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上一章:第57章 下一章:第59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纪染第一次知道,原来自己这么护短。以前她没有想要护着的人,所以不懂护短的感觉,可现在她想要护着的人就在她的面前。

她心底怒气越来越膨胀,像是正在充气的气球,马上就要爆炸。

沈执望着小姑娘满脸气鼓鼓的模样,突然笑了起来,他的五官是那种有点儿偏冷的立体感,平时不笑时会显得有些沉郁。

此刻五官舒展时,有种莫名的乖顺感。

惹得纪染伸手摸了摸他的短发,沈执的头发发质有点儿好,摸起来是那种很顺滑的感觉。

她忍不住低声说:“染染疼你。”

沈执真的被她逗笑了,抬眼朝她斜睨过去。

纪染见他这么笑,立即抿嘴:“你笑什么?”

她见他还在笑,忍不住伸手想要挡住他的脸,谁知她的手刚抬起来,沈执直接拉着她的手臂,将人拖进了自己的怀里。

纪染的鼻尖轻轻撞在他的肩膀上,他身上还残留着之前的淡淡烟草味。

“别动,让我抱一下。”

沈执的声音有点儿沉闷,纪染心底忍不住抽了下,轻轻嗯了声。当她的手臂轻轻抬起环住他的脖子,把自己的脑袋凑了过去。

整个人特别乖地让他抱着。

沈执这次是真的心都快化了。

这姑娘现在怎么这么听话呀。

沈执松开她的时候,纪染看着他表情是有点儿惋惜的,惹得沈执忍不住问道:“你这是怎么表情?”

“我只是觉得很可惜?”纪染慢悠悠地说。

沈执有些奇怪地偏头:“哪里可惜了?”

“本来我们今天应该去约会的。”纪染声音软乎乎的,也不是故意诱惑他,就是她天生嗓音软甜。

沈执想到他们本来约好去书店的事情,说起来这确实是个约会。

他微垂着眼眸,还真得有点儿认真思考起来。

就因为沈纪明上门让他不爽,就放弃跟自己的未来女朋友约会这件事,是不是太过不划算。

沈大佬的数学满分不是白考的,他识数。

这么一想,怎么都是自己太亏了。

于是他又轻轻靠了过去,两人离的特别近,近到纪染感觉他的额头蹭到自己的额头,温热又绵密的气息萦绕在她周围,然后他压低声音呢喃道:“染染,我又后悔了。”

