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上一章:第49章 下一章:第51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纪染站在别墅区门口的时候,深吸了一口气。沈执本来非要送她回来,但是怕大白天的撞上江艺或者其他人。

于是她一个人回来了。

她深吸了一口气,手机又震动了几下,这次是纪庆礼打来的电话。

昨天纪染刚离开家里的时候,前几个电话是江利绮打的,本来纪庆礼被她的话气到,实在想给她点儿教训。

结果半个小时之后,纪染还没回去,纪庆礼这才有些慌张。

纪染从小到大乖巧懂事,是那种让人羡慕的别人家孩子。平时她的教养问题又是裴苑在在管,哪怕这几个月跟他住在一起,也没太让他操心。

结果这一下闹出个离家出走。

一想到纪染一个小姑娘半夜在外面,纪庆礼也有些担心。

好在刚才裴苑给他打了电话,说是已经联系上纪染,待会她会回去。这时纪染还没到家,纪庆礼忍不住又打了个电话。

纪染这才抬脚进了小区。

门口的警卫跟着她点头打了打招呼。

纪染到门口的时候,正在外面的赵阿姨瞧见赶紧走了出来,神色担忧不已:“小姐,你这可算回来了,你这么晚跑出去,把我们都担心坏了。”

“对不起呀,赵阿姨。”纪染乖乖说道。

赵阿姨听着她乖软乖软的声音,简直是又心疼又喜欢极了,你说这么漂亮可爱的小姑娘,又懂礼貌又听话,学习成绩也是好得不了。

这样的孩子要是在赵阿姨家里头,她恨不得捧在手心里疼才好。

这个纪先生也真是,为了那么一对母女,居然委屈纪染。

赵阿姨真想叫纪庆礼睁开眼睛瞧瞧,这简直比睁眼瞎还叫人生气。

她压着声音说:“那个姓江的小姑娘算什么呀,你是什么身份,她又算个什么身份,何必跟她一般见识。”

以前赵阿姨说话还挺含蓄委婉的,现在为了安慰纪染,是毫不犹豫地站在她这头说话。

纪染抿嘴浅笑,点了点头,赵阿姨高兴地把她拉着进了家里。

今天纪庆礼没有出外打高尔夫,他平时周末多半会去打高尔夫,昨晚纪染离家之后再也没有回来,要不是还没满二十四小时,他只怕就要报警。

他坐在客厅里正犹豫着要不要再给裴苑打个电话,让她问问染染的情况,突然大门被推开。

家里的保姆赵阿姨拉着纪染的手走了进来。

等纪染站定时,纪庆礼一下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快步走过去,脸上带着薄怒:“纪染,你怎么回事,说你两句居然还敢离家出走,谁给你的胆子?”

纪染是特地等到纪庆礼训斥完了,这才垂着头低声说:“对不起,爸爸,我错了。”

家长最吃什么样的孩子?

知错认错的。

这会儿纪染低头一句对不起,倒是真的把纪庆礼满肚子的怒火给压了下去,就像是一盆水彻底把他的火气浇灭。

反而这会儿火灭了,他倒是开始忍不住想自己的问题。

纪庆礼这人也是极其自大且唯我独尊,他能反省的时候不算多,这会儿算难得一次。

他微叹了一口气,无奈道:“爸爸也是希望你们能好好相处,你要是实在不愿意……”

“染染。”突然一个声音从楼梯口传了下来,江利绮一手搭在楼梯上一手扶着自己的肚子,柔柔地喊了一声。

江艺站在旁边,扶着江利绮的手臂,一副生怕她摔倒的模样。

真够小心翼翼。

纪染偏头看过去,瞧着这对母女惺惺作态的样子突然笑了,人家要临盆的孕妇都没她们这么做作吧,这才几个月生怕别人不知道似得。

江利绮脸上露出关切的表情:“染染你总算回来了,你爸爸和我担心坏了,差点儿要报警。”

江艺依旧没有开口,乖乖站着。

刚才江利绮一听到纪染回来的动静赶紧下楼,她算是看明白了,这小姑娘表面上乖巧,实际上鬼点子做的很。

而且特别会给纪庆礼下蛊,弄得她这个枕边风都不好使。

所以她怕纪染一回来,纪庆礼便会后悔让江艺回来住这件事。

果不其然,刚才她走到楼梯口的时候,听到纪庆礼说话的模样眼看着是真的要后悔,所以她及时开口打断他的话。

江利绮叹了一口气:“你说说咱们一家人有什么不能商量的呢。”

