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上一章:第76章 下一章:第78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纪染回到自己办公室的,深吸一口气,可还是觉得有股东西堵在胸口似得,压根下不去。不是说好喜欢她很久,结果居然看见她一点儿都不开心,一点儿都欣喜若狂。

纪染站在自己办公室朝外面望,在她斜对面的办公室就是沈执的办公室。

其实他升为董事总经理的时候,公司是考虑给他更一间更大的办公室,毕竟升职了,得配得上他的身价。

但是沈执拒绝了这个提议,说是觉得之前办公室用的挺习惯。

纪染还在背后讥讽过他装模作样。

此时纪染突然发现,她好像、还真的在背后说过沈执不少坏话。她觉得自己这行为挺不地道的,就像是在工作上比不过人家,于是就在背地里不停地做小动作,还说人家坏话。

纪染猛地捂住脸,她以前怎么没发现自己干的事情挺丢脸的。

没一会儿,方芊进来通知她过去开会。

纪染病休两个月了,但是公司不可能因为她而停止运转,就连她投资团队里的人都是一样,他们直接被归为沈执团队。

纪染听着听着才觉得不对劲,因为光是从工作进度上来说,沈执一直在工作。

只不过他好像确实不太再公司的样子。

开会的时候,纪染就坐在他的左手边,一抬头就能看见他喉结,二十七岁的男人一切地方都比十七岁的少年要更成熟。

他已经把西装外套脱了,只穿着里面的衬衫。

大概是今天没系领带的原因,他将衬衫的第一粒纽扣轻轻地解开,露出修长又瘦削的脖颈线条。

说话的时候,喉结轻轻滑动着。

有种莫名的吸引力。

突然纪染发现一件事,如果说二十七岁的沈执跟他十七岁时相比,最大的不同,大概就是他虽然长着一张禁欲脸。

但是莫名有种隐隐的性吸引力。

就是想让人看了想睡他。

纪染猛地摇头,明明是开会的时候,她满脑子都是什么黄色废料。

可她这么一摇头,整个会议室的人立即朝她看过来,众人脸上都有种莫名的感觉。

直到本来正讲话的沈执被她这么一打算,停顿了几秒,转头看着她,沉声道:“纪总,你是觉得有什么问题吗?”

纪染立即瞪大眼睛。

没…没有。

毕竟她总不能直接告诉沈执,其实她是在众目睽睽的会议室里对他进行思想上的非礼吧。

“如果你觉得有什么不妥,你现在可以提出来。”沈执神色淡然,有种上位者八风不动的稳重。

纪染当然不可能说有呀。

她又摇头否认:“没有,没有,我觉得沈总您说的特别对,我是赞同的。”

赞同你还摇头……

纪染都觉得自己脑壳子大概是被撞坏了。

会议室里的其他人呢,都不太敢说话。毕竟这两位之间的传言挺多的,反正不和是肉眼可见的。

本来两人还在同一水平线,可是自从沈执被升了董事总经理之后,纪染跟心态失衡似得,看他哪儿都不爽。

老大干架,他们这些小喽啰谁都不敢干预。

沈执安静了下,望着她诚挚的表情,不是那种嘲讽的口吻,眼底闪过一丝意外,还有隐隐的欢喜。

只不过他迅速低头看着面前的资料,敛起眼底的情绪。

等会议结束之后,纪染拿起东西准备离开,谁知沈执开口说:“纪染,待会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纪染愕然地点头。

不过她还挺开心的,毕竟是去他的办公室,意味着他们之间有单独相处的时间了啊。

等她跟在沈执后面的时候,两人一起走到他的办公室。

沈执的办公室一般都是不拉窗帘的。

此时他转头看向纪染,开口问:“你工作上有没有什么问题?”

纪染立即摇头,当然是没有。

不过她今天看着面前各种文件和资料,也有种恍惚的感觉,毕竟之前她还在为家庭作业苦恼,还在为年级第一而奋斗。

转眼间,她又成了职场里的一份子。

十七岁的记忆还那样鲜活,可是看起来却好像一场梦。

但是纪染在心底是隐隐相信,这一切都不是梦。

那是他们重逢的十七岁,重新认识彼此的十七岁。是时光给了她这样的机会,让她重新去体会,去感受这人生。

沈执望着她,眼神在她的脸颊划过后,微垂眼睑:“你刚出院,其实不用这么早来公司的。病假这边我可以再帮你申请一个月也没问题。”

纪染没想到他跟自己聊的是这个。

突然纪染发现沈执并不是她以前想的那么冷漠,其实他也挺懂得别人的。

对吧。

哪怕有一张冷漠如冰山般的脸蛋,却不妨碍他有一颗温暖的心。

纪染满眼笑意的望着他,“没事儿的,我身体都好了,要不然我也不会想要来公司,在家待的有点儿发霉了。”

她尾音拖的有点儿长,甚至有那么一丝撒娇的味道。

语气轻松而调侃,是那种极熟稔的口吻。

本来依靠在自己办公桌上,手指正轻轻拨弄着他桌子上的水晶姓名牌的沈执,突然手指一顿,在有些锋利的棱角上用力压了下去。

她说话的口吻……

哪怕沉稳如沈执都在这一刻,心跳如雷。

沈执狠狠地按住他的桌边,低声道:“如果有问题的话,你随时可以来找我。”

纪染了然地点头,随后离开他的办公室,只是她转身时,发现他办公室的视线居然还挺不错,可是直接看清楚她办公室里的一切。

纪染没多想,直接回去。

她回到自己办公室的时候,方芊立即走进来,神色紧张地问:“老大,沈总把你叫回去没事儿吧?”

