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上一章:第53章 下一章:第55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大概是因为初雪的关系,一整个上午学生们都显得兴奋,甚至还有学生趁着课间十分钟去操场上打雪仗。

只是沈执整个上午都没跟纪染说话。

哪怕纪染有时间转头看他,他眼光跟自己对视之后,都会迅速地撇开头。

有种难得一见的腼腆,像是在躲在自己似得。

纪染哭笑不得,没想到自己初雪里的表白居然把他刺激成这个样子,于是整个早上两人之间都没说几句话。

中午的时候,闻浅夏拉着纪染到校外吃午饭。

校园的小超市门口摆着各种各样漂亮的盒子,里面装着都是红通通的蛇果。不少学生都围在摊子前,看起来都想买。

闻浅夏凑上去看了一眼,回来倒吸了一口气,压着声音说:“居然要十五块钱一个,真的是,抢钱呢。”

这时候高中生的零花钱普遍不是很多,十五块钱买一个苹果确实有点儿奢侈。

纪染小声说:“其实这只是一种噱头而已。”

在中国苹果有谐音之意,因此大家都会把苹果当成是平安果,希望收到的人能够平安喜乐。

因此哪怕知道这个苹果过了今天之后,并不会那么贵,大家还是想要买一份。

“你以为大家是买苹果呢。”闻浅夏小声说:“很多人都会选在今天表白的。”

圣诞节,特别是下雪圣诞节,虽然寒冷却那么浪漫。或许浪漫的气氛会诱人心动,表白的成功几率也会大很多。

四中虽然是好学校,可是学生也是正值年少青春的时候。

纪染好奇道:“你也要表白?”

闻浅夏被她的话吓了一跳似得,脑袋摇地跟拨浪鼓似得否认:“不是,我没有。”

纪染轻笑:“真的不需要?圣诞节和和初雪都是一年才一次哦。”

她难得这么调戏闻浅夏,羞恼的闻浅夏瞪大眼睛望着她,伸手掐纪染的腰:“染染,我发现你真的变坏了,说,你是不是被什么人带坏了。”

其实闻浅夏是想直接问,她是不是被沈执带坏了,但到底还是有点儿惧怕沈执。

哪怕对方并不在这里。

可纪染往后看了一眼,略有些惊讶地说:“你怎么在这儿?”

闻浅夏一下腿肚子都软了,心慌慌地想着,不会这么凑巧吧,她就调戏纪染一次,就被沈执撞见。

她战战兢兢往后看了一眼,结果没有一个人。

等她再回头看着纪染的时候,只见面前的少女已经笑得前仰后附,微弯起的眼角溢着说不出的开心。

“染染,你怎么能这么坏。”闻浅夏呜咽了一声,真的差点儿被吓哭。

纪染望着她,没想到闻浅夏反应这么大,赶紧小声安慰道:“你别呀,我就是逗你玩呢。”

她真不是故意要吓唬闻浅夏,只是没想到她对沈执这么惧怕。

两人谁都没买苹果,慢慢走向她们经常给铁板饭的那家小吃店。

纪染转头看着闻浅夏刚恢复过来的脸色,忍不住小声问道:“你这么怕沈执啊?”

闻浅夏神色复杂地望着纪染。

何止是复杂,简直是百感交集。

沈执早在进入四中之前,就是名声挺大的,刚进四中故意去他班级门口的女孩简直能排成一个加强排。结果学校几次全校通报,而且全都是打架这种,况且还有传闻他很讨厌女生打扰他,因此喜欢他的小姑娘为了自身着想,对他是只敢远观不敢过分靠近。

闻浅夏是属于单纯欣赏沈执美颜盛世的那一波人,虽没有觊觎之心,但也绝对不会找死主动靠近。平时在路上遇见,偷看两眼之后也是能有远就离多远。

反正在纪染出现之前,他身边压根没有女性生物出现。

虽然别的班级只是知道他们两人之间是同桌,靠着自从同桌出CP这句话脑补了一通两人的绯闻。但是闻浅夏可是实打实看着他们一路走过来的。

特别是那些不懂的人,以为两人之间是纪染主动,却不想真正先动心的那个是沈大佬。

所以每次闻浅夏听到别人讨论两人绯闻,都想吼一句,是沈执先追她姐妹的。

但是……她不敢。

“染染,我这么跟你说吧,”闻浅夏手臂搭在纪染的肩膀上,小声说:“在你出现之前,没有女生敢出现在沈大佬一米之内。”

