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上一章:第54章 下一章:第56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寒冷的冬夜里,明明冷风在吹,可是纪染浑身却一点点滚烫起来。她听懂他的意思,他在说谢谢她能出现在他的生命里。

可是对于她来说未尝不是这样呢。

前一世活到二十七岁,却从来没有喜欢过一个人。或许是因为父母并不如意的婚姻,打小就在她心底种下烙印。

爱情、婚姻都把最不如意的一面在她上演过。

以至于让她从很小就不太相信这些东西,

多少年的夫妻还不是抵不过一遭劈腿,明明说是利益捆绑的婚姻,但是说散就散。感情这种东西太过飘忽不定,就像是天上的云朵,那样美丽圣洁。

可是谁又能真正的把云朵抓在手心里。

纪染打小就在裴苑的耳濡目染之下,养成了务实的性格。她一贯被教育要抓住对她有利的东西,小时候努力地考到年级第一,长大工作之后抓住一切机会。

别说她自己没考虑过感情问题,连裴苑都极少催促她,或许以她自身的经历看来,男人还不如工作靠谱。

有钱可以享受一切,也能得到一切。

纪染一直是裴苑这套理论的夯实支持者,哪怕出身豪门,依旧比普通人更努力百倍的工作。

可是现在她开始动摇了。

曾经不知情滋味,也曾经坚定地拒绝过,可还是会被他吸引,被影响,心底滋生出从未有过的念头。

想要知道喜欢一个人到底是什么样的滋味。

哪怕是伊甸园的苹果,也要亲自尝过之后才能明确知道它的滋味。所以这一世她尝到了伊甸园苹果的滋味了。

并不苦,是甜的呀。

纪染双手搭在走廊栏杆扶手上,手掌放在嘴边做出喇叭状,声音却很小:“我也是。”

虽然现在她没办法正大光明地告诉所有人,但是没关系。

总有一天,他们会长大,可以正大光明接受所有人的祝福。

“你们都在干嘛呢?”

突然楼下平地响起一声怒吼,教导主任站在楼下,虽然这会儿停电,但是一栋楼走廊上都站着密密麻麻的学生。

况且半空中的无人机实在是嚣张,特别是数米长的横幅,在周围几栋楼都停电的情况,在夜空中闪闪夺目。

“卧槽,金毛狮王这么快回来了。”

“赶紧回教室吧,别一会儿金毛狮王又要发狮吼功这种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了。”

周围学生全都是唉声叹气。

高二年级部的教导主任之所以有这么个外号,是因为他总是站在楼下冲着楼上调皮的学生喊话,声音大到整栋教学楼都能清楚听到。

所以学生赠雅号:金毛狮王。

教导主任仰着脖子吼道:“还不给我赶紧回教室,还有这天上飞的是什么东西,还不赶紧给我收起来。”

他没认识天上飞的东西,因为站在一楼又来的太急,没把眼镜戴上,所以没看清楚条幅上面写的字。

纪染听到这句话,有些紧张地小声问道:“现在怎么办呀?”

“没事儿。”沈执淡声说,果然没一会儿无人机慢悠悠地顺着原来飞来的方向又飞了回去。

很多还没回教室的学生站在走廊,望着无人机带着那条极惹眼的条幅,慢慢飞往远处。

荧光色的条幅在深色的夜空中过分闪耀。

这画面实在是太过引人,就连教导主任都仰着脖子一路目送着无人机的离开。

“还不回教室,那行你们就站在那里,等我上去的……”教导主任在无人机彻底消失在视线里的时候,又抬头冲着整栋楼吼了一声。

只是他刚喊完,二楼以上也不知是谁喊了一句。

“停电了,还不放学吗?”

“放学。”

“放学。”

本来勉强被控制下来的场面居然再一次失控,就连平日里胆小老实的学生,这会儿也拼命跺脚拍桌子。

闻浅夏趁着大家闹革命的途中,转头小声问道:“染染,那个表白条幅是谁弄的呀?”

