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上一章:第62章 下一章:第64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纪染没有收回那个爱心心愿卡。

因为这个心愿也是她的心愿,喜欢一个人时,才会发现以前嗤之以鼻觉得成天把喜欢和爱挂在嘴边很可笑。

可现在才真正明白,这些并不可笑。

喜欢一个人的心情有多虔诚,外人从来都不知道。

纪染此刻躺在床上,满脑子都是刚才沈执在她面前微垂着眼睛,轻声开口祈愿的模样。那一刻,她真想抱住他。

想告诉他,只要是他,她愿意为这个一辈子去努力。

就在纪染趴在床上忍不住发出闷笑的时候,突然放在上衣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等她接通之后,发现是裴苑打来的电话。

裴苑一开口就问:“你们今天放假是吧?我给你订明天的机票,回来过年吧。”

前几天裴苑跟纪染打电话的时候,已经得知她们放假的具体时间,今天这么说也没什么意外。

纪染轻声应了一下,表示知道了。

裴苑在对待她的态度上,一向都是通知而不是询问。她只需要告诉纪染结果,并不需要询问她的意见。

她这么安静地应了一句之后,对面也陷入沉默。

片刻后,裴苑有些平静地问:“考试成绩下来了吗?”

纪染忍不住抠了下手心,其实她挺怕跟裴苑说成绩的事情,可是事到临头也由不得她不说,她轻声道:“今天拿了成绩单回来,我这次是年级第二也是全市第二。”

纪染特地在最后加了一句全市第二。

可是电话那头并没有立马出声,又过了几秒,裴苑的声音才不紧不慢传了过来:“又是第二?”

显然她这句话透露出了她的态度。

不满意。

她对纪染又一次考了第二的不满。

纪染也不说话。

倒是裴苑先开口说:“染染,不是我对你要求高,或者是吹毛求疵。只是你想过没有,你这一学期下来,其他方面不论,最起码考试成绩跟之前比起来下降了。”

倒不是裴苑对纪染要求太高,只是纪染一开始就是那种别人家的孩子,回回第一那种。

在她看来,纪染不考第一,那就是失败。

第二也没有用,因为第二还是意味着被人压了一头。

“染染,或许你会觉得我对你要求过于严格,可是我给了你一个学期的自由,事实证明,你在你爸爸身边只会懈怠。”

“纪庆礼压根带不好你。”

纪染这次终于没忍住,低声说:“妈妈,当初你同意让我选爸爸,就是因为这个吗?”

为了证明在纪庆礼身边,她只会退步,所以裴苑才会轻易同意。

裴苑态度平静,就连语气都听不出太大的起伏,她只说:“现在事实摆在面前了。”

她似乎也感觉到纪染情绪的起伏,这才说:“有什么事情等你回来再说吧。”

电话这才挂断。

纪染倒在床上盯着头顶的天花板,她知道裴苑是什么意思,无非就是觉得自己成绩下降,是因为跟着纪庆礼的原因。

如果说之前她对B市没什么太大感觉,可现在她在这里遇见了太多人。

不仅有她喜欢的人,还有朋友。

在这里她明白了一个喜欢是什么感觉,也懂得跟朋友在一起哪怕只是随便聊天也那么快乐。

哪怕前一世她在B市工作,都未有过现在的感觉。

这座城市给她的感觉并不再是陌生和无措,而是温暖。

晚上的时候,纪染下楼吃饭撞上了几天没回家的纪庆礼。这阵子是年末,正是公司最忙碌的时候,纪庆礼光是年会就参加了好几个。

江利绮忙前忙后显得格外殷勤。

倒是坐下来吃饭的时候,纪染想起来似得,说道:“爸,我明天回江都了。”

纪庆礼还没什么反应,倒是江利绮柳眉轻弯,有些意动。虽然纪庆礼如今长期在B市,可到底江都市才是纪家的老家。

况且纪染的爷爷奶奶如今也还住在江都。

江利绮之前就是刚结婚的的时候,拜访过二老一次,那时候两位老人家态度是和善又不失客气。

就连江利绮怀孕这个消息传出去,老爷子和老太太也是毫无反应。

可是江利绮始终不死心,她就不信了,难不成这两位连亲孙子都不喜欢。所以一听到纪染要回江都过年,她也心动。

自从她嫁入豪门之后,其实也结交了不少豪门贵夫人,还约过一起下午茶什么的。

大家闲聊时,自然会提起各家趣事,什么怀孕之后奖励千万现金或者房产的事情,简直是比比皆是。更有甚者,生下孙子的直接奖励股份。

江利绮觉得纪家老爷子和老太太之所以一直没动静,那是自己离的太远了,这次正好借着过年去江都,提前露露脸。

于是她看向纪庆礼问道:“庆礼,咱们今年是不是也要回江都过年?”

