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上一章:第75章 下一章:第77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方芊想伸手摸摸纪染的额头,看她是不是还发烧了,或者说难道昏迷太久容易引起神志不清?

对对对,应该是这样。

要不然以纪染的性格以及她从前对沈执的态度,除非是世界末日她才会这么说吧。

她居然夸沈总那么厉害??

方芊还处于极度的震惊当中,以至于她都拿捏不好态度。不是说最好的助理就是应该能够看得懂老板的心思。

可是现在,她看不懂了呀!

方芊还在小心揣摩着老板的意思时,纪染已经喋喋不休说了起来:“其实休假怎么了,我觉得人的生活里面不能只有工作对不对,应该劳逸结合的呀。”

“这么看,沈执还真的是一个很懂得生活的人呀。”

很懂生活的人?

就沈总那样子的?

方芊觉得不能怪她过分凌乱,而是这个世界变化太大,要说她这辈子见过最最最不接地气的人,那一定是这位沈总了。

光是那张脸,哪怕并不是冷着脸那种,只是不笑的时候就让人觉得跟他隔着十万八千里。自家老板以前最烦的就是这个啊,每次跟沈总开完会之后,她都会气得在办公室里摔文件夹,然后大骂对方拽什么拽,冷着一张脸是给谁看。

她还说迟早要让沈执哭笑不得。

虽然偶尔方芊觉得自己老板对于沈总的厌恶是不是有点儿太过,可是看着下雨天自己一身狼狈进公司,而人家沈总连皮鞋上都没溅起一颗水滴的时候,方芊又觉得自家老板说的话还是有那么点儿道理的。

沈总身上真没一点儿烟火气息。

所以懂生活这三字,跟人家是差了喜马拉雅山的距离,一丁点都顾不上。

于是方芊觉得再试探一下纪染的态度,虽然这时候病房里除了她们两人之外没有别人,但是为了彰显这个事情的重要性,她压着声音:“老大,不过我又听说沈总已经销假了,估计过两天就回公司,您说他是不是在针对你啊?”

“针对我?为什么是针对我啊?”纪染好奇地问。

方芊有点着急,看来老大一点儿都没有危机感啊,她说:“沈总没升董事总经理的时候,你们两个就是最大的竞争对手。结果后来呢,您一病了沈总这样一个周末都不放假的人,跑去休假,还不就是因为您不在了,他的威胁不存在,他就放松警惕。”

“现在您醒了的消息一传到公司,肯定有人给沈总通风报信,所以他一听到消息赶紧销假回公司,好继续压在您的头上。”

纪染:“……”

难道现在职场里面,大家的脑洞都这么大的,这都什么跟什么呀。

她现在还处于十七岁的记忆当中,那个她和沈执相互喜欢着彼此,把对方放在心坎上,而全然忘记了二十七岁的的时候,她把沈执看成自己最大的竞争对手,对他压根没有好脸色的往事。

突然纪染自己都笑了。

她望着面前还在说话的方芊,这是她身边的人。可别说是方芊了,哪怕是她自己都没想到自己会有一天爱上沈执。

纪染突然有些惆怅,难道之前发生的一切都是她的一场梦吗?

沈执会不会全都不记得了,如果告诉他自己喜欢他,沈执会不会觉得她是个神经病啊。

但是纪染转念又一想,不对呀,沈执说过了他是原景。今天纪染把之前发生的事情回顾了一遍又一遍,哪怕在江都的时候,她跟沈执说起过那个小男孩,她也没提起原景的名字。

况且她想起来之前在少年宫的门口,沈执跟她说,其实他有个秘密。

所以那个秘密,就是他是原景吗?

