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上一章:第81章 下一章:第83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纪染握着手里的信,就像是她的宝贝一样,再也不想撒手。她花了这么多年时间,才明白这个世界上有个人一直在深爱着她。

保姆站在门边,小声问道:“小姐,你没事吧?”

她瞧着这姑娘又哭又笑的,感觉是受了不小的刺激。

纪染摇摇头,猛地从地上站了起来。刚才她蹲着地上捡信,此时再站起来有点儿天旋地转,她摇摇头:“我没事儿。”

她转身往楼下走,她知道沈执的团队今晚要加班。

他一定还在公司,她现在就想去见他。

到楼下时,大门正好被打开,裴苑从外面进来撞见她匆匆下来:“你已经吃过晚饭了?”

她提到这个的时候,纪染脚步顿住。

随后她看向裴苑,深吸一口气,低声道:“妈,我已经不是十七岁的小孩了,您以后能不能不要再随便安排我。”

裴苑闻言,轻挑眉梢,她并未纪染这句话有些大逆不道的话而生气,反而淡笑:“不喜欢今晚的这个相亲对象?”

这语气轻松写意,仿佛纪染刚才说的话压根没有作用。

纪染不打算跟她拐弯抹角下去,如果说她在裴苑身上学到最大的一个优点,那么一定是开门见山。

“不是不喜欢这个相亲对象,而是我有喜欢的人了,所以我不可能再去喜欢别人。也麻烦您以后不要再跟我安排这种无聊的相亲。”

纪染说完就想走。

但是裴苑转身叫住她:“染染,你说的那个喜欢的人,是沈执吗?”

纪染猛地转头,她有些吃惊地望向裴苑,她和沈执在一起的时候,他们并未跟别人说过。毕竟他们在一家公司里面,哪怕是为了影响也不会这么快公布。

但是她不知道裴苑怎么会这么快知道。

“你不用在想,我怎么这么快知道,只是作为一个母亲,我想给我女儿一点儿建议。”

纪染突然笑了起来,她望着裴苑眉梢眼底都是笑意,哪怕裴苑并没有之前她重回十七岁的记忆,但是她所说的话和所想做的事情,却一模一样。

她十七岁的时候,裴苑用不能早恋这样冠冕堂皇的理由来阻止她。

如今她早已经到了成年的年纪,而且是能掌握自己生活的年纪,她只怕会从别的地方来阻止自己。

纪染微微点头,轻声问:“您打算给我什么意见?告诉我他母亲有精神疾病,为了我自己的幸福考虑,应该排除这个隐患。还是告诉我,他是恒驰集团的继承人之一,如今恒驰集团继承权成迷,我要是跟他在一起就会被拖入恒驰集团那个斗兽场。”

这些话都是裴苑曾经对她说过的话,现在她一字一句全部都还给她。

裴苑听着她所说的每一句话,竟是像钻进了她的脑子中,将她的所有念头都阅读一空,但是裴苑并没有她的这些话就放弃。

“染染,既然你知道我反对的理由,那么这两点足可以让我反对你们在一起。”

纪染觉得或许真的是她以前过于听话,没让裴苑见识过什么叫做叛逆少女的捶打,让她养成了这种唯我独尊的性格。

让裴苑觉得她只要说一个字出来,自己就得原封不动的遵守。

纪染觉得她也不需要再装什么乖巧女儿,声音淡漠:“那么我也告诉你一声,你的反对无效。”