纪庆礼点头:“过两天的吧,后天有个世交长辈家里举办的宴会,咱们必须要参加。等参加完这个,再回去也不迟。”

纪染对这个没什么兴趣,反正裴苑已经给她订好了明天的机票。

谁知纪庆礼话锋一转,说道:“染染也一起去吧。”

“我?”纪染立即抬起头,朝她看了一眼。

此时坐在江利绮身边的江艺,忍不住用筷子戳了一下碗里的米饭,刚才纪庆礼一说宴会的时候她就心动了。

说起来她还没参加过这种正式的晚宴,穿着高贵华丽的礼服,端着高脚玻璃杯,走在金碧辉煌的宴会大厅里。

那种场面江艺只在电视剧上见过。

她心底念头不断,可是对面的纪染轻轻皱眉,无奈道:“我一直都不太喜欢这些宴会。再说我妈已经给我订了机票,让我回江都。”

“这位是爷爷的老朋友,爷爷不能来,你必须得跟我去。”本来纪庆礼口吻还没这么坚决,结果一听裴苑让纪染回江都,立马下定决心说道。

反正他跟裴苑是死对头,只要让他这个前妻不舒服的事情,他就想要做。

纪染见他这么坚决,眉头微松,低头小声说:“我这个学期都没回家,我想爷爷奶奶还有我外公外婆了。”

纪染太聪明了,差不多从纪庆礼的口吻中察觉出来问题。

所以这次她没提到裴苑,直接拿长辈来压纪庆礼。

纪庆礼听完,这才开口说道:“你奶奶前几天也念叨你来着,我跟她说过了,这次回去会带着你一起。参加一个宴会耽误不了多久。”

纪染见他坚持,也不想过多纠缠,勉强点头。

对头的江艺看着她不清不愿的模样,轻咬住嘴唇,嫉妒从眼底翻涌而起。明明她也想去,哪怕什么都不做,只是见识见识也好。

偏偏纪庆礼丝毫没有问过她,只当她是空气般。

这一顿大家都是吃的不怎么开心。

晚上的时候,赵阿姨把她的晚礼服拿了出来,赵阿姨不是没眼力见的人,知道她这些礼服昂贵精致,早早收拾妥当。

“赵阿姨,你去休息吧。”纪染见她还招呼自己穿上,登时笑了起来。

赵阿姨摇摇头说道:“我听先生说明天的是大宴会呢。咱们小姐本来长得就漂亮,还不得打扮的漂漂亮亮,把她们都比下去呀。”

“我又不是去相亲,要那么漂亮干嘛哦。”纪染不以为然。

毕竟她现在年纪还小,只是个高中生,所以不怕纪庆礼把她带出去介绍什么乱七八糟的人。

他要是敢,纪染立马就跟裴苑告状,只怕裴苑能立即从江都杀过来。

她是不在意,可是赵阿姨却是压低声音说道:“我刚才不小心听到那边闹腾,好像也想要去这个宴会呢。”

赵阿姨还真是不小心的,她去纪染的衣帽间给她拿衣服,谁知回来的时候正好听到了。

江艺在跟江利绮闹,说是也想要去宴会。

江利绮还有点儿为难,毕竟这个宴会也不是纪家举办的,纪庆礼想带谁,不想带谁他心底都有数的。

江艺听到这种话更是恼火,吼道:“就是因为您从来不为我争取,才让我一步步落到现在这个地步。一个家里两个女儿,能带她去,为什么就不能带我?”

江利绮见她这么委屈,心底也难受。

江艺住在外面之后,江利绮一直觉得特别对不起她,就连零花钱上都给她涨了好几倍,生怕她不够花。况且江利绮怀孕之后,她也不像之前那么小心翼翼,该买买该花钱的地方花钱。

倒是真的过上了贵夫人的生活。

赵阿姨叹了一口气,小声说:“要我说还是上学的事情清静,一回来就闹腾,您说她怎么就看不清楚呢。这都闹了这么多次。”

江艺为什么非想要去这个宴会,还不是因为纪染也要去。

她这是想跟纪染别苗头呢。

赵阿姨之前就觉得这个江艺真是有点儿不自量力,后妈带来的女儿也敢跟人家正经大小姐争,也不知道争个什么劲儿。

纪染没想到江艺也想去这个宴会,此时听到赵阿姨这个嗤之以鼻的模样,轻笑道:“您管她呢,让她折腾吧。我倒是要看看她那个三百多分能折腾到哪儿去。”

