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上一章:第58章 下一章:第60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纪染在小吃店里坐下的时候,闻浅夏还在感慨,毕竟跑车的诱惑太挺大的。她好奇地看向纪染问道:“江艺她妈妈都不管她的吗?”

纪染拿了桌子上放着的餐巾纸,认真在桌子上擦了擦之后,这才慢慢抬起头。

江利绮当然不可能不管江艺,只不过她对江艺的教育路线或许有点儿与众不同吧。毕竟江艺成绩不好,以后是一定要走艺术这条路线的。

上一世的时候,江艺在电影学院毕业之后,倒也拍过一两部电影,不过都没什么水花。

后来反而参加活动当当网红有了点儿名气。

裴苑从来没把这对母女放在眼底的原因也在这里,在她看来江艺不过就是个花瓶,况且她连当个花瓶都比不上纪染的长相。

反而是纪染一路名校毕业,在投行工作,一路精英人生。

哪怕是未来继承公司,自己也有能力。

估计江利绮对于江艺的最大的要求就是像她自己一样嫁入豪门。

“不管她怎么样,你还是得好好学习。”纪染见闻浅夏一副好奇的模样,拿起还没拆开的一次性筷子在她头上轻轻打了一下。

闻浅夏伸手捂了下自己的额头。

两人吃完饭之后,往学校走了过去。

在学校的生活说漫长似乎总有种遥遥无期的感觉,而说快的话居然一转眼就要到了期末考试。

因为还有两周就期末考试,课程是早就上完了。

这两周主要就是老师帮着学生们查漏补缺。

自从纪染期中考试考出七百以上的高分之后,大家都爱问她问题,况且她性格也好,是那种有求必应。

今天外面又下了点儿小雨,学校没有组织课间操。

大家利用这宝贵的二十分钟时间,该去厕所的去厕所,该往超市跑的一下课就拉着自己的好朋友一路跑了过去。

纪染本来不想去超市,但是闻浅夏吵着想要吃超市的烤肠。

于是她只能陪着她一块过去。

闻浅夏跑到超市的时候,双脚猛地跺了跺,嘴里一直念叨:“好冷,好冷。”

纪染头上戴着羽绒服的帽子,整张脸从额头一直被挡到眼睛,只剩下鼻子以下的部分还露在外面,她笑着说:“还不是你自己一直要吃烤肠的呀。”

闻浅夏叹气说:“不知道是不是冬天到了,胃口好像都变好了,我一到课间操这个点就饿。”

她是真的饿了。

她双手捧着自己的脸,哀怨地问道:“我是不是长胖了?”

纪染还真的把盖着自己眼睛的帽子往上面拉了拉,认真打量着她:“还真的是哎,脸好像是……”

闻浅夏吓得双手捂住自己的脸,立即大声说:“不会吧?”

纪染抿嘴笑了起来,摇摇头:“真没有,你想太多了,还是很瘦的。”

不过闻浅夏失落的情绪并没有持续太久,因为很快排队轮到她,她迅速要了两根烤肠还有两杯奶茶。

温热的红豆奶茶拿在手心里的时候,暖意从手心蔓延到四肢。

因为外面还在下雨,而且她们还带着伞,于是两人干脆站在超市门口,一边吃东西一边聊天。

纪染觉得有点儿不太好意思,特别往角落里站了站。

谁知没一会儿,突然有个熟悉的声音笑着说道:“染妹在这里偷吃什么呢?”

她转头望过去,开口说话的夏江鸣站在她身后,紧接着从门口进来的沈执,双手插在大衣兜里,身姿松松散散的,走进来才慢悠悠地朝这边看过来。

“好吃吗?”沈执信步到了她旁边,低头看着她一手奶茶一手烤肠。

纪染看了他一眼,见他眼睛一直盯着自己的烤肠,虽然他表情淡然但是眼神看起来还挺想吃的模样,于是她小声问:“你要吃吗?”