这句话说完之后,纪染直接走出家门。

她是开车到家里,此时上了车直奔着公司而去。一路上,她哪怕一直盯着前面的路况,可总有各种画面从她脑海中滑过。

终于车子在公司楼下车库停好,纪染直接上了楼。

白日里繁华喧闹的大楼,此刻早已没了白日的人烟,变得格外安静。就连一向永远在运行的电梯都安静停在楼上的某一层。

纪染直接将按了层数,几秒后,电梯停下缓缓打开门。

她到公司的时候,果然如她想的那样,会议室里面的灯是亮着的,不时有人声吵杂,看起来都在忙着。

她也带过项目,到了重要关头的时候,别说九点不下班,哪怕熬到半夜两三点都是常有的事情。

纪染站在会议室外面,最后还是忍住没有敲门。

于是她干脆坐在会议室对面的办公桌等着,这个会议室正对着开放办公室,所以只要他们一出来,沈执肯定能看见她。

纪染坐在椅子上时,又将信从包里掏了出来。

她一封一封地慢慢看,如果今天不是夏江鸣把这件事当成一件趣闻说给她听,或许她永远都不会记得这些信。

这就像是散落在记忆星河里的贝壳。

曾经她把它放在她触目可及的地方,觉得这是她珍贵的记忆。可是时光太过强大,它总是能让人忘记曾经被捧在心头的那些重要回忆。

最后这些回忆渐渐粉碎成尘埃,四下散落。

当初她保存这些信,不就是觉得这是她高中生活难得有趣的回忆。一个陌生人的突然来信,向她发出数独挑战。

如今再想起来,其实她当初也猜测过这会不会是喜欢她的男生做的事情。

看来她确实没猜错。

纪染看着这些信,会议室里的工作始终没有结束。不知为何,她突然变得特别疲倦,她望着会议室时,慢慢倦意系上心头。

等待总是让人觉得那么漫长而又无趣。

就在她伸手挡住自己又一个呵欠,心头微微有点儿烦躁的时候,她掩着嘴唇的手掌图突然顿住。

有一股强大而又难以自持的心酸突然袭上心头。

两个小时,她坐在这里等了他两个小时,就觉得很累很无聊。

可是他呢?

沈执在这么漫长的岁月中,究竟等了她多久啊,他愿意忍受着数不尽的寂寥,等待她发现他的存在。

突然,她好疼沈执。

好心疼好心疼。

终于,会议室的门被轻轻推开。

最先走出来的两个人看见外面办公桌上的人,都吓了一跳,特别是对方还低头掩面,长发垂在肩上,恐怖效果别提多明显。

他们这么一咋呼,后面出来的人都被吓了一跳。

等有胆子大的人仔细看了几眼,低声说:“好像是纪总?”

没一会儿,有人认出来确实是纪染。

他们面面相觑,纪染这大半夜不在家休息跑来公司干嘛?而且她一直双手掩面,看起来好像是在哭?

这时刚起身往外走的沈执,见下属不仅没像往常那样迅速散开准备回家,反而聚集在会议室门口。

“怎么了?”沈执朝外面看了一眼。

下一秒,他拨开眼前的人,直奔着坐在椅子上的纪染。

他走过去略弯着腰,低声喊道:“染染。”

纪染本来沉浸在自己的情绪当中,并未听到他们出来的声音,直到此刻沈执喊她,纪染抬起头,泪眼朦胧中看着男人这张英俊中带着点儿焦急的脸庞。

她突然站起来伸手搂住沈执的脖子。

这一下,身后站着的所有人都震惊了,这两位??

全公司谁不知道,纪染和沈执是出了名的不对付,特别是纪总每次看见沈总都恨不得生吃了他一样。

也有女员工佩服纪染居然能一心搞事业,不被沈总这祸国殃民的美貌所迷惑,甚至沈执的美貌都买通不了她。

结果,现在这是什么情况?

但是被抱住的沈执丝毫没管他们的想法,他手掌轻轻抚着纪染的后背,声音温软:“染染,发生什么事情了?”

纪染轻吸了下鼻尖,低声说:“我知道了也想起来了,你写给我的信。”

写给她的信?

沈执身体微僵,他当然记得那些信,因为她回给他的信至今还在他的书房里,那是他最珍贵的记忆,珍藏的宝贝。

哪怕信封泛黄老旧,他依旧还记得当初收到她回信的欣喜。

沈执之前从不觉得他的人生中,有什么值得用一生来回忆的事情,可是唯独关于她的一切他都珍藏着,包括哪些信。

纪染松开他,将她摆在桌子上的信捧到他的面前,声音里带着低泣:“对不起,是我没有早点儿发现。”

没有发现你就是小景。

没有发现你爱着的人一直是我。

也没有发现这么多年来,你一直在等着我。

纪染心脏抽痛地好厉害,她突然哭道:“阿执,怎么办,我好疼。我好心疼你。”

