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上一章:第51章 下一章:第53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他的一句话,像是一颗慢慢在心头融化的糖,甜得叫人嘴角总是忍不住上扬。

哪怕是到了早自习下课的时候,闻浅夏转头望着她,有些好奇地问:“染染,你今天怎么这么高兴?是有什么好事儿?”

“你看得出来我很高兴?”纪染反问。

闻浅夏点头,她伸手在纪染的嘴角轻轻扯了下,小声说:“你的嘴角都笑咧开了。”

“哦。”纪染点头。

闻浅夏突然来了兴致,她问:“到底什么事情啊?”

“想知道?”纪染小声说。

闻浅夏立即点头,一副你快说快说的表情。就在她眼前直勾勾望着纪染的时候,只见对面的小姑娘不紧不慢说:“我不告诉你。”

闻浅夏立即伸手挠她,可是不管她怎么捉弄纪染,纪染就是不说。

直到沈执眼神凉凉地看过来。

当着他的面儿,欺负他的人。

好在闻浅夏还算是个眼神格外机灵的,赶紧住手,不过她小声问:“染染,你是不是快要过生日了?”

自从上次闻浅夏过生日的时候,纪染给她补了一份特别贵的生日礼物,她就一直惦记着纪染生日的事情。

纪染想了下,摇摇头:“还早着呢。”

这个月的月底才是,况且小时候还会对过生日有期盼,因为爸爸妈妈会给她开一个很大的生日派对,邀请很多很多人来参加。

后来长大了才发现,她的生日派对不过是裴苑和纪庆礼联络人际关系的一个场所。

很多叔叔阿姨给她送很贵的生日礼物,并不是单纯因为喜欢她。

不过是想讨好讨她爸妈而已。

懂事之后,纪染对过生日这件事就再也没什么期待。

毕竟没有期待才没有失望。

况且今年又是裴苑和纪庆礼离婚的第一年,以前他们还没离婚时候,她的生日总是要维持表面夫妻的和谐。

闻浅夏小声说:“没事儿,我都替你记着呢。”

她有点儿神秘地说:“到时候,我一定给你一份特别的礼物。”

沈执听到两人的对话,安静地将笔在手指尖转了又转,别说,他小女朋友的生日确实快到了。

哦,应该是未来小女朋友。

第一节课下课的时候,乔与桥到班级门口,把纪染叫了出去。

他低声说:“纪染,这次的演讲稿你准备了吧?”

纪染点了点头。

每周一学校会在课间操时间开一周例会,会选一个学生代表到国旗下讲话,这次是因为乔与桥选的她。

本来应该是班级第一,但是沈执想也不想地就拒绝了。

纪染也想拒绝,谁知乔与桥冲她叹了一口气,表示自己这个班主任压力很大,毕竟这是教导主任交代下来的任务。

但是如果她也拒绝的话,没关系,他这个班主任可以替他们承担教导主任的责骂。

纪染望着一脸忧愁的乔与桥,突然觉得他跟开学时候,那位温和又好说话的班主任完全不一样。

他都学会卖惨来让学生听话了。

可是想到沈执被冤枉作弊的时候,乔与桥毫不犹豫地选择相信他,纪染觉得她还是应该乖乖听话,不让老师为难对吧。

于是接下国旗讲话这个任务之后,纪染又觉得自己有点儿像帮丈夫搞定人际关系的贤惠妻子。

只是这个念头刚在她脑海里出现的时候,迅速被她摇头驱散。

冬日里的课间操时间都没那么吸引人,等所有学生拖拖拉拉排好队,按照各个班级顺序依次进入操场的时候,整个操场人声鼎沸。

纪染因为待会要演讲,因此没有跟着同学们一起进入操场,而是站在国旗护卫队旁边一起候场。

四中对于升旗这件事一直挺重视,还成立了专门的国旗护卫队。

偶尔晚上放学吃饭的时候,看见护卫队的同学在操场上训练正步走。此时国旗护卫队学生身上都还穿着羽绒服,但是里面是穿着整整齐齐的军装。

他们虽然站的笔直,但是眼睛不停地朝纪染这边看过来。

“这就是咱们学校的那个校花?”终于有个人没憋住,在队伍里小声问道。

他旁边的队友眨了眨眼睛。

好在站在前排的队长立即训斥说:“不许说话,交头接耳,跟你们说过多少遍了。”