他居然是小景。

她的小景,她第一个喜欢的小男孩。

当然纪染跟原景认识的时候,年纪太小,那时候并不是什么少年之间暧昧不明的喜欢,而是单纯的朋友之间的喜欢。

可那也是纪染心目中第一个朋友。

之前出现她在身边的所谓朋友,都是她父母朋友的孩子,所谓的身家清白家世相当的一群小孩子打小在一块玩。

但是原景是她第一个交的朋友。

可是缘分是不是那么奇妙,她的初恋,她第一次喜欢上的人,是她很小的时候认识的小男孩。

难怪她说那时候她怎么会第一眼看见小景就很喜欢他呢。

如果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丘比特,那么爱神之箭很早就射中了他们吧。

要不是方芊在这里,纪染真的想捂在被子里偷笑。

方芊离开的时候,护士站外面的两个护士因为没事儿,站在里面闲聊,正好看见她离开。于是一个短发小护士低声说:“沈先生,这两天怎么没来啊?”

“你不是看上人家了吧。”旁边胖乎乎的同事轻轻撞了下她的肩膀。

“哪有,你别胡说,我只是在想,纪小姐昏迷的时候他几乎天天都来,结果纪小姐醒了,他反而不来看她了。”短发姑娘单手托着腮,有些无奈道。

同事点头,轻声道:“不过这位沈先生确实好深情,我那天进去给纪小姐拔点滴瓶,他在给纪小姐读书。声音可好听了,不急不缓。”

这话一说,护士站里的几个姑娘都讨论了起来。

“对呀,我也遇到过。我进去的时候,沈先生正在给纪小姐按摩腿部,他还特地跟我询问过他的手法对不对呢。”

“我没遇见,不过他每次看纪小姐的眼神都好温柔。我当时还同情他来着,毕竟万一纪小姐要是一辈子醒过来,你说他可怎么办哦。”

“这么帅的男人还这么深情,好羡慕啊。”

“得了吧,你也别不看看人家纪小姐是什么人,长得那么漂亮家里还有钱,你想想咱们医院这个VIP病房,一个月几十万的。还有她家里之前帮她请的美国专家医疗团队,你们知道多少钱请来的吗?”

一说到这个,大家都来了兴趣。

当这个人说出数字的时候,大家都倒吸了一口气。

这他喵的也太有钱了吧。

不过大家现在对这位沈先生突然不来医院的事情挺好奇的。

“你们说,会不会是因为这位沈先生家境不好,所以被纪小姐的父母嫌弃了,然后被棒打鸳鸯。然后他无奈跟别人结婚了,然后纪小姐突然出事,他就来医院照顾她了?”

短发小护士立即就不乐意了,她说:“不可能,不可能。这个沈先生没戴婚戒,还有你想想啊,他要是结婚了还来照顾纪小姐,那他不就是个渣男了。我觉得沈先生不是这样的人。”

到底是年轻小护士,对于离奇的爱情故事很是在意。

因此这会儿她们脑洞大开,讨论的热火朝天。

病房里的纪染,却全然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为了女主角。

纪染醒过来之后,公司的高层也来了一趟,看望她,并且叮嘱她安心休息,等养好身体再回公司也行。

都说投行是个冷酷的地方,这里只相信金钱的力量,没什么人情味。

不过这次纪染还是挺感谢的。

两家的老人家也是特地飞了过来,本来裴苑的意思是,等纪染好了之后,再让她回江都一趟。

不过几个老人实在是等不及了。

纪爷爷和纪奶奶到的时候,纪庆礼过去接他们,谁知两位老人家让纪庆礼给他们开个酒店,他们不想去纪家住。

哪怕江利绮跟纪庆礼结婚这么多年了,可是两人都对江利绮不冷不淡的。

纪庆礼知道他们的意思,哪怕心底无奈也还是同意了他们的要求。

纪染这几天接受了不少亲朋好友的探视,她身体也从刚醒过来时的行动不方便渐渐开始恢复。毕竟之前在床上躺了快两个月,现在想要一下子恢复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不过她在医院待了一周之后,医生终于同意她回家静养。

