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上一章:第72章 下一章:第74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整个纪家一片混乱。

哪怕今天是除夕夜,但是救护车还是来的很快。当医护人员带着江利绮离开的时候,纪染站在客厅里面无表情地望着这一幕。

“染染。”纪奶奶走过来伸手握住她的手掌。

纪染的手掌很凉,透骨的冰凉,纪奶奶心疼地握住她的手掌,小声道:“染染,你跟奶奶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纪染转头看着纪奶奶,张嘴,声音里透着一股低哑,“奶奶我没有推她。”

纪奶奶见她身体现在还在颤抖不已,知道她也被这一幕吓坏了,赶紧说:“奶奶知道,知道染染是个好孩子,不会做这样的事情。”

纪染一直悬着的心,总算轻轻地落了回来。

好在还有人愿意相信她。

她真的没有推江利绮,对,她是不喜欢江利绮,没有隐藏,但是她从来没有想过要害江利绮,对她肚子里的孩子下手。

她不屑。

但此时纪奶奶突然捂住胸口,纪染见状立即扶住她,紧张地问道:“奶奶,你怎么了?”

“没事儿,奶奶就是有点儿头晕。”纪奶奶摆了摆手。

此时纪爷爷从外面进来,刚才救护人员抬着江利绮出去的时候,他也跟着到了别墅的大门口,这会儿纪庆礼和江艺跟着救护车一起去了医院。

他走进来看见纪奶奶捂着胸口,立即问道:“是不是血压又上来了?”

纪奶奶有高血压的老毛病,平时按时吃药又不受什么刺激,自然没什么问题。这会儿突发变故,又看见江利绮下半穿的裙子血淋淋的模样,竟是后知后觉地才头晕了起来。

纪染立即将纪奶奶扶着在沙发上坐下,家里的保姆听着声音赶过来,又是倒水又是去给她拿药。

吃了药之后,老太太的脸色总算好看了点儿。

纪爷爷看着她这幅模样,低声道:“我给小陈打电话,让他过来一趟。”

纪奶奶立即摆手:“算了,这大过年的,哪有这个点把人喊过来的。”

这个小陈是纪家的家庭医生,两位老人家年纪大了,有时候一些简单检查就懒得跑一趟医生,都是叫这位陈医生上门来帮他们的。

“要不您先回房间休息一下。”纪染小声问道。

纪奶奶这次没拒绝,点点头。保姆和纪染左右搀扶着她,将她扶到床上。望着纪染一脸要哭的模样,纪奶奶还笑着说:“染染,别担心,奶奶这都是小问题。”

纪染握着她的手掌,眼泪一直在眼眶里打转。

第一时间奶奶就选择相信她。

她说不是,奶奶就信。

老太太今天本来就忙碌了一天,现在血压又升了上来,整个人看起来特别疲倦。所以纪染很快离开她的房间,让爷爷陪着她。

等她站在客厅的时候,原地站了许久。

终于她轻轻转过头,朝着楼梯口处看过去。那里有一滩明显还新鲜的血迹,在灯光下透着妖异的红。

纪染深吸了一口气,只觉得心口堵的难受。

保姆这时候拿了打扫的工具过来,见纪染站在这里,小声说:“染染小姐,你赶紧上楼休息吧,这里让我来打扫。”

保姆走过去的时候,纪染还站在原地。

突然,她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纪染低头从口袋里把手机拿出来,发现是沈执的电话。她本来是想接听的,可是手指尖一直在颤抖。

总算按了接听键时,纪染一张嘴:“喂。”

哪怕她只说了一个字而已,沈执还是听出不对劲,他立即问:“染染,你怎么了?”

“沈执,江利绮她流了好多的血,医生说她的孩子可能要保不住了。”

纪染的声音很虚,仿佛只要有人再戳她一下,她整个人就要从万丈悬崖上掉下去了。所以听到沈执这一句询问时,她终于抓住了一根藤蔓。

一根能拯救她的藤蔓。

沈执当然知道江利绮就是她的继母,本来他站在自家的阳台上给她打电话,这时候立马转身,边往外面走边问:“你现在在哪儿?”