之前高一的时候,他们班级的班主任据说为了防止班级里的小姑娘沉迷沈执美色无法自拔,他周围一圈全都是男生。

没有一个女生活口。

倒是高二再次分班,遇上了乔与桥这个不太懂行的班主任,至今连男女不能搞同桌这件事都没弄清楚。

纪染无奈地笑了起来:“他没那么可怕的。”

她想起沈执跟她一起坐过山车时候的模样,明明有点儿害怕却只是安静地微闭着眼睛,双手紧紧地握住安全扶手。

阳光洒在他眼睫上时,他有种说不出的脆弱。

这样的人怎么会可怕。

纪染轻抿嘴再次忍不住笑了起来,多可爱呀。

*

晚自习的时候,停了一天的大雪又开始渐渐飘零。沈执临近上晚自习的时候才回教室,头发和身上都是湿漉漉,看起来落了不少雪花。

纪染从他坐在位置上开始,一直偷瞄他的情况。

可是沈执只是低头看着面前刚发下来的试卷,丝毫没有拿桌洞里东西的打算。

纪染有些着急的时候,沈执侧着脸看着她,压低了声音:“这么看着我干嘛?”

说着他还特意把脸颊左右侧了侧,看起来是故意让她看清楚似得,他有点儿湿的短发跟着轻甩了下,发质看起来毛茸茸的。

有点儿软乎乎的。

“看出我脸上有什么了?”沈执低声道,“要不我再凑近点儿让你看看?”

说完他手掌撑着桌面慢慢靠近,此时周围的学生大部分都在专注自己的事情,没人注意这边的情况,以至于沈执越靠越近她。

纪染瞪大眼睛,她本来只是想看看他什么时候会注意到桌洞里的东西。

她准备的。

在她下意识转头的时候,沈执跟着笑了一声。

纪染突然有点儿后悔,她怂什么!

晚自习的时候值班老师来了一趟又离开,据说今晚有年级会议,老师几乎全部去礼堂里开会了。

刚开始的时候整个教室里还挺安静,但是渐渐声音大了起来,嗡嗡的。

显然没有值班老师管束,学生们可没那么老实。

直到隔着走道有个女生拿着手机说:“我去,十班有个女生亲自写了情书给一班的一个学霸男生。”

“跨越文理的爱情?”

学校一班是理科实验班,十班是文科班,一般来说文理科班级是不太会有交集的。

“一班男生同意了吗?”另外一个女生好奇问道。

“都写情书了哎,还是女生主动的,哪个男生会受得了这种攻势。”

“毕竟是一班的好学生呐,万一人家一心只读圣贤书呢。”

教室里彻底吵嚷了起来,显然都在讨论这件事。这年头男生追女生不稀罕,但是女生这么主动追求男生就有点儿受瞩目。

特别是那些本身心底也藏着小心思的女孩,努力藏住自己的心思,却又忍不住羡慕别人敢这样轰轰烈烈的追求。

沈执并不在意这些八卦,他只是低头准备在桌子里拿一本书,但他先摸到一个盒子。

等他把盒子拿出来的时候,发现是一个粉色小盒子,透着缝隙能看见里面红通通的蛇果。他眉头微挑,应该没人敢在他桌子里乱塞东西。

除非……

他微偏头看着正在低头写卷子的纪染,她这会儿还没发现沈执从桌子里拿出了盒子。

沈执也没叫她,而是轻轻地打开盒子。

等打开之后,他注意到苹果旁边还放着一个粉色的爱心,是精心折叠过的信纸。沈执捏着粉色爱心时,手指尖微微发紧。

他没有立即拆开,而是捏着手指间的信纸,偏头看着面前的小姑娘。

纪染正在写物理试卷,她最近真的在认真补习物理,毕竟她可不希望下一次考试在第二的名次上再次看见自己的名字。

只是她写完一道大题时,感觉到旁边的眼神,于是转头看过来。

纪染的视线正好跟沈执撞上,刚开始她还神色淡然,直到她的眼神落在他的手上,粉色信纸折叠成的爱心。

她下意识眨了眨眼睛。

沈执低声问:“你放的?”

