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梦醒(1)

上一章:第84章 下一章:第86章 梦醒(2)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四中。

高二八班的学生都在往后看,各个脸上都带着一股子说不出上的惊恐还是害怕的表情,甚至有胆小的已经伸手捂住自己的嘴,生怕下一秒血溅当场的时候自己会尖叫起来。

趴在桌子上的少年慢悠悠抬头的时候,他头上的东西慢慢滑落,直到掉落在地上。

其实只是一个宣传册子而已,并不是很重。可是这个小册子落在地上的时候,六班的学生们有种‘啊,完蛋了’的感觉。

沈执还是这么一副没太睡醒模样,这位大佬经常这幅懒散困倦的模样,仿佛昨晚他没在家睡觉,而是在工地上搬了一晚上的砖。

等他不紧不慢把地上的小册子捡起来的时候,站在走道上的女生手脚无措,一副肉眼可见想要哭的姿态:“沈…沈执,我真不是故意砸你的,对不起,对不起。”

沈执捡起来的时候,正好小册子是打开到了中间几页,本来他已经准备还给人家,他虽然不在意自己在同班这些同学心目中是什么影响,不过真把女生这么吓哭也不太好的感觉。

可是他的视线已经被册子上的照片吸引。

他的眼睛死死盯着照片里的小姑娘,她一手拿着荣誉证书一手拿着奖杯。

下面的一行小字介绍:第九届全国中小学生数独大赛冠军,纪染。

染染。

沈执黑眸一下缩紧,他贪婪地盯着照片上的小姑娘,从十岁之后,到现在已经过去六年。当初那个还有些稚气的小女孩变成了少女的没有。

她扎成干净好看的马尾,如雨后水洗过似得黑眸在摄像镜头的捕捉之下,越发明亮润泽。

从原景变成沈执之后,他就再也没见过纪染。

当初告别时,他想跟纪染亲口说,可是除了那个少年宫之外他似乎不知道纪染的联系方式。

小孩子以为什么都是永恒不变的,他就曾经天真地以为他可以永远在那个少年宫的门口等到纪染。

可是告别那天,他没找到纪染。

后来他又回过江都,一个人偷偷溜出去又去了那个少年宫。但是别人告诉他,因为那个叫数独的老师去了另外一个地方,所以那个班级的很多学生都跟着一起走了。

纪染也早已经不在这个少年宫。

江都那么大,突然间,他们两个之间的那条线就像是被剪短,再也找不到彼此。

沈执望着照片里的小姑娘,突然笑了下。

你长大了,染染。

本来站在原地等着大佬的暴风输出的女生,突然听到一声莫名的笑声,等她大着胆子抬头看过去的时候,沈执正拿着她那本小册子轻笑出声。

什么情况?

大佬被砸傻了吗?

下一瞬,沈执抬起头扬了扬他手里的东西,“这个能送给我吗?”

女生微怔,沈执以为这个册子对她还有用,低声道:“或者你告诉在哪儿买的,我想买一份。”

“你想要就拿去吧,这就是第十届数独大赛的宣传册子而已,这是学校数独队发的,要是感兴趣自己都可以去领的。”

四中作为高中名校,不仅仅高考成绩出众,学生也并非只会死读书,业余课外生活也极丰富。之前学校组织的合唱团还参加过电视台的表演。

至于数独队一直是四中的特色之一,在众多的知识竞赛里面,数独比不上物理化学甚至是信息学,但是也有不少学生对数独很感兴趣。

因此四中的数独竞赛队一直都算是极有成绩的队伍。

带数独的许老师怎么都没想到自己的队伍里居然有一个特殊学生要加入,许老师是高二年级的数学老师,因为个人对于数独很有想法,因此这几年四中数独队他都是辅导老师。

自然作为高二老师,他对于沈执这位学生也很熟悉。

打架、逃课、年级倒数第一,贴在他身上的标签压根跟喜欢数独这四个字联系不到一起。

因此当他看见沈执找到他,主要要求报名参加今年的全国数独比赛的时候,他还挺惊讶。

当然许老师性格不错,哪怕是对于差生也没什么偏见。

况且人家主动想要参加数独大赛,显然这是孩子在要求进步,他们做老师的总不能在这时候拖后腿吧。

许老师一向挺民主,他笑道:“沈执同学,你要是真的对数独感兴趣呢。明天开始可以先跟着我们数独队一起试试,这样呢……”

“老师,我只是想报名参加比赛。这种全国比赛是要学校组织报名的,所以我只是想请您把我的名字加上去。”

沈执难得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话。

但是他自己说的时候语气稀疏平常,许老师听完苦笑。

他有点儿无奈道:“沈执同学,是这样的,你没参加过校队所以不懂我们的流程。一般要参加这种全国大赛,都要先经过市里的初赛以及省里的复赛,最后才是全国性的比赛。不是谁想去都能去的。”

沈执点点头,这个数独大赛的流程他早就了解过,要不然也不会直接找许老师。

许老师看着面前高大英气的少年,他知道这种少年人呢,虽然成绩不怎么样自尊心还是很强的,可是他还是有必要把现实的困难告诉他。

“沈执啊,这个全国大赛可是全国的18岁以下少年组比赛,你以为可是简单的,真的是强者如林。去年的冠军是刚上高一的小女孩,那叫一个厉害。所以啊,老子觉得你还是应该先跟着上课,咱们一起努力,为了参加全国大赛努力。”