“最后一次检查自己的仪容仪表。”当队长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大家迅速把外套脱掉,露出里面单薄又笔挺的军装。

这些队员都是学校精心挑选的,个子全部超过一米八。

就连样子都是各个有点儿小帅气。

随着场面上渐渐的安静,伴随着激昂有力的音乐,国旗护卫队慢慢地入场。当升旗结束之后,主持人就介绍了今天演讲的人。

纪染深吸了一口气,在主持人说完之后,慢慢走了过去。

她身上也穿着四中的校服,因为底下穿了毛衣,但是校服本来就宽松,反而并没有显得很臃肿。

底下的掌声已经响了起来,大概是听到她的名字缘故,掌声居然有点儿经久不息的意思。

甚至不知从队伍里怎么,突然传出一声巨大的喊声。

“纪染。”

本来站在操场旁边,关注着场内情况的教导主任,气到直接走了过去。只是那声音只能确定在某一块区域,并不能具体到哪个学生。

八班的队伍里也出现了骚动。

徐一航压着声音说:“染妹这人气可以啊。”

还别说,他们站在这里都能听到左右两个班级的讨论声。他们是在后排,周围全都是男生,处于青春期的男生最喜欢讨论的可不就是漂亮女孩。

特别还是能被称为校花的姑娘。

“哇,纪染这么看真的漂亮了。”

“对呀,穿校服都能这么好看,绝了呀。”

“你们居然能看见她的脸,这个也隔太远了。”

“谁像你这种五百度大近视。”

隔壁班级男生堆里的议论声不断传来,听得沈执眉头越皱越紧,眼看着就要发火时,突然站在国旗下面的小姑娘开始读她的演讲稿。

其实稿子特别官方正能量,但是从她口中读出来,有种别样的软萌。

周围男生还在讨论,就连夏江鸣都贱兮兮地表示:“咱们染妹实在太有面儿了,往上一站,活脱脱就是个小女神。”

突然沈执皱着眉头开口说;“都闭嘴。”

他的声音不大不小,但是周围的男生差不多都听到。一时本来嘈杂的队伍里,竟是真的变得鸦雀无声。

虽然沈执如今一下从年级倒数第一变成了年级第一。

但没人敢把他当成一般的好学生看待。

沈大佬发怒之下,找死的人还真是不多。

况且隔壁两个班级还是有点儿知道内幕的,沈执和纪染两个人是坐同桌的,自古以来,同桌特别是男女同桌,可是最容易擦出小火苗的。

况且这两人长相都这么好,光是看着对方的脸,都会觉得心满意足吧。

众人虽然不敢再说话,但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居然都从彼此的眼神里看到了八卦的眼神。

此时升旗台上的纪染正把自己的演讲稿读到最后一段,当她说出谢谢大家,并对着台下鞠躬时,整个操场再次响起巨大的掌声。

各个班级的班主任望着自己班级里平时站没站姿,东倒西歪的男生,这会儿拼了命的鼓掌,甚至还有人在吹口哨。

班主任们上前制止这种不良行为之后,又忍不住摇头。

果然还是年轻人啊,漂亮小姑娘就是动力。

纪染下台之后,早会并没有结束,下面还有教导主任通报这一周各个班级的奖励和处罚。

所以她将演讲稿折好,放在上衣兜里,准备自己先回教室。

谁知刚走到转弯处的时候,正好看见护卫队的几个男生正站在那里,围成一圈,嘻嘻哈哈不知道在笑什么。

她出现的时候,立即有个人推了一个男生一把,小声说:“快,快,来了来了。”

“去呀,怕什么呢。”另外一个男生也推了这个短发小帅哥一把。

等男生转身,脸上憋着笑意走到纪染面前的时候,他有些腼腆地喊了一声:“纪学姐,你好。”

后面那帮小男生一听他叫学姐,登时嗷地喊了出来。

有人是无语的,有人是激动的。

毕竟在高中时期,年级跟年级之间的界限还挺明显的,不同年级在不同的教学楼,平时轻易见不到面儿。

纪染之所以出名,是因为她在贴吧里面很有名,而且是公认的校花。

男生说:“我叫肖薄,是高一一班的学生。我听说学姐你是高二的年级第二……”

他说到这里的时候,似乎也特别不好意思,看起来这是他第一次跟女孩搭讪。

纪染没有打断他,安安静静听着。

直到肖薄低声说;“学姐,我能跟你一起学习吗?”