其实闻浅夏猜到是谁,但她还是忍不住想问。

实在是这种表白实在是太过浪漫有创意了吧,哪怕她不是当事人都激动的浑身发颤,想要替纪染跺脚尖叫。

纪染抿嘴笑了起来,就是不说话。

这是她和沈执的小秘密,她谁都不想告诉。

谁都不想。

纪染知道自己这个想法有点儿小自私,可是小姑娘不就是这样,总该有点儿属于自己的小秘密吧。

终于各个班级的班主任回到教室,勉强控制住教室里的情况。

乔与桥示意大家安静之后,小声说:“好了,大家别吵了。学校配电房那边正在抢修电路。”

因为今天大雪,出现线路短路并不是四中一个地方。

大家发出一声惋惜的叹气声,还抢修什么呀,直接放学多好啊。

乔与桥站在讲台下,底下不少学生拿出手机照明,其实四中是不太允许学生带手机到学校。不过平时一个个都纯洁无辜表示自己一心学习,绝对没有带手机过来。

这会儿倒是全暴露了。

他望着底下的学生,无奈笑道:“你们这声叹息,可是暴露了你们学渣的本质啊。”

底下一哄而笑。

有调皮的男生说:“抱歉乔老师,让你当了学渣班的班主任。”

“对不起,老师。”

不知是因为停电了,大家过于放松,还是黑暗给了他们很好的掩饰,让很多人都平时不敢说的话都说了出来。

就连平时不敢开的玩笑,这会儿也能哄然大笑。

乔与桥也是语气轻松自然,他说:“学渣班的班主任也挺好,我从来不觉得学习好就是评判一个人标准。况且学习再好又怎么样,我这个年级第一到最后还不是得来给你们这帮小学渣服务。”

这一次整个教室仿佛炸开了般,起哄声里还夹杂着吹口哨的声音。

乔与桥是年轻老师,平时也挺爱开玩笑,但是今天他的幽默成功逗乐了全班所有学生。

以至于外面走廊里再次热闹起来的时候,他们才注意到。

乔与桥走到门口,正好碰到隔壁班的班主任出来,这才知道原来配电房那边一时没办法修好,学校领导让学生们先放学回家。

毕竟没电看书也不方便。

乔与桥回来一宣布这个消息,大家又是一阵欢呼。

他无奈抬手压了压他们的声音,小声道:“还不赶紧收拾书包回家,别没等你们出校门口,学校供电就恢复了。”

于是底下学生一边用最快的速度收拾书包,一边还说道:“老师,你别乌鸦嘴呀。”

纪染也随便收拾了几本书带回家。

她跟沈执两人一前一后走出了教室,夏江鸣他们走在后面。

大家一起走到学校综合楼前面的那个大广场时,突然旁边综合楼楼顶的灯光闪烁了几下,然后整栋楼里大部分办公室的灯光亮了起来。

就连四中那个巨大的红色LED灯跟着亮了起来。

快走到校门口的学生,还留在广场上的学生,还有磨磨蹭蹭刚从教学楼上下来的学生,都是愣的原地站了几秒。

“跑呀。”

