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梦醒(2)

上一章:第85章 梦醒(1)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纪染从柜子里拿出奖杯的时候, 特地看了一眼底座上的小字,第十届全国中学生数独大赛,沈执。

她盯着这个奖杯好久, 突然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

一闪而过,可是又好像有点儿不够清楚。

于是纪染直接将奖杯从储藏室里拿了出来, 直接走到书房, 沈执本来刚跟人开完会, 见她进来, 笑着喊道:“怎么了?老婆。”

自从前几天沈执求婚成功之后,他就开始叫她老婆。

纪染双手背在身后,抿嘴浅笑,十足狡黠小狐狸模样, 她这样子叫沈执微挑眉有种她又要使坏的感觉。

还没等他问出口,突然纪染往前走了两步,将藏在身后的奖杯放在他面前。

“阿执,我发现你居然有这个奖杯。”

面对纪染的兴奋,沈执有点儿诧异,待他定睛看了一眼瞧见奖杯底座上刻着的金色小字,第十届全国中学生数独大赛。

她有点儿兴奋地说:“阿执, 你知道吗?我是这个比赛的第九届冠军,你居然是第十届, 那就是在我后面的那一届啊。”

他的记忆一下子被拉扯回了十年前。

那时候他无意中从这个比赛的宣传册上看见纪染的照片, 竟是不管不顾也想去参加这个比赛,只为遇见纪染。

可此时眼前的纪染早已经不记得曾经与他的重逢。

那天沈执比赛很成功, 在赛事结束之后出乎四中所有人的预料,拿下了大赛的第一。当时他可以说是用满怀期待的心情等待着颁奖典礼。

等着看见纪染望着他时,那种不甘心又有点儿气愤的小模样。

然后他会告诉她,自己就是原景。

沈执还在想到时候她会惊喜多点儿还是惊吓多点儿呢,毕竟她肯定想不到这次打败她拿下全国比赛第一的是他。

是原景。

可谁知当颁奖的时候,来了两个他不认识的女生。

一开始沈执还能沉得住气,以为纪染这次是发挥失常,结果发现两个女生居然是认识的,站在一旁小声聊天。

“你说纪染这次怎么没参加比赛?”

“她说已经拿过一次冠军,就没什么意思,不太想继续参加了。”

“我的天哪,她好嚣张哦。”亚军的女生故作惊讶地捂住嘴巴低声说道,她说:“我听说她在你们学校一直很嚣张对吧。”

沈执脸上渐渐浮起冷笑,已经不太顾得上纪染没参加比赛这件事。

反而觉得这两姑娘这么背后诋毁别人,似乎是有点儿缺少这个社会的毒打。

沈执虽然对女生这种生物了解并不算多,但是他知道女生之间小圈子小群体抱团更为严重。因此两个女生聊的越来越投入的时候,他眉头也渐渐蹙起。

“谁让人家是我们一中的状元呢,人家有嚣张的资本啊。况且她家还那么有钱。”

虽然这个女生说的话是夸奖纪染,但是口吻太过酸溜溜了,明晃晃地透着一股我就是在嫉妒她看她很不爽的语气。

“你们一班不是很多大神级别的学生,都考不过她呀?”季军女生好奇问道。

亚军女生点头:“对呀,说出来你都不敢信,她从高一入校开始回回都考我们学校第一。基本没什么人能跟她争。”

突然组委会的工作人员走了进来,笑着说道:“请你们三位准备好,待会我们就要举行颁奖仪式了。”

两个人女生听到三人这个说法被吓了一跳,等她们回头才发现后面沙发还坐着一个人。

沈执不紧不慢站起来,双手插在兜里淡淡地往外走。

这两人望着眼前的俊秀又有些冷漠气质的少年,他笔直地往外走过去的时候,两个女生彼此对视了一眼。

都从对方眼里发现了几分尴尬和害羞。

这样俊美的少年居然就是这次比赛的冠军吗?