小男生的声音有点儿究极害羞的味道,说完,居然连他自己都不好意思地低头了。

就连纪染都有点儿不知所措,要是今天是个痞里痞气的人站在她面前拦着她,纪染大概会让他滚远点儿。

可是这么一个有点儿羞涩又温和的男生,她也挺无奈的。

况且身后还有一帮他的朋友正看着呢。

于是纪染轻咳了一声,压着声音说:“不好意思,学弟。”

本来她想告诉他,自己已经有了一起学习的人,可是想到她刚跟沈执说过,高中的时候不早恋,要好好学习。

要是说出来,万一后面那帮小孩哪个嘴巴不牢靠,岂不是传的整个学校都知道。

所以她只是委婉的拒绝了肖薄。

肖薄大概猜测到自己会被拒绝,但还有点儿手足无措,他小声说:“没事儿,没事儿,外面挺冷的,学姐你还穿的这么少,早点儿回教室吧。”

他让开地方,给纪染离开。

纪染刚走出去几步,就听到身后传来的声音。

“我说肖薄,你怎么这么害羞啊,你没听过烈女怕缠郎这句话,想要追学姐这种长得漂亮又学习好的女生,就是要死缠烂打。”

“就是呀,你怎么不跟学姐说,你也是年级第二。你们两个年级第二正好互相帮助,干掉压着你们头上的人。”

“对,我觉得这个理由好。”

“想想咱们肖少在高一多受欢迎,不知道多少女生芳心暗许,结果偏偏就要挑战最高难度。”

“我听说这位纪学姐,可难追了,压根不知道从哪儿下手。”

有个男生好奇地问:“为什么呀?”

说话的男生立即得意地掏出自己的理论,他说:“你想想呀,追女生无非就是送礼物什么的,可是我听说这位纪学姐家里超级有钱,你说男生送的一般礼物她能看得上眼吗?”

肖薄被他们说的心烦意乱,推开众人,直接走了。

大家望着他,纷纷摇头。

这孩子平时多少小姑娘堵在他们护卫队的训练室门口,他都不正眼看人家一眼。结果刚才站在队伍里对纪染一见钟情。

这大概就是要偿还之前欠下的桃花债吧。

本来纪染只当这个是一个小插曲,谁知到了第二天中午吃完饭的时候,她跟闻浅夏慢悠悠地从校外逛到教室里。

就看见自己书桌上放着一封信。

闻浅夏看见立即大呼小叫道:“这是什么?”

结果她的同桌说:“刚才有个男生过来,问我纪染坐在哪里,我告诉他之后,他就把这个放下了。”

“我去,方莎,你胆子也太大了吧,帮别人给染染传情书,你就不怕沈大佬对你……”闻浅夏对着自己的脖子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方莎哭丧着脸说:“你是没见过那个男生,长得特别高,而且又帅。他敲我这边的窗户,我一时没忍住就……”

“啧啧,见色忘义呀。”闻浅夏摇头。

不过她立即压着声音问:“有多帅?”

方莎小声说:“也就比沈大佬差那么点儿,但是也绝对是个大帅哥,特别是个子可高了。”

“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拿那种人跟咱们年级第一相比较,不说他长相肯定比不上沈大佬,就光是大佬考年级第一,他也一辈子赶不上。”

突然闻浅夏义正言辞地怒斥道。

纪染和方莎望着她陡然变脸的模样,目瞪口呆。

直到旁边伸出一只手,轻轻地将纪染桌子上的信封拿了起来,然后纪染转头望着旁边的少年。

只见他居高临下地望着纪染,突然轻笑了一声。

“情书啊。”

口吻虽然淡然,但是周围有种一下子降低了十度的感觉。

上一章:第51章 下一章:第53章
热门: 好色女人 全星际都等着我种水果 天上掉下棵小绿草 全能武侠系统 阿福今天退休了吗[综英美] 甩掉渣攻后嫁入了豪门/恶毒男配嫁入豪门后 朕的江山亡了 逻辑美学 当死对头怀了我的崽后 又被虐文女主抱走了(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