*

沈执确实后悔了。

但是他这个人行动力太强,懂得及时修正已知的错误,从不让自己吃大亏。既然他都觉得今天这事儿实在太亏本了,自然不会让自己继续扩大损失。

于是几分钟之后,他穿好大衣,直接领着纪染出门了。

两人打车到了市中心的一家书店,是B市有名的书店,不仅大而且装修的特别有格调那种。

一走进书店,哪怕书店里有很多人,但还是比较安静。

即便有人说话也是压着声音,小声在说。

他们两目标还都挺一致,是来买参考书的。高中辅导资料简直是多如牛毛,两人不仅轻松找到,而且整整好几排书架全部是各式各样的书。

而且各个科目各种类别,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书店里找不到的。

纪染一直觉得自己理综还行,但是自从她见识到身边这个人的理综成绩之后,她决定还是要发愤图强。

输,是不可能认输的。

哪怕是亲男朋友,她也要考到让他心服口服的成绩,恭恭敬敬说一声,纪染同学真厉害。

一想到这里,纪染嘴角扬起一抹笑意。

触及心底。

果然还是这样的场面比较让人开心。

此刻已经化身毫无感情的学习机器的纪染,全然没注意到,本来正拿着一本辅导书随便翻了两页的沈执,正好转头看着她,也偏偏凑巧看见她嘴角那抹若有似无的笑意。

挺开心呀。

于是沈执一点、一点儿地往左边靠了过来,两人肩膀轻轻挨着。

一开始纪染还在低头翻开手里的资料,没太注意,直到她肩膀上的压力渐渐重了起来,她这才偏头看向沈执。

结果她转头的瞬间,正好瞥见沈执旁边的一个女孩正小心打量他的动作。

就是那种看一眼赶紧垂头,嘴角轻抿着还带着有点儿娇羞的笑意。

十足春心荡漾。

呵。

纪染忍不住瞪了沈执一眼,还挺勾人的呀。

沈执被她看的莫名其妙,也转头朝旁边看了一眼,还真的跟那个偷看他的小姑娘对上了眼神,对方慌乱之下举起手里的辅导资料挡着脸。

纪染和沈执同时望着那本倒着举的书,默默没有说话。

好在对方并没有打扰他们,很快离开这里。

人离开之后,纪染还是没准备搭理沈执,虽然知道他没勾引别人,但是这人真的长了一张招蜂引蝶的脸。

属于那种到了哪儿都有小姑娘偷看。

沈执见她一直不说话,也没着急,他手掌往旁边微挪,勾着她的手指。

一开始只是捏着一根食指细细把玩,可是之后似乎有点儿不满足于此,从她的手指根处一点点地捏了上去。

虽然这里不是学校教室,只是书店,但是周围不仅有不少同样是高中生模样的少年人,也有陪着孩子一起来逛书店的家长。

沈执这么偷偷捏着她的手指的动作,有种说不出的羞耻感。

纪染生怕被人看见。

况且今天是周末,万一也有四中的学生心血来潮逛书店呢。以他们两人目前在四中的知名度,被认出来还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纪染声音特别小地说:“你松手。”

沈执见她终于搭理自己,不仅没松手反而捏着她的手指又轻轻捏了两下,像是安抚,他温声问:“我问你个问题。”

纪染全部注意力都被他捏着自己手指的动作都吸引。

她几乎是下意识地说:“什么?”

“你高三数学提前学过吗?”

沈执这口吻挺轻松的,就是真的随便问问而已。

但是纪染像是被踩着猫爪子似得,一下子从乖顺温巧的小奶猫忽地一下全身炸毛就差暴走。

什么意思?

沈执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纪染直勾勾地望着他,满脑子都是这个疑问句,所以他是提前学了高三的内容,那他又来问自己到底是什么意思?

如果她回答没有,岂不是在骗人。

说起来纪染靠着作弊器的功劳,考试都没考过沈执,她真的挺丢人的。虽然她之前的高中生涯离现在确实挺遥远,但毕竟她不仅学过高中知识,还念过大学。

只要她把知识点梳理出来,提高成绩是轻而易举的的事情。

但就算是拿着这样作弊器的自己,都没赢过沈执。

突然,纪染觉得自己真的太丢脸了。

于是她压着声音说:“沈执,你不要太过分。”

沈执有那么点儿莫名,他只是问问自己未来女朋友,有没有提前预习的习惯怎么就是过分了?

本来他是想约着纪染一块学习的。

他跟乔与桥说的那句话是真没夸张,八班的学生里面,唯一能跟得上他学习进度的只有纪染一个人。

“你不是说咱们现在学习为主的,你不想跟我一块学习?”