可是当沈执走到门口,突然他脚步顿住,慢慢回头冲着两人看了一眼,嘴角轻轻勾起,露出一抹笑意,嘲讽的。

“你们背后讨论别人的样子,挺丑。”

两个女生登时脸颊烧红,仿佛刚受到了一万点暴击的样子。只怕她们过了很久很久,都不会忘记今天这样的场景。

……

“你笑什么?”纪染好奇地望着忍不住笑了一声的沈执。

至于沈执大概是绝对不可能告诉她,自己为了她对两个女生恶言相向,其实他因为原笙的关系一直很尊重女孩。

哪怕是四中那些女孩把他传成一个离谱的形象,他也没发火过一次。

那次却是毫不犹豫地开口怼了对方。

沈执不说话,纪染却特别有兴致,她拿着这个奖杯开心地说道:“我也要回去把我的奖杯找出来,真的是太凑巧了。我们居然参加了同一个比赛,甚至还是相邻的两届。”

纪染觉得这又是一种缘分,她觉得特别妙不可言。

她和沈执之间仿佛有着一条无形的线被连在一起,哪怕曾经走散,最终也还是找到了彼此。

望着她开心的模样,沈执突然有那么一秒的冲动,这是他为数不多的时刻。

“不仅仅是凑巧。”

沈执轻笑了一声,有那么点儿为十七岁的自己觉得好笑,又觉得那时候的少年似乎过分的率直,他低声说:“我看见这个比赛的宣传册上有你的照片,所以我在想你会不会再参加一次比赛。所以我就去了。”

不是巧合,是他为了遇见她特地去参加比赛。

他说完的时候,抬眸望向身边的人,缓缓站起来身体凑近时,纪染下意识地也看向他,眼睛里的迷茫、惊讶交织成晶亮的光芒直直地照进他的心底。

纪染突然吸了下鼻尖,她有点儿不知道说什么。

她以为自己发现了一个天大的巧合,她以为这是又一个巧合,是命运给他们藏着的小惊喜,等待着她来挖掘。

可现在才发现,这并不是小惊喜。

而是沈执的努力,他努力地想要来到她的面前,来到她的身边。

这么多年来,在她看不见的角落里,他似乎一直都在努力。纪染似乎有点儿明白为什么她会有那样神奇的经历,重新回到她自己的十七岁。

甚至在十七岁的时候她会选择跟着纪庆礼来B市,重新遇见沈执。

或许是他太过漫长而又无望的等待感动了老天爷,让或许真的存在着的命运之神愿意给他们一次机会。

纪染突然眨了下眼睛。

本来乌亮的黑眸竟是未酝酿一秒钟,泪珠顺着眼角砸落了下来,一颗又一颗,那样分明,待沾染在睫毛上时,有种盈盈楚楚的凄美。

饶是仙女落泪,也不过如此吧。

沈执没想到她会陡然哭了出来,一下心底后悔了,本来这小狐狸还带着一脸狡黠笑意像发现什么藏宝一样似得跟他献宝。

让他非要捅破吧。

“染染,别哭了。”沈执是心疼的,明知道她是为了自己哭,还是心疼。

这世上他大概是最不愿意看见纪染哭的那个人,哪怕是感动,他也希望她是笑着,开心着的。

纪染也觉得自己现在怎么这么容易哭。

挺丢人的。

她泪眼婆娑地望着沈执,死命憋着语气里的哽咽哭腔:“沈执,你是不是太喜欢我了?”

这一下沈执气消了。等了半天居然只等来这么一句话,他觉得纪染这姑娘有时候心也太大了。

于是他板着脸点头:“对,我是这么喜欢你。当初为了找你去参加比赛,结果你只是去考场转了一圈,没有参加比赛。”

纪染脸颊一下憋得有点儿红。

沈执实在太喜欢这姑娘的反应,总是那么可爱,于是他继续低声说:“后来还说讨厌我,你以为你天天跟方芊嘀嘀咕咕,我都不知道?”

