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上一章:第24章 下一章:第26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我不是做梦吧?小姐她轻飘飘的伸出了一根手指头, 就抵住了刀疤全力出击的一拳?”

“她没有回头,后背好像长眼睛一样,一把就抓住了飞子的手腕,飞子也挣不开……”

“我知道了!他们是不是在配合小姐玩?太过分了,舔狗到了这个程度, 我都当真了……”

刀疤本来被秦卿逼迫,鬼使神差的打出这一拳后, 心里就后悔了, 他全力出拳, 要是打在秦卿身上, 秦卿不说皮肉,骨头都会被他打碎!

他奋力想收回自己的力道, 但是拳已出,就如同箭离弦,力道又怎么会那么容易收回来呢?

刀疤已经在心里想好, 如果打死了小姐,他就自杀谢罪,没想到却被这么轻而易举的拦下了。

“你收力了。”秦卿收回双手, 又负在身后, 淡淡指出。

“轰——”刀疤只觉得气血全都冲向头顶,他的脸瞬间涨红。小姐只用一根手指头就能拦下他,可是他出拳以后,还想着收力,这是对对方最大的不尊重。

“对不起。”刀疤半跪在地, 嗫嚅说。

秦卿反而觉得这样的刀疤挺可爱的,她刚要教化他们。

“可是——”刀疤猛地抬头,眼神锐利:“小姐这么厉害,为什么还需要我们这些保镖,难道真的像他们议论的那样,小姐是把我们当男宠养?”

秦卿:“……”要是她回答是,刀疤会不会切腹自杀?

“我也有家人。”秦卿想了想,意味深长的说。

她的意思当然是因为秦忆关心,所以她才收下这些保镖的,但是刀疤好像误解了,“我一定会替小姐保护好家人!”

不管刀疤怎么理解,反正他不觉得她把他们当男宠养就行了,二十个男宠,她有点招架不住啊……

“你们想不想学我这样的功法?”

刀疤露出狂喜:“小姐肯教我们?”

武学界常有敝帚自珍的现象,刀疤早就习以为常,秦卿这种功法,力气练到这么大,却丝毫看不出肌肉,一定是高级功法,至少是传说中的内功,这种功法除了几个隐世家族,世间已经没有了,没想到秦卿居然肯拿出来教保镖,刀疤怎能不喜?

就算这样,他也没有自私,说的是“我们”,而不是“我”,就光能说出这个词,秦卿觉得刀疤当队长就是合格的。

为免刀疤产生误会,她解释道:“你们练不到我这个程度,但是力气变大几倍,身手敏捷几倍,是没有问题的。”

刀疤练到这个程度,在人类中已经万中无一了,不少人都常赞他,说他达到了人类不可突破的极限,可是秦卿居然说还可以再强几倍?

如果不是今天看到了秦卿出手,刀疤简直不敢想象!

他单膝跪在地上,低下了高贵的头颅:“愿为小姐效犬马之劳。”

秦卿:“……你是不是有什么误解?跪下干嘛?”

“古武世家授艺,不是得焚香沐浴三叩首,再发誓永不背叛,才能够得到入门功法吗?”刀疤深深地望向秦卿,目光坚定:“我们也绝不会背叛小姐你的。”

秦卿表示不屑,用发誓来约束别人,即使是在违背誓言会产生心魔的修仙界,都不是那么可靠,何况是现代社会呢?

真正的忠心,不是发誓就可以得到的,做大哥的,只有一条,那就是让小弟永远有肉吃!

“好了,不用,站起来,集合,我传授你们功法。”

秦卿带着刀疤他们练体,有种在炼器宗当大师姐时,指导底下小弟子练功的错觉。

身为大师姐,她知道的基础功法特别多,也因材施教,传授了保镖们不同的功法,飞子的功法主要是练腿,而刀疤的,主要是练劲,都是加强他们的长处。

晨练结束,秦卿又洗了一个澡,去餐厅吃饭。

秦忆有时候会和她一起吃饭,有时候比较忙,就先吃完出门了,仇牧也是。

今天餐桌上,只有仇牧一个人。

秦忆昨天睡得比较早,他可能早就吃完出门去公司了。

秦卿没有在意,一边吃着早餐,一边随口问道:“我哥呢?”