她知道纪染最讨厌的就是这个,故意刺激纪染想让她再像昨天那样失控。她作为母亲可是知道父母的心理,孩子要是听话还好,如果她一味地发脾气威胁,反而会让父母越发不想娇惯着她的性子。

纪染朝江利绮看了一眼,人家既然出招了,她可不能不接招呀。

于是纪染微垂着眼睛,小声地说:“爸爸,我觉得妈妈说的很对,我觉得我还是回去跟她一起住吧。”

纪庆礼一愣,随后心底有些恼火,因为他想起之前跟裴苑打电话的时候,讥讽他的话,连一个这么听话懂事的孩子都照顾不好。

如果这会儿让纪染回裴苑那边,岂不是正中裴苑的下怀,让她说中自己照顾不好一个孩子。

要说纪庆礼这辈子最不能认输的人,那一定是裴苑。

哪怕两人如今已经离婚,可是他也不想叫裴苑看了笑话。凭什么孩子就必须跟着她,凭什么他照顾不好纪染。

于是纪庆礼毫不犹豫地开口:“这件事确实是爸爸欠考虑,江艺她不会搬回来住了。”

一锤定音。

一旁的江利绮只觉得眼前一花,当真有种要昏过去的感觉。

江艺更是惊愕地瞪大眼睛,继而不敢相信地朝纪庆礼看过去,再也忍不住地喊了出来:“凭什么?”

江利绮听到她的声音,猛地掐住她的手掌。

这一下直接把江艺的声音掐没了。

可江艺还是委屈地要掉下眼泪,她不想再去住那个四人一间的宿舍,连个衣柜都是那么小,她就是在住在这个大别墅里。

宽阔的房间还有专门服侍她的佣人,她就是想过大小姐的生活怎么了,如果可以谁愿意当穷人。

明明她妈妈已经是纪夫人,她凭什么还要被赶走。

这时江利绮再次掐了江艺一下,用尽了力气,疼的江艺眼泪当场落了下来,直到江利绮的手指在她的手掌上捏了捏。

江艺带着哭腔说:“我不想跟我妈妈分开,我想跟妈妈住在一起。”

“庆礼,小艺现在真的变乖了,也懂事了。她真的不敢再惹染染,你就让她先在家里住着。”

纪染听着她们连哭带嚷的模样,知道这是江利绮对付纪庆礼的手段。

只是没想到,现在连江艺都哭上了。

她不再看她们,直接转头对纪庆礼说:“爸爸,我先上楼收拾东西,过会儿我会自己给妈妈打电话的,您别担心。”

说完,她转身往楼梯口走了过去。

随后她一步步地往前走,一、二、当她第三步落下时,突然身后的纪庆礼说道:“我已经打定主意了,要是江艺不想住校,利绮你就帮她在学校附近租套房子,这样也能就近上学,总比来回折腾的强。”

纪庆礼这么说完之后,江利绮彻底白了脸色。

她以为自己怀孕就能彻底拿捏住纪染这个小丫头片子。可她没想到这个纪染竟是这样强势而又不退让,居然连自己都降不住这样的她。

纪染慢慢回头,她故意侧着脸只看向江利绮和江艺这边。

她什么手下败将没见过,但是一次性看见两张丧气的脸,她还是挺高兴。

纪染冲着她们微微一笑,轻轻张开嘴,无声地吐出两个字。

走好。

算是坏的明明白白。

*

纪染回到自己的房间,心情还特别好。她可真是个能干的小机灵鬼,上能捉得住男神下能打得了讨厌的小三继母。

捉得住男神……

突然她笑了起来,原来沈执在她心底是个男神呀。不过想想也是,前一世的沈执可是投行第一男神,他不仅家世卓越就连能力也是顶尖。

投行里流传的最广的一句话就是,好好珍惜能跟沈执一起工作的时间吧。

因为说不定男神哪天就回去继承他家的矿了。

他可不就是所有人心目中的男神,所以其实她还赚了对吧。纪染在沈执面前的时候,还表现的特别淡然冷静,可是关上门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她真的偷笑出声了。

沈执是她的男朋友了。

好吧,应该是准男朋友了。

纪染忍不住在床上滚了一圈,以至于外面发生的一切她都充耳不闻。

此时江艺已经哭着回了房间,这次没要江利绮掐她的手臂她也真的哭了出来。毕竟美梦刚做了一天,彻底破碎,真有种绝望的感觉。

江利绮看着趴在床上哭泣不已的江艺,终于还是叹了一口气。

她说:“好了,别再哭了。明天我就让人给你找一个房子,再给你找一个专门照顾你的保姆阿姨。”

