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上一章:第18章 下一章:第20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秦卿负气走开之后,立马像小孩一样跟秦忆告了状,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这么幼稚,反正就是这么做了!

这还得了?仇牧居然欺负自己妹妹?秦忆立即炸毛了!

仇牧和秦忆自己,平时出门在外的时候,想方设法吸引他们注意力的,怀着各式各样目的的人,排起队来都能绕赤道一圈了,秦卿碰到的这种,只不过是其中最粗浅幼稚的一种手段,仇牧一天能见好几个,偏他好像从来没见过似的大惊小怪。

再说有男孩子来搭讪是妹妹有魅力的表现,别说妹妹没答应他了,就算她来者不拒,找十个八个年轻小男孩,秦忆觉得也是理所当然的。

他像个老父亲一样叮嘱秦卿:“你要是喜欢这个男孩子,就收下他,哥哥只有一个要求:你要学会辨别他们的目的,比如说他们到底是要钱,还是要名,还是要权,当然,这些都不重要!”

秦卿:“……”不愧是蝉联福布斯财富榜的富豪,居然觉得要钱,要名,要权都不重要?

几千年前司马迁老爷爷就说过了: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几千年后,人类的欲望也没有什么变化。

如果权力名利都不要,那人还能追求什么?

反正秦卿就自己就是一个俗人,她觉得这些都挺重要!

秦忆说出了自己的心得:“但是如果他们什么都不要,你就要小心一点,这种人的欲望往往是最大的,你要提前想好,自己到底能不能满足他。”

秦忆这是在教她怎么潜规则别人吗?好像很有经验的样子,秦卿虚心受教。

接着秦忆开始给秦卿汇报他对仇牧的报复。

秦卿和秦忆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两个人臭味相同的交流了一些处理被搭讪以及搭讪别人的经验,一边百无聊赖地在路上慢慢地走,她一会还有一场戏,所以现在不能离开。

然后,她眼尖的看到了简子安和左文斌两人站在前方,他们并没有看到她,秦卿停下了脚步。

简子安面色有点难看,他沉声对左文斌说道:“你刚刚在做什么?”

“没什么啊,我就是差点摔了一跤,不过没摔着。”左文斌不以为然的说道。

“你摔了一跤?”简子安仿佛不认识一般看着左文斌,“你是故意想摔到秦卿身上去的吧?剧组所有的人都看到你想要勾引秦卿了!你不觉得丢脸吗?”

他似乎又觉得左文斌和他是几年好友,并不是无可救药,又放软了声音,打算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秦卿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你又不是不知道。怎么可以因为她有钱就故意接近她呢?我们当年宿舍卧谈时,你说的理想就忘了吗?你的骨气呢?”

简子安自觉是为了左文斌好,左文斌却好似被踩着尾巴一样,他冷笑一声,说道:“你自己不要秦卿的,难道还不许我去追吗?该不会你虽然不想要秦卿,但是心里把秦卿当做你的所有物,不许别人染指吧?你要是是兄弟的,就帮我忙,把秦卿约出来,说不定多相处几次,她就会为我的魅力折服。”

简子安不可置信:“我把秦卿当我的所有物?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看见她老远就躲着走。”

“那是以前,你现在还有躲着她走吗?”左文斌揭穿道。

简子安不由一噎,最近他确实没有躲着秦卿走,反而每次都主动上前了,虽然是上前吵架,他辩解道:“我那是……”

左文斌并不想听他解释,他打断道:“秦卿现在是帝星的大股东,她有钱,有资源,有背景,这些都是我需要的。我追求她,有什么不对?骨气是什么?能当饭吃吗?反倒是你,你既然说自己不喜欢她,也不愿意帮我,就别多管闲事!”

秦卿正看他俩吵架看得津津有味,突然一个女声在她身后响起。

“其实简子安心里还是有你的,只是他不敢表达出来而已。”

秦卿精神一震,该来的人,总算来了!

这个声音属于剧中的女三号任媛媛,她也签在帝星,和秦卿是同一个经纪人手下的,当时因为帝星和王导的关系,秦家父母又额外花了钱,所以她得以被打包带进剧组。

秦卿低下头,假作羞涩:“你别乱说。”

“我没有乱说,他们说话我都听到了,简子安这么生气,就是心里在乎你,不愿意你跟别人好。”

秦卿冷哼一声,似乎想起了什么,面露不快:“那他为什么老是看不惯我似的,最近总针对我!”

任媛媛笑了:“男人嘛,你不懂,都是这么口是心非的。而且,像你这么有钱有颜有身材的白富美,哪个男人会不喜欢呢?”

她凑近秦卿耳边,作神秘状:“你别看他这么义正言辞,其实心里念你念得不得了。刚刚他还托我约你,晚上去参加party呢。”

“真的吗?”秦卿的眼一下亮了,复又低落下来,“你骗我的吧,他怎么可能约我?”

“我有没有骗你,你来不就知道了?”

秦卿貌似犹疑了一下,最后下定决心,点点头道:“那好吧,我来!”

“记住,你别带保镖啊!简子安不喜欢你和别的男的走得太近,保镖也不行!”

