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上一章:第66章 下一章:第68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别墅里。

一大清早开始便格外热闹,赵阿姨最后检查了一遍行李箱,这才放心地叫司机过来把箱子拿到楼下车子后备箱里。

她转头看了一眼走廊尽头,放寒假之后纪染每天都起床的比平时晚。

不过她不知道的是,她以为睡着的人,此时在房间里早醒了过来。只不过小姑娘在被窝里翻了个身,手机被她的手掌心捂地有点儿烫。

一张嘴声音带着清晨醒来特有的沙哑,有点儿娇嗔,软绵绵的:“你怎么这么早?”

“陪我爷爷吃了早餐。”沈执窝在沙发里,声音清润。

可他听着对面小姑娘还带着起床气的声音,软软的还带着点儿沙,他差不多能想到她现在的模样,窝在被子里面,雾蒙蒙的大眼睛半睁未睁,还带着那么点儿倦意。

却又特别乖。

光是这种想象的画面,就让沈执忍不住轻闭了闭眼睛,连气息都有些粗重。

沈执低低‘嗯’了一声,压着声音道:“你还没起床?”

“我的床好舒服好舒服,我舍不得跟它分开。”纪染在被子里面伸了个懒腰,无意识地发出一声舒服的喟叹。

声音细软地跟一条线似得,嗖地一下钻进沈执的心底。

他轻咬了下牙,头往后一靠仰躺在沙发椅背上,重重地闭上眼睛,半晌才开口:“这么舒服啊。”

“嗯。”纪染得意地点头。

她床上的用品都是赵阿姨亲自挑选的,软硬适中,就连被子都是那种又蓬松又暖和,盖在身上一点儿都不压人,但是特别暖。

对面那边似乎安静了几秒。

突然伴随这一声轻笑,沈执低低开口:“那我得亲自试试。”

纪染的脑子还处于有点儿混沌的状态,就是沈执说什么,她听确实是听了,但是没太过脑子,下意识地应了一声,“嗯。”

可是下一秒伴随着笑声,纪染的脑袋像是突然清醒了。

她这才反应过来,沈执在说什么。

纪染咬着唇有点儿恼意,轻声说:“沈执,你不许胡说。”

可是说完,她的耳边再次响起他的声音:“嗯,我不说,下次直接试。”

被他这么一闹腾,纪染再也睡不着了,干脆从床上坐了起来。对面的沈执也听会歌到这头窸窸窣窣的声音,低笑着问道:“你现在是要起床了?”

“对呀,我今天要回江都,本来一放假就该回去的。”

要不是突然去参加沈执爷爷的寿宴,也不至于推迟到今天。不过她想起那天的场景还是忍不住笑了起来,那天她跟沈执两人跳了开场舞。

不仅把那个沈敏气的脸色发青,就连沈越他们表情都不好。

纪染不在意他们怎么想,反正他们不爽,她就很开心。谁让这帮人一天到晚总是欺负沈执。

她就是想要给他们使绊子。

此时她一边穿衣服一边说:“你现在在你爷爷家里?”

“嗯,下午还要陪老爷子去一趟庙里。”

沈执声音平淡,纪染突然想到什么,开口问:“你堂哥堂姐他们没意见?”

怎么可能没意见,昨晚晚宴结束的时候,老爷子直接让沈执陪自己回大宅住。沈执一向不爱去大宅露脸,老爷子平时抓不到他人,现在好不容易看见了肯定不愿意放他离开。

可是老爷子这种态度,自然让别人不高兴了。

别说这些小辈儿表现明显,大房和二房的长辈们表情看起来也是不悦,显然觉得老爷子偏心太过。

不过老爷子年纪大了,随心所欲哪还管他们心底痛不痛快。

沈执也没像往常那样推脱,直接跟着老爷子上了车。今天如果纪染没出现,他还不太想要在老爷子面前表现什么。

可他的小姑娘为了他,什么红脸白脸都唱了一遍。

他岂能让她一个人唱独角戏,自然是要好好配合她。所以上车的时候,沈执还特地扶了老爷子一把。待老爷子上车之后,他回头看了一眼沈敏,黑眸里流露出不屑。

“我让他们不痛快了,才没白费你昨天那么努力的表演。”沈执声音微沉,压着一丝笑意。

纪染伸手勾了下落在脸颊侧的长发,用手指头轻轻卷了又卷。她这才小声开口说;“我哪有表演,你本来就是全市第一。”

“我很厉害?”沈执像是故意地一样反问道。

明明他的声线还算正常,可是纪染觉得手机分外的烫手,竟是有点儿想要立即扔掉。

可是那边的人可不打算轻易放过他,淡淡问道:“染染。”

