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上一章:第29章 下一章:第31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龙总被沈妙竹欠款数字吓到, 随便找了一个借口狼狈走开,走着走着,他的怒气渐渐消失,情绪稳定了下来,才发觉刚刚自己的冲动有些不正常。

他为什么急着要封杀秦卿呢?

毕竟秦卿如果真的吸毒了的话, 被封杀不过是早晚的事情,根本不用他出手。

而且秦卿是真金白银的收购了帝星的股份, 和他现在都属于投资王导的合作伙伴。

圈子里还传言秦卿是秦忆的亲妹妹, 虽然他和秦忆不属于一个小圈子, 秦忆的背景也很神秘, 他根本查不到,这很可能是谣言。

毕竟秦忆的亲妹妹那真的是天之骄子, 金枝玉叶,有着花不完的金山银山,做点什么不好, 又何必屈尊降贵,来演王导的剧呢?

龙总也是富二代出生,但是在他那个小圈子里, 女孩子大多都是去国外读一个大学, 毕业之后就嫁人做主母,是绝对不允许进入娱乐圈的。

要是秦卿知道他这么想,一定会吐槽他:“您跟沈妙竹那是真配一脸,都是清朝穿过来的。”

龙总本人虽然开娱乐公司,可是其实他是看不起娱乐圈的明星的, 尤其是秦卿这样的妖艳贱货。

只有沈妙竹不一样,她就像一根冉冉孤竹,洁身自好,拼命成长,虽然命运悲惨,明明也是大富之家出身,却在孤儿院里长大,可是她却从没有放弃努力,也不跟世俗同流合污。

总之,在龙总眼里,沈妙竹就是那出淤泥而不染的“白莲花”。

那他是因为沈妙竹,所以想要封杀秦卿的吗?

龙总想了想,觉得也不是,沈妙竹从来没有提过这种要求,而且沈妙竹特别善良乖巧,据他所知,秦卿欺负她,她都还给秦卿说情。

总之他就是跟秦卿结下了仇,龙总觉得有点莫名其妙。

但是既然仇已经结下了,龙总觉得自己没有跪地求饶的习惯,当然是趁她病,要她命!

龙总又打电话给他在广电认识的人,作为一个开娱乐公司的,他们家族自然把广电这边的人脉资源都给了他,这次他走的就是这边的路子。

电话接通,龙总问道:“你们的封杀文件通过审批了吗?”

一阵沉默后,话筒里传来了对面气急败坏的声音:“你还有脸打电话给我?你让我封杀别人之前,不能先查证一下吗?现在连累得我都被停职了!龙家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小辈,还让我碰上,真是倒了血霉!”

事情显然发生了变故,龙总顾不上对方骂他,忙问道:“怎么回事?”

“你自己去看热搜!”作为一个娱乐公司老总,对业界新闻触觉这么不敏锐,对方都懒得跟龙总说话了。

龙总被粗暴的挂断电话,疑惑的拿起手机打开微博,与此同时,简子安也打开了微博。

【反转——帝星娱乐高管秦卿被燕京市公/安系统授予‘英雄模范’称号】

龙总跟着链接点了进去,果然是燕京公安的官方微博“平安燕京”,最新一条消息显示:“燕京是英雄辈出的地方,见义勇为的英雄人物层出不穷。此次受到表彰的英雄秦卿就是其中的杰出代表。作为共产主义接班人,她始终把忠诚和信仰刻在心中,把使命和责任扛在肩上。在这次缉毒行动中,她为了人民的利益,面对穷凶恶极的毒/枭,临危不惧、挺身而出……用无畏精神谱写了英雄赞歌,是燕京人民的骄傲与自豪,是全社会学习和推崇的榜样。可是,现在却有人要污蔑我们的人民英雄,不惜用恶毒的谣言中伤她!……我们燕京公安誓要抓住这些用心险恶的传谣者,让大家知道,不要以为在网上发言就可以肆无忌惮,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有罪者必将伏法!”1

日……怎么还成了人民英雄了?

龙总不由骂了句脏话,然后去看底下点赞最高的评论。

【哪有什么岁月静好,都是有人替我们负重前行!】

【燕京公安应该多表彰一些这样伟大的英雄,这样才有更多人见义勇为】

【为什么看到这个新闻我有点想哭】

【公安这是被收买了吧?这种地也洗?不知道那秦卿给了多少钱!】

龙总终于看到一条让自己舒心的评论了,对啊,就是这样,警察肯定是被收买了!不然“英雄模范”这样的称号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就颁发了?开玩笑吗!