纪染下一句‘我去给你买呀’还没说出口,面前的人低头弯腰,就着她的手直接咬了一口香肠。

他的举动自然而又随意。

一旁的几个人纷纷抬头望着他,眼睛有点儿直,都看愣了。

直到沈执把这口烤肠吃完,淡淡道:“还不错。”

纪染有那么点儿懵,过了好几秒钟她才明白自己为什么这么懵。这个人怎么能在公共场合这么若无其事的吃她吃过的东西。

不是说好了他们要保持低调的。

纪染忍不住抬头望着旁边的几个人,本来几双充满了好奇、激动还有了然的眼睛,在她看过去的时候,居然纷纷若有所思地转头。

什么是大佬。

这他妈就是呀,干了所有人想干都不敢想做的事情。

夏江鸣心底突然泛起一阵心酸,他也想跟一个女生一起分烤肠吃。

多么卑微的请求。

*

等几人一起回教室的时候,路过一楼的通知栏,突然发现不少人围在那里,闻浅夏垫着脚尖看了一眼,小声问:“怎么了?”

“十二班有两个女生周末的时候在酒吧玩,好像还涉及到打架,被学校通报批评了。”

旁边有个八卦分子随口答道。

小姑娘心直口快,有点儿不屑地说道:“这种学生也太有损咱们学校的声誉了吧,要我说应该直接开除。”

小女生刚说完,她身边的朋友看着站在的一旁,吓得嘴唇微抖,忍不住伸手扯了扯她的衣服。

“我说错了吗?”女生微抬起下巴。

结果她余光朝这边扫了一眼,看见沈执安静站着,过于高挑的身高让他在普通高中生之中有种鹤立鸡群的挺拔。

况且还有那张无论如何都不会认错的清俊脸颊,还有浑身上下无处不在的气场。

沈执。

曾经四中的校霸,上学校通告栏犹如家常便饭的一个人。

女生‘呀’地尖叫了一声,随后周围本来都在看热闹的人,居然纷纷看过去,大家瞧见沈执的时候,居然不约而同转身离开。

别说闻浅夏他们了,连纪染这种自觉对沈执的大魔王印象有过深刻了解的人,都有点儿震撼。

这个学校的学生除了有金毛狮王之称的教导主任之外,估计最怵的就是这位沈大佬。

毕竟人家不仅狠家里还有钱,哪怕把你打了也能轻松搞定。

只是这种可怕的人设,自然是学生们主动给沈执加的。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有制住这帮学生的功能。

其实他一直觉得他自己还是属于挺低调的人,哪怕他为了报复沈纪明故意折腾点事情。

可顶多也就是考考倒数第一而已。

至于打架那些事情,多数是谣传,少部分是因为对方太过分。

纪染好笑地朝他看过去,声音带着点儿轻松的笑意:“大家都好怕你。”

沈执站在原地,黑眸从她的脸上缓缓扫过,最后落在她柔软的粉唇上时,声音有点儿沙哑:“你不怕就行了。”

纪染望着他,突然有点儿说不出的感觉。

他们当然也包括她,或许都觉得这件事很好笑,其他同学看见沈执的时候,就像老鼠撞见猫那样害怕。全然忘记了他是不是需要这样的害怕和恐惧。

难道让所有人都怕他,是他愿意看见的事情吗?

会有人愿意让自己成了一个在别人看见是个恐惧的存在吗?

纪染自己想了想,觉得这种滋味应该挺不好受的。刚才这个通告栏面前还站着很多人,结果他一出现,很多人转身就离开。

这一幕想想真挺叫人不爽的。

纪染脑海中突然生出一个念头,她真的想把那帮人叫回来,告诉他们沈执并不是那种随便打架欺负的人。

相反他之前打架是为了护着自己的朋友,是为了让朋友摆脱被欺负、恐吓还有威胁的命运。

多好的沈执呀。

纪染眼神望着他,特别软乎乎地说:“对不起。”

她微仰着头,乌黑的大眼睛像是浇灌了她所有的依赖和喜欢,那样直勾勾地望向他:“你一点儿不可怕。”

“我不怕你。”

而且,我只喜欢你。

沈执懂了她的意思,他也没想到纪染心思这么细腻,居然会怕他觉得委屈。本来他对于学校里的那些流言蜚语还挺不在意的。

毕竟谁会真的在意那些传了多少手的夸张假消息。

可是突然他伸手轻轻摸了下鼻尖,低声说:“其实也没什么,他们误会就误会吧。”

不是卖惨,却胜过卖惨。

纪染一下子心尖儿都抽疼了,立即摇头认真说:“他们都不懂你有多好。”

夏江鸣本来转头想叫沈执一起看布告栏上的记过处分,一转头就听到他们的对话,这一刻他突然明白为什么自己只能是个单身狗了。

执哥,好深的心机呐。

闻浅夏没注意到这边的情况,只是她在认真看完学校的处分通知的时候,惊讶地看向纪染说道:“染染,江艺居然带着自己班级的人去泡吧,还差点儿跟人家打起来,据说都闹到警察局了。”

