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上一章:第68章 下一章:第70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当小姑娘拉着他的手小步往前溜达的时候,沈执有点儿想笑。

嘴上哄他的时候倒是挺厉害,谁知一松开手赶紧往前溜,还是一副生怕被家里人撞见的模样。

口是心非。

纪染拉着他的手掌,反身倒着走,边走边问:“你怎么会来江都啊?”

沈执看着她这么走路,伸手拽住她的手掌,有点儿无奈道:“小心点儿。”

他望着眼前小姑娘盈盈的笑脸,乌黑的大眼睛因为高兴微微翘起弯成一个浅月牙形,沈执伸手在她发顶轻轻揉了一下,望着她轻声说:“我一直没跟你说过,其实我妈妈就是江都人。”

纪染的脚步顿住。

她惊讶地看着沈执,小脸带着那么点儿疑惑,显然这件事沈执确实没跟她提过,她犹豫了下反问:“你妈妈是江都人?你之前怎么没跟我说呢?”

原因有很多。

以至于沈执此时也不知道从哪儿说起来,倒不是他不愿意说,只是不知道从哪里开始说起这件事。

况且提起他母亲的事情,难免会提起他的从前,沈执还没打算告诉自己。

他就是原景。

纪染看着他的表情,又联想到他的身世还以为他是因为这个原因隐瞒自己。她微仰着头看着面前的少年,沉默地叫她有点儿心疼。

她轻轻靠过去伸出双手,抱住他的腰身,少年哪怕穿着这样臃肿的羽绒服依旧有种挺拔玉立的身姿,她的手掌在他后背来回摩挲,很柔很轻:“没关系,你不想说也没关系的。”

她知道每个人心底都会有种不愿被人触碰的阴影,哪怕是最亲密最喜欢的那个人。可是没有关系,她愿意等到他想要倾诉的那一天。

沈执垂眸将怀里的小姑娘搂的更紧,就在他心头发软,一时在酝酿言语时,小姑娘垫着脚尖靠近他,她乌黑的大眼睛轻眨了两下:“沈执同学,有没有一种你有一个全世界最好女朋友的感觉?是不是觉得特别幸福。”

沈执狭长的眼睛微眯着,一张脸表情莫测,直到他嘴角倏地勾起:“所以你承认你是我女朋友了?”

纪染瞪大眼睛,有点儿懵的模样像极了受惊的小兔子,眼睛有点儿湿漉漉的。

她立即撇开眼睛不敢朝他看,开口说道:“咱们去哪里玩呢?江都我很熟悉的哦,你想去什么地方我都可以带你去。”

她这么顾左右而言其他的模样,又把沈执逗笑了。

他伸手在她的眼角处轻按了一下,身子往前靠拉近彼此之间的距离,声音低沉,哪怕是此刻寒冷的气温都降不低他言语里滚烫的暧昧:“染染,我是男朋友吗?”

哪怕说好了未来的事情,可都是第一次喜欢一个人,总想靠对方近一点儿,再近一点儿,哪怕知道未来还有很长时间留给他们。

也想在这一瞬靠在离他最近的地方。

纪染被他逗的毛躁了,一颗心犹如漂浮在水面上,怎么都沉不下去。

沈执知道这小姑娘是个顺毛驴,得一直顺着她的毛捋,所以怕再问下去她翻脸不认人,拉着她的手掌,轻轻地往前走。

也不知走出去多远,沈执停下脚步准备把迎面过来的一辆出租车拦下。

出租车上绿色的空车两字,哪怕隔着老远依旧看得清楚。

他刚要伸手,突然身边的小姑娘低声说:“我觉得是。”

沈执偏头朝她看过来,黑眸擒住她的视线,两人望着彼此有那么几秒钟的沉默,纪染以为他没听懂,低头看着自己的鞋尖,有点儿小声念叨:“是啊,其实……”

她还没说完,整个人竟是被沈执一下抱了起来。纪染慌张朝周围张望,手掌在他肩膀上拍了好几下,声音有点儿急地说:“你别呀,放我下来。”