江艺这次考试不负众望,彻底跌进谷底。

纪染知道江利绮一直是想让她走电影学院的路子,可是电影学院也不是什么学生都收。最起码这种离本科线差远了的分数,人家也不会瞎了眼。

赵阿姨一听赶紧点头。

要说人呐,就是自不量力。她瞧着眼前的小姑娘是真的觉得喜欢,家里有钱吧,住着这么几千万的豪宅,父母都是有钱人。可是人家丝毫没有降低对自己的要求,这不期末考试又考了个年级第二。

赵阿姨有个小儿子,如今也在读高中,不过是刚上高一的年纪,平时住校,成绩平平这次期末考试成绩单拿回来,没把她气死。

这么一对比,她恨不得纪染当自己的亲生女儿才好呢。

这边江艺终于用一哭二闹三上吊的功夫,让江利绮答应了带自己一起去的事情。

不过江利绮临了的时候,再三叮嘱她,到了宴会上千万不能掉链子。此时江艺得到自己想要的,还不是百般乖巧的答应。

到了第二天,家里来了专门打理妆容的人。

是江利绮特别请来的。

江艺兴奋不已,又让人给她做面膜又要深层清洁,江利绮知道两个女孩之间不能太过偏颇,亲自来问纪染要不要用到这些工作室的人。

纪染前一世参加无数宴会,因为她天生优势,个子高挑又长相过分精致,因此宴会上总是焦点。

江利绮笑着说道:“染染,今晚宴会需要准备一下。阿姨知道你是高中生还不习惯化妆,但为了表示尊重,我们最好打扮一下。”

纪染抬眸望着面前的江利绮,突然勾唇笑了下。

她的笑容很轻,是那种一闪而过的轻松。

可是江利绮心底微愣,突然她想到纪染打小出身这样的家庭,怎么可能没出席过这样的宴会。昨天纪庆礼让她去的时候,她并不太情愿。

哪里像此时在楼下显而易见开心的江艺,毕竟这是她第一次出席这么正式的场合。

纪染微抬下巴,淡然道:“那就让她们到我房间里来帮我化妆吧,我不习惯在楼下。”

江利绮点了点头,随后她门前的门被砰地一下关上。

江艺一直把整个化妆团队霸占到下午,还是江利绮看时间快不够了,这才催促。随后几个人拎着化妆箱子到了楼上,赵阿姨领着人上去的。

这个化妆团队是B市很出名的团队,平时经常替明星做造型。

江利绮如今也是信奉着最贵的就是最好的原则,请的造型团队也是最贵的。

这种造型团队也服务过不少有钱人,刚才一听说还有个在楼上不愿意下来,所以众人都都以为会是个性格孤僻的小姑娘。

谁知一开门,穿着暖白色家居毛衣的小姑娘,神色恬静,长相更是难以形容的好看。

特别是这一双黑亮水润的眸子,比小鹿眼睛还要灵动。

“麻烦了。”纪染轻轻转身,让开地方。

造型团队赶紧笑了笑,又相互对视了一眼。随后众人赶紧进来给纪染做造型,纪染的头发是早上洗过的,所以化妆师直接给她化妆。

化妆师近距离看的时候,才发现面前的小姑娘脸颊不仅上没有斑斑点点,就连青春期最常见的青春痘都没有。

纪染的皮肤特别光滑细嫩,还有少女特有的胶原蛋白,脸颊饱满有光泽。

连化妆师都忍不住感慨道:“还是年轻好啊,年轻就是最好的化妆品。”

纪染朝她看了一眼,轻笑了下,眼尾轻轻翘起,像是个不知事的小狐狸,有点儿狡黠但是也有种刚从窝里钻出来的可爱。

因为赵阿姨早把她的晚礼服选好了,是一条淡粉色长裙,礼服上绣着的花瓣全都是手工刺绣,立体感十足有种栩栩如生的娇艳,礼服上还缀着闪闪的细珠,哪怕此时挂在那里灯光并不浓烈,依旧闪闪发光。

纪染年纪小,她的礼服都是清纯优雅路线,少女感十足,绝对不会过分性感,哪怕这件礼服是细吊带款式,也是仙气多于性感。

化妆师为她化妆自然是要搭配她的礼服,这么不紧不慢地准备着,足足过去两个小时。

江艺因为早早准备妥当,早在楼下等的不耐烦了。刚才纪庆礼从公司回来,江利绮也给准备了一套礼服西装。

纪庆礼换了衣服下来,看了一眼手表,问道:“染染还没收拾好吗?”