原来上周末的时候,江艺带着同学在酒吧玩的时候出了事情,警局那边备案之后,学校也知道了。

哪怕沈执之前打架的时候,学校都是给了记过的处分。

因此这次江艺的事情,学校没有丝毫徇私,依旧还是记过处分。不过江艺之前因为跑车的事情,在贴吧里被议论了很多。

毕竟有男生开着跑车到学校来找江艺,很多人都看见了。

贴吧里一直在讨论,那个跑车男到底是不是江艺的男朋友。没想到今天学校的处分就下来了。

闻浅夏有些难以置信地说:“我记得江艺之前没这么夸张的。”

江艺高一的时候在学校里小有名气,毕竟是准校花之一,喜欢她的人挺多的。那时候都说她家境好,妈妈是大学老师管的特别严格,所以她也特别难追。

没想到高二之后,人设是一崩千里。

特别是她跟纪染的事情曝光之后,大家才知道她吹嘘的家境根本就是假的。况且她还为了出风头,偷穿纪染的礼服。

这事儿被议论挺多。

但是谁都没想到她如今还跟社会上的人一起玩。

不过这算是个小花絮,毕竟大部分学生现在最关心的事情还是不久之后的期末考试。

因为最近天气变冷,纪染上学放学都是家里司机接送。晚自习放学的时候,沈执陪着她走到校门口,一向停在很显眼地方的奔驰,今天并没有停在那里。

沈执扫了一眼:“有司机电话吗?”

纪染犹豫了下,轻声说:“应该只是稍微迟到了下吧。”

谁知没一会儿反而是司机的电话打了过来,他压着声音说;“纪小姐,今天夫人要用车,我现在没办法来接您了。”

司机声音都是虚的,毕竟一边是江利绮,一边却又是纪染。

谁也不敢得罪啊。

好在纪染也不在意,直接说道:“我自己打车回去吧。”

“对不起,真的实在对不起,”对面司机一连串抱歉的话说了出来,随口她压低声音说;“您打车小心点儿,要不先把出租车的车牌发给我。”

纪染没在意,她又不是几岁的小孩子,况且之前还坐过公交车上学呢。

挂了电话,她告诉沈执司机没办法来接她的事情。谁知这人还挺高兴,当即脸上扬起淡笑,挺理所当然地说:“我陪你回家。”

纪染也没跟他客气,于是两人在路边一起拦了一辆出租车。

自从纪家的司机来接纪染开始,沈执就再也没跟着她一起回家。虽然如今两人回家也会发短信打电话,但是送她回家这感觉还真是挺好的。

只可惜路程太近,又或许是沈执觉得太近。

感觉是刚上车没多久,司机已经转头客气地告诉他们,已经到目的地了。

纪染让他别下车,毕竟现在冬天打车也挺麻烦,直接坐这辆车回家就好。她下车之后,转头冲着车里挥了挥手。

沈执将车窗降了下来,纪染回头看着他。

暖黄色的路灯光线倾泻而下,当他的脸颊出现在车窗边时,灯光将他的脸从黑暗阴影中拉了出来,笔挺的鼻梁在脸上打出浅浅的阴影。

这一刻,不知是灯光是太暖,还是他的眼神太烫。

纪染突然回头,轻轻弯腰伸手隔着车窗抱住他的脖子,她的声音有点儿委屈:“你说的对,我也好想立即长大。”

二十七岁的纪染就可以光明正大地跟他在一起。

每天都不分开。

是每天。

*

纪染到家的时候,居然正好碰到司机刚送江利绮回来。他们的车应该是在纪染的出租车到之前开进了别墅区,这会儿江利绮刚在车里打完电话。

等她推门下车的时候,看见纪染从门口进来,在下车的一瞬,微扶着腰身。

生怕别人不知道她怀孕的模样。

纪染朝着她平坦的小腹看了一眼,直接准备进门。

江利绮见她什么表示都没有,突然开口喊道:“染染。”

