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上一章:第23章 下一章:第25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吃过饭, 秦卿叫来何叔,确认秦忆已经睡着了,也回到了自己的卧室。

穿到这个世界不过几分钟时,她就被秦忆找到带回了家,秦忆如兄如父, 比秦卿从前的母亲都要周致,从衣食住行, 到安全问题, 秦忆考虑得妥妥帖帖, 把秦卿照顾得无微不至, 愣是没操一点心。

秦卿可以说一点挫折都没有,日常就是吃饭, 演戏,逗沈妙竹。

如此平静的生活如同温泉一般,让秦卿沉迷, 以至于懈怠。

今天发生的事情,让她发现,原来就算她是从修仙界穿回来的, 有着超乎一般人的实力, 可是不好好修炼,在面对子弹时,还是力有未逮,差点一时疏忽,让仇牧有性命之危。

这更让她再添一层忧虑, 她发现仇牧也可能拥有超人的实力,可是即使这样,在这本书里,他最后也疯掉了,半生沦落,以住进精神病院收场。

而书里仇牧的朋友一家人,那个很可能是秦忆的人,更是死的无声无息。

因为书里根本没提秦忆怎么死的,秦卿也无法预料,她早就打算给秦忆以及父亲制作替身傀儡,这件事早就提上了日程,作为炼器宗内门大师姐,替身傀儡是秦卿的拿手绝活,为了得到她制作的替身傀儡,很多人都求上门来,秦卿的好人缘其实都源于此,因为她本人其实脾气略独,并不太懂怎么和别人相处。

不过替身傀儡的制作,需要至少达到筑基期,在现实世界,如果没有机缘,等秦卿到达筑基期,都不知道猴年马月了。

所幸秦卿的熟练度很高,只要达到练气五层,她就有把握能制作出替身傀儡。

不过这需要个多的珍惜材料,这不是问题,秦忆本身就非常有钱,秦卿要什么,都不用出声,他就会捧到秦卿面前来。

这些材料对于秦家来说,多耗些人力物力,总能找到的。

当务之急,还是提升修为。

秦卿是练气练体双修,每七天都要泡一回药浴,以修复练体留下的暗伤,以及巩固肌肉,让肌肉吸收更多的能量。

来到这里以后,她每天按摩按到睡着,睡觉睡到自然醒,根本就没有练体,更别提泡药浴了。

反省完了自身,秦卿微阖双眼,似闭非闭,双手捏决,盘腿趺坐,腰杆挺直,很快放空心神,关闭五感,进入空明之境。

摒除杂念之后,她发现今天的状态非常好,气息在她的体内不停流转,冲刷着她的身体。

秦卿睁开眼时,窗外已现了微光,她闻到一股恶臭从身上散发出来:“练气一层。”

终于引气入体,又回到了练气期,不再是拿子弹毫无办法,只能用蛮力解决问题的女壮士了。

秦卿没有时间感慨,她迅速洗了一个战斗澡,把臭味洗干净,换上宽松的运动服,小步快跑到运动场地上,开始练体。

然而有人比她来得更早。

“一!二!三!四!”洪亮的声音齐声喊道。

秦卿:“……”

这才凌晨四点,她的保镖居然就开始训练了?

保镖看到她,全都停了下来,齐齐转过身来:“大小姐早上好!”

秦卿脸色肃然:“你们是专业的保镖,应该知道,这么早起来,长期下来,对身体是没有好处的,也不会提高你的体能!”

“不准停下!继续跑!停下一秒钟,加罚一圈!”刀疤喝道。

他本来也在队列中,这时出列走到秦卿身边,他的衣服全都湿透了,身上满是汗味,不敢离秦卿太近:“我们没有保护好小姐,必须受到惩罚!”

秦卿抿了抿嘴:“我觉得你们保护得挺好的,你们昨天那是听了我的命令,并不是失职。”

刀疤数到:“一、让不怀好意的人靠近小姐,还把不明物体溅到小姐身上,罚跑五十圈。”

秦卿:“……”那只是奶茶而已,五十圈,至于吗?这个场地可是有八百米的跑道……

“如果那是什么放射物品,或者炸弹呢?”刀疤肃然,他接着数到:“二、将小姐一人留下,置身险境,罚跑两百圈。”

秦卿又一次强调:“那是我命令你们的。”

刀疤再数:“没能百分百遵守小姐的命令,罚跑一百圈。总计三百五十圈,从昨天晚上回来开始,到现在一共六小时四十分钟,跑了一百八十圈,速度太慢,加罚二十圈。”

照这个时间,他们昨天回来,没吃饭就开始跑了,一直跑到现在没停。

秦卿:“……”你们是听我话也罚,不听我话也罚,合着你就是罚着他们玩对吧?

秦卿看见队列里的飞子,还背着一个越野包,不由气愤:“飞子那么小,你还让他负重?”

“飞子通风报信,加负重五十公斤。”刀疤瞥了一眼飞子。

“那你呢?”