沈执说这句话的时候,微偏着头,嘴唇凑在纪染的耳边,一副在跟她说悄悄话咬耳朵的模样。连带着周围都布满了他清朗的气息,

跟他一起学习,纪染听着他的话,居然还挺心动的。

纪染张嘴正要答案,但是转念一想,他这么一提议自己就满口答应,会不会显得太不矜持了。

纪染还在心底给自己做了不少心底暗示。

女孩子,要矜持一点儿。

最起码,她心底默默数了一下,得等他问第二遍时候再答应嘛。

谁知她等来等去,旁边的人反而沉默下来了,似乎这个问题他就是随口那么一提而已,她答应或者不答应都不是那么重要的事情。

纪染有点儿恼了,他怎么能只问一遍呢,那岂不是显得自己很没有面子。

于是纪染扭头恼火地看过去,谁知一转头,就撞见少年含着浅笑的黑眸,他的眼睛是真的漂亮,此刻更是会说话似得。

当他望着纪染时,那双眼睛仿佛就在说,看吧,我就知道你憋不住。

最后纪染被他看得真恼了,竟是直接反手拽住他的手掌,拉到自己的唇边,话也不说直接在他靠着做手腕的地方咬了一口。

不轻,也不重。

正好留下一圈明显牙印的那种程度。

但是她咬的时候,唇瓣贴着他的手腕,软软的,看起来并不像是咬他,反而是在亲他似得,况且牙齿咬上去也并不疼,只留下酥麻的触觉。

纪染咬完就扔开他的手腕。

直到旁边的少年带着极压抑的笑声,低声说:“纪染,你要不要跟我学习?”

纪染心底咯噔一下。

明明他说的是学习两个字,可是口吻那样婉转而又缠绵,仿佛有千万根丝线般缠在她心头,他每说出一个字,她心底被拨弄的一塌糊涂。

学习就学习,怎么说的话跟求婚似得。

口吻听起来就像是,纪染,你要不要跟我结婚。

*

转眼间,元旦过去之后,冬天是越来越冷,而上学的日子也是越来越困难。以至于闻浅夏几乎是在数着手指头在过日子,每天想着的问题都是,到底什么时候能放假啊。

寒假虽然不如暑假的时间长,但到底是一年两次长假。

谁会不期待呢。

况且寒假意味着春节快到了,都是高中生还处于收红包的阶段,所以没人会拒绝寒假的。

这阵子纪染生活挺安静的。

江利绮不知是不是因为年纪大了需要养胎的原因,反而三天两头的往医院跑。她甚至还准备找个专门照顾她的保姆在家。

赵阿姨虽然明面上不敢说什么,但是江利绮这种念头,无疑就是在质疑赵阿姨照顾人的水平。

纪染懒得看她折腾。

对于这个突如其来的孩子,她不期待也不会动什么坏念头,只当对方默默不存在好了。

直到她无意中在校门口遇到很久没见的江艺。

那还是中午的时候,纪染和闻浅夏走到校门口,准备到对面的小吃街。谁知刚走到路边时,突然两辆跑车竟是从远处带着轰隆的咆哮声呼啸而至。

跑车巨大的引擎声,引起了校门口很多学生的注意。

连闻浅夏都忍不住拉着纪染看热闹,她小声说:“这两辆跑车好漂亮啊。”

纪染点头,当然了,一辆是兰博基尼一辆是法拉利,都是顶级的超跑,外观能不好看嘛。

当跑车在校门口旁边停下时,很多学生都忍不住朝这边看过来。

纪染对这个不太感兴趣,伸手拉了拉闻浅夏,小声说:“你不是今天想吃那家铁板饭的,要是去的晚应该会没有位置的。”

学校门口刚开了一家铁板饭,因为好吃,天天都爆满。

闻浅夏虽然觉得这两辆跑车很好看,但是美食还是更吸引她一点儿,挽着纪染的手臂,忍不住往前走。

偏偏车里的人,本来就是在等人,此时无意中瞥见从旁边路过的几人。

坐在副驾驶的一个人说:“越哥,看那小姑娘是不是特漂亮?”

开车的男人本双手搭在方向盘上低头发短信,听到副驾驶座上的人这么说,忍不住抬头看了一眼。

只是小姑娘刚走过去,他只瞥见一闪而过的侧脸。

还有此时落在他眼睛里的背影。

好像是不错来着。

“你下去拦着,让我看看。”沈越伸手打了下副驾驶座位上的人。

副驾驶上的黄发男人嘿嘿笑道:“越哥,心动了?”