可他刚说完,突然轻笑了一声,好笑地问:“你紧张什么?”

“我哪有,谁说我紧张了,”纪染脱口否认,心底下意识地反应就是,她才不要在这个时候垮掉,不就是写个情书那又怎么样。

她毫无畏惧地朝沈执看过去的时候,沈执看了她几秒,突然轻轻靠过来,伸出手慢慢靠近她的眼睛,食指轻轻地碰了下她的眼睫毛。

她的睫毛特别密长,有明显上翘的弧度,摸起来的时候毛茸茸。

纪染整个人都僵住了。

直到沈执低笑着说:“你紧张的时候,会下意识眨眼睛。”

纪染没想到他是因为这个原因摸自己的眼睫,但是伴随而来的并不是疑惑释然的轻松,而是心跳骤然加速,呼吸急促甚至还有点儿不知如何说清楚的小情绪。

有点儿酥麻,还有点儿痒痒的。

当沈执收回手指时,纪染回过神。

她看着他一直盯着那个粉色爱心,手指忍不住抠了下手心,自嘲地说:“这个爱心有点儿土吧。”

纪染买苹果的时候,闻浅夏就在旁边。

于是她鼓励纪染顺便写祝福语放在里面,她还手把手的教纪染怎么折叠一个爱心。

以前纪染从来没做过这件事,她打小周围也有不少这样的女孩,她们擅长用纸条甚至吸管折叠小星星,攒成满满一瓶子送给喜欢的男生。

纪染一次都没干过。

她没有喜欢的人,也没遇到值得她亲手折叠一个爱心信纸的人。

但是这一世,她遇到了。

“我喜欢。”沈执低声说道。

当他的话说完时,整个教室里陡然黑了下来,然后整栋教学楼爆发尖叫声还有各种欢呼声。

停电了。

如果说学生时代里最喜欢的事情,那么晚自习突如其来的停电,肯定能排到前三吧。

因为老师不在,周围连维持秩序的人都没有。

沈执伸手将兜里的手机拿了出来,看了一眼时间,直接说:“走吧。”

“去哪儿?”纪染下意识地问道,他说的这句话挺没头没尾。

因为停电,周围一片黑暗,纪染还没反应过来,耳边带着温热气息的声音说:“把你带去卖掉。”

他的声音隐着戏谑,纪染最不怕的就是这种,干脆地站起身。

可是两人走到走廊上,沈执直接趴在栏杆上看着外面漆黑的天空,纪染安静地站在一旁,但是心底有些无语,这就是所谓要把她卖了?

走廊上学生越来越多,包括八班很多学生都从教室里走了出来,对面是高一教学楼。三楼有个窗口的学生拿着手电筒冲着高二教学楼这边照。

登时高二的学生有点儿怒了。

“我去,挑衅我们啊。”

“对面高一小崽子,有种报上你的狗名。”

这边的叫骂声似乎刺激到了高一的学生,平时还能维持着学长学弟的表面和谐关系,这会儿一停电,黑暗里似乎一个个都壮了胆子。

对面也反过来叫嚣。

“你们先报上狗名吧。”

“高二的就了不起呀,不就比我们老一岁。”

两边吵吵嚷嚷,突然嗖地一声响声,然后天空里炸开一朵金色烟花,如黑丝绒般天空的被烟花照映地半边天空变成赤金色。

居然放烟花了。

随后叫嚣声渐渐消失,所有人的注意都被这突如其来的烟花吸引。很快各种烟花在天空中一一绽放,整个天空被渲染成不同的颜色,照亮了走廊里学生的脸。

纪染仰头望着远处的烟花,十年后大城市烟花几乎绝迹,如今居然还能看见。走廊上的学生开始欢呼起来,不知是谁突然拿起手机放了圣诞歌曲。

经典的圣诞音乐跟眼前绚烂漂亮的烟花一起,成了许多人心目中无法忘怀的记忆。

青春里总有一个值得永远记住的时刻。

或许这一刻,就是那样的时刻吧。

沈执偏头看着身边的小姑娘,她眼神专注而又认真,轻笑了下:“好看吗?”