因为不敢想象他等待了这么多年,忍受了多少失望和寂寞。

沈执突然心底被揣的满满的,那种只有在她一起时才有的感觉,在她重回十七岁的回忆里,她就是这样一次又一次地护着他。

全世界都不可以欺负沈执,因为她会心疼。

明明看起来那么纤细柔软的小姑娘,偏偏在护着他的时候,刚强的像个女战士。

她不仅为他摇旗呐喊,她还会带着不舍的哭腔告诉他,怎么办,阿执,我好心疼你。

突然这一刻,沈执觉得十年的等待是值得。

或许不值十年。

从原景离开的那一天,他就渴望着再有一天能回到这个女孩的身边,听着她笑,也听着她碎碎念的抱怨。

这一刻,他等待了太久太久。

但是好在,时光总是没有辜负他。

他等到了。

*

清晨,当调皮的阳光从窗帘的一丝缝隙里偷偷溜进来时,还陷入沉睡梦境里的人,突然身体动了下,她伸手拍了下自己的脸上。

啪嗒一声,身边正在用她自己的长发挠她脸颊的男人登时苦笑不得。

沈执确实没想到纪染对自己都会这么狠,大概是被弄得烦了,一巴掌拍在脸上。

白皙的脸颊上泛起浅浅红印。

沈执叹了一口气,慢悠悠地开始给她揉脸蛋,本来背对着他的姑娘这时候倒是乖顺,居然转了个身,拱进他怀里。

本来早上就最容易充血的地方,此时在她长腿轻挤慢蹭之下,竟是有隐隐有了抬头的趋势。

沈执不打算当什么绅士了。

随后他低头在她的脖颈蹭了蹭,过了一晚上,他下巴上的胡茬已经冒出了点儿头,贴着皮肤蹭有点儿刺人。

纪染本来累地四肢都不想动弹一下,沈执仿佛要将过去错失的一切都找补回来。

昨晚她听着他滚烫急促的呼吸声在她的耳边,丝毫不均匀的响起,那暧昧的闷哼挑动着她所有的感官。

哪怕是迷迷糊糊之际,她都在想,原来男人叫起来的声音也这么好听。

纪染昨晚是真的哭了出来,刚开始是疼,最后是累。她手指尖都抬不起来的那种累,可她嗓子喊得沙哑了,他还是不放过自己。

恼的纪染决定这一辈子都不要再让沈执上自己的床。

他真的属狗的。

沈执倒也会做人,用完了之后小心翼翼把她抱进他家价值百万的浴缸里面,对,当时他打造这个浴缸的时候,来他家做客的夏江鸣都说他肯定是疯了。

其实沈执知道自己挺疯,他当初之所以坚持要用这个浴缸,是因为他想着如果有一天纪染出现他家里,这个浴缸足够他们两人用。

那时候是纪染刚从国外回来的时候,她看着他的眼神里都透着杀气。

沈执就干这么异想天开。

可当他真的抱着纪染进了浴缸的时候,本来准备放过她的时候,看着水波在她的皮肤上轻轻滑过,那样细腻又嫩滑的皮肤触感。

刺激的沈执没忍住。

现在是早上十点,幸亏今天是周六,他们都不用去上班。

沈执知道他还有个会议要开,但是连他助理都不敢打电话给他,大概是知道自家老板昨晚刚春风一度。

谁都没这个胆子。

纪染终于慢吞吞地睁开眼睛,先是睁开一只,随即闭上。之后又悄悄地睁开一条缝,悄摸地朝他看过来。

这是他们第一次在同一张床上醒来。

之前纪染住过沈执家里,可是两人别说一张床,连一个房间都没睡过。

她一动,面前男人跟着低声吃吃地笑了起来,纪染有点儿恼火提醒:“沈执,别怪我没提前跟你说哦,我现在没有兴趣。”

对,就是没有兴趣。

她早晚犹如一个人形玩偶,被他翻来覆去,各种摆弄。

她生气了。

不过突然纪染的手机响了,不过不是电话而是震动铃声。沈执伸手摸了下,拿在手里看了一眼屏幕,低声问:“你今天要去复诊?”

虽然纪染被医生允许出院,不过她毕竟是车祸,而且还昏迷了这么久。

所以医生给她安排了复诊。

沈执看了一眼下午两点这个时间,低笑道;“没关系,咱们还有点儿时间。”

“沈执。”纪染气恼起来。

可是沈执捏着下巴,似笑非笑道:“叫老公。”

叫你妹!!!

纪染觉得她一定是太好说话了,可是她刚要伸手,整个人已经被沈执抱住,又过几秒,挣扎渐渐成了呜咽。

*

纪染临近一点儿才出门,沈执给她做了午餐才勉强让她脸色没那么冷漠。

去的医院依旧是她昏迷时住的那家。

到了地方的时候,纪染去检查,沈执坐在外面等着。不过她出来时候,外面的人不见了踪影,纪染也没着急想着他应该不是去洗手间就是去接电话。

不是有句话很有名来着,女人当男人用,男人当牲口用。

投行就是把这句话贯彻的最彻底的一个行业。

特别是在他们这种业内顶级公司,每年清北毕业的学生就不知有多少,什么世界TOP10的大学对公司来说也并不稀罕。

纪染站在原地的时候,正好遇到之前她住院时有点儿眼熟的小护士。

小护士主动跟纪染打招呼,开心道:“纪小姐,您是不是来复诊的?”

纪染点头。

小护士突然笑了下,特别好奇地问:“你跟沈先生是不是在一起了?”

沈先生?

纪染意识她或许指的是沈执,有些奇怪道:“你认识沈执?”