何叔露出了苦恼之色:“少爷还没有起来,我喊了他几次,他都没有应声。”

“什么?”秦卿一惊,和她不同,秦忆是非常勤奋,从来没有睡过懒觉的,每天都按时去公司打卡上班,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前台员工,而不是传说中神出鬼没的总裁。

“小姐你去看看吧,少爷睡觉的时候,不喜欢我们进他的房间。”

秦忆睡到现在,真的很不正常了。

秦卿赶忙来到他的房门口,敲门喊道:“哥哥,你醒来了吗?”

没有应声。

秦卿又连喊几声,里面依然没有任何声响。

秦卿有点急了,她看向何叔:“你有钥匙吗?我们直接开门!”

何叔为难:“少爷从来不给我们备份钥匙的,他说要是钥匙丢了,可能会带来危险,他就会直接换一个门,不过少爷从来没有丢过钥匙。”

“你别急,我有。”仇牧打开了房门。

只见秦忆毫无声息的躺在床上,即使他们开门进来,也丝毫没有反应。

秦卿抢步上前,见他脸上毫无苍白毫无血色,双颊处却泛着诡异的红色,对比之下,触目惊心。

他昨天晚上就这样了,可是她们都没有放在心上,还以为他是一时累了。

秦卿摸上秦忆的额头,只感觉一阵滚烫,他发烧了!

“医生呢?让医生过来!”

秦家有一个值班的家庭医生,这时也被喊上前,他掏出了体温计。

秦卿第一次觉得五分钟是如此漫长,来到秦家以后,都是秦忆无微不至的在照顾她,她也觉得理所当然,根本没有想到秦忆居然也会生病,也会如此脆弱,会躺在床上,怎么喊他也毫无反应。

“高烧四十度。”终于医生拿出了体温计,他宣布道。

成年人体温到三十八度以上,就算高烧了,体感会非常难受,高烧到四十度,会出现头晕,休克,严重的甚至会烧死脑细胞,留下后遗症。

“先给他物理降温。”医生按照常理,给秦忆吃了退烧药,然后给他冷敷降温,可是秦忆的体温一点都没降下来,不仅如此,他脸上的红晕越来诡异了。

“你究竟有没有治疗办法?”秦卿冷冷问医生。

医生为难:“根据病历显示,秦先生自十岁以后,就再也没有感冒发烧过了,他的体格非常棒,身体非常健康。他可能是因为太久没有发过烧,所以反应特别激烈,退烧就好了。”

“问题是现在根本没有退烧!”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按理说吃了发烧药很快会退烧的,这样吧,我给老师打电话。”

其实本来吃了药以后不马上退烧是很正常的,可是看到秦卿如此焦躁,医生退缩了。

他是秦家的家庭医生带的学生,今年还没有毕业,从他来秦家值班后,秦忆就没有生过病,他自然从来没有给秦忆看过病,一般都是负责给秦家的家政保镖之类的看病。

他把电话拨给了自己的老师:“李老师,秦先生生病了,目前高烧不醒。”

“你说哪个秦先生?秦忆?我马上过来!”

看到秦忆的脸色如此之差,秦卿偷偷给他输渡了一点灵气,他的脸色总算好一点了,可是仍然没有醒过来。

李医生气喘吁吁地来了,他给秦忆做了全套检查,默了一分钟,然后把秦卿喊道一边说话。

李医生如此郑重,秦卿心里不祥的预感更加重了。

“小姐,是这样的。”李医生忧心忡忡:“你应该已经知道了,你们母亲当年生你们的时候,医院发生了大爆炸,她受到惊吓,又失去了手术条件,最终没能从手术台上下来,一片混乱中,她拼命生下了双生子,其中一个,也丢失了,那就是你。”