结果他再往下看,底下评论风气一转,又把他气得半死。

【你们就是嫉妒秦卿有钱!看到秦卿收购了帝星,不是yy她被包养,就是幻想她是大毒/枭,只想问一句,你们咋这么见不得别人好呢?!】

【你们以为“英雄模范”这样的称号是大白菜吗?想发几个就发几个,想发给谁就发给谁,还警察被收买了,真是笑死人了!】

【我以为我女神只是颜好还有钱,没想到她还这么有狭义精神,好像发现了什么不一样的世界呢!】

【我粉的女神居然是‘人民英雄’,我的天啦我这是什么眼光啊,买杯奶茶奖励一下自己。】

【卿卿女神,你是我的光,你是我的电,你照亮我的全世界!】

【前几天哪些媒体大肆报导秦卿是毒/枭的,站出来走两圈啊!】

【支持把传谣者全都绳之以法!】

【每天来签个到,看一下平安燕京的效率,什么时候能把传谣者抓起来呢。】

这个时候,秦卿正在跟警察通电话,给她打电话的正是那天负责缉/毒的队长,这个队长正是书里后期沈妙竹被引诱时救下她的那个男配,名叫温开济。

温开济救下沈妙竹的时候,他已经是燕京公安局的局长了,还凭借缉/毒的功劳再次升职,现在他还仅仅是队长,没想到还是他拿下了这个功劳,想必这次他升职恐怕会更快一点了吧。

只是不知道剧情君会什么时候把他安排到女主身边去?

总之现在温开济正在跟秦卿打电话,他的声音充满歉疚:“因为毒贩招供了另一个线索,我们整个队伍都到山区去了,那边没有信号,所以我不知道这两天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媒体居然把你也当做了吸毒的明星,而且还大肆宣传。你放心,我们一定会查到是谁在里面捣鬼,给你一个交代!”

秦卿有点好奇,现在邵雪和小邱被抓走了,不知道最后温开济会不会查到沈妙竹头上呢,如果真的查到了,他会怎么办呢?

温开济继续说道:“我们本想等到‘建军晚会’的时候给你颁发奖章,并借用其他的名义,不让你牵涉进这桩案子。可是现在他们乱散播谣言,为了给你澄清,不仅提前在网上发布了消息,也暴露了你在‘缉毒’里的贡献。那些吸毒者不是个个都会终身□□的,而且或许会有漏网之鱼,他们说不定会迁怒于你,你一定要小心!”

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这个事情就是他们处理不善才造成这样的后果。

现在网上要求找到传谣者的声音一浪高于一浪,而在众多吸毒明星中,本来最惨的,现在却突然洗白的秦卿更是处于风暴的中心,无数人涌入她那个才发了一条微博的小号,收藏肉眼可见的速度上涨,现在已经一千万了,比某些当红的流量明星还高。

要知道这可是活的流量,好多明星的粉丝一大半都是自己花钱买的数据。

如果秦卿柔弱一点,这么大起大落,说不定就心脏骤停了。

既然火了,那就随遇而安吧。

秦卿自己倒是不担心毒枭里还有漏网之鱼会对她怎么样,只是秦忆和她长得一模一样,她还是有点怕毒/枭报仇的时候认错了人……

这让秦卿为当时自己的莽撞又添了一层悔意。

她已经不再是孤身一人,她的身后,有着她的亲人朋友,他们都是脆弱的普通人。

和温警官确定了他把奖杯邮寄过来,不必举行仪式颁发,同时也不需要派警察来贴身保护她,秦卿又回到了家中,秦忆还没有醒来,依然静静地躺在床上,一看到他这样羸弱的样子,秦卿就恨的咬牙切齿。

时间很快到了第二天下午,沈妙竹本来今天下午没有戏,可以早回来的,但是她特意等到五点后才回家。

他们一家搬到了新的别墅,虽然没有沈家以前那个地段小区那么好,但是沈父拿了那么多钱,肯定不会亏待家人,除了地段差一点,空间小一点,在燕京也是很好的别墅了。

不过因为搬家太急,设施没有跟上,家具风格也不太符合,显得有点凌乱。

沈妙竹最不满意的就是,离闹市区CBD和西尚影视中心都很远,可谓两头都不靠,她现在去剧组,每天都要早起四十分钟,回来也会晚四十分钟,还是在不堵车的情况下。

过了五点之后,她走进家门,厨房里阿姨已经勤快的开始洗菜切菜了,她路过时还听到菜刀撞击菜板的声音,一片静谧。

秦卿不是说今天不还钱让她好看吗?

看样子也只是纸老虎而已,家里什么事都没有。

沈妙竹放松了下来,跟做饭阿姨打招呼:“方嫂,不必给我做饭,我出去吃!”