见他不松手,又软又急地喊道:“沈执。”

在她伸手又在他胸口捶了下之后,沈执这才把她放了下来,他凑近纪染的脸颊,直到鼻尖轻轻在她鼻头蹭了下,发出一声心满意足的喟叹,声音低哑地说:“染染,你是我的了。”

傻子。

纪染抱住他的腰身,忍不住在心底念了一句。

这一天去哪儿玩,甚至是玩了什么,纪染觉得在很久之后她或许不会记得。可是她会记得有个少年因为她的一句话,欣喜地在街角抱着她的模样。

从眼睛里迸发的光芒,叫她一辈子都难以忘记。

晚上的时候,沈执带纪染去吃饭,是一家江都特色的小餐厅,本地人才会去的那种路边店,没那么大的招牌也没有特别多的广告。

这时候还没像十年后那样,什么网红小吃店、不能错过的美食店遍布每一个美食app。

有些小餐厅确实是靠着多年积攒下来的口碑带来一波又一波的回头客。

纪染坐下来之后,回头望着门口放着的巨大水箱,这家小店是以酸菜鱼闻名,活鱼现杀,因此只要点了酸菜鱼的人,都会看见一条鱼被捞进后厨处理。

纪染左右看了一眼,这时候虽然是饭点,但是小店里前后的桌子,都坐着食客,她小声说:“这家店的生意好好呀。”

“很多人开车过来这里吃饭。”沈执将她的餐具拆开,用开水烫了下之后才摆在她的面前。

纪染端着茶杯喝了一口,低头看了眼,惊呼:“这个是大麦茶吧,好香。”

沈执看着她这也好奇那也好奇的小模样,好笑地问道:“不嫌弃这里环境?”

这家店是那种老店,装修陈旧不说而且是那种明显环境卫生不太过关的人。他们隔壁那桌坐着的女孩,一坐下来就把餐巾纸铺在桌子上。

脸上是嫌弃的表情。

她男朋友似乎觉得她这种做法太过显眼,还轻轻拉了下她的衣袖,谁知女生毫不顾忌地鄙视道:“谁让你带我来吃这种地方的,你以为我愿意的。”

“不就是便宜。”女生眉头紧锁着。

男生登时脸上难看起来。

纪染赶紧收回自己的目光,她并不想让这个男生觉得尴尬。正好他们点的第一道菜上来,沈执把筷子递过来给她。

这是一盘清炒的青菜蘑菇,纪染夹了一个蘑菇放进嘴巴里的时候,突然沈执开口问:“如果以后,我是说以后沈家的一切跟我都没关系……”

少年神色淡然,显然这个想法并不是他即兴而来,而是搁在他心底许久的想法。

只不过他谁都没有告诉过。

除了面前的姑娘。

纪染握着手指间的筷子,突然轻笑了一声,她另一只手撑着自己的脸颊,略偏了下头,小声说:“沈同学,我要提醒你一下哦。我呢,是出生在一个联姻的家庭里。”

她声音稍微那么一顿,对面的沈执微扬起下巴示意她继续往下说。

纪染笑眯眯地说道:“我不仅可以继承我爸家的钱还能继承我妈妈家里的钱。所以呢,哪怕你什么都没有。”

小姑娘的表情狡黠而透着那么一股得意,连语气都是满满的傲娇:“可是我有啊。”

“而且我成绩很好,我以后可以自己赚钱,也能养你的。”

纪染看着面前的沈执,突然想起来上一世的时候,这个男人的种种传闻,光是他每天上班时穿着的定制西装,还有手腕上经常更换的昂贵手表,都是很多女员工讨论的话题。

看起来,养他很花钱的样子。

“怎么了?”沈执望着她兴致勃勃地说着自己的包养计划,却说到一半的时候停了下来。

纪染小声说:“哪怕养你很花钱,我也愿意的。”