秦卿想了想:“他不喜欢我就不带。”

真是人生如戏,全靠演技。秦卿演这么一个校园电视剧,按道理是不需要多么高超的演技的,结果在戏里她没有什么机会飙演技,戏外简直分分钟超神。

刚刚又跟任媛媛互飚了一段演技。

在书里,就是这个任媛媛和经纪人合谋,以简子安之名,把原主诱入一个毒趴,亲手把她灌醉,给她喝掺有白/粉的饮料,把她推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现在,虽然她几次怼了简子安,但是可能从前原主对简子安的无怨无悔太过深入人心,所以大家都觉得她只是耍小性子,而不是不喜欢简子安了。

如果不是这样,任媛媛怎么会上钩呢?

秦卿悄悄缀在任媛媛身后,果见她走到僻静处,四处看看没有人,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秦卿五感过人,虽然离得远,但是任媛媛的声音她听得一清二楚。

“我已经约到秦卿了,晚上你做好准备。”

对方不知道说了什么,她脸色沉了下来。

“开弓没有回头箭,你不要装无辜,你平时对秦卿是什么想法,你以为我不知道?是我把你的U盘偷走,把照片发网上的,可是你要是没有这个照片,我怎么能找到机会呢?”

“咱们想的都是一样的!秦卿一点都没有怀疑,你担心什么?等她和我们同流合污了,到时候你还不是要什么有什么?”

任媛媛打完电话,又警惕的四处张望,看见左右无人,才假装若无其事的走开。

她不知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秦卿已经把她的计划了解得明明白白了。

秦卿想了想,对保镖说道:“今天晚上你们不要跟着我,去Pair酒吧旁边等着我就行,你们这样这样这样。”

“不行!”刀疤坚决反对,“小姐绝对不能以身犯险!少爷他也不能答应!刚刚没有保护好你,让那个小白脸把奶茶溅到你身上,已经是我们失职了,这样的错误我们绝不会再犯第二次,小姐你无论如何,也不能脱离我们的视线范围。”

秦卿:“……”溅了几滴奶茶而已,用得着这么严肃吗?

刀疤似乎觉得自己口气太硬了,又放缓了语气,沙哑的声音让秦卿耳朵有些痒痒的:“这些宵小之辈,何必小姐你亲自出手呢,我们这些粗人就是负责干这个的,保证他们一个都跑不掉!”

飞子也用水蒙蒙的大眼望着秦卿:“姐姐,这些事情都交给男子汉来吧,姐姐这么漂亮的女孩子,怎么可以做这么危险的事情呢?”

秦卿试图挣扎:“我不是给你们安排任务了吗?你们把任务好好地完成,才能够更好地帮助我。你们很快就能见到我的,我保证我不会出事!”

要把那个包间的人一网打尽不难,但是在原书里,任媛媛邀请她去的那个酒吧拥有着一套完整的机制,虽然偶尔也会翻车,可警察一直都没有抓到酒吧参与的证据,只能定性为顾客的私人行为。

一直到大后期,女主也被邀请去了这个酒吧,差点中招,她当时有一个裙下之臣,是个警察,把她救了出来,并想办法把这个酒吧连根拔起,抓住了秦卿的经纪人等人,就算如此,背后的大毒/枭也逃走了一部分,没有全部归案。

他们身后有一整条隐藏的产业链,要把这个链条全都揪出来,光抓住包厢里的人是没有用的,必须找到酒吧参与的证据,以及这个链条上下游的具体位置。

刀疤依然不同意,他坚持着自己的原则:“我来到小姐身边,就是为了保护小姐安全,小姐命令我做什么事,我都可以遵从,但是小姐以身涉险,我绝不能同意!”

秦卿不快,她冷下脸色:“那我让你去死,你也会去吗!”

“会!”刀疤毫不犹豫的点头,深深地看了秦卿一眼,然后从怀里掏出一把尖刀,就要往腹部扎去。

“停下!”秦卿赶忙喊道。

她觉得头都大了一圈,这人怎么回事,说让他死,他还真去自杀?

刀疤若无其事的放下刀,微抿薄唇:“我会用生命保护小姐的安全,替小姐做一切您想要做的事。小姐您这双手如此娇嫩,不该为这种事脏了自己的手。”

秦卿:“……”

来真的啊?她有点被这样的刀疤镇住了,但是她虽然骚话说得不如他们,她也有一个优势,那就是,她才是小姐!

她不满的嘟起嘴,说道:“到底是我是小姐还是你是小姐?想要我听你的话,这个小姐你来做啊?”

刀疤有点无言,秦卿假作娇蛮的耍起无赖来,他真的有点不知所措。

但是他不是一个人,不是还有飞子吗?

飞子听了这话,立即做妩媚状,模仿秦卿的声音说道:“那今天由我来做这个小姐!”

别说,学得还挺像,不是熟悉的人,根本听不出区别。

飞子还不满足,他又恢复了本来的少年音,向秦卿显摆道:“小姐,让我去吧!我可以易容成你的样子,Pair酒吧里灯光暗,他们分辨不出的!”

秦卿:“……”

你咋这么厉害呢?

上一章:第18章 下一章:第20章
热门: 权力征途:特种兵穿越抗日 洗白超英后他们重生了[综英美] 人形兵器下岗再就业 给你宠爱[快穿] 只想和你好好的 南方纪事 和顶流营业后我爆红了 长夜如星 男主不换人 盗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