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上一章:第83章 下一章:第85章 梦醒(1)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纪染本以为上班之后,她和沈执的事情会传遍整个公司,毕竟那天晚上她可是当着他所有下属的面儿抱着他哭的。

只不过她没想到周一的高通证券一切都风平浪静。

她猜测到或许是沈执严禁他们私底下传播这件事,不得不说,纪染还挺佩服他的驭下手段。

沈执的做法纪染还挺支持。

高通证券虽然没有明文规定不允许办公室恋情,但他们都不是那种喜欢把工作和私人生活混为一谈的人。

纪染松了一口气,不过又有点儿好笑。

高中的时候两人假装不熟是为了避开老师的耳目,结果现在到了谁都管不着他们谈恋爱的年纪,却又因为在同一个公司要注意影响。

第二天早上她给众人开完会之后,突然方芊拿着平板电脑走了进来。

“老大,你看。”方芊把平板电脑放在她面前。

纪染低头看了一眼标题,露出惊讶的表情,随即立即点开视频。这是几分钟前被发布的一则新闻,是关于恒驰集团董事长沈桥山先生身体状况突然恶化入院的新闻。

方芊低声说:“老大这新闻一出来咱们群里可都聊疯了。”

“你们这么关心恒驰集团的事情?”纪染压着心底的担心,只是眉头依旧微蹙着。

方芊立即来了精神,她说:“老大,您忘记了恒驰集团可是沈总家的公司,难怪沈总今天早上没来上班呢。大家都在讨论沈总会不会回家继承他家的矿啊?”

纪染知道沈执今天早上没来上班,但是她知道是因为他跟律所那边有个会议要开,只是没想到现在出现这样的状况。

她知道沈爷爷是沈家仅有对他温情的存在。

哪怕是把他带回去的沈纪明,都无法让沈执信任。

纪染叹了一口气。

方芊有些疑惑地问道:“老大,你好好的叹气干嘛?这是怎么了?”

纪染随口道:“只是觉得生老病死是谁都逃脱不得的,哪怕再有钱都不行。”

“对哦,就是这样的。”方芊点头,不过她随后说道:“但是能建立恒驰这样的大公司,我觉得一辈子都没遗憾了吧。”

纪染不置可否。

*

“大哥,不是我说,你凭什么不让我们见爸爸,你有什么资格?”此时沈家二伯沈纪远站在走廊,不顾身份和地位大声喊了起来。

“就是啊,大伯,我爸爸也是爷爷的儿子,您这么独断专行只怕是不妥当吧。”

沈敏双手抱在胸口,有点儿不忿道。

说起来在沈家,三个儿子里面沈纪远确实是最不受老爷子喜欢的,老大是长子从一出生就受到万众瞩目,老三是幼子打小就受尽宠爱。

在中间的这个就有点儿爹不疼娘不爱的意思,况且沈纪远能力普通,就连沈纪明都不如。

因此老爷子一倒下,他是真急了。

此时见到大哥居然还拦着不让他进病房,这脑子里面当即就炸了。

什么豪门争产的例子全都在他脑子里头过了一边。

沈家大伯沈纪东见他们盯着自己吵,也是气得脑壳子有点儿疼,薄怒道:“你们都在说说什么呢,爸爸都病倒了,医生都说要休养。你们这么多人进去,还怎么休息?”

“你们进去看过了,在爸爸面前露过脸了,现在你就拦着我们。你这是想干嘛呀?”

“我进去就说了两句话出来。老二你这是什么意思?”

本来在外头都是风风光光的沈总,此时两人吵起来,丝毫不顾及身份地位。就连一旁站着的沈纪明都看着发笑。

他倒没老二那么着急,就算真让老大见着老爷子又怎么样。

难不成多见一面,老爷子就把整个集团给老大了。

他不停回头往电梯的方向看,一副正在等人的样子。

终于电梯叮地一声声响传递到这边,沈纪明整个人来了精神。没一会儿从电梯里走出来几个人,只是为首的两人倒是大家没想到他们会一起来。

沈纪明微眯着眼,盯着沈执和沈越走到自己面前。

只是沈越刚一走近,身上那股子酒气熏天,他忍不住伸手挡了下鼻子,微皱眉道:“沈越,你这是喝了多少酒?”