纪染认真想了下,哪怕沈执看不见还是点头:“嗯,厉害。”

沈执真没想到她这么乖。

问她什么就回答什么。

一时间,心底犹如化开的水,透着贴心的暖。

*

楼下吵吵嚷嚷,是出发前的最后准备。纪染到楼下的时候,看见江利绮正站在客厅里指挥司机把他们的行李箱搬到后备箱里。

一旁的纪庆礼无奈道:“咱们就回去一周,你弄这么兴师动众干嘛。”

江利绮小声说:“我给爸爸妈妈都准备了礼物,当然要带回去了。”

纪庆礼抬眸正要说话,不过想了想还是没说话。总算等他们的东西都收拾妥当了,纪染让人把自己的箱子放上去,她真没带多少东西,只带了贴身衣服。

反正江都那边还有她别的衣服。

上车之后,纪染戴上耳机闭着眼睛,坐在后排的江艺挽着江利绮的手臂。这是江艺第一次去江都。

江利绮私底下对她说过,会趁着这次机会把她的姓氏改成姓纪。

虽然有点儿掩耳盗铃的意思,可是江艺却十分开心。

纪染并不知道这件事,不过她对于江利绮现在折腾的事情都不太感兴趣。

到江都的时候是下午三点多,飞机落地的时候,纪染望着舷窗外面的场景有点儿感慨,上一次她离开江都还是半年前的时候。

裴苑大约是对于她选择纪庆礼这件事有点儿失望,在她去B市的前几天就飞往香港工作。

他们是头等舱客户又走的VIP通道,很快便走到外面。

江都这边早已经有人等着接他们,纪染本来安静推着自己行李箱跟着的时候,突然另外一边传来一个声音。

“染染。”

声音清冷而又好听。

纪染抬眸看过去,看见不远处一个穿着烟灰色羊毛大衣的女子,大衣微敞着,里面黑色毛衣裙将她曼妙纤细的身材衬托的前凸后翘。

实在是惹眼。

“妈妈。”纪染吃惊地开口。

她实在没想到裴苑会在机场里接她。

此时纪庆礼和江利绮母女也纷纷看过来,本来江利绮和江艺都还在好奇这是谁,没想到居然是裴苑。

特别是江艺登时露出吃惊的表情。

一直以来她都觉得自己母亲长相秀美,哪怕到了中年身材都能保持地很匀称,就是在同学的妈妈当中,也是顶好看的那一波。

当她看见眼前的裴苑时,瞬间有种被惊艳的错愕。

裴苑长相说起来跟纪染还真的挺相似,只不过气质南辕北辙,纪染身上还带着属于少女的稚气和甜美。

可是裴苑身上却是尽显成熟女人的妩媚和大气。

她黑色长发宽宽松松地盘起,有种特别的知性美,耳垂上带着的珍珠耳环饱满而泛又光泽,红唇妩媚却不艳俗,处处透着精致二字。

原来纪染的妈妈这么漂亮。

哪怕裴苑心歪到了江利绮这边,心底也明白,江利绮是真的比不上。

裴苑下巴轻抬,站在她身边穿着黑色大衣的助理走过来,接过纪染手里的行李箱,恭敬道:“染染小姐,欢迎回来。”

纪染抬脚准备走到裴苑身边,不过临走时候还是转头看了一眼纪庆礼,低声说道:“爸,我先跟妈妈回去了。她好久没看见我……”

“纪染,走了。”裴苑清冷的声音再次传过来,她说完转身就离开。

纪染这才不再说话,追了上去。

江利绮从恍惚中醒过神,抬头朝纪庆礼看了一眼,发现他的眼睛一直盯着裴苑离去的方向。

哪怕对方只有一个背影留给他,他还是没舍得收回视线。

纪染追上裴苑,安静走在她身边。裴苑并未说话,本以为这样的沉默会一直持续到上车。突然裴苑偏头看着她,笑容冷漠:“你喜欢跟你爸在一起生活?”