纪染这下真是涨红了脸颊。

她挣扎着想表示,她没有,她不是,她真的没。

但是纪染真的做不出这么不要脸的事情,因为她之前真的很过分,天天跟方芊嘀咕沈执,于是她有些委屈地说:“谁让你总是抢我看好的项目。”

他们作为直接投资部门,会选择一些有巨大潜力的公司。

谁知她看中的好几家公司都被沈执投资了,当时她都怀疑沈执是不是买通了她身边的人,窃取了她的商业机密。

毕竟这种事情有一又有二,实在是太反常。

“还有,现在我们在一起的事情,你居然还想继续瞒着吗?”沈执说到这句时,倾身靠了过来,因为微弯着腰,视线与她齐平,黑亮的眸子里透着几分轻笑,声音压低时透着几分成熟的磁性。

吸的纪染心肝剧烈地上下跃动。

她轻轻摇头:“我没有刻意瞒着。”

就是她没什么机会说吧,一开始是考虑两人在同一家公司,现在他回家继承矿去了,倒是没这个顾虑。可是她总不能满世界的嚷嚷,沈执是她未婚夫吧。

虽然这么想想,其实也挺美的。

只是最近沈执一直在忙着恒驰集团的事情,哪怕沈越已经被抓起来,他大伯现在没什么精力给他捣乱。

可是他二伯还有他爸爸都不是省油的灯。

沈纪明如今觉得自己儿子是恒驰集团的CEO,天天做着他要当太上皇的美梦。只是沈执现在还没打碎他的美梦,毕竟他得一个个收拾逐个击破。

至于他亲爹,就留在最后一个吧。

对于老爷子来说,他并不在意恒驰集团是不是由沈家的人管理,如果沈家没有沈执沈执出现,或许他真的会倾向于职业经理人。

但是沈执的出现让他重新燃起了希望。

老爷子希望沈执能替他守护好恒驰,让他辛苦创立起来的事业不要毁于一旦。

“那我们什么时候去领证?”沈执再一次凑近她,声音听起来清清淡淡,仿佛说的挺云淡风轻,可是声线里的那么一丝紧张却还是无意中泄漏。

他甚至直到现在都无法相信,纪染就在他身边,是他的人。

其实他这个人还挺有领地意识的。

属于他的,他就是想要盖上属于他的独特标志。

他恨不得在纪染身上都标上沈执所有这样的提示,所以他才会迫不及待地求婚。毕竟没有什么比结婚更能诏告天下,更隆重的告诉全世界这个人她是我的。

纪染看了他一眼,突然说:“我怀疑你是在套路我。”

他们领证的事情之前聊过,当时两人都觉得下半年是更合适。毕竟现在沈执的工作实在是太忙了,而且裴苑那边并没有完全对沈执认同。

最起码上次纪染带他去见裴苑的时候,裴女士依旧摆出一副我就是勉强看在纪染的面子上跟你吃顿饭。

其实纪染知道她妈这种性格就是这样死要面子。

裴苑这辈子从来没跟谁低过头,她做出的决定也没什么人能改变。可是这一次她算是为了纪染做出了改变。

那天纪染被绑架的事情一发生,裴苑立即惊慌失措地赶到医院。

电话里没有说清楚,说是有人受伤。

当时裴苑几乎要崩溃,纪染刚从昏迷中醒过来,几乎是从鬼门关捡了一条命回来,可是这才过去几天,又发现绑架这样的事情。

只是当她在医院的急救室看见被紧急处理伤口的沈执,还有陪在他身边毫发无伤的纪染。

裴苑才知道竟是沈执不顾自己的生命,硬是扎了自己这么一刀,让歹徒分了心,警察这才有机会救出纪染。

“你们年轻人,做事怎么那么冲动呢,你就能保证你扎了自己一刀就能救下纪染吗?你自己要是出事了怎么办?”