许老师平时喊口号喊惯了,现在一张嘴就是各种心灵鸡汤。

可是沈执却并未在意他的话,只因为他所有的注意力都被许老师说的去年冠军吸引,一个刚上高一的小女孩,那不就是纪染。

本以为再也见不着的人,却陡然出现在他眼前。

沈执现在已经没有什么想要坚持的东西,可是对于他来说,纪染就是那个坚持。

好想再见她一面。

也好想再听她叫自己一声小景。

“许老师,您直接把初试的时间发给我吧,我会自己准备的。”

沈执并不想再在上不上课这件事上纠缠。

幸亏许老师这人不够倔强,不是那种你居然敢不来上课那我一定不让去参加比赛的独断专行性格。沈执不愿意来上课但是想参加比赛,许老师也给他开了绿灯。

之后夏江鸣就发现他的执哥变了。

别说放学之后找不到人,连平时周末都开始找不到人。直到夏江鸣再也忍不住,跑到沈执家里,结果发现他书房的整张书桌上都摆着数独资料。

“数独?执哥,你看这玩意儿干嘛?”夏江鸣捏着手里的书看了半天,他终于发现上面的每个字呢都是他认识的。

但是他看不懂。

沈执伸手直接把他手里的书拽了回来,淡淡道:“无聊。”

夏江鸣满头问号,无聊就看数独比赛的资料?你这个情趣也太高级了吧,他无聊的时候只会想着打游戏或者玩台球。

反正什么有意思玩什么。

难不成执哥会觉得数独这玩意比较有趣?

这…这未免也太变态了吧。

“执哥,要不咱们还是去天空之境玩吧,我请客,你不是不喜欢人多,台球厅我包场请你玩。”夏江鸣觉得沈执不会是在压抑中要毁灭了吧,谁会无聊的时候用数独这种东西来打发时间呢。

沈执倚在椅背上,心情颇为不错道:“不去,我已经发现了更有趣的东西。”

还更有趣的?

夏江鸣小心翼翼地望着他,神色哭丧:“执哥,你……”

“我打算拿个全国冠军玩玩。”沈执知道纪染虽然是个小姑娘,可是好胜心比谁都要强烈,当初他们认识的时候,纪染参加比赛时都会全力以赴拿冠军。

有一次她因为生病状态不好,勉强拿了个季军。

小姑娘刚看见他的时候还能憋住,可是没一会儿,哭的泪眼巴巴特别委屈,跟他说:“小景,我输了,我输给了那个讨厌的张迟。”

接着又一周,纪染还是不停地念叨着那个叫张迟的男生。

沈执知道那时候自己心情特别不好,他不喜欢从染染嘴里不停地出现另外一个男孩的名字,他更不喜欢染染一直惦记他。

哪怕只是为了打败他而已。

所以从来没跟外婆提过要求的沈执,告诉外婆他想要买数独参考书。哪怕那样的书很贵,他还是求着外婆给自己买。

那是染染最喜欢的数独,所以他也想要跟染染一起学习。

这样以后他们就可以一直聊数独,有说不完的话题。

他对纪染的独占欲从来都那么强烈。

夏江鸣觉得沈执肯定只是迷恋一阵,这玩意过阵子他肯定就不喜欢了。

可谁知沈执不仅参加了初赛,居然还以第一的身份一路杀进了复赛。并且最后同样以复赛的身份直接进入了全国大赛。

当学校将参加全国大赛的名额都贴在布告栏的时候,所有人看着红纸上沈执的名字,全校师生都陷入一种风中凌乱的感觉。

这还是他们知道的那个大佬吗?

今年的全国大赛是在江都举办,沈执知道的时候心底竟有种隐隐的迫不及待感,他想要看见纪染见到他那种激动和开心。

就像他从未忘记过她时的那份心情。

在江都比赛的时候,依旧是许老师带队。只不过沈执依旧是没有跟着学生团队的人,许老师本来是坚决不同意,不过之后知道他老家居然是江都的,这才同意放行。

比赛是早上十点举行,许老师要求所有人九点一定要在比赛场集合。

沈执是从酒店出发,他临时回来没有惊动原笙他们。当他从出租车上下来的时候,高大的少年一出现就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这里很多都是来参加比赛的高中生,只不过相较于那些戴着眼镜普通又平凡的高中男生,沈执这样的实在有些鹤立鸡群。

好在他早已经习惯了别人的目光,双手插在兜里安静往场地里走。

“纪染,这边。”

突然一个清脆的女生喊了一句,沈执脚步立马顿住。

他没有立即回头,可是他仿佛听到自己的心跳声,那种从胸腔里渐渐响起犹如越敲越越急的鼓点声一样的心跳。

当他慢慢转身时,不远处一个穿着衬衫背带裙的少女冲着他的方向挥了挥手。

少女脸上的笑意灿烂,一张白嫩干净的小脸那样清纯灵动,这满天的春光都不及她笑容的灿烂。

沈执看着少女慢慢走近,特别是当她走到自己面前的时候,突然歪了下头。

他的黑眸紧紧地盯着她的脸颊,几乎要张嘴喊她。

突然纪染冲着他笑了,沈执心底的冰雪犹如在这一瞬消融,她也还记得他对吧,就像他不曾有一刻忘记她那样。

纪染的手指突然抬了起来,指着地上:“同学,你准考证掉了。”

沈执:“……”

突然,他有点儿想笑,或许他应该有个更隆重的方式让染染重新认识他。

比如,从她手里抢到冠军。

上一章:第84章 下一章:第86章 梦醒(2)
热门: 崩人设后我拐走男主了 余温 青龙图腾 穿成反派金丝雀 还珠格格之天上人间(中) 星际之陛下你好美 一粒红尘 这重生好像带BUG 建设非人大厦 [综]一起成为绷带放置装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