“三叔,真没多少。”沈越嬉皮笑脸地说。

可是他一张嘴熏的沈纪明往后倒退了一步,就连站在稍远的沈敏都不住皱眉。

沈越母亲赶紧过来拉住他的手,小声说:“怎么喝了这么多?”

“妈,别担心,我没事儿。”沈越不在意地说道。

这话叫他二伯不满起来,沈纪远斥责道:“你到底怎么回事,你爷爷都病成这样了,你还有心思喝酒。”

“老二,你这话就说错了,沈越他又不知道爸爸突然住院的事情。他一天到晚为公司做事儿你看不见,这喝酒倒是让你抓住了。”

这一下两人又吵嚷起来。

沈执站在离他们最远的地方,单手插在裤兜里,整个人挺拔玉立地站着,只不过在听着他们越发肆无忌惮地相互指责下,眉梢终于忍不住轻挑起来。

都这时候了,还有心思相互攻讦。

“你怎么才来?”沈纪明松了一口气,不过心情还算不错,估摸是为了沈执及时赶到。

“我是担心爷爷。”

沈执语气淡淡,如秋水上的云雾那样飘渺,听着声音是空的。

他很少会给人这么不坚定的感觉,但是这一刻或许是同情或许有那么几分心疼吧,爷爷把整个沈家扛在肩膀上。可是他一病倒这里所有的人,吵闹不休,犹如失去了那颗赖以生存的猢狲,可悲又可怜。

沈纪明并不知他心底的想法,低声说道:“你大伯和二伯都吵到现在了。”

沈执眉梢轻压,整个人犹如笼罩着一层叫人窒息的低气压。

哪怕是沈纪明都不由有些莫名心虚。

也不知过了多久,突然里面走出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这是老爷子的助理,跟在老子身边二十多年,是比儿子还忠心的存在。

“执少爷,老爷子醒了,说是想要见见您。”

所有人脑袋就像是被吸铁石同时吸住一样,全部转头看向站在末尾的沈执。

他轻轻颔首走到陈特助的身边,低声说:“麻烦带路。”

两人消失在走廊时,除了沈纪明之外所有人的脸色都难看不已。此时沈家二伯到时候还有心情嘲笑道:“有人把自己当成这个家里大管家,结果好像爸爸不这么看啊。”

沈家大伯一下跳脚在,气急怒道:“老二你这是说什么废话呢。”

“我说你了吗?我指名道姓了吗?”

连沈纪明都不明白这两人今天火气怎么这么大。

沈执进了病床之后,他看着老爷子身上还戴着氧气罩,身上连着机器的线,看起来虚弱极了。

他一进去,老爷子的手指微微抬起,似乎在叫他过去。

“爷爷。”沈执走过去半蹲在床边轻轻握住他的手掌,年少时他觉得特别温暖的一双手,如今干瘦如材,一握住仿佛在捏着一把骨头似得。

老爷子睁开眼睛望着他,眸光竟是发亮般,他张了张嘴,第一下没出声。

待他又试了第二次之后终于喊道:“阿执。”

沈执轻轻点头时,老爷子已经开口说道:“你还不愿意帮爷爷吗?”

其实早在沈执成为高通证券的董事总经理的时候,老爷子已经开始劝说他回恒驰集团发展,甚至以他目前的履历和能力,直接掌管整个恒驰集团都没有问题。

他虽然年轻却经历了太多。

老爷子如今在沈家唯一能信任的人,只有他了。

哪怕沈执一次又一次毫不犹豫地拒绝爷爷,可是这一秒他望着床上这个虚弱的老人,往常不假思索的话竟是有点儿说不出口。

在沈家,唯一对他好的只有沈老爷子。

沈纪明因为他故意考砸的事情,恼火成怒时要断掉他的生活费,甚至还威胁要让原笙和外公外婆流浪街头。

可是后来是老爷子笑眯眯地跟他说,阿执不要太着急,趁着年轻想干点儿什么就干点什么。

这位睿智的老人一直都知道他在做什么。

沈执看着他不说话,可是老人仿佛抓住救命稻草那样,“阿执,爷爷只有你了。”