刚才纪染跟在纪庆礼身后出来时,跟他们走在一起,倒是挺像一家人。

纪染立即摇头:“不喜欢。”

她果断的态度总算是让裴苑的脸色微缓,她没在说话。

直到上车之后,裴苑开始处理她的公务。她从不是江利绮那种只会依靠男人的女人,她独立坚强,不仅能独当一面,比大部分男人都要厉害。

好在在车上,裴苑并没有空搭理她。

车子驶入一个全新的小区,这并不是纪染之前在江都住的那套房子,于是她轻声说:“我们搬家了。”

裴苑这会儿刚处理完公务,在这里看文件对眼睛造成的疲劳极大,她伸手在眼皮上轻揉了几下,似乎舒缓了一点儿之后,这才转头看着窗外:“以前那个房子到处是我跟纪庆礼的婚房,都是他的痕迹,我住着嫌恶心。”

纪染:“……”

对于身上还流着纪庆礼一半血液的自己,纪染突然发现裴苑还愿意去机场接她,还真的是母爱了。

“谢谢您今天去机场接我。”纪染想到这里,觉得自己还是该卖乖的卖卖乖。

她知道裴苑跟纪庆礼的性格不一样,她在应付纪庆礼的时候,得心应手。至于裴苑,哪怕是这么多年的母女,她都有那么点儿小心翼翼。

带着讨好的。

或许是因为她不想让她不开心,想让她高兴,所以下意识里带着讨好。

裴苑撇头看了她一眼,突然笑了下,她本来就长得漂亮这么一笑更是妩媚天成,她轻声说:“我今天也回江都,是凯文提醒我,你的航班时间。”

她说的凯文就是刚才帮纪染拿行李的助理,此刻正坐在前面副驾驶座。

纪染微怔,随后朝前面的凯文看着,客气道;“谢谢你。”

“小姐,您客气了。”凯文这会儿立即转头,同样客气地点头。

回到家里的时候,裴苑脱了身上的外套,家里的阿姨立即过来给她拿行李,阿姨看见纪染的时候,笑得高兴:“染染回来了。”

虽然房子是换了,不过家里阿姨没换,还是之前的老人儿。

“你要是累了先去房间里休息,晚上我带你去外公外婆家里。”裴苑看着纪染站在客厅,又伸手捏了下鼻梁。

纪染点头。

这边纪庆礼带着江利绮还有江艺到了纪家的宅子,纪家老爷子和老太太是住在郊区的别墅里,没那么热闹,但是胜在环境优雅,风景宜人。

哪怕如今是冬天,依旧能看得出来周围的好山好景致。

车子到了门口停下来,纪庆礼先下车,谁知里面出来一人,是家里的保姆。

保姆往车里看了几眼之后,冲着纪庆礼问道;“先生,染染没跟着一起回来吗?”

“被她妈妈带走了。”纪庆礼没什么表情说道。

自从离开机场之后,他就拉着这么一张脸,就像是别人欠了他钱没还让他过不了年一样。

保姆一听,居然转头就重新进了屋子里。

司机正在卸行李箱的时候,拿的也七七八八差不多,保姆又从别墅里头走了出来,到了纪庆礼旁边,说道:“先生,老太太说了她这几天头有些晕,不太舒服招呼不了客人。所以就麻烦你们先回家去住。”

这话说出来,刚从车里下来的江利绮听了个正着。

这么长途劳顿她本来脸色就不太好看,这会儿刷地一下白透了,跟一张纸似得,似乎轻轻一戳,就能把这张纸戳破。

纪庆礼这脸色也没好看到到哪儿去,大老远的跑回来,结果亲妈还不许自己进门。

这叫什么事儿。

他拔腿就往里面走,谁知一推开门看见老太太正端着茶杯,在客厅里优雅自在地喝茶。哪有一点儿不舒服的样子。

纪庆礼无奈出声道:“妈,我们这刚回来,您就算是要教训……”

“染染呢。”老太太轻轻巧巧几个字,便把他的话打断。

纪庆礼脸色一沉,低声道;“被她妈妈从机场接走了,你要是想她了,我让她明天回来还不行。”

纪奶奶是上海人,说话自带一股软软的腔调,哪怕是训斥人的时候,也格外轻轻柔柔,她说:“你以为我心心念念眼巴巴地盼着,是想看你呢?我是等着看我孙女,我的宝贝孙女。”

砰地一声脆响,是茶杯底部磕在茶几上的声音。

纪庆礼被老太太这话气笑了,他说:“染染明天就回来了,您何必这么着急。”

“那你们干嘛不明天回来呢?”老太太侧着头看他。

这话噎地纪庆礼实在是说不出一个字。

老太太缓缓站起来,虽然她没走到窗口,可站在她那个角度还是能看见窗外的场景,她说:“那个女人也跟你回来了?”