谁知纪染回家待两天就受不了了。

她呆呆地看着面前的卡片,还有一束已经没那么新鲜的鲜花,这是沈执让人送来的。公司很多同事没来看她的,都送了果篮和鲜花过来。

沈执也没来,但是他让人送了一束香槟玫瑰过来。

还有一张卡片,纪染才发现这张卡片是他亲手写的。

“纪染,希望你早日康复,尽快回公司。”

虽然话是有点儿冷淡,但是他希望她早日回公司呢,纪染那天握着卡片开心了好久。连出院的时候,她都要抱着这一束已经开始凋零的鲜花。

算起来,这好像是沈执第一次给她送花呢。

方芊作为她的小密探,这几天一直传递公司的消息给她,而且也帮她偷拍了好几张沈执。

【沈总一回来果然大家都不安生了,他们团队的人这几天都人仰马翻了。】

方芊在微信最后发了三个捂嘴偷笑的表情。

显然是有点儿幸灾乐祸。

纪染重新把手机拿了出来,贪婪地看着照片里的男人,此时临近夏天,他穿着的颜色不像冬天那么深沉,一件浅蓝色细条纹衬衫,显得他整个人面如冠玉。

哪怕方芊用的是苹果死亡摄像头拍摄,这人依旧英俊的耀眼。

纪染几乎都舍不得挪来眼睛,终于她狠狠地拍了下桌子,明天,明天她就要回公司。

纪染把这个决定告诉裴苑的时候,她其实是不太赞同的。

裴苑看着她说:“医生说了,你要多休息。”

“妈,你不是一直都在说我工作上成绩不够瞩目,我都在医院躺了两个月了,再不回公司,马上位置都要被别人抢走了。”

纪染立即拿出杀手锏,她一向知道怎么对付裴苑的。

可谁知裴苑并没有像之前那样,立马点头。

反而她优雅地放下手里的咖啡杯,看着纪染,自从纪染醒了过来之后,裴苑身上的疲态也一扫而空。

整个人重新变得光鲜亮丽起来。

她看着纪染,低声说:“染染,其实妈妈这两个月也不是没在反思,我一直对你要求这么严厉,可是如果你真的出事,所谓的成就也好工作也就,真的重要吗?”

纪染一怔。

她没想到裴苑会跟她说这样的话,对于她来说,裴苑一直是那种哪怕明天就是世界末日,她都会要求纪染今天做好今天的事情。

她看起来并不会在意她的感受,可是现在裴苑却告诉她,如果她真的出事了,一切都没有意义。

她坐在沙发里,有那么点错愕。

下一秒,纪染轻声问:“那我能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还有谈恋爱吗?”

裴苑有些错愕,她确实是有些奇怪:“谈恋爱?”