裴苑确实是有些生气的,特别是看见沈执的伤口极深,是真给自己下了手。

沈执因为失血的原因本来就白皙的皮肤,此时更加泛白,额头汗珠密布,叫人看了越发心疼。

他低声道:“我不想让染染受伤害,我愿意拿命来保护她。”

对于他来说,她是自己愿意拿命来换的姑娘。

裴苑安静地望着他,她从来不是个相信爱情的人,当初结婚时也曾经有几分喜欢,可是喜欢最终还是没能成为爱情。

或许是她从来就没遇到那个对的人。

所以她一向教导纪染抓住实际的东西,金钱也好、地位也好,这些都是能握在手里实实在在的东西。

她以为爱情很可笑,却没想到年过半百的时候,却真的看见她女儿的爱情。

其实当初沈执一直在医院陪着纪染的事情,她都看在眼中。可是她太想要保护纪染了,怕她受伤害,怕她的人生像自己也像沈执母亲那样困难。

可是现在她明白,沈执不是纪庆礼也不是沈纪明,他跟他们都不一样。

他从来一直都在保护染染,比她对纪染的保护丝毫不少。

“阿姨,我希望您能给我机会让我做到自己所说的。”沈执直勾勾地望着裴苑,并不想要回避。

他知道裴苑一直不看好他和纪染,甚至是反对的。

裴苑朝纪染看了一眼,又望着他,突然说:“我以为你性格沉稳,居然没想到也是顺杆子往上爬的人。”

这话说的有点儿轻讽的意思。

可谁知下一秒裴苑说:“反正她现在也不听我的,你们年轻人的事情,自己看着办吧。”

说完裴苑走了。

自从那之后裴苑再也没对纪染和沈执的事情发表意见,哪怕纪染领着沈执跟她一起吃饭,她也接受了。

此时沈执又提到领证的事情,纪染轻声说:“要是领证,你是不是还要跟我爸妈说一声?”

沈执点头。

纪染看着他的模样,突然笑道:“你怕不怕?”

“你还当我是十七岁吗?”沈执伸手在她鼻尖上轻勾了下,十七岁的时候他对丈母娘确实是没什么好办法。

不过现在可不一样了。

他没告诉纪染的是,其实当初求婚之前他已经跟裴苑打过一次电话。因为是求婚这样的大事儿,他可以瞒着纪染给她惊喜,但是他想提前跟她的母亲说一声。

当裴苑听完时,许久没有说话。

沈执已经心底罗列了一大堆理由准备来说服她,可是当电话那头再次响起声音的时候,是裴苑说:“我一直希望染染能幸福,以前我总告诉她,幸福就是靠着自己的能力得到一切。于是我让她努力学习,努力工作,教她去争取一切。”

“唯独从来没教给她,怎么去爱一个人。”

沈执听着一个母亲近似忏悔的自白,突然有一阵莫名的感动,或许,他们从来都是误会了裴苑。

她并非固执,只是希望纪染幸福而已。

纪染并不知道他想起了裴苑的事情,只是见他神色有些安静,不由哄道:“好啦,好啦,我逗你的。其实我才担心呢,恨不得立马跟你结婚,你知道吗?现在你已经不是咱们投行圈子里的第一男神,你这个知名度都快直逼国民老公了。”

纪染这话真不夸张,沈执当初在恒驰集团第一次亮相的发布会,他出场时的那个短视频已经在网络上的播放量超过五千万。

一群少女哭着喊着一定要去恒驰集团面试。

据说他们总经办的电话都快打爆了。

现在确实是她需要有危机感了。

沈执垂眸,冲着她忽然轻笑了下时,身体凑近了点儿,声音听起来特别低低酥酥:“别怕,我只会是你的。”

上一章:第85章 梦醒(1)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他来了,请闭眼 超级警王 匆匆那年 柔福帝姬 抱上大腿后我怼天怼地 半妖司藤(司藤原著小说) 大可爱 想要小姐姐 曾与你旧梦一场 这只男鬼要娶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