江利绮委婉笑道:“别催,小姑娘家嘛,哪个不要认真打扮的。”

纪庆礼抿了抿嘴还真的没说话。

江艺穿着自己的嫩黄色礼服长裙,这是江利绮特别为她挑选的,斜肩设计,颜色是那种很显眼的嫩黄,好在江艺皮肤白也能衬得上这样的礼服。

就在她又不耐烦的抬头朝楼梯看去时,突然那边有了动静。

哒哒哒地高跟鞋踩在楼梯上的声音,让坐在客厅里的三个人视线都吸引了过去。随后一个高挑纤细的身影出现在楼梯拐角。

纪染的长发被盘成一个精致曼妙的发型,鬓边轻落下一缕碎发,有种清新活泼的味道。

而她耳朵上并没有带上普通的耳垂,而是戴上了繁复精致的耳挂,做成树叶形状的耳挂乖巧挂在她耳朵上。

这个耳饰的形状倒是跟她长裙上的花朵相得益彰。

如同堕落在鲜花森林里的精灵公主般。

就连纪庆礼眼中都不由流露出惊艳的身材,他站了起来,笑了起来,居然自卖自夸起来道:“真不愧是我纪庆礼的女儿。”

她走到楼梯最后一层时,纪庆礼伸出手臂交给纪染。

纪染眼眸轻抬,朝一旁的江利绮看了一眼,轻笑着挽上了纪庆礼的手臂。

好吧,她似乎在婊里婊气的路上又迈出了一大步。

*

晚宴是在B市市中心的五星级酒店举行,他们下车时,门口陆陆续续停着不少豪车,显然都是来参加这次宴会的。

他们上楼的时候,纪庆礼叮嘱道:“待会看见人,要多叫,可别让人说咱们纪家的女儿不懂礼貌。”

纪染懒懒地应了一声。

等到了宴会厅门口,就看见纪庆礼隔着老远跟一个人打招呼道:“沈总。”

“纪总,您来了。”一个穿着黑色正装的中年男人迎了上来,客气地招呼纪庆礼。

纪染微笑着抬头,正要笑,突然看见跟在中年男人身边的年轻人,突然表情僵住。

沈越。

站在这个中年男人身边的人,居然是沈越,还真是冤家路窄啊。

纪染脸上的表情微变,她嘴角轻扬,冲着沈越冷笑了一声。至于对面的沈越自然也瞧见她了,刚才离的远,他没看清楚长相只瞧见身材和打扮,有种一下撞到心底的感觉。

就跟他之前在四中门口瞧见那个小姑娘一样。

沈越心底还挺开心,觉得没了一个又来了一个,怎么最近总是能撞见这么对他胃口的小姑娘。

谁知到了近处,一瞧见长相,他都惊呆了。

真的太巧合了吧。

此时两个长辈寒暄过了,沈纪东看着身边的儿子说道:“沈越,这是你纪叔叔的女儿,是叫染染对吧。你好好照顾一下你染染妹妹。”

沈越一听得意了起来,立即笑着说:“爸,你放心吧,我一定好好照顾。”

此时站在后面一直没出声的江艺,恨不得把头埋在地上,她也真的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沈越。

不过沈越完全没看见他,他竟是伸手想要扶着纪染的腰身。

纪染轻轻握着手里的晚宴包,很凑巧,她今天选的晚宴包重的跟一块石头似得,这要是一下子砸在沈越的脑袋上,他这个年得在医院里度过吧。

大不了她被纪庆礼狠骂一顿呗。

可是就在她颠了下手里的晚宴包,看看什么时候抡上去的时候,突然她手掌顿住了。

等等,纪庆礼之前说什么来着。

这位长辈是跟她爷爷是朋友,那也就是说应该也是沈越的爷爷辈儿。而沈越跟沈执是堂兄弟,这事儿是沈执之前跟她说过的。

所以这也是她男朋友爷爷的寿宴对吧?

纪染猛地握住她手里的晚宴包,眼神往四处瞄。

或许沈执也在?

不对,不仅仅是沈执,还有他的爸爸和爷爷应该都在吧。

纪染立即收起脸上的冷笑,露出一个温和甜美的笑容,对,她今天不打人!

她可是优雅淑女呀。

上一章:第62章 下一章:第64章
热门: 有座香粉宅 你的胡子我的围巾 全世界都想我学习 曼陀罗华之楼兰新娘 叛逆的门徒 宿敌骑竹马 鬼混 暧昧乡村 至尊无赖 劣质奶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