纪染点头。

其实好看的并不是烟花,她曾全世界旅游也看过更为壮阔绚烂的烟花秀,可在这个下着初雪的圣诞夜里,周围一片漆黑,身边站着的人是他。

哪怕只是安静地站在彼此身边,纪染心底都有种忍不住的轻颤。

是这一刻,太过美好。

烟花还在继续,整个走廊上挤满了学生,唯有沈执和纪染旁边空出了明显的地方。这时候都没人敢挨着这位大魔王。

没多久烟花似乎到了尾声,纪染有些不舍地望着远处,突然周围人声有些吵杂。

“那个飞的东西是什么呀?”

“哪儿呢?”

“你看那边,朝咱们这边飞过来了呢。”

一开始天色很暗,因此很多人没看见,但是随着那东西越来越近,很多人都指着半空中的飞行器一样的东西惊诧不已。

反而是纪染一眼认出来了,这是无人飞机。

只是国内的无人机发展起步比较晚,真正流行起来还是几年之后,因此现在很多学生不认识并不奇怪。

但也并非全都不认识。

走廊里有个男生倒抽一口气吼道;“卧槽,是无人机,居然是无人机。这玩意怎么会飞到我们学校里来。”

“无人机是什么?”

男生是个科技迷,平时很喜欢看科技杂志,之前参观科技展览的时候见过一次无人机,这还是第一次在现实生活中见到呢。

他立即说道:“这种无人机是美国才有的,得进口,我上次去看展览,人家说得好几万一台呢。”

他正在科普时,突然无人机上掉下来了一个条幅。

条幅的字体是荧光色的,有点儿像晚上开车时路标上的那种荧光,特别亮,以至于条幅一掉下来,上面的字所有人都看见了。

——纪染,生日快乐。

这下整栋楼疯了,尖叫声、口哨声、跺脚声同时响起,以至于一楼的学生忍不住朝楼上看去,生怕上面几层的人活生生把楼板踩塌了。

虽然这句话是祝福生日,但是谁都不觉得这只是单纯祝生日快乐。这明显是有男生高调追求校花,只是追得有点儿太过大胆直接,居然敢在学校里这么搞。

这跟公开示爱有什么区别,简直是胆大妄为狗胆包天了。

这行事,这作风……

而且壕的这么直接。

突然很多人心底涌起一个很有可能但是谁都不敢直接说的名字。

毕竟之前他们的绯闻还挺沸沸扬扬的。

学霸和他那个漂亮甜美的校花同桌之间不得不的二三事,贴吧里面都快给他们写出同人小说了。

纪染直勾勾地盯着半空中的条幅,天空中飘着雪花,寒风拂过将条幅吹的来回飘动,直到她侧头看着身边的少年。

深冬夜晚格外寒凉,冷风如刀子般刮在脸颊上。

周围很黑,借着微弱的光亮,她望着沈执。

少年黑眸微敛,剑眉挺鼻,侧脸线条格外瘦削立体,黑夜加持下,少年的五官充满了神秘感,有点儿像是极浓郁的黑暗笼罩着。

直到他嘴角轻轻撩起。

一个细小的表情变化,他整个人像是冲淡了那种阴郁,突然变成了格外疏朗。

纪染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半空中的条幅还在飞舞。

生日快乐。

其实连她自己都忘记了,再过几个小时,当零点钟声响起时,她会迎来自己的生日。

她渐渐不再那么期待的生日。

在两人的对视下,纪染的心跳声渐渐加速,耳边像是有鼓点般敲击,一下一下,让她越来越紧张又迫切。

连耳朵都有点儿发烫。

终于像是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沈执低声开口。

“染染,谢谢你能出现。”

出现在我的生命里,成为那道永恒照着我的光。

上一章:第53章 下一章:第55章
热门: 春满田野:小农民的桃色人生 床笫秘术:荒村女人的泛滥春情 亲爱的,驾! 不要和奸臣谈恋爱 神策 皇家福星 和反派杠上以后我哭了[快穿] 江南岸(江南岸原著小说) 她似救命药 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