晚上纪染回家的时候,一打开灯,刚要把包扔在沙发上,结果眼睛瞥见沙发上躺着的人,差点儿包从手里直接掉了下来。

“你在家?”纪染赶紧走过来在他身边坐下。

沈执好像睡了很久的样子,此时刚醒来,浓密长睫微微轻颤,黑眸周围密布着细小的红丝,看起来疲倦不已。

“染染。”

他轻声喊了一句,将手搭在她的后背,声音里夹杂着浅浅倦意:“让我抱一下。”

纪染轻轻弯腰趴在他的怀里。

他的胸口微烫,纪染的脸颊贴着他微敞开的脖颈,感受着温热的皮肤后。

谁都没说话。

安静地待在一起。

终于沈执开口说:“今天我故意没上班。”

从医院回来之后他就一直在家里沙发上躺着,一开始只是在放空自己,后来渐渐睡着。一觉睡到纪染回来的时候。

纪染小声说:“你开心吗?”

“我好像很久很久没这么痛快了。”沈执声音里夹杂着笑意。

直到两人坐起来时,沈执侧着头目光落在她身上,突然低声问:“如果我选了一条很累的路,你会支持吗?”

虽然他没说,可是纪染仿佛猜想到了他的想法。

她知道一定是跟沈家的事情有关。

可是她没多问,也没多想,直接点头说:“我会支持。”

“阿执,做你想做的事情就好。哪怕全世界都反对,我也会支持你。”她伸手将沈执的手掌拉了起来,手指轻轻插进他的手指指缝中。

待纪染将两人的手掌举到半空中,轻声说:“就像这样牢不可破。”

*

果然很快,恒驰集团创始人住院的事情被大幅度报道。就连公司股价都应声下跌,毕竟恒驰集团至今都没未确定继承人。

可以说整个家族暗潮汹涌。

直到一个月后恒驰集团突然举起了一场新闻发布会。

当沈执穿着一身西装出现在现场的时候,所有媒体一片哗然。本来大家都以为这场发布会是介绍公司新项目,没什么大料出现。

结果作为高通证券董事总经理的沈执突然出现,岂不是意味着他即将执掌恒驰集团。

果不其然,在会议上宣布沈执将出任恒驰集团新任CEO。

这件事不仅得到了沈老爷子的支持,也得到了整个恒驰集团董事会的一致赞同。

纪染是在办公室里跟方芊一起看这场直播的,自从方芊无意中看见纪染上了沈执的车,并且纪染直言不讳地告诉她,她确实在和沈总谈恋爱的时候。

方芊就是捧着脸,张着嘴无声尖叫,心底怒吼着她就知道,她就知道肯定是这样的。

甚至她怀疑纪染那么讨厌沈执,其实就是故意装的。

这样才能引起沈总的注意。

当然她不敢把这种妄想告诉纪染,因为她怀疑自己下一秒就会失去工作。

哪怕成为ceo沈执的工作也并非一帆风顺,毕竟沈家其他两房在公司里经营许久,不仅对他不配合甚至还是处处阻拦。

以至于沈执工作困难程度比寻常增加几倍。

况且沈越像疯了一样,对于沈执成为ceo这件事,他甚至比他父亲的反应还要大。在他看来自己是沈家的长子长孙,沈家一切都属于他,这个私生子凭什么跟自己争呢。

偏偏沈执赢了。

他不费吹灰之力得到了沈越梦寐以求的恒驰ceo这个位置。

所以沈越发了疯一样想要报复他。

此时豪华包厢里发出一声巨大的脆响声,是酒杯砸在墙壁上破碎的声音,四分五裂的玻璃碎片在半空中崩得到处都是。

可他似乎还嫌不够,直接拿起一个女生的手机,狠狠地摔在地上。

但地上铺着厚实又柔软的地毯,压根没办法摔碎手机。于是沈越直接将手机又捡了起来,对准桌角狠狠砸下去。

这一下手机屏幕四分五裂,他露出邪笑:“还帅?他还帅吗?”