“你还到底是不是我妈,你就眼看着那个纪染欺负我吗?”江艺再也忍不了,同样怨恨地看向江利绮。

江利绮没想到她此时逮着谁都要咬一口,哪怕是亲生的,也不由气恼。

她怒道:“要不是你自己不争气,偷拿纪染的东西,让她抓住那么大一个把柄。你说她能轻易把你赶走吗?你还有脸冲我发火。”

“对对对,都是我不争气我没用。你全对好吧,”江艺哭着抹了一下脸上的眼泪,“你说过只要你怀孕了就能接我回来。结果现在呢,还不是一样让我出去住。对,你马上有了别的孩子,再也不会在意我了。”

江艺越想越觉得气恼。

她气得在床上又捶又打,惹得江利绮越发生气,竟是肚子都隐隐作疼。

终于江利绮也不想再说她,打算先叫她一个人先冷静冷静,转身离开了她的房间。不过她没想到自己前脚刚走,江艺居然直接冲出了房间,闯到纪染房间门前。

她直接伸手砸在门上,轰轰作响。

直到纪染打开门,看见门口面目狰狞的江艺。

她淡淡地望着陷入疯狂一样的江艺,倒也没奇怪。毕竟纪庆礼先是答应她回来,现在又反悔,给了希望又让人破灭,倒不如从一开始就不要给人希望。

反而会更人疯。

江艺赤红着眼睛望着她:“纪染,你凭什么这么对我,你以为你是谁?”

“我不是谁,但是我有权利决定你是留在这个家里,还是滚出去。”

纪染淡然的语气反而让人越发地恼火,于是江艺心底翻江倒海,再也忍不住,竟是抬起手想要一巴掌打在纪染脸上。

纪染长这么大,除了昨晚被纪庆礼打了一巴掌之外,还真没再被碰过一个手指头。

现在倒好,什么阿猫阿狗都敢打她。

纪染可没客气,如果说今天在鬼屋她是无意识地打到别人,那现在她就是有意识地揍江艺。

她挺不喜欢跟女生动手,因为打架场面挺难看,扯头发挠脸。

但是这一次,她直接拽着江艺的衣领,直接把人抵在墙壁上,江艺被她按在墙壁上动弹不动。于是她厉声尖叫,“你想干嘛,纪染,你放开我。”

“来挑衅我之前,想过下场吗?”纪染伸手捏住她的下巴,冷漠说道。

江艺被她按住,但还是在疯狂的挣扎,直到纪染低声说:“江艺,我本来想让你体体面面的离开这个家。但是现在看来,咱们真是不能善了。”

纪染直接把江艺扯到她房间的镜子里面,指着里面的人说道:“江艺,你想知道我跟你的区别吗?”

“这就是。”

镜子里的两个少女,一个冷静大气一个却眼红脖子粗浑身在发抖。

两人之间,高下立判。

这世上再也没有比镜子更直白的东西,把一个人照的那样无所遁形。

随后纪染松开江艺,直接转身踢翻她梳妆台上的东西,接着又把书架上的书都扯了下来。直到最后她拿起书桌上的小台灯,猛地朝镜子砸了过去。

砰的一声巨响。

镜子顷刻间粉碎透顶。

江艺忍不住尖叫了一声,纪染站在原地默然地望着她。

这时正在二楼的赵阿姨听到动静立即跑了过来,当她站在门口的时候,看见纪染房间里的一片狼藉,猛地尖叫,大声喊道:“江小姐,你这是在干什么,你怎么能这样。”

赵阿姨立即进来,赶紧挡在纪染面前。

江艺张了张嘴,可是没一会儿,房门口又多了两个人。

纪庆礼看着纪染房间里被扔的满地的书,还有砸碎的玻璃碎片,额头突突,沉着声怒气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旁的江利琦更是惊吓地说不出一个字。

赵阿姨忙不迭地说:“先生,这个江小姐居然闯到小姐房间里,你看看这砸的。”

“啊哟,这是要翻天呀。”

江艺木讷地望着纪庆礼,她似乎已经失去了解释的本能,最后她的目光落在纪染脸上。

纪染唇角几不可见的勾了勾。

她说过,这次不能善了了。

上一章:第49章 下一章:第51章
热门: 剩者为王2 当血族穿成炮灰反派 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带着文豪红包群考科举 悲伤逆流成河(《流淌的美好时光》原著小说) (综漫同人)阿爸他沉迷养崽 女神的近身护卫 朝夕之间 江南岸(江南岸原著小说) 失格情人