纪染紧张地看着裴苑。

“你都已经二十七岁了,当然可以谈恋爱,我什么时候有说过不允许你谈恋爱吗?”裴苑有些无奈。

她知道自己挺严厉的,但是她不至于变态到恋爱都不允许纪染谈吧。

纪染明显松了一口气。

其实她这是为她和沈执的事情做铺垫呢。

好在在她的坚持下,裴苑没对她要上班的事情继续反对,只让她注意好自己的身体。

昏迷两个月的时间里,纪染发现自己真的跟这个时代有点儿脱节了。

华为依旧在被美国抵制,不过它新出了一款叫‘鸿蒙’的系统,英国首相又换了一个人,前首相因为脱欧事情搞不下去主动辞职了。

至于她唯一看过的一部韩剧,从荧幕情侣发展到现实夫妻的两位明星,居然也离婚了。

果然,这个世界是瞬息万变的。

她都昏迷了两个月,连天气都从她昏迷时的春寒天,变成了现在的接近夏日的炎热。

纪染在前一晚特地把自己柜子里的衣服拿了出来,明天是她跟沈执的第一次见面。

当然,是另外一种意义上的第一次见面。

她不知道沈执记不记得那些像梦一样发生的事情,但是在她看来应该是不记得了,要不然沈执怎么可能舍得不来医院看她呢。

所以她明天必须要亮眼。

就是要让沈执第一眼看见她,就重新爱上她的那种。

虽然她从来没追过别人,但是没吃过猪肉也是见过猪跑的,男人都是视觉动物,还有就是在她没搞清楚之前,不能轻易表白。

万一弄巧成拙呢。

纪染看着面前的两套衣服,一套是衬衫和黑色铅笔裤,绝对不会出错的职场打扮。她的腿又长又细,穿这种铅笔裤就是完全显出自己的长处。

缺点当然就是,太过保守,也不够打眼。

至于另外一套是黑色斜肩短裙,穿起来前凸后翘,露出精致瘦削的锁骨。

好在他们公司并不会要求员工的穿着,况且她这个级别的员工,也不可能有人对她的着装挑三拣四。

对,就这件衣服了,虽然有点儿性感。

但是不下重本,鱼怎么能上钩。

就连高跟鞋纪染都选了一双九厘米,只为把她腿长的优势发挥到最大程度,脚断了算什么,她一生的幸福才是最重要的啊。

纪染一个人累死累活纠结了半天,突然好想闻浅夏。

要是有她这个狗头军师在,自己应该也有个人一起商量吧。

可是现在B市这么大,哪怕她知道闻浅夏是B市人,说不定她现在工作地点也不在B市了。

纪染坐在椅子上叹了一口气。

第二天早上,纪染早早就醒了。为了表示自己的重视以及让自己恢复最佳状态,她昨晚敷了一夜的睡眠面膜。

此时起床整张脸不再是生病时候的蜡黄,皮肤光滑饱满,有种嘟嘟的果冻感。

于是纪染又给自己化了一整套妆,就连在选口红的时候都是选的斩男色红唇。

上午八点五十五,纪染准时从车里下来。

其实她八点半已经到了公司楼下停车场,不过呢,她知道沈执这个人一向是踩点进公司。突然她发现了他跟十七岁的相似之处,永远都是踩点。

他上学的时候就喜欢踩点进教室,没想到工作之后又是踩点进公司。

等她进了公司楼下大堂的时候,明亮又高大上的大堂里都是准备上班的员工。高通证券在CBD区的最好的大楼里。

这里是B市的心脏,而这栋大楼也是心脏里最耀眼的那颗明珠。

此时她一出现,不少着急上班的人都忍不住转头看过来。

正好也有高通证券的员工经过,看见她时,当即惊讶地点头:“纪总早。”

纪染微微点头。

没一会儿她刷了员工卡,大楼里有一部高管电梯,这是公司特地给他们的福利。最起码早上不需要等电梯。

纪染本来以为自己会遇到沈执,没想到居然没遇见。

她有些失望地上楼,等到了公司,刚进门口,本来正在说话的两个前台全部吃惊地站了起来,齐刷刷地跟她问好:“纪总好。”

“纪总,您身体恢复了?”左边的前台小心翼翼问道。

纪染微微点头,露出些许礼貌又失亲和的微笑:“我身体早已经好了,谢谢关心。”

等她离开的时候,两个前台再也忍不住讨论起来了。

“我的天呐,传言果然是真的,昨天才说纪总病好了要回来,今天就看见本人了。”

“她怎么还是这么美,我一大清早的眼睛都要被她亮瞎了,不是说她是大病初愈嘛。”

“对呀,对呀,我刚才也想说的,她那个腿真的又细又直。”

前台在他们员工群里迅速发了消息,不过大部分人已经知道了。因为纪染这时候走过开放办公室的员工区域。

还有几分钟就到上班点,不少人都来了。

大家纷纷跟纪染打招呼,纪染一边点头一边偷瞄沈执的办公室。

他居然不在呀。

就在她有些失落,脚步微顿时,突然身后传来一声响亮的问好:“沈总,早上好。”