“我在爷爷奶奶家里。”

“我马上到。”

沈执没有一秒钟的犹豫,纪染听到他坚定的声音,突然轻咽了下。她没有说不需要,因为这一刻她真的好想看见沈执。

沈执来的是真的很快,除夕夜外面出租车都没什么,于是他直接在路边拦了一辆私家车,本来人家被他拦下还挺生气。

可他从身上掏出一把钱的时候,对方闭嘴了。

开车的是个年轻人,还以为他遇到什么急事,安慰道:“小兄弟,你相信我的技术,我保证又快又稳的把你送过去。”

沈执望着窗外的风景,沉默不语。

沈执到的时候,给纪染打了电话,她直接从玄关拿了一件挂着的外套,穿上之后走了出去。

因为这里是郊区,远处的天空突然腾起几支烟花,五彩的烟火在天空绘成一道又一道耀眼的风景。

寒夜里的冷风刮在纪染的身上,她只觉得浑身都很冷。

终于她走到门口,一眼就看见站在门口的少年,他穿着一身浅灰色大衣,在门口的扽光下映衬的高挑挺拔。

少年神色比这夜色还要沉郁,抿着嘴,一眼不发地望着小区里。

在纪染的身影出现的时候,他冲着她看着,然后嘴角轻勾,笑了一下。

哪怕离的那么远,纪染还是能感觉到他看着自己时的微笑。

这清浅的笑容在如此寒冷的夜晚里,如同一道照亮着她的光束,轻轻拨开她心底的阴霾。

纪染走过去的时候,沈执伸手将她的手掌握住。他低头看着她的脚,轻叹道:“你怎么没穿鞋?”

纪染跟着低头看自己的脚,这才发现她就穿了家里的一双拖鞋出门。

刚才还不觉得,发现时她才觉得自己的脚掌快要被冻僵了。连脚趾头都快蜷缩不了。

“走吧。”沈执握着她的手掌。

她没问沈执去哪儿,就跟着他上车。那个私家车的小哥拿了他这么多钱,又见这里实在是偏僻,干脆停在这里等他。

谁知见他带了一个小姑娘回来,满脑子各种想法都有。

特别是两人看起来年纪都不算大。

也就十七八岁吧,特别是这小姑娘哪怕长发有点儿挡住脸颊,可是长的是真够漂亮的,小脸蛋在黑夜里头白的都要发光了。

这算什么?

高中小情侣深夜私奔……

又或者小情侣为爱疯狂,除夕夜上演‘罗密欧和朱丽叶’经典桥段。

不过私家车小伙子还是忍住了各种念头,听着沈执的意思,将他们带到市区,本来他以为要开个酒店什么,谁知沈执找了个还在营业的肯德基,把人带走了。

小伙子看着他们下车,进了店里,叹了一口气。

到底还是年轻人,离家出走只能跑到肯德基来躲着,多惨。

可是他把车子开走几步的时候,突然想到,他今天之所以兼职拉了一趟私活,还不就是因为对方给了一大笔车费。

人家一个小年轻都这么大手笔。

他还同情人家,他还是先同情同情自己吧。

这边进了店里的纪染,只觉得店里的暖气真够足,整个人一下如同置身温水里,暖的她整个人轻颤了下。

沈执让她坐下之后,过去买了两杯热饮,端过来的时候让纪染握在手心里。

“现在暖和点儿了吗?”沈执轻声问道。

纪染点头。

沈执看着她有点儿泛着紫的唇色,显然是被冻着的。本来他可以带着纪染去开酒店,可是他深夜把她从家里带出来,带到酒店里如何也说不通。

这时,他才开口问:“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纪染渐渐回过神,她垂眸盯着手里的杯子,上面大大的KFC三个字,终于她小声开口,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沈执。

“她拦着我,我伸手想要拉开她的手,可是她突然就滚下去了。”

其实在江利绮的手指指向她的时候,纪染心底也是慌张的。那时候她很激动很生气,一心想要摆脱她,下楼去告诉长辈们这件事。

她不知道是不是,或许是她自己不在意的时候拉了江利绮一下。

沈执望着她说完就沉默的样子,声音温柔:“染染,你在怕什么?”

纪染手掌松开杯子,一下捂住自己的脸颊,她小声说:“我在想,或许是我自己。你懂吗?或许是我不小心的碰到她,是我……”

突然沈执的手臂跨过他们面前的小桌子,轻轻地搭在她的耳朵上,他的手掌温暖而干燥,那么温柔地覆盖着她的侧脸。

“染染,我知道你现在很慌张,你在怀疑自己是不是有责任,那你就安静地不被打扰地回想一下。”

纪染轻轻闭上眼睛,仔细地回味着刚才发生的一幕。

她记得江利绮摔倒之前说了一句话,然后她想伸手去拉开她的手掌,但是还没碰到她的时候……

对,她的手掌没有碰到她。

突然纪染睁开眼睛,她直勾勾地望着沈执,再次坚定地说:“我没有。”

此时的沈执安静地望着她,终于又笑了起来,他轻轻点头,温声开口:“我知道你没有。”

他一直都相信的。

纪染心头犹如卸了一个大石头,她知道自己肯定没有主动害江利绮的意思,但是她怕的是真的是她不小心碰到对方,才害得她摔倒。

可是现在她心底有个疑惑,江利绮摔倒真的是不小心吗?

