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上一章:第63章 下一章:第65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宴会大厅此刻热闹非凡,宾客纷至,不时看见几个人站在一处,显然是旧相识凑在一起说话。大厅中央巨型水晶吊灯散发着柔和明亮的光线,将整个宴会厅映照的金碧辉煌。

纪染走进宴会厅里,安静地跟在纪庆礼的身边。

本来沈越竭力想要招呼她,不过被纪染一个眼神瞪了过去,况且她掂量手里晚宴包的动作也被沈越瞥见。

说真的,他还挺怵这姑娘。

别看她长相精致甜美丝毫没有攻击性的模样,可沈越之前不也是被这幅长相给欺骗了。

纪庆礼一路进来遇到不少熟人。

直到他跟一对中年夫妻打了招呼,看起来颇为熟稔的模样。此时江利绮挽着纪庆礼的手臂,一副女主人的模样。

纪庆礼这人好面子,跟人打招呼之后,立即提醒身边的纪染说道:“染染,这位是爸爸商场上的好朋友。”

“张叔叔您好,阿姨您好。”纪染乖巧地叫人。

纪庆礼笑道:“这是我女儿纪染。”

不过他瞥了一眼另一边的江艺,倒也没有太过偏颇,顺便介绍道:“还有这是江艺。”

张总和他夫人都知道纪庆礼再婚的事情,特别是张夫人还跟江利绮见过面,一听江艺这个名字心下了解,这就是江利绮带来的女儿。

对方夫妻自然是一阵夸赞,不过呢,主要话题还是纪染身上。毕竟这个才是正经的纪家小姐。此刻站在这对夫妻身边的少年忍不住抬起头,他朝纪染看了一眼,低声问道:“你就是纪染?”

“小凯,你认识染染啊?”张夫人笑着问道。

张凯望着纪染,颇有兴趣地问:“你是四中的对吧?”

纪染看着对方一直盯着自己,她知道不回答挺没礼貌,但是也不想表现的过分热情,干脆点点头。

张凯还是饶有兴趣地继续盯着纪染看。

还是张夫人见状,笑着问道:“凯凯,你们认识啊?”

“认识,四中校花嘛。”张凯嬉皮笑脸地说道。

他这个口吻过分嬉笑,弄得纪庆礼都有点儿不悦,况且在长辈们看来,校花可不是什么值得炫耀的事情。

江艺站在一旁,脸色不太好看。

这个男生跟她们是同龄人,可是从一开始到现在他看都没看自己一眼,一心盯着纪染看。江艺一直觉得自己长相不错,小女孩的心思不就是这样。

她未必觉得面前这个男生怎么样,只是对方一直看着别人不看她,她就会有一种被怠慢的不爽感。

张夫人瞧出纪庆礼眼底的不悦,立即道:“凯凯,别乱说话。”

张凯一点儿也不怕他妈,依旧是嬉皮笑脸的模样,说道:“我乱说什么呀,她本来就是四中的校花,而且成绩也好。”

“染染成绩也好呀?”张夫人一听这个来了兴趣。

毕竟对于长辈们来说,这个年纪的孩子最重要的还是学习成绩。

纪庆礼此时脸上露出淡淡笑容,有那么点儿得意,轻轻摆手状似不太在意说道:“还行,也就是还行。”

“哇,叔叔你要求太严格了吧,这次期末考试纪染你是全市第二吧。”

纪染无言的看向张凯,她都不知道一个男的怎么能这么八卦。只是张凯看起来好像是她花钱请来的托儿,专门吹捧她似得。

张夫人一听自家儿子这个话,当下惊讶了起来,本来她看见纪染就觉得这小姑娘长得太过好看,或许是有种偏见吧。

总觉得长相过分出众的女孩子,学习成绩不会太好。

毕竟这么漂亮的小姑娘在学校里面总是容易分心,哪怕她自己没想法,那些男生嗡嗡嗡地像蜜蜂似得,围在她身边转悠。

可没想到纪染成绩会如此之好。

张夫人诧异道:“染染学习成绩这么好呀,全市第二的话,岂不是清华北大的苗子。”