“心动你妈,我都没看见正脸呢。”沈越不爽地朝他看了一眼。

不过说话间,沈越旁边的车窗被人轻轻敲响,待他转头看过去笑了起来,他直接把门推开,下车之后手臂搭在来人的腰间,低声说:“来啦。”

江艺没想到他在校门口就这么搂着自己,此时门口还有不少学生,很多人都往这边看。

她忍不住扭了下腰身,低声说:“别这样,这可是我们学校门口呢。”

“怕什么,你们学校又怎么了?”沈越朝校门口看了眼,不屑地嗤笑了一声,淡淡说道:“我们家不知道捐了多少钱给这所学校呢,哪个不长眼的老师要是敢训你,你告诉我,我帮你教训她。”

沈越这话纯属是吹牛逼。

不过他说他们家捐了不少钱给学校,倒不算是吹牛,因为他家确实有亲戚给学校捐了东西。

江艺好奇道:“你们家还捐钱给我们学校了?”

“来来,上车再说。”沈越直接将人带到了副驾驶座旁边。

至于原本坐在副驾驶上的黄发男人,直接被他赶到了另外一辆车里。他打开车门给江艺上车的时候,此时站在斑马线旁边正在等绿灯的纪染回头了。

纪染之所以回头,是因为闻浅夏看见江艺被一个男人搂着上了车。

她小声对着纪染咬耳朵说:“这个江艺胆子也太大了吧,居然在校门口就跟男生这样搂搂抱抱。不过我听说她们十二班不少女生都交了校外的男朋友。”

十二班不少学生都是高三时候准备走艺术路线的学生,平时不太花时间在学习上面,反正哪怕是考不上大学,也还可以出国。

况且不少人家里都有关系,大把艺术院校等她们上。

闻浅夏说的是江艺,纪染自然好奇了。

她一回头,正好被沈越看见。

当时沈越就愣住了,直勾勾地盯着看的那种,不远处的姑娘实在让人惊艳。

十七岁的少女,明明穿着一身臃肿的冬衣,可是那张脸过分的精致小巧,明眸朱唇,皮肤白得阳光仿佛在上面跳舞般,清纯动人地仿佛是一株在枝头轻轻绽放的海棠花,叫人一眼便再也无法挪开。

沈越愣在原地的模样,被江艺看了个正着。

等她抬头看过去时,本来站在斑马线等待的少女因为绿灯亮起,缓缓地往前走去,只留下一个安静笔直的背影。

可哪怕是一个背影也还是让沈越舍不得挪开视线。

江艺心底又气又恼,这男人明明前一秒还在跟自己调情,结果这一刻就看着别人发呆。

况且那个人还是纪染。

虽然她没看见纪染的正脸,但是一个背影足以让她认了出来。

就像是最了解你的,永远是你的敌人。

本来江艺还在气恼沈越盯着纪染一直看的事情,可是没一会儿,突然她眼珠子转了转,竟是有个念头从心底拂过。

那天圣诞节的表白,她就在楼下看着。

那样灿烂绚丽的烟花,还有那个飞在高空的无人机,哪怕过去许久,依旧有人提起。

即便没人承认,但是大家都默认是沈执。

只有他才敢这样肆意妄为,也只有他才会有这样大的手笔吧。

江艺承认她嫉妒纪染,因为纪染拥有所有她想要而又永远无法得到的东西,纪家大小姐的身份,还有沈执的喜欢。

这些都是她无比渴望又得不到的东西。

那么得不到的话,她就要毁灭。

“你追不到她的。”江英突然开口说道。

沈越回头望着她的时候,江艺嘴唇轻轻掀起,有些嘲弄道:“人家那种好好学生,肯定不会早恋的。”

“肯定不会?”沈越轻笑了起来。

说真的,他还真没见过他追不上的女生。

只要他想,就一定能,顶多就看他舍不舍得砸钱呗。

不过这个女生,沈越脑海中回想起刚才那个惊鸿一瞥的脸蛋,她值得自己花心思。

上一章:第57章 下一章:第59章
热门: 我继承着遗产怀念亡夫 老婆每天都在装穷 公主快到我怀里来 穿成反派昏君的鹤宠[穿书] 捡个天师回家镇宅 东宫美人 深宫缭乱 穿成霸总文里的苦逼秘书 橙红年代 偷情日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