纪染回头看她,没开口,只是安静站住表示她在听着呢。

江利绮笑容越发温柔,她的长相没什么攻击性,真的是那种贤妻良母的温婉长相,只是她每次冲着纪染笑时,都让纪染有种笑面虎的感觉。

纪染依旧安静站在原地,她不打算开口,准备先听听江利绮打算说什么。

于是江利绮笑着说:“染染,我知道小艺一直不懂事,很多事情上惹到你,让你生气了。可是她已经一个人被赶出去住了,她才是个十七岁的孩子,所以你能不能看在她已经不妨碍你的份上,不要再跟她一般见识了。”

纪染略偏头。

这话听起来有点儿可笑,她跟江艺的关系,从江艺彻底搬出这个家开始,就再也不存在。对她来说,她不准备也没必要跟江艺死缠烂打。

她人生有多太多的事情需要去做,真没那个功夫。

不过江利绮显然没这么想,她直接说道:“小艺在学校的事情你应该也知道了吧?”

这话是试探性的。

毕竟她和江艺在一个学校,江艺被记过处分这么大的事情,纪染不可能没听过。江利绮今晚之所以回来这么晚,就是托人跟四中的领导见面。

本来如果直接让纪庆礼出面,撤销记过的处分应该没那么难。

但是江利绮不想让纪庆礼对江艺的印象更差,毕竟江艺是因为跟人去酒吧,跟酒吧里的其他客人起了冲突,最后才闹起来的。

江利绮自然也生气,气她一个高中生不想着学习,居然还敢去酒吧那种鱼龙混杂的地方。

可是江艺哭着说,她被赶出来没有朋友也没有家人。好不容易有人愿意跟她一起,她什么地方都愿意去。

江利绮见她说的可怜,心也是软了。

虽然之前江利绮趁着纪庆礼不在家的时间,去江艺那边住过几天照顾她。可到底还是不如自己家方便。

况且她最近一直忙着保胎,来来回回自然有点儿忽略江艺。

没想到一不留神,她就闹出这么大的事情。

江利绮忙着给她善后,这会儿瞧见纪染的时候才想起来她们在一个学校里。要是纪染故意在纪庆礼面前说些什么话,只怕江艺当真是再也没办法回来了。

纪染看着她试探的表情,脸上渐渐浮起冷笑。

她不是真的十七岁的小姑娘,不是什么都看不懂。当江利绮问出这句话的时候,纪染大概猜测到她在想什么。

不就是怕她跟纪庆礼告状。

江利绮注意到她脸上的表情,强自稳住心底的尴尬。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她单独跟纪染在一起的时候,总是有种压迫感。

面前这个女孩给她的压力实在太大。

她自己都觉得可笑,毕竟是自己长辈,而对方不过是个十七岁的小女孩罢了。

于是江利绮拿出自己一贯的手段,先哄再骗,反正是稳住眼前的小姑娘,她轻声道:“染染,小艺她也只是被人蒙骗了。我还时常跟你爸爸说,羡慕他有你这么乖巧又懂事的女儿,比江艺真是高到天边儿去了。”

江利绮给纪染灌着迷魂汤,倒是一个劲地夸赞她。

纪染实在懒得再站在风口听她说这么多废话,真的,外面挺冷的。

头顶清冷的明月洒落银白色月光在整个大地,周身的寒风吹过,有种广寒天地的感觉。

她直接望向江利绮,轻扯嘴角终于开口说:“你是怕我跟爸爸告状?”

江利绮脸上闪过一丝尴尬,正准备解释。

纪染说:“放心吧,我没那么无聊。”

这话确实是真的,最近她学习还挺努力的,毕竟期末考试临近,她可是准备不顾情谊,把她的未来男朋友从年级第一的位置上拉下来的。

真没精力去管江艺为什么去酒吧玩,是不是已经彻底堕落这种无聊问题。

她背着书包往台阶上走了几步,突然转头看向江利绮,表情有点儿好笑。

“我觉得你想太多了。”她语气挺好笑的,她说:“我爸那个人真没那么闲,他不会在意江艺到底有没有被学校处分的。”

“她不是我爸的女儿。”

“纪庆礼不会在意她的。”

纪染站在台阶上,居高临下地望着江利绮。

她的目光充满了嘲弄,突然她发现他们这对半路夫妻对彼此还真不是太了解。

上一章:第58章 下一章:第60章
热门: 我的美女总裁老婆 逆流完美青春 穿书后摄政王他不干了 借美女上位:诱人女上司 穿回来后他把豪门霸喵rua秃了 诡案追踪2 花颜 夫君他是科举大佬 穿成人鱼后,我嫁给了一条龙 桃运毒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