问完这句话时,他直接把破碎的手机砸在她的头上,女生被吓得抱住头顶呜呜大哭起来。

“沈少算了吧。”终于有人怕闹出事情,开口劝阻了一句。

沈越冷漠地望着对方,又把人吓的不敢说话了。

要说这个女生也是飞来横祸,她是被沈越一个朋友带过来玩的小网红,几个男人凑在一块喝闷酒,她们女生干脆在一起聊天玩手机。

谁知这个女生正好刷到微博上发的沈执新闻,就跟其他人开心分享起来,还说这个ceo真的是又帅又年轻,是现在微博上新晋老公。

沈越正好听见这才发了大火。

就在沈越起身把桌子上的酒瓶、酒杯全部扫落在地上的时候,包厢的门被推开。

江艺进来时,正好看见他发狂的一幕。

最近这一段时间她见过太多次沈越发怒的样子,所以她并不意外。只不过看见有个女生坐在地上哭时,她还有点儿惊讶。

“你们先出去吧。”江艺挥挥手。

这帮小姑娘都是沈越朋友带来玩的,本来大家都是来玩,谁能想到差点儿遇见个疯子。这时候大家都被吓蒙了,谁也不敢动。

正好江艺说了这句话,一个个拿起包包赶紧起身跑了。

幸亏还有个人记得把地上被吓得腿软的姑娘一起带走。

包厢里只剩下沈越和江艺两个人的时候,江艺把自己手机拿出来递到他面前。沈越没接,江艺冷笑:“你知道沈执现在跟谁在一起吗?”

沈越一听到沈执这两个名字,猛地转过头。

终于他看见了上面的照片,随后他抬起头:“这不是那个……”

“纪染。”江艺冷笑,她说:“沈执现在已经占据上风,如果他再跟纪染结婚,那么你就更赢不了了。”

沈越一下暴怒起来:“谁说我赢不了?那只是个小杂种而已。”

“阿越,我们现在才是同一阵营的人。你说对不对。”江艺伸手轻轻地按住沈越的肩膀。

沈越望着她,江艺的声音又轻又柔:“所以我们一定得阻止他们。”

当江艺看见这几张照片时,简直是狂怒。谁都不知道她第一个喜欢的男生叫沈执,哪怕过了这么多年,再见到那个男人时她依旧还记得当初心动的感觉。

面前的沈越即便拥有同样姓氏,可他们却是天壤之别。

如果沈执跟别人在一起她还能忍受,但是她绝不能忍受他和纪染在一起。

“怎么阻止?”沈越抓了一下自己的头发,他眼睛发红像是个到了穷途末路的野兽般:“沈执已经开始查我的账目了,他肯定会大做文章的。我现在哪还有什么功夫管他跟谁谈恋爱。”

“怎么没有。”

江艺是越调查越心惊,原来之前纪染昏迷住院两个月,沈执居然连工作都不要一直在医院里陪着她。

他竟是爱她到如此地步。

“之前她昏迷两个月,沈执都这么陪着她。你说她万一要是死了,沈执会不会发疯?你不是一直都说他母亲是个精神病,万一他被刺激的发疯呢?”

沈越愣住,哆嗦了下:“你…你是说杀人?”

他目瞪口呆地看着江艺,仿佛不认识她一样。这个女人怎么能把这种事情说的这么轻松。

“当然不是我们亲自动手,我手里有个很好的人选,我们可以把他推出去。你知道吗?除了你之外,他才是最恨沈执的那个人。咱们只提供点儿线索,让他去找该找的人而已。”

沈越想了半天,终于轻声说:“你说的是谁?”