一个巨大又绝望的声音,响起时,然后不知是谁率先往校门口冲了过去。

纪染还没反应过来,刚要转头看着身边的沈执时,站在她旁边的少年拉起她的手掌,跑往校门口。

这一刻,喧闹又好笑,人群如潮水般疯狂往校门口涌去。

这一刻,也是青春里最明亮的时刻。

或许正是有这样的时候,青春才被称为青春吧。

*

纪染一直到家的时候,心头的那种颤栗才总算缓和了些。今天晚上发生了太多事情,多到让她哪怕是躺在床上都久久无法平静。

以至于闻浅夏发来信息的时候,她第一时间看见了。

闻浅夏是在QQ上给她发信息的。

她问:【染染,你睡了吗?】

纪染:【没有。】

对面闻浅夏没想到纪染会立即回复自己,当即来了精神。

随后纪染的QQ一直在滴滴、滴滴地震动,可见对面闻浅夏单身十几年的手速还有无与伦比的八卦之心。

【你知道吗?贴吧现在都炸了,都在讨论今晚表白的事情。】

【我看了好多帖子,虽然大家都不敢说,但是很多人都猜是沈执哦。】

【不得不说,他们还是挺有脑子的。】

纪染把她的话看了一眼,挺不以为意的,反正在闻浅夏的嘴巴里四中贴吧是三天两头都在炸,好像四中的学生都不用学习,学校百分之九十八的升学率都是靠八卦来的。

在她看来,这次闻浅夏也是夸张了。

她回复了一句,是来纠正闻浅夏的。

她说:【这是生日祝福。】

因为真正的表白,他是私底下跟她说的。

他说,谢谢她出现在他的生命里。

*

沈执看着纪染回家之后,并没有像往常那样回家,而是到了南屏街的一个小酒吧里,这会儿人不多,但是舞台上一个穿着白色毛衣和羊毛长裙的短发姑娘,正用低哑动人的烟嗓演绎着一首英文歌。

沈执走过去的时候,任哲在低头擦拭手里的飞行器,动作轻柔,比抚摸姑娘时还要温柔温柔细致。

“不喝酒?”沈执见任哲桌上只有苏打水,低声问道。

任哲低头看着自己手里的的飞行器,压着声音说道:“带着我的宝贝出门,不喝酒。”

这玩意对他来说,就是命根子。

要不是他跟沈执有过硬的交情,绝对不可能拿出来给他表白用的。这会儿他转头看着沈执,笑道:“怎么样,小姑娘开心了?”

沈执想了下今晚的那一幕,其实学校停电这事儿是在他的预料之外,但是没想到似乎连老天爷都在帮他。

学校停电,整栋教学楼周围都是黑漆漆的。

唯有飞行器下面挂着的这根条幅上面的荧光字体耀眼夺目,所有人的都可以看见。

哪怕夜色浓郁,沈执还是能看到她眼中的光亮。

还有她早上说的那句话。

初雪,这次让她来表白。

任哲拿起桌子上小吃盘子里放着的开心果,直接让沈执身上扔了过来,还别说哪怕是夏江鸣他们跟沈执这么熟稔,都不会做这种事情。

倒是任哲跟他是真的交情太深,说起来当初沈执刚到B市的时候,遇到的第一个对手就是任哲。

作为数学天才,一路上必然会遇到其他天才。

任哲就是那个被沈执遇到并且毫不留情打败的数学天才。在一次数学竞赛里面,任哲被沈执直接打败。

只不过任哲这人吧,倒没什么作为天才不可一世的骄傲。

反而把沈执当作是一个值得看重的对手,久而久之,对手变朋友。

任哲比沈执早上大学,准确点儿说他十六岁时进入了大学里的少年班,反而是他当初的对手沈执,一路沉沦反而成了让人惧怕的校霸级人物。

任哲望着他说:“你要不要笑成这样,沈执的脸上应该出现这种表情吗?”

沈执半窝在沙发里面,哪怕是被他砸了一下,都懒得动弹一分。他手掌轻抵着脑袋神态怡然,轻声说:“你懂什么。”

任哲脸上立即露出嫌恶的表情:“都说女人变脸快,我发现男人也是的。”

说起来这个无人机还不是他的呢,是他导师的。只不过被他偷偷借出来用的,幸亏今天什么意外都没发生,要不然他大概会被自家导师活生生打死吧。

“谈恋爱有什么好的,不如好好学习,早日报效祖国。”这话任哲说起来,有股子一本正经的好笑。

听着特别逗的那种。

任哲见他不说话,还以为他是被自己说服了,作为少年天才之一,任哲觉得沈执好好的天才不当,非要堕落到当校霸,这个确实是有点儿说不过去。

于是他语重心长地说:“阿执,想想当初你可是数学金奖,少年班本来也有你一份儿的。可是现在呢,你就甘心永远当学校的倒数第一?”