沈执被这姑娘逗笑了,她从哪儿看出来养他花钱的,他觉得自己还是个很朴素又不浪费的高中生。

“养我很花钱吗?”沈执轻笑。

纪染瞪大眼睛,他真的对自己一点儿都没有清楚认识啊。光是他的一块手表差不多赶上纪染半柜子的包了。

沈执望着她有点儿小纠结的表情,突然低笑了起来,他说:“别担心。哪怕我不要沈家的任何东西,我也不会一无所有。”

他的声音很寻常,平静地如同在讲述一个并不太重要的问题。

纪染子抿着唇望着他,眼角微微耷拉着,整个人看起来有点儿不开心。

“真怕养不起我啊?”沈执故意逗她,还伸手在她耳垂上轻轻捏了一下,笑着说:“笑一笑,以后养家的事情交给我好了。”

纪染轻轻吸了下鼻子,小声反问:“那你会把赚到的钱都给我吗?”

沈执看着她,见她眼睛睁大认真盯着他的表情,在等待他的回答。于是他收起脸上的笑意,认真道:“赚到的钱都给你。”

纪染倒不是真的对钱这么执着,只是从小到大来说,在她的认知当中,裴苑和纪庆礼两人像极了那种签了合同的夫妻。

纪庆礼赚的钱归纪庆礼,裴苑赚的钱则归她自己。

他们不像大部分的普通夫妻那样,丈夫赚钱全部上交给妻子,然后妻子认真而又规划地使用每一分钱。

纪染觉得这才有家的感觉。

她的父母就连离婚的事情都很干脆,因为他们很少有联名持有的共同财产,钱财分的很清楚,看起来她确实是他们之间唯一分不清楚的存在。

这种感觉,纪染挺不喜欢的。

纪染吸了下鼻尖,哪怕他们现在说这个问题太早了,但是纪染知道沈执肯定能做到。他会毫不犹豫把他有的东西都给她的。

小姑娘被感动的有点儿眼眶泛红,她垂着头,看着面前的桌子,小声巴巴地说:“沈执,我不会乱用钱的,你的钱我会好好打理的。”

沈执:“……”

这姑娘是个活宝吧。

两人吃完饭之后,刚过了七点,纪染拉着他沿着这条街往前逛,两边有不少小吃点儿,卖章鱼小丸子的店铺门前排队最长。

纪染眼巴巴地看着这个章鱼小丸子,沈执微眯了下眼睛,准备掏钱包:“要吃吗?”

可是他的钱包还没拿出来,被纪染的手掌压了回来,她另一只手轻轻压在自己肚子上,叹道:“但是我太饱了。”

刚才沈执点的菜,纪染给面子的全部吃完了。

所以她现在只能眼巴巴的看着,真的是一点儿都吃不下去了。

两人一直往前走,渐渐从热闹的街道走到了稍微有点儿安静的地方,她看着左右正要问沈执,他怎么会知道这么好吃的地方。

突然她看见一个建筑,心底那种若有似无的熟悉感,一下子在这一瞬间爆炸开来。

她指着对面的一栋大楼说道:“沈执,你看,这是我小时候一直来的少年宫哎。”

此时隔着一条街道的对面,一个高大的建筑在黑暗之中若隐若现。路边有一排大树,只不过现在是冬天,树桠光秃秃的没有一片叶子。

可在夏天的时候,这里大树的树冠上面会长满绿叶,成为一个又一个天然的绿荫巨伞。

正好路边的绿灯亮了起来,纪染拉着沈执的手掌沿着斑马线一路走到对面。

当她走到那个熟悉的大铁门口时,终于彻底确定,这里真的是她小时候来学数独的少年宫。

纪染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这个少年宫居然还没有被拆掉。

其实上一世她离开这个少年宫之后,也一直没有回来过。因为一回来她就会想起那些往事,想起她在那棵大树下,跟一个有点儿酷酷的小男孩一起分享同一杯雪糕。

这么多年过去了,小景他还好吗?