“可我已经做了呀……”方嫂的话咽在口中。

最近因为秦卿的原因,她不得不放弃小邱和邵雪,还为了那一亿块钱天天提心吊胆,沈妙竹就没有过过一天好日子。

事实上,自从那天成功把秦卿赶出家门,她以为自己从此就可以扬眉吐气,当家做主之后,她就没有一天日子过得舒心的。

还不如以前秦卿在家里的时候呢。

那时候虽然秦卿天天嚣张跋扈,但是只是虚张声势而已,其实根本没有给她带来什么麻烦,就像只苍蝇一样,嗡嗡嗡嗡嗡,只能让人感到烦躁,而不会有什么实质伤害。

现在秦卿是赶走了,可是结果她反而更有钱了,而且也更嚣张了,以前只在家里怼她,现在秦卿逮着机会就怼她,而且说话比以前毒多了,气得沈妙竹吐血,又拿她没有什么办法。

甚至连她们家的大别墅都被她抢走了,沈妙竹打听过,现在那个别墅居然被秦卿变成了免费的艺术空间了,专门租给新来燕京没钱的艺术生住。

只要有一项作品令秦卿感到满意,就可以免费住一年。

一亿美金买的别墅,她居然就这样用?这能创造什么价值?

秦卿虽然是名牌大学毕业,可是不得不说她真没长脑子,可是没长脑子又怎么样?

架不住她就是命好,本来有沈家父母宠爱,离开沈家后,她的身价反而更高了,更加肆意妄为了。

不像沈妙竹,每一天都过得战战兢兢。

沈妙竹虽然本是沈家千金,可是流落在外二十多年,本来就被圈子里的朋友看不起,失去了这个别墅,她去和他们聚会,都要多走好远路,也没法天天相聚了,好不容易结交的朋友都疏远了。

今天秦卿没能拿回那个一亿块,沈妙竹觉得真是大快人心。

她要有点良知,就该明白是她父母养大了她,她的钱给父母花,那是天经地义!

沈妙竹觉得自己应该庆祝一下,比如跟朋友们出去玩一玩,联络一下感情!

她联络了她以前住宅区的那些二代朋友们,轻快说道:“今天我有空,出来玩吗?”

“我们在你原来住的地方了,买家好大手笔啊,这里居然变成公共场合了,还搬来了好多有趣的人!你过来啊,我们等你。”对面传来悠扬的音乐声,那人压低声音达到,还没忘了问候沈妙竹一声:“对了,妙竹,你现在搬到哪里去了啊?”

沈妙竹:“……”她默默地咽下了一口老血。

她想义正言辞的拒绝的,怎么可以这么不顾她的感受!但是跟她打电话这个女人叫做司洁雅,是她用心结交的朋友。

她家里比沈家更有钱,还有叔叔在政府部门当高官,她自小就有高超的琵琶天分,现在是一个琵琶艺术家,在国乐供职,在这个别墅区小圈子里,她的地位很高。

而且她非常看不惯秦卿,两人以前没少针尖对麦芒。

说起来,沈妙竹是有一点得罪不起她的,肯定也是因为这样,对方才根本不照顾她的感受的。

沈妙竹强忍下气,想了一个主意:“上次不是说好去买rita的新款的吗?今天她们上新呀,要不这样,我们一起去看,我送你一个胸针?”

反正她是不想回到那个别墅,气都气死了,而且万一秦卿再说她不该去那里,又要出一个亿违约金的怎么办?

rita是一个轻奢珠宝品牌,她们最便宜的一件首饰也要一万多,新出的胸针比较亲民,但是也要两万多块钱,沈妙竹为了维持形象,不经常问家里要钱,当然沈家也是按照秦卿的零用钱给她钱的,只是秦卿以前买奢侈品都是家里另掏钱,不过沈妙竹每个月也有十来万,一个胸针的钱,还是出得起。

“那好吧。”司洁雅想了想,答应了,“我带我堂妹一起来。”

又多了一个……

三人终于聚首,各自挑选了自己喜欢的首饰,由沈妙竹结账。

沈妙竹掏出了自己的信用卡,收银员接过,操作了半天,又偷偷看沈妙竹几眼,这是轻奢品店铺,收银员觉得不会有人给了她一张用不了的卡还如此理直气壮,怕得罪客户,因此没敢说话。

“怎么了?”沈妙竹问道,“能麻烦您快一点吗?我们肚子饿啦,准备去吃饭。”

“这个……美女,你的信用卡刷不了。”

沈妙竹平时很少用信用卡的,她觉得花自己的钱比较有安全感,因为这次是她自己消费,而且消费比较高,才想起来用信用卡的,她也没有多想,只以为她没有消费,信用卡自动销卡了,又拿出了自己的借记卡,递给收银员。

收银员又操作了好几次,这回她有点鄙视沈妙竹了,什么人啊,拿两张卡,都用不了,消遣她们呢?

不知道的还以为她们机器坏了!