不是任哲看不起来四中的其他学生,只是他觉得沈执闭上眼睛考试,都不应该考倒数第一吧。

沈家的那点儿事情,其实不太算是秘密。

他正高谈阔论准备把泥足深陷的失足少年拉回时,沈执转头看着他问:“你谈过恋爱吗?”

任哲还真的被他问住了。

“你知道被人喜欢是什么滋味吗?”

任哲:“……”他不知道。

只是当他看见沈执眼神里的那种‘我就知道你肯定不知道’的眼神,实在是太过刺人,气得任哲不由说道:“我好好学习,一心报效祖国。”

任哲未来的方向就是无人机方向,这种高精尖技术目前最为强大的就是美国,国内还是处于起步萌芽阶段。因此很多高科技从业人员以及储备人员,都有一股子赶超美国的心愿。

也不怪任哲天天把报效祖国挂在嘴边,实在是他导师就是这样的性子。

只能说什么导师教出什么样的学生。

沈执见他死鸭子嘴硬,不由轻笑,语气倒也不是很重就是挺云淡风轻地自在:“还有你知道跟喜欢的人一起学习是什么感觉吗?”

任哲:“……”他不知道,他这次真的不知道了。

就在任哲暴起的时候,沈执淡淡扫了他一眼:“你在你们少年班不是第一吧?”

任哲是天才不错,还是货真价实的那种天才,一点儿都不打折扣。可是少年班是什么地方,少年班之所以被称为少年班,那都是全国各地各种天才少年聚集的地方。

你是天才,人家也是天才,都是当惯了第一的人。

沈执:“我现在是全校第一。”

这句话不亚于在火上浇了一盆滚烫的油,烫的任哲再也坐不下去,跳起来说道:“我那是少年班,有本事你自己来试试。”

沈执依旧是那副懒懒散散窝在卡座里的样子,他微抬起头,笑着说:“你觉得我怕过谁?”

任哲突然愣住。

天才有天才的傲气,其实任哲也是。但是他能低下头跟自己最大的对手最朋友,或许当初就是沈执这种老子谁都不怕的劲儿,彻底打服了他。

是啊,沈执怕过谁呢。

*

虽然无人机和烟花庆生的事情,大部分老师因为在礼堂里面开会没看见。可是老师们并非不看贴吧。

特别是有些老师为了贴近学生,了解现在学生都在想什么。

只是这两天整个贴吧都在讨论一件事,那就是圣诞节那天那么浪漫的烟花和无人机表白,到底是谁搞出来的。

无人机这玩意一开始大家没认出来,后来有识货的人认出来,久而久之,大家都知道,原来那天飞在天上的玩意儿那么精贵呢。

乔与桥是年轻老师,很巧,他也是那种喜欢看贴吧想要贴近学生的班主任。

只是这次,倒是让他看的有点儿不是滋味了。

因为整个贴吧里,都是关于他班级里学生的绯闻……

【818沈大佬和校花之间的暧昧两三事】

【四中圣诞夜惊天表白,校花的神秘追求者到底是谁】

【我说你们这么怕干嘛,我来直接说了吧,那个人肯定是沈执】

【沈执&纪染,青春恋歌】

要说沈执吧,一开始他教的时候,也有关系不错的同事给他提醒过,有钱人家的小少爷,成绩差脾气躁,都是让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但是乔与桥带了八班一段时间,发现其实沈执并不是那种外界传言的学生。