“什么事儿?”纪染疑惑地说道。

方芊立即瞪大眼睛,她说:“您今天开会的时候不是走神了,沈总可是最讨厌有人开会时候走神,所以刚才他们都说沈总是把您叫过去骂一顿。”

纪染立即否认:“才不是呢。”

他没有骂自己。

纪染觉得他们都把沈执想的太坏了,于是她决定替沈执说话,开口道:“其实他没那么你们想的那么冷漠无情,他把叫进办公室是关心我的身体,怕我工作太累了。”

方芊愣了愣。

直到纪染甜蜜蜜地说:“他还说可以帮我申请一个月的假期呢,你说他是不是很关心…同事。”

本来纪染是想直接说我的,可最后还是稍微收敛了下言辞。

方芊登时惊慌失措,她这刚把自己老大盼回来,毕竟她是纪染的助理,要是纪染再休息一个月,她岂不是要再继续流浪一个月。

所以她赶紧说道:“老大,你可别上沈总的当。”

“什么当?”纪染奇怪道。

方芊赶紧走过来,小声说:“咱们公司现在正是忙的时候,沈总还要给你放假,您说他是不是想要架空你啊?”

这确实不怪方芊小人之心。

毕竟这两人之前确实是不对付呀,纪染都不知道当着她的面儿吐槽过沈执多少次。

她当然会觉得这是一个计策。

可纪染一听,当即有些恼火,义正言辞道:“方芊,你怎么回事,你怎么能这么想他,他肯定是出于关心我才会这么说的。”

见她这么生气,方芊都懵了。

以前她附和着纪染的时候,自家老大不是这样的态度。

于是方芊不得不接受一个事实,那就是纪染好像真的被沈执下蛊了。

“你是不是对沈总有什么意见?”纪染瞪着她问道。

方芊真的要被冤枉哭了,她说:“我怎么可能对沈总有意见,他可是我男神,当初投行第一男神的投票,我还给他刷了好多票呢。”

等等?

纪染当然记得自己老是说沈执坏话这事儿,也老当着方芊的面儿吐槽她,她一直以为方芊心底跟她一个想法,合着她完全是阳奉阴违。

她冷着脸问:“那以前你跟我一起吐槽沈总的时候,都是假的了?”

方芊:“……”

职场好难,她真的太难了。

不过纪染并不想追究她了,毕竟当初源头是她自己,只能说她没带好头吧。

不过她望着方芊,口气危险地问道:“你不会是喜欢他吧?”

方芊脑袋摇地跟拨浪鼓似得,于是纪染松了一口气,那就好。

但是她还叮嘱说:“那你以后也不许觊觎他。”

他可是我的。

方芊看着她心情还不错的样子,小心翼翼问道:“纪总,您现在好像对沈总不讨厌了?”

“我为什么讨厌他?”纪染反问。

方芊有点儿犹豫:“可是以前……”

以前自家老板可是真的讨厌沈总的,天天说他装模作样,当然啦,沈总也总是打压自家老板,但凡是纪总的项目,他好像都要搀和一脚。

纪染毫不犹豫地说:“以前我瞎,现在我复明了。”

所以看见了他所有的好。

方芊彻底被震惊了,她第一次见到这么黑自己的。

中午吃饭的时候,为了庆祝纪染第一天回来上班,她请方芊去了隔壁不远大厦吃日料。因为距离不远,所以两人都没打车。

直接走过去的。

回来时候,纪染才发现这个九厘米的高跟鞋美则美矣,但是它没有灵魂。

走路太累了。

只是快到公司门口的时候,纪染看见不远处一个女生,侧面竟是那么的像闻浅夏。她登时惊讶,转身就追了过去。

方芊要跟上,她立即挥手说:“你先回公司吧。”

方芊这才没追着她。

只是纪染脚上穿着的鞋子确实是走不快,等到她走过去时,那个女生已经消失在汹涌的人潮当中。

纪染有些失望,站在原地看了许久,这才转身准备离开。

可是她转身的时候,突然脚动不了了,她再拔,脚还是不动。等她低头看着自己的鞋子时,才发现鞋子的细跟居然扎进了路边的井盖上面。

她目瞪口呆地望着这一幕。

最后只能用力拔,可谁知鞋子居然像是跟她开玩笑一样,纹丝不动。

纪染也没办法蹲下来把鞋子脱掉拔起来,因为她今天穿着的短裙,好看是好看,但是太短,她连弯腰都要注意别走光。

这时,纪染站在路边又尴尬又无奈。

外面的日头正是午后最炎热的时候,旁边人来人往,可没一个人能帮她。

纪染一边用力,可偏偏她穿着的细带高跟鞋,她怕自己再用力,还没拔出来,鞋带先断了。毕竟这种名牌高跟鞋的所用材质都特别娇气,下雨天都不能穿出来的那种。

就在她恼火,准备最后一次用力,哪怕把鞋带弄坏,都要把鞋子拔出来的时候,突然她腰身上被轻轻披了个东西。

等她转头看过去时,沈执正低头将他的西装外套,轻轻系在她的腰间。

她纤细的腰肢系着这么大的外套,完全挡住她短裙带来的尴尬。

等系完衣服之后,沈执轻轻弯腰蹲下来,他双手握住纪染的脚踝,低声道:“别怕,我帮你拔出来。”

突然纪染的心脏像是被重重地捏住,喉咙间在一秒钟仿佛被堵住。

染染,别怕,我在呢。

他永远都会在她最需要的时候出现。

上一章:第76章 下一章:第78章
热门: 气运之子为我神魂颠倒 你的温柔比光暖 神明今夜想你/撒旦今夜想你 大佬养了三年的纸片人跑了 你不对劲 钻石风云 当灭绝爱上杨逍 小酒窝遇上小梨涡 定制情敌 摄政王妃娇宠日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