“自从少爷记事以来,他就一直记得自己有一个双生妹妹,一定要把她找回来,保护好她。因为怨怪秦先生没有保护好你们母女,他十八岁就脱离了秦先生,自己出来创业,想要自己掌握权力,以便更好地寻访你。不过一年时间,他就闯下了偌大家业。外人都说他是商业奇才,虎父无犬子,但是其中艰辛,只有我们这些人才能看到,少爷他从来就没有休息过一天,不是在公司忙碌,就是四处寻访你。”

李医生斟酌着说道。

难怪当时见到自己,秦忆那么快就反应了过来,根本没有经过DNA鉴定,就大手笔花出了数亿美元,来帮助她,想必他等这一天已经非常久了吧。

只是秦忆现在还没醒来,李医生就在这里介绍他的生平了,仿佛他再也醒不来了似的,秦卿不想听这些,她生硬的打断道:“你说重点。”

“少爷十岁以前,曾经有一次感冒,当时也是这种情形,差点没有醒过来,当时是秦先生请来了一个老医生,才把他救了回来。据那个医生说,这可能是当年的难产,给他造成的隐患,平时无事,但是一旦发作,就可能有性命之危,如果再次发作的话,他也救不了少爷。可是他也没有办法判定这个病的发病条件,只能让少爷多加注意。”

“自那以后,少爷知道了这件事,就格外注意,之后再也没有发作过了。这一次,可能是由于长期劳累之下,又大喜大悲,情绪起伏过快,才会风邪入体。”

他顿了顿:“这个病看似感冒发烧,实则不是,如果今天之内他醒不来,就可能再也醒不来了。”

一定是因为昨天她的任性,让秦忆过于担心,但是他却始终没有责怪过她一句,反而自己默默承受,秦卿想起来,觉得特别难受。

秦忆几乎被下了死亡判定书,秦卿反而冷静了下来:“你说得不对,如果这是难产造成的隐患,为什么作为双生子的我没有任何影响,而且我哥小时候难道不感冒发烧吗,他是怎么活过来的?”

李医生为难:“事实上,在现代医学的表征上,少爷他就是发烧,而且现代医学设备也检验不出任何体质缺陷,这是那个老医生下的断语,我也不知道是不是这样,至少,上次是他治好了少爷。”

这真的有点黑色幽默。

难道在书里面根本没有在意的那个“大反派的朋友”秦忆,就是悄无声息的死于一场“感冒发烧”?

真是剧情大神想怎么安排就怎么安排,秦忆这样富可敌国的少年英才,居然会死得如此轻易、窝囊?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秦卿根本还没有做好准备,按照书里的进度,至少要两年后秦忆才会死亡,那时候她肯定已经制作好替身傀儡了,至少能保下秦忆一命,再做后续打算。

可能是由于她的出现,改变了剧情,秦忆还正面打脸了女主,所以剧情君已经迫不及待,要对秦忆这个不配合的分子下黑手了?

秦卿突然想起了什么:“我哥上一次发病,是哪一年?十三年前吗?”

“是的,那年夏天……”

那个时点,不正是女主沈妙竹得到变美系统的时点吗?

莫非秦忆生病,还跟沈妙竹那个系统有关?

秦卿满腹疑惑,但是现在不是调查此事的时机,当务之急,是救醒秦忆,现在留给她的时间,已经不到二十个小时了。

她一定不会让秦忆死于非命。

“小姐,你没事吧?你振作一点,少爷已经躺下了,你不能再出事了。”何叔见秦卿惨白着脸走出来,联想到昨天秦忆的脸色,不由心惊肉跳,“我已经给老爷发讯息了,他只要看到就会马上回来的!你别担心,少爷一定会好起来的!”

秦卿早就知道了,秦父在外面谈一笔重要的生意,那边的议会是全封闭式的,连找到她这个女儿,秦父都没能回来,秦忆生病,他要多久才能看到,又要多久才能回来呢?

