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上一章:第74章 下一章:第76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滴滴滴。

安静雪白的房间里,精密的医学仪器正在平稳运行着,安静躺在床上的人仿佛经历了巨大的震动,眉头紧锁,眼睫轻轻颤抖。

纪染醒过来的时候,眼皮沉地她努力了许久才抬起来,她眼神无力地望着对面雪白的墙壁,意识渐渐回来的时候,只觉得头疼欲裂浑身无力。

她的脑袋沉地犹如千斤,就像是过度睡眠之后才会产生的那种又沉又重。

纪染知道这里应该是医院,所以她想要抬手把医生护士叫进来,但是当她想抬手时,发现自己哪怕意识恢复,可是身体仿佛不受她的控制般。

她心底着急但也知道自己刚醒过来,还没完全恢复,于是她的眼睛转了转看向门口。

凑巧的是,门外正好响起声音。

当门推开的时候,裴苑走了进来,跟在她身边的是一个穿着白色大褂的陌生女人,看起来是医院的医生。

裴苑神色并不算好,甚至连打扮都不是她一如既往的精致成熟。

因为门离开病床有段距离,裴苑又站在门口认真听医生说话,并没有注意到病房里的纪染已经醒过来了。

纪染望着裴苑,心想不过是几天而已,裴苑竟是看起来老了。

本来她一直觉得老这个字跟裴苑没什么关系,看起来她是真的担心自己了。

“妈妈。”终于纪染轻轻开口。

裴苑猛地回过头,表情是愣住的,等她看清楚真的是纪染睁开眼睛喊她时,裴苑脸上露出不敢相信的欣喜若狂。

竟是一刻都没犹豫,直奔着她的床头。

“染染,你终于醒了,”裴苑毫不犹豫地半蹲在她的床头,眼神几乎是贪婪地盯着她的脸,就连冷静如她,眼眶里也出现了泪水的痕迹,“染染,妈妈真的好担心,幸好你醒了。”

纪染见她这么激动,也有点儿不太习惯她如此担心自己的模样。

不过她想到自己毕竟是出了车祸,所以裴苑会担心她也不意外。

但现在她看见裴苑,就想问沈执的事情。他们两个人是一起出的车祸,纪染她能醒过来,沈执也没事对吧。

纪染迫切想要知道沈执的情况。

她张嘴时声音如同破锣般,沙哑难听:“妈妈,沈执他现在怎么样?”

裴苑皱眉,纪染以为她是因为生气,所以不想告诉自己关于沈执的事情。她立即哀求道:“妈妈,求你了,你告诉我沈执他现在怎么样了,他跟我一起出车祸……”

“染染,染染。”裴苑轻轻按住她的手掌,示意她不要这么激动,她低声说:“你到底在说什么?他怎么了?”

裴苑一头雾水的模样。

本来纪染特别激动地捏着她的手腕,想要问关于沈执的事情,但是现在裴苑居然跟他说不知道。

突然纪染冷静了下来。

“跟我一起出车祸送来的人呢?”她望着裴苑,不敢错过她眼睛里的任何神采。

裴苑微微蹙眉,神色冷漠道:“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和对方和解的,况且他是酒驾。在法律上这是要入刑的。”

纪染知道她说的是对方司机,她不知道为什么裴苑总是在回避她关于沈执的话题。

她想起来亲自去看他,可是现在她的身体仿佛还是不怎么受她的控制,哪怕她想抬起腿都无法做到。

所以她求救般地看向身后的医生,声音几乎快要哭出来:“跟我来的那个人呢,他受伤了吗?出事了吗?”

这次裴苑终于听明白了她的意思,她神色错愕,甚至还出现了一丝慌乱,直到她稳定住情绪,低声说:“染染,你出车祸的时候你的车上只有你一个人。”

纪染心底突然弥漫着不安,有个隐隐的念头出现在她的脑海中。

可纪染还是没死心,她说:“怎么会只有我一个人,我们是一起骑摩托车出车祸的,沈执他跟我是在一起的。”

“不是摩托车。”裴苑的眼神彻底复杂了起来,她顿了几秒转头朝医生看了一眼,但是医生轻轻点头。

于是裴苑继续说下去,她说:“你不记得了吗?你是自己开车出车祸的,那辆车还是你过生日的时候,你爸爸送你的保时捷。”

开车?

保时捷??