“当然啦,您昏迷的时候除了您父母之外,沈先生来的最频繁了,”小护士想了下摇头道:“其实您父母来的都没沈先生那么频繁,他几乎每天都在的。”

“你说他每天都在?”纪染呼吸有点儿紧。

她有些迷茫地抬头望着小护士。

小护士也惊讶,不过随后想到先前的事情,她们护士站的人都在讨论他们两人是不是被棒打鸳鸯的无缘情侣,要不然后来的事情有点儿说不通啊。

小护士觉得她应该帮帮沈执。

她说:“您昏迷的时候,沈先生对您可好了。我们都看在眼里的,他不仅给你读书还给你按摩腿部。有时候坐在你病房里半天,什么也不敢,就那么呆呆地看着你。”

“那时候我们其实还挺同情他的,生怕您一直醒不过来,你说留他一个人多可怜呀,”不过小护士随后意识到自己说的话有点儿问题,赶紧把最重要的事情说了出来:“只是你醒来之后,他就不来医院了,我们都还奇怪呢。”

“谢谢你。”纪染知道对方告诉她这些事情,并不单单只是因为好奇。

或许她是想要把沈执为她做的事情,都告诉她,最起码让她知道。

原来她昏迷的时候,是他一直在身边。

小护士摇摇头,她说:“纪小姐,你别怪我多嘴。我真的觉得你们特别般配,而且您病了,沈先生一直陪着你。所以我希望你们能永远幸福。”

或许正是因为小护士年纪还小,她才敢勇敢说出这些,在旁人看来是多管闲事的话。

纪染认真地看着她,轻声说:“谢谢你,我们一定会幸福的。”

小护士冲着她握了下拳头做了个加油的手势,又赶紧跑开去忙别的病人的事情。

沈执回来的时候,纪染正坐在椅子上等着他。

她望着走廊上来来回回的病人,有些是被家人陪着一起来的,有些显然是男女朋友,最凄惨的是一个人来的。

沈执在她身边坐下,低声道:“检查完了?”

“嗯,要等半个小时。”纪染望着他,突然说:“沈执,你想过没,为什么那段记忆除了我之外,只有你记得。”

沈执没想到她会问这个问题,但也还是认真想了下。

只是这件事他一直没办法用常理来解释。

“是不是因为只有你是每天陪着我的,又加上我一直昏迷,说不定是我们脑电波突然对接了起来?”纪染特别认真地望着他。

沈执被她的异想天开震惊,他无奈道:“染染,并不是所有事情都能有一个合理解释的。”

“况且也不仅仅是我每天都陪着你,你的护工、医院里的护士也是经常陪着你的。”沈执怕她钻进牛角尖,试图安慰她。

可他刚说完,纪染看着他说:“所以你每天都在医院里陪着我是吧。”

此时沈执才发现原来纪染这是给他下了一个套。

她怎么可能会相信所谓的脑电波对接这种狗屁原因,她就是想知道是不是他在医院里一直陪着她。

沈执有些无奈,他确实没想到纪染会给他玩这么一手。

但是纪染也没准备放过他,她问:“你为什么不告诉我?是你一直在照顾我,一直陪在我的身边,为什么你一直都不说。”

沈执微愣。

一开始为什么没说,是因为她和他的关系确实是不一样,之前他们的关系看似对立,况且他也无法确定纪染到底还有没有这段记忆。

他怕这些都是自己的大梦一场。

最终醒来,都会成空。

沈执无奈道:“我怕你不记得我们的事情。”

“后来呢,我记得了你为什么也不跟我坦白?”纪染并没有被他随便糊弄过去,对,他一开始是害怕,纪染能理解他。

因为她自己都处于那种不确定的惶惶不安之中。

但是后来他们坦白了一切,沈执完全有时间跟她说。

纪染轻声问:“是不是我妈妈?”

沈执神情里夹杂着一丝苦笑,确实跟裴苑有关。他没想到十七岁的时候,裴苑如此反对他们,到了二十七岁时依旧是反对。

他复杂的身世,他母亲的精神病史,从始至终都是裴苑反对的理由。

纪染:“沈执,我现在不是十七岁了,我是二十七岁的人。哪怕现在我跟你领证,也没有人可以干涉我,我能决定自己的人生。”

“也能决定自己要爱一个什么样的男人。”

你是值得的那个人。

终于沈执轻轻点头,他问:“染染,你愿意跟我去见见我母亲吗?”

哪怕是此时想起原笙跟他说的那句话,沈执心底依旧无法释怀。

——小景,以后不可以把喜欢的人带来见我,一定不行。

她怕自己会拖累他,怕他喜欢的女孩会在意她的精神病史,可是沈执相信,纪染不会在意。

以前,他从未想过带谁去见原笙。

现在,他有一个想要带去的人了。

纪染眨了眨眼睛,轻声说;“沈执,这是在变相跟我求婚吗?”

上一章:第81章 下一章:第83章
热门: 狂神进化 天赐一品 关键运作 嫡女有毒,将军别乱来 彭格列式教父成长日记 我氪金出来的老攻 他病弱却是攻 罗丹岛之恋 和姐姐大人同居的日子(冒牌男友) 好色娇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