“美女,你这个卡也不能用。”她放冷了口气。

“什么?”沈妙竹一惊,这才发现事情大条了。

“沈妙竹你什么意思啊,你请我们来玩的,买单的时候婆婆妈妈的,估计拿两张刷不了的卡?”司洁雅的妹妹不高兴了。

“妙竹她肯定不是故意的,你别急。”司洁雅温温柔柔的说道。

要说沈妙竹对司洁雅有什么不满,那就是司洁雅装起来比她还要白莲花。

不过这时她没有心思考虑这些小事了,她粗了蹙眉,问道:“用不了?你能不能再刷一次试试看?我的卡里面有钱的。”

这回收银员翻了一个白眼:“没钱买不起就别装。你们这种人我见多了,明明没有钱,却非要穿一身高仿,仿佛自己穿得是正品似的,到你们这种人根本来不起的店里来拍照,假装自己买得起。谁知道你们是不是想偷呢。”

沈妙竹:“……”

“我们走!”司洁雅还是第一次被人当面这么说,她气得脸都白了,东西也不想要了,直接放在收银台,看也不看沈妙竹一眼,和她堂妹快步离开了。

沈妙竹还能听到她堂妹的声音:“什么人呐这是,她不会还想我们买单吧?沈家别墅都卖了,明明都不在一个圈子了,她还非要舔着脸跟我们一起玩。”

沈妙竹一口银牙简直咬碎,她直接拿出了电话,打给了沈母:“妈,我在外面钱花完了,你能给我打一点吗?”

沈母的声音有点疲惫:“妙竹,你没发现你的银行卡是被冻结了吗?我们家所有的账户都被冻结了,包括你父亲的公司账户。”

什么?公司账户都冻结了?!

“这个女的真不要脸,她还装呢,好像真会有人会给她钱似的,哈哈哈。”

“你这就是瞧不起人了吧?你怎么知道她没钱呢?”另一个接话道,“她长成这样,十个八个金主也找得到呀,哪像你,只能在梦里想想。”

沈妙竹脸色铁青,没有回击,把东西全都放在前台,快步走出了店门。

“妙竹,你没事吧?你先别着急,你回来,我们再商量好吗?”沈母听到沈妙竹话筒里隐隐约约有女人的声音,听不清楚,但是语调不怎么好,担忧的说道。

沈妙竹笑了笑,回去?回去有什么用?回去难道就有钱了吗?

她为了结交司洁雅,花了多少功夫,好不容易才成为朋友,现在在她的系统里,司洁雅的好感度直接归零了,司洁雅背后国乐的资源,也跟着全部一起归零了!

沈妙竹之所以笃定秦卿不会追究沈家的欠款,也不是莫名其妙的信心。

秦卿以前在沈家时,虽然在外面嚣张跋扈,可是对待沈父沈母非常孝顺,尤其是沈母,秦卿在沈母面前乖巧可爱,简直就是她的小棉袄,不然沈家也不会那么疼爱她,就算最后知道不是亲生的,还养在身边,甚至让亲生女儿百般退让。

就在秦卿突然决定要离开秦家之前,她还可怜巴巴的看着沈母,等着沈母庇护她呢。

沈妙竹早就跟司机约好时间让他过来接,这时候时间还没到,她也不想干巴巴站在这里等司机过来,她现在感觉全世界都在笑话她是穷人,只想快点离开这里。

幸亏她以前的好习惯,地铁卡每天都带在身边,就算来了秦家以后也没有忘记,沈妙竹往地铁站走去。

一边走她就一边生气,进了地铁,现在还没有过下班高峰期,地铁上还有形形色色的各种人,连个座都没有。

沈妙竹站在地铁上,扶着扶手,还被旁边的男人挤了一下。

最后她实在忍不住,不知道怎么想的,居然拨了秦卿的电话。

秦卿正练体完毕,看到一个陌生的号码,随手接了起来。

对面传来沈妙竹咬牙切齿的声音:“秦卿,现在这样,你满意了吗?”

秦卿很敏锐的听到了沈妙竹那边地铁报站的声音:“列车运行前方是山南站,下车的乘客请提前做好准备。”

秦卿挑挑眉:“忘了你还有钱坐地铁。”说完她就把电话挂了。

沈妙竹也觉得自己昏了头,打电话给秦卿干嘛,让她看自己笑话吗?

沈家的站到了,她拿出地铁卡,刷卡出闸。

结果地铁卡显示:“您的余额已不足。”

???

地铁卡是她自己充的钱好吗,根本不可能没钱,这居然也能被秦卿扣了?

她身上一分现金都没有,账户也都被冻结了,没法付款出站,只好打电话让家里来人接。

结果她播出电话,又听到了无情的声音:“对不起,您的电话已欠费,请您续交话费。”

上一章:第29章 下一章:第31章
热门: 教授,你的龟! 世子不容易 最美不过小时光 我和替身渣攻恋爱后,白月光回来了 生肖守护神 硅谷大帝 安定的极化修行 乡野美色:与风流少妇香艳情事 我在星际开猫咖 旧春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