远水解不了尽渴,她不可能把秦忆的性命交给莫须有的可能性。

秦卿环视周围,没有看到仇牧,不过她现在也没功夫想这些,她吩咐道:“你们先出去。”

秦卿打算把自己的灵气传给秦忆,这可以助他度过这次危险,然后再慢慢寻找这个病的解决办法,至于她自己,只要丹田还在,再重新修炼就行了。

何叔并不知道她想干什么:“小姐,仇少爷已经去请医生了,他嘱咐我说他请的医生一定可以治好少爷的,让你别急,等他回来。”

仇牧居然去请医生了?还有什么医生可以治这样古怪的病?秦卿有点讶异,但是她看见秦忆躺在床上死气沉沉的样子,感觉自己一刻钟都不愿再等了,多等一刻钟,他就多一分危险。

“把何叔他们请出去。”她吩咐道。

“小姐?”刀疤担忧的看着秦卿。

“二十四个小时之内,任何人都不要进房间,二十四个小时之后,如果我还没有出来,你们就打开房门,好好照顾秦忆。”

见秦卿心意已决,刀疤知道她不同于普通人,说不定能有办法救醒秦忆,而且他今天早上已对她效忠,不容何叔拒绝,他就把何叔等人都请了出去。

房间里只剩下了秦卿一个人。

秦卿把秦忆扶起来,盘腿坐好,抵着他的背心,把经脉里的灵力全都搜刮出来,一点一点传入秦忆的体内。

秦忆的经脉凝涩,秦卿好不容易才把灵力打入他的经脉而且他没有修炼过,这些灵气并不能转化为他的灵力,只能滋润他的经脉,但这对他就已经足够了,秦卿现在积攒的灵力,可以守护他的经脉半年,她就又拥有了半年时间,去找到救治秦忆的办法。

随着灵力在秦忆的经脉中流转,秦忆火热的皮肤渐渐凉了下来,脸色也不再苍白,泛着诡异的潮红。

一切都很顺利,秦卿松了一口气,秦忆这次难关总算过去了,而她也没有完全耗尽修为,以致伤了经脉。

正当秦卿要松开双手之际,突然之间,秦忆身体里出现了一股吸力,如同一个巨大的漩涡,要把灵力吸得干干净净,涓滴不剩!

没有办法,秦卿只能加快灵力的输入速度,让它在秦忆的经脉里越转越快,以速度来对抗吸力。

灵力在秦忆的经脉里高速流转,秦卿通过内视,看到秦忆的经脉一条条发热胀起,已经要达到极限。

但是她没有办法停下来,只要一停下来,灵力就会被黑洞全部吸走,到时候,不仅仅秦忆会命归黄泉,她也会经脉断裂,丹田破碎。

灵力还在一圈一圈的旋转,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秦忆的经脉终于到达了极限!

秦卿不忍再看,如果说刚刚她是不想停下来,害得秦忆一命呜呼,现在是根本停不下来,她和秦忆已经一生俱生,一死俱死了。

“都过了快二十个小时了,小姐怎么还不出来?”小方在门外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不停地打转。

她一早就来了,结果根本没有见到秦卿,反而被告知秦忆病倒,两人都锁在房间里,里面什么动静都没有。

外面都出了这样的大事,偏偏少爷和小姐却全都出了状况,连仇少爷也不知去向,这可如何是好!

何叔站在餐桌前,看着一桌子的饭菜,默默无语。

这是小姐最爱吃的大虾,这是少爷爱吃的鱼,饭菜已经摆了一天了,都已经变了颜色,他的主人却不知生死。

“不要热了,重新做一桌吧,热的菜不鲜,怎么能给少爷和小姐吃呢。”

上一章:第24章 下一章:第26章
热门: 渣渣们都等着我称帝 白领情事 山海崽崽收容所 寒远 公主愁嫁记 生而为王[快穿] 天才儿子腹黑娘亲 银刃与玫瑰 雀仙桥 神秘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