她脸上惊讶夹杂着艳羡,哪怕他们这种家境优越的家庭,也希望孩子能够有出息。毕竟父母再有钱,要是孩子是纨绔子弟的话,再多的钱也不够挥霍。

“纪总,您可要好好跟我说说,您是怎么教育孩子的。”张夫人看着纪庆礼,口吻激动道。

这次她真不是客气,是真心实意想要知道。

纪庆礼一向好面子,况且纪染打小也是真的争气,此刻他勉强维持那副淡定的模样,可是眼神里的得意却露了出来。

他笑道:“染染这孩子,一向懂事听话,从小就没让我多操心。”

纪染嘴角轻扬,这次是真的挺无语的。纪庆礼倒也没谦虚,他确实没怎么管过纪染,不管是学习上的事情还是生活上的事情。

大部分都是裴苑在管。

结果他现在倒是大言不惭的享受着裴苑的劳动果实。

纪染这才知道,要想生活过得去,还真得多学学这种不要脸的精神。

张夫人这会儿一个劲地夸纪染,确实,这小姑娘身上太多优点了。以至于站在旁边的江利绮都有点儿脸上无光的感觉。

她都不敢跟张夫人搭话,生怕人家主动问一句江艺成绩怎么样。

到时候她要怎么说,以前还行,现在稳定年级倒数。

想到这里,江利绮转头看了一眼江艺,也是满脸的失望。

好在此刻周围来了不少人,没一会儿又有人过来打招呼,纪染这才从张夫人停不下来的夸赞中脱身。

她借口去洗手间,往一旁走过去。

洗手间在宴会厅的外面,纪染走出宴会厅的时候,还特地扫了一圈,都没看见沈执的身影。她知道他跟沈家关系一向不好,会不会这次他也没来啊。

一想到可能会是这样,纪染挺失望的。

她走到洗手间的时候,刚关上门,外面传来脚步声。

“我说沈敏你这次别再推辞了,我是真想认识你那个堂弟。”一个娇滴滴的女声娇嗔地说道。

高跟鞋踩在洗手间光滑地砖上的哒哒哒声,杂乱而又清脆。

看起来有两三个人一起进来。

下一秒,另外一个女声响了起来,声线挺好听但是语气却是有点儿刻薄:“我说你能不能别这么花痴,不就是好看了点儿,性格差劲不说,还是个私生子。你难不成真想跟他谈恋爱?”

纪染并不想偷听,她们的声音丝毫没有顾忌洗手间还有别人这种情况。

“对呀,我就是冲着他那张脸去的,又不指望跟他结婚,谈谈恋爱还不行啊。”

沈敏干脆收起自己脸上的散粉盒子,从镜子里看着身边的好友,瞥了一眼,发出一声短促地嗤笑:“谈恋爱?跟沈执那种人?你脑子没坏透吧。”

纪染猛地握住手掌。

外面的谈话显然没有接触。

沈敏对于三叔家的这个堂弟一直又畏惧又厌恶,一张嘴就是尖酸又刻薄的声音:“他算什么东西,你以为他姓沈就跟我们一样了?再怎么样,我们都是名正言顺,他不过是三叔为了争家产从外面带回来的野种罢了。”

“哎哎,我不就是想要他一个电话号码,你这么生气干嘛呀。”

朋友显然也没想到沈敏刻薄至此,哪怕是当着她这个外人的面儿,都毫不犹豫地抖落了沈执的身世。

“好了,好了,我不要他电话行了吧。我本来也就是想玩玩而已。”

外面又是哄又是劝的,这个叫沈敏的女生这才勉强消气。

等她们离开洗手间之后,纪染这才轻轻推开隔间的门走了出来。她缓缓地走到洗手间的镜子前,镜子里的精致小脸微抿着嘴,显得特别不高兴的模样。

刚才她要不是死死地压抑着自己,只怕真的要冲出来揍这个叫沈敏的女人。

她不能忍受任何一个人对沈执的诋毁。

对,哪怕他是个私生子又怎么样,出身不是他能够决定的。

洗手间里听到的话,让纪染实在没心情再回宴会厅。她拎着裙摆沿着走廊往前走,纪染知道这里附近肯定有休息室。

一般这样的宴会厅都会配备休息室。

可是她找了一圈,也没找到休息室,反而看见一道玻璃门,是连接着外面的露天阳台。现在是冬天,寒冬腊月这种露天阳台空无一人。

纪染此时穿着一身单薄的礼服长裙,美则美矣,却不保暖,当然也不会推门到外面阳台。

只是她路过时,看见玻璃门外的阳台尽头有个明明灭灭的红点儿。

定睛一看,是有人站在栏杆处抽烟。

那个人似乎还在打电话,陡然拔高声音:“我说了,谁爱跳舞谁就去,反正我不去。”