纪染还没转身,可是一颗心已经扑通扑通地开始乱跳。怎么办,她第一句话要说什么,只是打招呼的话会不会显得太过敷衍。

她要……

可是她想到这里时,身后的男人已经走到她的旁边,纪染微垂着眼睛,第一眼看见的是他脚上穿着的皮鞋。

锃亮又娇贵,哪怕连一丝灰尘都没沾染过。

纪染就曾经跟方芊吐槽过,沈执这人就是太注重自己的形象,一点儿都不接地气,你看看他的鞋,哪怕下雨天都不会沾上一丁点泥水。

她还吐槽,他肯定是在车里自己擦过的。

待她抬头看着面前的男人时,沈执穿着一身黑色西装套装,肩膀挺括,衬衫衣领雪白笔挺,整个人严丝合缝地叫人挑不出一丝错误。

他的头发比十七岁的时候更长了点儿,全部往后梳,显得成熟又稳重。

至于这张脸,不再是十七岁时的青春年少意气风发的模样,多了成熟韵味,特别是那双狭长的黑眸,深地仿佛深渊般。

他轻轻望向纪染的时候,眼神里透着淡定,还有一丁点的漠然。

就是那种看普通同事的感觉,丝毫没有纪染之前总是能从他眼里看见的温柔缱绻。

“你回来了?”沈执微微点头。

纪染这才想起来自己昨晚早就准备好的预案,要是出现最坏的情况,沈执不记得她了怎么办。

毕竟人生总是有各种状况会出现嘛。

她不得不怀着沉重的心情接受最坏的选择出现。

但是没关系,哪怕他不记得之前的事情了,但她还是喜欢他。

况且他要真的是原景的话,他肯定还记得他们小时候的事情,纪染觉得她可以借助以前的事情,近水楼台先得月。

至于沈执对她的冷漠,纪染只能说,她以前总是故意找茬沈执。

果然地球是圆的,她以前怎么找茬沈执,现在他就怎么对自己。

此刻纪染只得重新收拾好心情,她伸手撩拨了下自己的长发,据说男人对于女人撩头发的这个动作特别受不了。

她轻轻拨弄了下搭在肩上的长卷发,纪染今早尽心给自己吹了个卷发。

此时她小露香肩,眼神妩媚地望着沈执。

纪染自信自己的身材足够,今天打扮的也足够细心,就在她准备再加大马力冲着沈执眨眨眼睛时,突然沈执看着她说:“纪染。”

纪染点头,什么事儿,你说。

是不是觉得她今天特别漂亮又好看,有很多话想跟你。

沈执眼神有些复杂地看着她:“我建议你还是多穿点儿,毕竟大病初愈。”

“……??”纪染差点儿没站住,她这一秒才觉得自己这个九厘米的高跟鞋简直是自杀的利器。

纪染强颜欢笑:“是哦,谢谢你的关心。”

她忍不住捏住自己手里的包包,心底疯狂尖叫。

他是眼瞎了吗?看不见她的美貌!她的香肩!还有她小短裙下露出的大长腿!!

纪染深吸了一口气,没关系,毕竟他是高冷男神嘛,高山白雪一样的存在,要是他轻易就沉迷一个人的美貌,怎么可能一直单身呢。

对对对,一定是这样。

况且你看他还知道她大病初愈,知道关心她呢,只要她努力努力……

沈执看着她继续说:“待会我们一起开个会。”

“你团队的工作,我会尽快转交给你。”

纪染:“……”

所以他关心自己,只是因为怕她再生病,增加他的工作量?

纪染突然有种没来由的委屈,她好想她的沈执。

不喜欢眼前这个狗男人了。

上一章:第75章 下一章:第77章
热门: 我靠学习横霸娱乐圈[古穿今] 随身带着女神皇 夏有乔木雅望天堂1 炮灰受准备离婚了 致青春2(原来你还在这里) 领主沉迷搞基建[穿书] 大戏骨 我终于失去了你3·他睡在风里 天鼓 念我不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