“我?”刀疤神色淡淡:“领导不力,罚一百圈。跑步中途停下,加罚一百圈。共计五百五十圈。”

秦卿:“……”这要是全部跑下来,跑到明天这个时候也跑不完啊。

她深吸一口气:“我命令你们停下来。”

刀疤:“不能遵守小姐命令,加罚二十圈。”

秦卿:???

秦卿怒了!固然她的命令莽撞,刀疤的责任是保护她,坚守在她身边没错。

可是她本人又不是弱不禁风的金丝雀,真要打起来,刀疤不一定打得赢她,她反而要分心去照顾他们,她不需要一个固执的守在她身边的团队,不同于家人朋友,对待下属,她需要绝对的威严,需要令行禁止。

一个不听命令的团队,留在她身边,有何作用?

以前刀疤就有几次在秦卿看来挑衅的行为,那时候她忍了,因为觉得他们就是秦忆送她的玩物,看个新鲜,其实没指望他们真能保护她。

现在她改变了看法,虽然她不需要,可是秦忆平时就靠着这些普通人保护,把刀疤他们训练起来,总有一天能派上用场的。

“是不是打过你,你就会听我的?”秦卿迎着熹微的晨光,看向刀疤,露出战意。

刀疤似乎意外秦卿会说出这样的话,在他看来,秦卿就是富贵人家娇滴滴的小姐,细皮嫩肉,弱不禁风,就算会些什么,那也是花拳绣腿罢了。

今天她的皮肤比昨天更好了,像剥了壳的鸡蛋一般,白白嫩嫩,他打量秦卿,最后目光仍然落在她那双皎若凝脂的手上。

“我说过,大小姐的手是用来插插花,戴戴珠宝的,这些打打杀杀的事情,让我们粗人来。”

“叫我名字。”秦卿冷冷说道:“以及,要么战,要么滚。”

她释放威压,无边的压力一波一波如潮水般朝刀疤涌去,刀疤被压得腰都微弯,闷哼一声,挺直脊梁,这才正色看向秦卿。

他终于收起了嘴角那一抹若有若无的邪肆笑意,脸上老虎抓出来的疤痕显得越发明显。

“你也跑了一天了,体力不行,带他们回去吃饭,吃完饭回来集合,我们再切磋一下。”

刀疤的脸色露出了一抹恼意,他又复勾出一抹笑容:“不用,既然小姐想跟我过过招,就现在吧。”

“你确定?”秦卿见过太多这样的人,也收服过太多这样的属下,刀疤的冒犯不算什么,对付这样的武人,什么话语都没有用,只有在他最擅长的方面,用拳头击败他,他才会心服口服。

“来吧。”刀疤摆出架势,肌肉隆起,直接撑爆了袖口。

他虽然觉得秦卿只是一个娇小姐,可是秦卿释放的威压比他的杀气还要强烈,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他能活到今天,就是因为从不曾在战术上看轻每一场斗争。

大不了他下手轻一点,宁肯自己多吃几券,也别伤着小姐就行了。

保镖们也都围了过来,他们感觉不到秦卿的威压,看见刀疤居然要跟小姐比划,纷纷露出惊诧的神色:“刀疤,你小心点,别伤着小姐了!”

“刀疤,你还是来操练我们吧,是不是精力过剩啊,小姐是你能打的吗!”

“你来。”秦卿负手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她现在才练气一层,刀疤的体力是这个世上的佼佼者,能够空手搏虎,可以说相当于练体三层,但是其实秦卿的练体境界不像练气境界一样,全都从头再来,她的练体强度还保留了一半,至少能到筑基期,如果她真的出拳,一拳就可以把秦家别墅打得粉碎,别说刀疤这种血肉之躯了。

她和刀疤对打,其实是降维打击,单纯欺负刀疤,而且刀疤虽然以力量著称,他之所以能成为队长,最卓著的能力还是组织能力和策略能力,秦卿只打算小小教训他一番,并没有让他滚蛋的意思,因此她并没有打算出手。

刀疤见秦卿双手负在身后,一动不动,感受到了他瞧不起秦卿时秦卿的那种感觉,但是他没有表达自己的愤怒,他沉下身,望向秦卿。

这一望,他不由大惊失色。

秦卿虽然双手负着,可是周身上下全无破绽,刀疤只觉得棘手,不知如何出招。

豆大的汗从他的额角滑落,刀疤观察半饷,都无从着手,最后他大吼一声,运足力气,朝秦卿一拳打去!

“队长这是怎么了?他疯了吗?居然认真了,用这么大力气去打小姐!”

“他这一拳下去,老虎都能被他打得脑浆迸裂,小姐怎么可能受得住?”

“小姐让开!”飞子的身手最敏捷,反应速度也最快,他飞身上前,就想拉开秦卿。

秦卿一手握住了飞子的手腕,另一手伸出一根指头,抵住刀疤的拳头。

这一刻,时间如同静止。

上一章:第23章 下一章:第25章
热门: 没人要的白月光 罪之花 病友关系 十八味的甜 白莲花男友不想分手 婚内歧路:迷途女人花 资本对决 登顶炼气师 风不飘摇,云不飘摇 难逃偏执狂的宠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