学习嘛,是差了点儿,但是人家上课只睡觉不捣乱呀。而且他也不带着班里的学生捣乱,相反因为有他在,有种大佛镇压了八班的感觉。

至于纪染,乔与桥就更觉得是个好学生了。在他看来吧,就是小姑娘长得太漂亮容易招蜂引蝶了一些。

当初之所以让他们坐同桌呢,是因为当时都是大家选的位置。后来乔与桥也提过给全班换个位置,只是那时候大家都强烈反对。

乔与桥为了表现自己民主又善于听取学生意见这个优点,把换位置这事儿搁置下来了。

至于后来期中考试出来,沈执跟纪染跟考疯了一样,两人纷纷突破七百分。

乔与桥就没想过把两人的座位调开。

他正在出神的时候,只见办公室里有个老师端着茶杯走到饮水机旁边倒了一杯水,捶了捶腰,有些难受地说道:“你说咱们在这儿累死累活上一个月班赚的钱,还不让人家学生一个晚上追小姑娘花的钱多呢。”

“吴老师,你说谁呀?”有个老师听到这话,头抬了起来好奇问道。

吴老师笑道:“还不就是八班那个沈执。”

此时乔与桥听到‘八班’还有‘沈执’这两个词的时候,跟着抬起了头,望向吴老师,他说:“吴老师,沈执有什么问题吗?”

这个吴老师其实是六班的班主任,要说她对沈执有意见倒是不至于,只不过八班陡然出了两个七百分以上的,而且最近乔与桥被年级主任和校领导夸赞的次数太多。

别说其他普通班的班主任比不上,就连一班、二班两个班主任的风头也不如他。

八班呐,这是太露脸,有点儿招风了。

吴老师一听乔与桥这么问,登时笑了起来,语气特别夸张地说:“我说乔老师啊,你不会还不知道吧。你们班那个沈执为了追求你班级里的纪染,又是烟花又是无人机,搞得特别隆重特别热闹。你说说这些学生可真是铺张浪费,家长交钱给他们到学校里来,是为了让他们胡闹的吗?”

言语之间,透着一股子教训的味道。

乔与桥没说话,倒是旁边有个老师说:“要说是沈执,倒也未必吧。况且我看沈执这次期中考试考了七百多分,跟以前比起来,这明显是走在正途上了。”

沈执这个七百分的事情,别说学生私底下爱讨论,就是老师们讨论的也不少呢。

一个学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提升那么高的,但是成绩又是他自己考出来的,说明他以前就没想认真考试。

所以不少人对乔与桥还挺羡慕嫉妒的,当初八班是人人都不想要的差班、垃圾班。

结果来了一个七百分以上的转校生不说,连以前回回垫底的学生都能考七百分以上。

今年的优秀教师,必然有乔与桥一个。

估计什么优秀班主任这些评优,都不在话下了。

吴老师此时正好逮着机会,故意说道:“分数能决定一切吗?难不成因为分数就得让他们两个败坏学校风气。乔老师,可不是我吓唬你,这件事你得好好管管。”

乔与桥倒没被她吓住,只是他心底也有些担心。

毕竟这两个学生确实都是高危学生,十六七岁的青春年少,乔与桥也不是没经历过。况且他高中时代离现在也不过才过去十来年罢了。

他很懂那种年少时懵懂又青涩的感觉。

于是思来想去,乔与桥还是决定跟他们两人好好谈一谈。

本来呢,他是想逐个谈话,各个击破。可是后来想了想,这件事还是应该开诚布公。万一他们谁真的有想法或者两人真的有什么想法,作为老师他应该也有责任帮忙梳理这样的情绪。

乔与桥这件事想的还挺周全的,为了两人的面子,他特地找了个其他老师都不在办公室的时间,把两人叫了过来。

正好是晚自习时间,没有晚自习值班的老师都下班回家了。

有晚自习值班的这会儿都在教室里值班。

这个时间段,清静又不受人打扰,正是好时候呢。

*

本来纪染在教室里写作业正写的好好的,谁知乔与桥到了他们座位旁边的那个窗户外,轻轻敲了两下,一开始纪染以为是喊她的。

上一章:第54章 下一章:第56章
热门: 因为风就在那里 我在娱乐圈当最强大脑 万人血书求我娘一点? 女子医院的男医生 夜宠之豪门寡妇 被校草补课的日子里 归鸟不知春晓 恶毒女配是女主心尖宠 明星检察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