纪庆礼点头。

老太太也没太生气,情绪依旧平缓,淡声说:“我和你爸爸的态度,你也是知道的。不过你既然执意要跟她结婚,我们也是管不了。毕竟你都是四十好几岁的人了,确实有自己的主见。不过呢,你妈我一辈子没委屈过自己,不愿意见的人就不见。”

她说的太明白,她不想见江利绮,连门都不想让她进来。

“妈,我和利绮都已经结婚了,您何必还要这么固执呢。”纪庆礼是真的不懂,老太太何必表现的这么反感。

倒是纪奶奶轻瞥了他一眼,不紧不慢道:“能接受你跟她结婚,已经是我最大的让步,你再要求我接受她住在我家里,实在是过分了。”

纪庆礼还是劝道:“妈,利绮她都怀孕了。”

他本以为老太太会看在亲孙子的份上,态度能缓和下来,谁知他刚说完,纪奶奶笑了起来。

“你不会觉得我这个老太太也跟别人一样,听到孙子两个字,就走不动路然后什么原则和立场都没有了吧。”

纪奶奶年轻时候就是最新潮的那种女生,到了老年之后也没流入俗套。

况且说真的,远边的孙子她是没见着,可是裴苑给她生的孙女确实对极了她的胃口。还有裴苑这个儿媳妇她也是喜欢极了。

当初纪庆礼要离婚,她也不是没反对过,实在是觉得纪庆礼 不可能再找到比裴苑更好的妻子。

只是身在福中不知福的人太多。

她儿子也是其中一个。

“好了,你要是真心疼她坐飞机累了,就带她先回去休息吧。等过两天来家里吃顿饭。”这大概是老太太最大的让步。

纪庆礼见状,知道老太太这人极固执,打定主意的事情是不可能改变的。

于是他没办法只能又带着江利绮回市区,好在他在江都也有房产,住的地方不至于没有。

纪染是在回房间之后,接到奶奶的电话。

一接通,那边就嗔怪道:“小坏蛋,放假了也不知道来看看奶奶呀。”

“奶奶我今天刚回来呢,我答应你,明天一定去看您好吧。”纪染立即笑着说道。

说起来她特别喜欢自己的奶奶,有时候觉得奶奶跟裴苑性格是极像,但是吧,她又没裴苑对自己要求那么严格。

上一世的时候,纪染在国外读书,每次回国都是第一时间去看老太太。

老太太压着声音说道:“你爸爸刚才回来了,不过我没让他们住在家里,奶奶呀,肯定是站在你这头的。”

纪染抿嘴笑了起来。

她知道的,不管什么时候奶奶都是站在她这头的,想当初江艺改名纪艺之后,因为纪染常年不再国内,很多人都以为她才是纪家大小姐。

也是奶奶告诉她,别着急、别担心,纪家的一切都是她的。

只会是她的。

“谢谢您。”纪染软乎乎地说道,鼻尖带着那么一点儿酸涩,有点儿想哭,但是又不想让自己显得太没出息。

她轻声说:“我最喜欢奶奶了。”

老太太一听她这话,立即笑了起来,低声说;“小丫头还想哄我呢。等你以后找了男朋友啊,到时候最喜欢的就是男朋友了。”

老太太跟纪染说话时,一向都没什么顾忌。

还是纪染有点儿慌张,明知道老太太不可能知道她和沈执的事情,还是有点儿心虚,小声说:“奶奶,我年纪还小呢。你开什么玩笑啊。”

“那昨晚跟你跳舞的那个小帅哥是谁?”老太太问道。

纪染脑子嗡地一下炸裂。

她奶奶还真的知道了。

“你怎么会知道?”纪染伸手捂了下脸颊,特别烫,有种从耳朵根儿蔓延的烧烫。

老太太不在意地说道:“还不是老沈让人发给你爷爷看的,可把你爷爷气坏了。其实你爷爷是嫉妒呢,他说他都没跟你跳过舞,这个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臭小子居然敢抢在他前头。”

纪染想起来沈执爷爷确实跟她爷爷是朋友,难怪奶奶会知道呢。

她这才稍微放松了点儿。

可是纪奶奶接下来的话又让她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奶奶不紧不慢地说道:“而且那个老沈还非要刺激你爷爷,说让咱们两家定个娃娃亲。”

纪染怔了怔。

奶奶轻哼一声:“你说现在这些人哟,怎么想的这么美呢,咱们纪家辛辛苦苦养大的小姑娘,是他想定下来就定下来的。”

说到这里时,纪奶奶还安慰纪染说到:“你放心,你是奶奶的大宝贝,爷爷奶奶才不会把你随便交给一个臭小子呢。”

纪染:“……”

她心底默默叹了口气,其实呢…也是可以答应的。

毕竟那是沈执呀。

上一章:第66章 下一章:第68章
热门: 重生炮灰农村媳 我那极为富有的表哥[民国] 真千金不干啦 反派家族的娇气包团宠 有匪(有翡原著小说) 特殊魔物收容所 美色佳缘之青涩情 田园毒妇 乡村痞少 穿成暴君便宜爹后我怀了他的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