终于纪染的记忆一下子被拉到了很久之前,准备点儿说,应该是她二十七岁时的最后记忆,那天她跟裴苑有些争执,是因为工作上的事情。

总而言之就是,裴苑认为她既然在公司里没有升职,干脆直接辞职回自家公司上班。

毕竟她的资历已经攒的够多。

纪染却并不想,在她看来自己在投行里的工作已经被裴苑指手画脚,要是她回裴家的企业工作,无疑就是彻底成为裴苑的傀儡。

她拒绝了裴苑的提议,而裴苑很恼火,因为她并不习惯纪染脱离她的掌控。

谁知那天纪染就出了车祸。

当时裴苑得知消息时,几乎是绝望,纪染是她唯一的女儿,她会生她的气却从来没想过她如果出事了怎么办。

纪染出事后,被及时抢救回来,但是连医生都没想到她会一直昏迷。

哪怕裴苑和纪庆礼请了最好的医生,甚至还邀请了美国最顶尖的脑科医生过来替她诊断,还是一样的说法。

她的脑部并未手刀严重创伤,如今一直昏迷未醒的原因他们也并不清楚。

纪染试探着问道:“现在是什么时候?”

“2019年……”裴苑望着她,神色也并不轻松,人虽然是醒过来了可是看起来脑子像是糊涂了,她说:“你昏迷了快两个月,我现在让医生来给你检查检查吧。”

此时站在一旁的医生也点头同意。

于是很快,一群医生陆续出现,开始给纪染做各种检查,纪染只觉得她这个刚醒过来的人应该会被他们再这么折腾昏过去吧。

期间有个小护士的手机从口袋里掉了出来。

纪染看了一眼是ipone x,虽然这款手机是2017年上市的,算不上新手机,可是这也绝对不可能是2009年出现的东西。

所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难道她重回十七岁的事情,只是她昏迷时候做的一场久久不愿醒来的梦吗?还是说她脑海里所想到的一切确实是真实存在过的。

平行空间?

纪染都觉得自己快要精神错乱了,难道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只有她一个人记得吗?

沈执呢,他会不会不记得他跟她之间的一切。

可是纪染突然发现自己好像遗漏了什么,是很重要很重要的事情。

就在她被护士扶着慢慢半坐起来,准备吃点儿流食的时候,突然脑海里像是有闪电劈过,又或者说是她终于想了起来。

在他们被那辆车要撞到之前,沈执对她说了一句话。

他说,他是原景。

原景。

纪染猛地睁大眼睛,整个人呼吸急促,以至于旁边的护士都差点儿被她吓了一跳,连忙说:“纪小姐,你没事儿吧?”

“我没事。”纪染缓缓摇头,她望着护士问道:“我的手机呢,你们看见我的手机了吗?”

她是出车祸昏迷的,估计手机还掉在车上或者直接坏了。所以她迫切想要重新拿到自己的手机,她想跟沈执联系。

她有好多话想问。

也好想见他。

可是她昏迷的时间实在太久了,医生还是建议她继续住院观察。但是好在她醒来之后,裴苑对她的态度竟是缓和了许多,纪染要自己手机的时候,她即刻让人拿了过来。

好在手机虽然在车里,但当时并没有被撞坏。

现在只是因为时间太久没电,关了机而已。

第二天的时候,纪庆礼行色匆匆地赶到医院。他推门进来的时候,纪染看着他两鬓有些微白的头发,突然有点儿陌生。

明明几天之前她看见的纪庆礼还是正值中年很是意气风发的男人。

现在看起来好像老了十几岁。

不过纪染转念一想,他可不就是五十多岁了。

“爸爸。”纪染手指还在搭在手机屏幕上,因为手机刚充上电开机,她本来准备打电话给自己的助理,谁知纪庆礼就进来了。

她主动的一声爸爸,让纪庆礼也愣住了。

说实话,他们父女关系并不算融洽,纪染对他的抗拒和疏离纪庆礼也能感觉到。

况且她之前一直在国外,也就前半年才回国而已。

纪庆礼年纪大了,逐渐明白自己以前对纪染的忽视和疏远,本来是想要慢慢补偿她。可谁知纪染突然发生车祸。

他差点儿失去自己唯一的女儿。

这次给纪染请美国专家医疗团队的事情,是纪庆礼全程参与和出资,哪怕裴苑要给一半钱给她,她都没要。

纪庆礼看着她,放心地点头:“我昨天海南考察,太晚了没有飞机回来。所以只能今天赶回来。”

他这是解释自己为什么昨天没有立即过来看她的原因。

纪染点了点头,有那么点儿尴尬。

纪庆礼并不擅长对她嘘寒问暖,纪染也不擅长跟他话家常,两人不知道怎么开口的时候,裴苑进来了。

纪染紧张地朝裴苑看了一眼,毕竟这两人关系实在是太差。

离婚之后,几乎是相互不想跟对方碰面。

谁知纪染还没说话,反而是裴苑先对纪庆礼说道:“你来了。”