纪染立即顿住脚步。

这个声音……

待她轻轻推开门,靠在阳台边的少年已经挂断电话,不过他手里的烟还没熄灭,在黑暗中有种妖异感。

少年将烟放在唇边轻咬住,深吸了一口气,这才缓缓吐出一个烟圈。

寒夜里气温本就低,带着温度的烟圈迅速在夜空中变成一圈奶白色气体。

突然他腰间一双手臂轻轻搭了上来,沈执几乎是在一瞬转头,一双狭长的眸子,带着锐利冷漠,直直地望向身后。

而他的手掌也捏住环在他腰侧上的手臂,准备将人甩开。

可他目光落在身后来人的身上时,本来寡淡还带着些许暴戾的眸光,竟是陡然放柔,连手上挟制的动作都软和了下来。

“染染。”

他低沉里的声音透着惊喜。

纪染穿着一身浅粉色薄纱长裙,此时微仰着头时,像是黑夜里陡然落下的精灵公主,周照的黑暗都变得柔和了起来。

她微仰着头看着他,长睫轻颤了起来,抿嘴浅笑:“是不是没想到?”

何止是没想到,简直是太意外。

沈执本来心情并不算好,毕竟这种场合他一向不愿意出现,但是沈纪明非要他一起出席,甚至还要他上台给老爷子祝寿。

还说什么其他两房都准备了节目。

沈执打心底敬重老爷子,因为从他到沈家开始,老爷子一直是对他最温和和看重的人。但是他不想搞这种乱七八糟的东西。

这些人搞这么多名头,无非还不是为了在争产中占得先机。

然后一个忍不住的颤抖动作,将他拉回了现实。

这外面实在是太冷了,纪染忍不住颤了下,此刻她咬紧牙关,生怕自己一张嘴说话声音都是抖的。

沈执薄唇轻抿,有那么点儿僵硬,却还是第一次时间将身上的外套脱了下来。

他今天穿的格外正式,一身黑色西装,肩线挺括,没有一丝皱褶,显然是特别定制的西装。待他脱下后,迅速披在纪染身上。

西装外套带着温热的体温,将纪染裹住,一时,她犹如置身于温水之中。

舒服的忍不住喟叹了声。

“先进去吧。”沈执伸手拉住她的手腕,手臂搭在她肩上,半搂半拥着将人带着重新进入了走廊里。

整个酒店里都开着空调,周身的寒冷迅速退散。

沈执微微侧了侧头,看着她,声音低哑:“你怎么会在这里?”

其实刚才他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只不过现在是真的问出口。

纪染也微侧着头,小声说:“你猜。”

可是刚说完,她轻声笑了起来,哪怕遇见再不开心的事情,可是在看见他的一瞬间,心底的那些纠结、难受还有气恼都烟消云散。

纪染微抿着嘴,竭力让自己不要笑得太过明显。

因为她不想让沈执一下子发现自己居然这么高兴,不想让他看见,她那么那么喜欢他呢。

想到这里,纪染耳朵红了。

沈执这人实在太过敏锐,哪怕这么细小的变化,他都一下看在眼底。偏偏这人还坏,他不仅注意到,居然还轻轻抬手在她耳朵轻捏了下。

纪染忍不住轻啜了口气,脑袋低垂着,显然是有点儿不好意思。

沈执终于忍不住轻笑了一声,缓缓喊道:“染染。”

他的声音一贯低沉,透着磁性那种,特别是叫她的名字时,声音里仿佛加了什么化学药剂,钻进人的耳朵里,一下起了反应。

从头酥到底。

他伸手轻轻抱住纪染,小姑娘乖乖软软地趴在他怀里,鼻尖轻蹭着他的脖颈处,不小心触到他裸在外面的皮肤。

温温热热。

在这个谁都不欢迎他的地方,有她在。

真好。

上一章:第63章 下一章:第65章
热门: 抱走男主他哥 僵尸玄学精通 偏执深情 宠物天王 到底是谁咬了我 只因暮色难寻 哭包恋爱指南[穿书] 谁抢了我的主角光环[穿书] 十年懵懂百年心 艳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