“唐振鹏。”

*

纪染加班到九点多的时候,像往常一样刷卡下楼。到了地下停车场的时候,她刚走出去几步就听到后面有动静。

可她回头时,偌大的停车场空寂无人。

纪染往前走了几步,终于走到自己的车子前面,她伸手用车钥匙开门之后,正伸手去开门,突然余光瞥见一个男人站在自己不远处。

纪染明显被吓了一跳,手里车钥匙都掉了下来。

她假装没在意那个人的模样,弯腰捡起钥匙,可是却死死拽着手里的包。她突然有点儿后悔今天背着的包是软皮材质,哪怕是砸在人的身上也没那么疼。

终于男人还是走了上来,他面无表情地望着纪染说:“你是纪染吗?”

纪染下意识否认:“我不是。”

她仔细看着这个男人的脸,最起码三十五岁以上的模样,个子不是很高背部有点儿佝偻,整个人看起来唯唯诺诺的。

只是这张脸却出奇的眼熟。

真的好眼熟,她究竟是在哪儿见过。

直到她的脑海中突然想起一个画面,是在一个公交站牌里,沈执狠狠地按着对方,将他推到广告牌上的画面。

唐振鹏。

纪染不知道为什么对方会来找到他,可是她心底下意识觉得不好,伸手就去拽车门。但是对方比她速度更快。

唐振鹏直接冲上来箍着她的脖子,但是纪染身体灵活地弯腰,居然从他腰那边逃了过去。

随后她放弃上车的想法,拼命开始往前跑,大喊:“救命,救命啊。”

可唐振鹏并未放弃,直接冲上来,男人和女人的速度天生就有差距,他一下抓住纪染。这次纪染还想在继续挣扎,可是对方一下子拿出一把早已经藏在身上的匕首。

“你再动,你再喊呀。”

他的眼珠泛红,有种不正常的诡异。

纪染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可是停车场并非只有他们在,确实有人听到纪染的求救声,走过来一下看见一个男人将一个姑娘按在地上。

男人手里还拿着一把匕首。

“你干嘛?”路人男子赶紧呵斥道。

可是唐振鹏直接将纪染从地上拽了起来,将她拉着往停在靠墙壁的两辆车中间,这样纪染挡在前面,两辆车和身后的墙壁直接挡住他的。

纪染大口喘气。

还真是冤家路窄,或者说也不是路窄,唐振鹏明显是冲着她来的。只是她不明白,为什么唐振鹏会找到她?

按理来说,唐振鹏并不会记得关于她的记忆。

毕竟连闻浅夏和夏江鸣都不记得。

就在她疑惑地下一秒,唐振鹏的匕首抵着她脖子喊道:“打电话给沈执,你打电话给沈执叫他来。”

突然纪染明白了唐振鹏为什么会找上自己,他是想要通过自己报复沈执。

纪染知道她记忆里的很多事情在上一世都是发生过的,所以唐振鹏也一定是因为猥亵女生的事情被判刑了。

就像她记忆里发生的事情一模一样。

沈执也一定在这其中起到了决定性作用。

纪染当然不会打电话给沈执,她除非是疯了才会让沈执过来面对这个疯子。但是那个路人迅速报警,一切早已经不够她的控制。

沈执赶到的时候,整个地下停车场已经被封锁住。

警车停在外面,哪怕是晚上周围还围着不少人。他到的时候本来警察不允许他进去,可是当他说自己是沈执时,警察赶紧让路。

当他看见纪染被一个男人用匕首控制住时,整个人仿佛一下连呼吸都困难起来。

他再也不顾直接走到最前面。

此时唐振鹏已经等的不耐烦,正在念叨:“怎么还不来,还不来。你们是不是骗我呢。”

纪染被他勒着,他越激动勒着纪染就越紧,她险些连喘气都喘不上来。

上一章:第83章 下一章:第85章 梦醒(1)
热门: 一目余生 来自东方的基建狂魔 远古入侵[末世] 陛下的黑月光重生了 帝国第一兽医[星际] 无限流玩家退休以后 [重生]剧院之王 队友除我都是gay 重生八零小村嫂 重生之我为书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