*

此时到了医院的人,医生已经在门口,江利绮几乎是到了的一瞬,立即被推进了手术室。她眼睛无力地望着前方,整个人心如死灰。

她的脑海里闪过无数个片段,直到那个冷静而又残酷的声音再次响起。

“江女士,你这个情况应该是胎停。”

江利绮犹如雷劈,她不敢相信地说:“不是,医生,我都已经怀孕超过十二周了,不是说胎停是在八周到十周之间。”

医生看着她无奈地说:“抱歉,江女士,胎停呢确实大部分是在八周到十周。但那是绝多数情况,并不是绝对情况。您是高龄产妇,在怀孕时本来就面对极高的风险。”

她不信,于是医生让她两周之后再去检查一次。

但她还是听到了她不想听到的消息。

江利绮是在昨天拿到检验单子的,她不敢让纪庆礼知道,甚至连江艺都没告诉,自己一个人偷偷来的医院。

此时医生不停在说话,江利绮只剩下模糊的意识。

站在外面的纪庆礼却接到家里保姆的电话,他皱眉问道:“染染不见了?什么时候。”

“我在打扫楼梯这边的血迹,结果转头她就不见了。本来我以为她是回房间,可是转头一想,我一直在楼梯这边,她根本没上楼啊。”

保姆在家里找了一圈,纪染确实是不在。

况且刚才江艺大呼小叫的时候,保姆站在旁边也听到了,江艺一直在说纪染是故意推江利绮下去的。

保姆在纪家也干了好几年,对纪染这孩子还算了解,长得漂亮也很有礼貌。

所以她小声说:“先生,会不会是染染因为害怕跑出去的呀,那个江小姐一直说是染染小姐推的人。这空口白牙的……”

保姆没好意思说的太明白。

纪庆礼嗯了一声,叮嘱说:“别让老爷子和老太太知道染染不见了,免得他们担心。”

……

沈执接到裴苑电话的时候,快到十一点。

裴苑直接问:“染染是不是跟你在一起?”

沈执承认道:“是的。”

裴苑问了他们之间的地址之后,让他们留在原地不要离开。二十分后,裴苑开着车亲自找到他们。

这次裴苑并没有因为她深夜离开家发火。

而是直接让她上车。

裴苑看着沈执,最后还是说:“你也一起吧,我待会送你回去。”

纪染没想到的是,裴苑并没有带她回家,而是带着她一路去了医院。一直到了医院停下时,裴苑说道:“你爸爸似乎有话要跟你说,我带你来见他一面。”

刚才纪庆礼给裴苑打电话时,她本来是不接的,可是他又拿别的电话打过来。裴苑这才接通的。

她知道纪家发生的事情,又听说纪染离开家。

大概猜到发生了什么事情。

所以她才会直接给沈执打电话。

纪染坐在车里,裴苑低声说:“去吧。”

终于她推门下车,当她慢慢走过去时,纪庆礼就站在医院的大厅里,纪染离很远看见他。她脚步停住站在原地。

她不想这时候跟纪庆礼有交锋,她知道他一向喜欢和稀泥,说不准还会相信江利绮对她的诬陷。

虽然她对纪庆礼的失望已经足够多。

可是她并不想再多一点儿失望。

反而是纪庆礼在看见她的时候,缓缓走了过去,望着她喊道:“染染。”

他很少喊她染染,总是连名带姓的喊纪染。都说女孩是爸爸的小棉袄,可是纪染从来没这种感觉,他们之间并不亲密。

或许是因为她太像裴苑,纪庆礼看见她的时候,总会看见裴苑对他的压制吧。

纪染觉得,他从来不喜欢她,也不在意她。

但是没关系。她也一样。

此时她扬着头,毫不犹豫地开口说:“我没有推她,没有。”

纪庆礼看着她,低声说:“染染,我这个爸爸当的很失望吧。”

纪染愣住,不明白他为什么会这么说。

纪庆礼脸上突然露出一种,不应该在纪庆礼脸上露出的表情,是那种无奈的苦笑和一点点难过,他说:“你是不是觉得我一定会相信,是你推了她?”

纪染这次彻底怔住。

纪庆礼望着她,很认真地说:“我不信。”

“我不信我的女儿会做出这种事情。”

上一章:第72章 下一章:第74章
热门: 永不,永不说再见 龙骨焚箱 好色村妇 神级巨佬,被迫养崽 终于等到你(我,喜欢你原著小说) 双骄2:剑拔弩张 终极教师 森女巫 穿成豪门弃夫 至尊无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