了,王导只能这样自我安慰自己了。

因为秦卿请假,沈妙竹又卷入风波,现在还没到,王导有点心灰意冷,很快答应了龙总要借走他的主演去参加蒙面歌手的请求。

只要龙总对他们还有信心,愿意带他们上节目,这也是在给他的新剧增添热度,至于他们能不能请到秦卿,关他什么事。

反正他不能再得罪龙总这个投资商了……

秦卿尽职尽责的给王导打电话请完假,就准备出发去公司了,没想到,她最先遇到的,却是简子安。

简子安就蹲在秦家的门口,看起来来了好一会儿了。

见秦卿出来,他眼睛一亮,走上前来,递给秦卿一叠文件,好像是个什么合同。

“只要你同意不再污蔑妙竹,我就可以和你在一起!”

他一字一句的说道。

秦卿:???

他不等秦卿反应,傲然说道:“我知道你一直想跟我在一起,所以看不惯妙竹,时时刻刻与她为难,可是你现在做得太过分了!”

他似乎还意识到这时候不该指责秦卿,而是应该跟她服软:“不管你以前做了什么错事,只要你现在停止污蔑她,我就可以答应跟你在一起!这里是合约,规定我们两个情侣关系存续期间的义务和责任。”

“第一,你不能在媒体上曝光我们的关系。第二,你以后再也不能针对妙竹,不能故意陷害她。第三,你去给你的养父母道歉,并且准时付给他们赡养费。第四……”

“停!”这还没完没了了。

秦卿摆手喊停,一双眼上下打量简子安。

简子安只觉得自己好像被估价的货物一般,他感到了一阵耻辱,但是被秦卿一双美目看着,他又觉得好像一只小手摸过一般,是淡淡的痒,他的心脏不知为何,扑通狂跳了起来。

为了掩饰心里的躁动,他开口说道:“机会只有一次,给你五分钟时间看合约,你考虑一下,如果这一次你拒绝了我,请你以后再也不要纠缠我,也不要为难妙竹!”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纠缠你的,那都是老黄历了好不?

要不是早上吃得少,秦卿感觉隔夜饭都要吐出来了。

她挑了挑眉,说道:“你不觉得你蹲在秦家门口等我的样子,就好像摇尾乞怜的乞丐一样吗?到底是谁纠缠谁?”

“你——”简子安深吸了一口气:“你这么针对妙竹,不就是为了我吗!我已经在你面前了,答应和你在一起了,你干嘛这样口是心非,我不喜欢口是心非的女人!和我在一起之后,我希望你能温柔一点!”

“还有,刚刚我没有详细说,我们在一起以后,我不会问你要一分钱,但是我们两个只谈恋爱,不能曝光,如果让任何圈内人知道了,我们的合约就立即作废!”

他一个男人,不问女人要钱,好像还挺光荣似的……

“你不问我要求,我还要问你要钱呢!”

简子安刚想说这也不行,秦卿那么有钱,怎么可以花他的钱?

秦卿面无表情的打断了他:“我忘了告诉你,你刚刚蹲的地方,也是秦家的。私闯罚款五千块。给钱!”

简子安:“……”

简子安眼睁睁的看着何叔就当着他的面在他刚刚站的那块地方插了一块牌子。

“擅闯者罚款五千。”

“你凭什么罚款?”简子安怒道。“而且罚款五千,你抢劫吗!”

“你可以不交罚款。”秦卿悠悠说道,“我现在就报警,说你私闯民宅。”

简子安只知道别墅是秦家的,哪里知道外面这一大块地方也是她家的啊?

再说了这么一大块坪,又没有墙,走进来了怎么可以算私闯民宅?

何叔迅速的喊来人,绕着简子安建了一圈墙,用时不过两分钟。

秦卿微笑:“你说你在不在我家房子内,我同意你进来了吗?”

她张口喊小区保安:“保安,这里有人擅闯民宅——”

简子安:“……”

他屈辱的说:“我给。”

他发现自己落入了秦卿的圈套,他现在人就在秦卿建的墙里面,就算有监控,秦卿也很容易说监控坏了,她非要指控他擅闯民宅,她是这里的业主,保安可不会听他的辩解。

而且他也是公众人物,要爱惜羽毛,要是被媒体拍到了,那就麻烦大了。

简子安转给了秦卿五千块钱,然后屈辱的带着他的合同被保镖扔出了秦宅。

“下次就不会只要五千了啊!欢迎您再来!”秦卿在后面跟他挥手。

简子安从地上爬起来:“……”

等他挣到钱了再考虑吧,他现在还很穷,五千块是他一个月的生活费……

上一章:第34章 下一章:第36章
热门: 追逐梦想青春 初晨,是我故意忘记你2 穿到镜子后成了她的守护神小姐(GL) 日月同辉大佬的穿越之旅 半点阑珊 大师穿成掉包豪门千金 朕的江山亡了 全横滨都以为我是反派 失火的天堂 第一爵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