终于,她第一次这样毫无顾忌地想起原景,这么多年来,她总是不想提起他的名字。

纪染双手扒着铁门,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少年宫里面,此时夜色虽然深沉,可是她勉强能看见每层楼的窗户。

她仔细数了一下,指着左手边第四个窗子说:“你看,二楼左手边第四个就是我以前学数独时候的班级。”

一旁的沈执听着她兴奋的声音,轻笑了下。

他知道。

这件事还是他告诉纪染的,那时候小纪染其实很有小公主的脾气,有一次她跟原景不知道因为什么小事儿生气,小姑娘可爱地碎碎念嘟囔:“你一点儿都不跟我好了,你都不关心。”

“谁说的,我关心。”原景虽然话少,但是在这么严重的问题上,他丝毫不含糊。

小姑娘娇气地问:“那你知道我在哪个班级上课吗?”

她从来没有告诉过原景,这是故意找茬呢。

谁知原景胸有成竹地说:“二楼从左边开始数,第四个窗子的教室。”

小纪染登时有点儿惊住,于是小姑娘小脸上露出不好意思的笑容,小声说:“好吧,你是我的好朋友。”

纪染望着眼前的一幕,又想起早已经不知在何处的故人。

她转头看着沈执,轻声说:“突然回来,真的好感慨。”

沈执又何尝不是呢,其实他知道这家餐厅就在这个少年宫的附近,可是他就是想要带她重新回来。

纪染突然指望不远处,声音透着一丝怀念:“你看那棵大树,小时候我会跟我最好的朋友坐在那里。”

“是个小男孩哦,而且长得特别好看。”

纪染侧了侧头看着沈执,故意这么说道。谁知一向小心眼的少年居然丝毫不为所动,纪染惊讶地张了张嘴巴。

这个人今天是转性了吗?

于是她继续说:“虽然他不是我的同学,可是我最喜欢他。”

“你知道为什么吗?”纪染小声说道。

沈执问:“为什么?”

纪染望着那棵大树,当初原景和他外婆就是坐在那里休息被人欺负,然后她才会看不下去帮忙。

她说:“因为他真的是我见过最善良的小孩子。”

他会因为心疼自己的外婆,用自己小小的肩膀替外婆承担很多。

或许小时候她还没那么懂,为什么自己会独独对原景那么喜欢,后来她明白了,是小景的善良打动了她。

“可是,后来他走了,再也不见了。”纪染的声音里透着一丝惆怅。

这一秒沈执的心脏仿佛有什么东西被戳破,想要奋力地冲出来,他望着面前的小姑娘,突然想要把这个秘密告诉她。

在回到江都的那一刻,在看见她扑向自己的那一瞬间,他就想告诉她这个秘密。

关于纪染和原景之间的秘密。

其实,他早已经回到她的身边。

可是纪染的声音再次响起,这一次声音里透着的难过:“后来妈妈告诉我,真正的朋友是哪怕去了再远的地方,也会告诉我。什么都没说就离开的人,其实并没有把我放在心上。”

所以,小景其实也不是那么那么在意我吧。

裴苑说的话让小纪染很难过,可是她又不懂怎么反驳。

以至于后来,她一直都没有真正的朋友,连一个能在午夜里打电话抱怨的人都没有。

终于一旁犹如石化一样的人,挺了挺僵直的脊背,小声开口:“染染,其实我有个秘密。”

“嗯?”

突然,一个巨大的声响在有些安静地街道响起。

砰地一声。

纪染眼睁睁地望着沈执扑过来抱住她。

你想跟我说什么?这句话在她的喉间却没能说出口。

上一章:第68章 下一章:第70章
热门: 穿书后反派装穷了[娱乐圈] 绿茶她翻车了 最强小农民 卡给你,随便刷 又是崩花瓶人设的一天 萌版超英载入中 皇叔 穿成恶毒原配后,和攻的白月光he了 偷心猎艳记 我在天庭建个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