语气普通而寻常。

纪染:“……”

原来这两个月裴苑和纪庆礼为了纪染的事情是操碎了心,两人又各自有公司要管理,所以两人轮流在医院照看纪染。

虽然他们请了两个护工在这里,但始终还是没放心。

每天总要来医院看一遍。

纪染也没想到自己的车祸,会让裴苑和纪庆礼达到从未有过的和谐境界。

等他们都走后,她终于有时间打电话给自己的助理方芊。

方芊接到她电话的时候,激动的声音都带着哭腔了,“老大,是你吗?你醒了吗?”

纪染没想到她这么激动,心底还是挺感动的。

虽然方芊只是她的小助理,但是没想到除了她父母之外,她对自己也这么关心。

可是下一秒,方芊带着庆幸地口吻说:“您醒了,我是可以保住自己的工作了吧。”

……

空气中突然有一丝尴尬。

纪染都说不出话了。

此时方芊也意识到自己的不妥当,立即摇头说:“我,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今晚下班来看你吧。”

纪染想了想离下班也还有几个小时,她确实有很多话要问方芊。

于是她点头同意。

晚上的时候,方芊拎着一筐精致的进口水果篮过来。一进门,小眼圈都红了,可怜巴巴地说:“老大,您总算醒了。”

方芊是纪染的助理,纪染不太喜欢别人喊她纪总,他们团队的人都喊她老大。

纪染抬抬下巴,示意她坐下。

于是方芊在床位的椅子上坐下,她本来是想多跟纪染问候几句,毕竟自家老板昏迷了两个月,谁知纪染一张嘴就问:“沈执现在怎么样?”

这一刻,方芊心底立即肃然起劲。

看看,看看,这就是为什么人家是公司的执行董事,而她只能是个小小的助理。人家一醒过来,立即关心自己最大的竞争对手情况。

方芊笑着说:“老大,您就放心吧,公司都还好。沈总也没搞什么大项目,他这两个月几乎都没怎么来公司,据说是放假了。”

这可是公司的一大新闻,一向全年午休的沈执,居然会放弃工作休假。

一时间,公司纷纷谣言不断。

毕竟沈执的身份背景并不是什么大秘密,他跟恒驰集团的关系大家都懂,如今恒驰集团的继承人未定,大家都在猜测沈总这些天的反常会不会是跟这个有关。

毕竟在投行干的再好,哪怕最后升为合伙人,不也还是高级打工的。

当然是不如回家继承自家的矿。

纪染有点儿皱眉,方芊以为她是因为沈执的事情,方芊立即小声说:“老大,要是沈总真的回家继承他家的矿,其实对您还挺好的,毕竟到时候他一走,董事总经理的位置就会空出来一个。说不准您就有机会了呢。”

纪染当然知道方芊这是在恭维她呢。

投行的董事总经理一般都需要10-12年的工作经历,像沈执这种不到三十岁就被升为董事总经理的,通常都是被称为怪物、非人类。

“不会的。董事总经理又不是非得一个萝卜一个坑。”纪染摇头。

随后她轻笑了下,低声说:“况且我跟沈执的情况也不一样。”

方芊知道自家老大最烦的就是这位沈总,哪怕沈总贵为投行圈的第一男神,可是老大对他那是恨的一个咬牙切齿。

毕竟两人也算是有竞争关系的。

此时方芊正想着要不要跟以前一样,符合着纪染贬低沈执几句。其实说句实话,沈执也是她的男神。

啊啊啊啊,光是想到他那张高贵禁欲的脸,方芊就忍不住想要颤抖尖叫。

但是没办法呀,毕竟她也要吃饭的呀。

方芊轻咳了一下,正要说话的时候,就见坐在床上的纪染手肘搭在她自己的膝盖上,手掌搭在自己的脸颊上。

她脸上透着一丝她自己都没发觉的甜意,“毕竟他那么厉害。”

方芊:“……”

怎么回事!!!

上一章:第74章 下一章:第76章
热门: 长官,信息素要吗 如果巴黎不快乐2 和李斯特弹琴说爱的日子 虽然人设选好了,但是没入戏怎么办 孽情:错爱的女人 (综漫同人)我成了港黑首领 金主的横刀夺爱:抢来的新娘 赚钱后,抛弃我的老公又回来了/黑魔法师的教宗之路 和电竞男神相亲后 斩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